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九十一章 一路歌笑

第九十一章 一路歌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呵……你这种姿色有限的女人是不会懂的,女儿家的人生就应该为美而存在。啧啧……你看你,没事好好把自己收拾收拾,一身打扮跟个男人似的,女儿家就算练武,那也该有女儿家的仪容,你若是蒙着脸,再把身形伪装一下,还真看不出来是男是女的。”群芳妒含笑说着,也不回头看夏红雨,镜子里的脸上,那双眼睛仍旧专注的观察着自己的,甚至没有斜移。

    夏红雨听着,窝了一肚子气,她的身材少有能不骄傲的时候,但在群芳妒面前全身上下倒还真没有了一点骄傲的资本,除了不知道高低的武功。“多谢长老教诲,不过我以为,打扮的再女儿家如果得不到想要的爱情也是多余,这么看来,还是自在率性些好。长老说呢?”

    “呵……”夏红雨本有意惹群芳妒生气,不想群芳妒竟然没有动气。“学金蛇剑法的你呀,领悟不得葵花宝典的真谛。时间最美的情爱是双宿双飞,也是无止境为心爱的人守候努力的过程。前者不知道后者无止境思念期盼的美,后者又不知道前者长相厮守的温馨满足的美。如你这般不知爱真谛,以为得到占有是一切的可怜人,前途堪忧呢。”

    “不劳长老操心。”夏红雨不想再跟群芳妒说下去,她发现群芳妒自恋的太严重,无论怎么说,都是多余。夏红雨追先下去的袁朝年过去的时候,途中碰见个人上来,两人在楼梯道上看见对方的时候,双双一怔。尽管彼此都穿着披袍,但她们对彼此都太过熟悉,无论是气息,还是身形,一眼便认出了对方。“呵,厉夫人好啊!”

    花无百日红怔怔不能言语。至今为止,她一直对夏红雨满怀愧疚。几度凑巧偶遇的时候,花无百日红都无颜面对,更说不出一个字,只觉得她自己无论说什么,都是可耻而卑微的。而夏红雨从来爱恨分明,每一次相遇,都会毫不留情的挖苦一句‘厉夫人好’。就是故意点名花无百日红为了当厉夫人。不惜捅她刀子的背叛一节。

    花无百日红低垂着头脸,沉默的侧身,让开一旁。

    夏红雨见状,却一点都没有解恨的感觉,反而觉得花无百日红简直是可笑荒唐,当初下了黑手,却又不干脆了当的把自己杀死,心软慈悲。事情过了,每一次偶遇的时候都一副心怀愧疚,任由挖苦绝不争辩还嘴的柔弱低姿态。夏红雨觉得这种人实在可笑透顶。人要么善良重情义,那从开始就不该做背叛情义的事情;人要么急功近利。那么舍弃了情义善良就别又想拾起。中庸之道从来不是夏红雨认同的为人处世哲学理念,偏偏花无百日红的表现就是走入了这种不合格的中庸状态。

    “厉因为承诺答应了你,可是他心里看得起你吗?你回到一品堂,可是呆在他身边的时候有多少?既然做了,就别指望挽回什么,人只能为自己做过的事情承担代价。有空看好你的男人,别到最后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结果!”夏红雨愤愤然丢下这句话。迳自去了……

    这番话在花无百日红耳中听来,既是告诫,又是粉碎她奢望获得原谅的希冀。更是挖苦和讥讽……因为回到正义联盟至今,她跟厉在一起的时间真的没有多少,一来是因为接连不断的总有事情,二来,花无百日红心知肚明,厉根本不像过去了,过去厉很愿意跟她在一起,但如今,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厉特别沉默。与其说她是厉的女人,不如说是厉身边的装饰。许多一品堂的弟兄们不知就里,并不清楚她跟夏红雨的关系,因此时常感激的称颂说‘嫂子为一品堂无数兄弟报仇了,华茜的事情,当初是大家伙误会了嫂子!’。

    这样的话,说的一品堂兄弟们是真心实意,但花无百日红听在耳里,却是刺心的痛苦。

    可是,花无百日红甚至没有勇气跟厉认认真真的谈谈,因为她觉得自己不配,一个连最好的姐妹都能够出卖的人,说是因为爱,那……是无力的。而且厉从来是个把兄弟情义看的比男欢女爱更重要的人,如何看待她?尽管理解,尽管沉默的履行诺言,但其实,花无百日红知道,厉对她的看法很复杂,既为她的不顾一切感动,又为她把爱情看的比情义更重要的事实而无法苟同。

    相较于她,厉跟夏红雨在一起相处的时间更长。而且,更愉快。夏红雨从来不是谈论爱情的人,她的加入也非常让厉重视,每每一品堂的兄弟们聚集一起,夏红雨就如同是很多年前的花无百日红一样,干脆,率性,把自己当作男人一般跟身边的人来往,吃喝言谈,百无禁忌。反而是比过去沉默的她,无论如何无法回到过去的那种状态。

    花无百日红很多时候在想,人以为能够回到过去重新开始,是否本就是种天真的幻想?带着不一样的心,即使回到一样的曾经,也无法真的回去。

    花无百日红猛然转身,对着错身而过,正大步下楼的夏红雨开口道了句。“如果有一天你跟厉走到一起了,请别替我考虑,那是我活该,也是你们的应该。”花无百日红说吧,转身,径直上楼去见群芳妒了……

    夏红雨驻足,微微一怔,本想冷笑着说些什么,但最后什么都没说。她觉得没有比这更荒唐的事情了,花无百日红以为她夏红雨是她自己?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还是以为她夏红雨为了报复会用抢走她男人的方式?荒唐可笑,她夏红雨报复的方式从来简单,以牙还牙,花无百日红欠她一刀,这一刀,她早晚有一天,当时机来临,条件允许的时候一定会还回去。

    如果花无百日红是这么想,夏红雨觉得没有必要说什么,只能说,花无百日红便的越来越愚蠢了!如同许多人说的那样,爱情让一个女人愚蠢透顶。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紫心人端坐马上,面前抱着焰情,眺望着远空,放声高歌。当初三界开启后紫心人一度沉沦,许多三界开启前的老江湖高手都被百晓生邀请到了天机派当长老,绝大多数人都无所事事的当着名誉长老,漫无目标的混着时光。而紫心人却比别人更沉沦,更颓废。直到,终有一天紫心人想明白了,他追求的就是江湖,就是江湖中的声名权利财富,自此一改原本颓废沉沦的状态,真正重出江湖,积极为天机派做事,诸多大小事情都有其参与,谋划的身影。

    随着时日的推移,本就在老江湖中也是顶尖武功声望的他,如同许多人预料的一样,成为了天机派的副掌门人,成为实权派人物。黑子传位棋盘去了西天极乐万知佛座下后,棋盘更加倚重紫心人,如今天机派除了棋盘,紫心人无论是实权,声望,威望,武功,都毫无疑问是第二人。声名鹤起的红血山永岁飘零比起紫心人,终究还有许多的不如。

    焰情微笑听着,紫心人的高兴,往往就是她的快乐。她对江湖早已经没有了激情,财富,权利,声名过去就不是她的追求。曾经焰情如许多人一样觉得,只有在江湖中,修炼武功才有能够证明的途径和意义,但很多年前开始,焰情已经明白,对于一个攀爬到某种程度的高手而言,在江湖修炼武功,和离开江湖修炼武功,已经没有什么区别。

    因为这种高手的武功,原本已经不需要在江湖中去印证,江湖中人也没有几个能够作为武功的印证。

    从那时候开始,焰情对江湖就已经没有了兴趣,只是陪同在紫心人身边而已。她没有目标,紫心人的梦想和追求就可以成为她的目标。于是,紫心人沉沦颓废的时候,她在他身边,紫心人决定再战江湖的时候,她仍然在他身边陪着。

    “看你,至于这么高兴吗?”

    紫心人呵呵笑着,拍了把腰上的佩剑。“当然!中魔圣地虽然没有多少财富,但这一次棋盘答应让中魔圣地把过去搜刮寄存的仙宝作为交换情报的附带条件,当然是成全我们两个的武器剑魂,如果推测不错,这次我们的武器说不定都能够提升到至尊级剑魂力量。黑木崖进攻女娲圣地的一战,江湖中人都被情衣至尊级剑魂拥有的绝技威力所惊,你说,我们的剑魂如果达到至尊级,得到的剑魂特殊绝技难道不值得期待?”

    “如果你的剑魂绝技还是化功大法那样的吸收内力呢?”焰情有意的打击,让紫心人晒然大笑。“那就把武器卖了,或者换成足够多的仙宝兵器,再整一次至尊级剑魂!”

    化功大法的时代早已经结束了,甚至北冥神功的处境也日渐尴尬。因为面对如今江湖众人的武功级别,根骨实际属性使用值,内力凝聚度,化功大法,北冥神功的威慑力几乎荡然无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