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九十章 伏击之前

第九十章 伏击之前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依韵吃着酒菜,观察着武当镇来往出入的归派高手的大致修为情况,从灵魂波动中虽然不足以准确判断强弱,却能得到八九不离十的大概状况。武当派的归派高手数量不少,这一点依韵并不奇怪,曾经出身武当派的他本来就清楚江湖中人许多对武当派的特殊情节,就如同许多江湖中人不论少林派强弱,始终有不少人加入一样,少林派和武当派的吸引力可以说是先天的,而灵鹫宫的魅力是后天的。

    浑沌纪元至今的江湖历史,论门派先天吸引力最高的莫过于少林派和武当派,后天吸引力最高、或者说唯一谈得上成功营造了后天吸引力的门派只有灵鹫宫。除此以外无论是天盟还是紫霄剑派都不足以相提并论,因为无论天盟还是紫霄剑派的精神传承都不如灵鹫宫纯粹而持久。

    依韵在武当镇观察了一个月,发现出入武当城镇的武当派弟子中绝大多数人穿的都是道袍,穿僧衣的很少,而且穿僧衣的多是刚归派的弟子或者是刚加入武当派的江湖新人,一些几天前见到的面孔,几天后经过武当城镇的时候已经脱下了僧衣,穿上了道袍。

    “庄主。”客房的门被推开,身穿披袍的茗赶到。女娲圣地的事务繁多,茗和雪菲来的最晚,偷袭猎杀的事情从来不是情衣和小龙女愿意做的,因此女娲圣地、以及联盟内部的事务如今都交给她们统筹,除此之外的高手,包括四剑神也都率领了属下的高手离开了女娲圣地参与猎杀行动。茗驻足在客房窗户旁边,打量了片刻下头街道上人来人往的情形。“庄主,副盟主伤心断肠认为现在不需要对武当派的高手实施猎杀行动,他认为武当派现在虽然是入世佛门,但也不算是入世佛门,西天极乐没有强求武当派更改门派学道属性,没有强求武当派穿僧衣虽然是无奈之举。但也是败笔。正义联盟现在对武当派的高手进行猎杀,弊大于利。”

    依韵淡淡然点头,他所以在武当城镇观察了这么久,原本考虑的就是这个问题。伤心断肠是个老奸巨猾的老狐狸,在江湖形势方面的判断能力非常卓越,原本依韵还在权衡其中利弊,但如今伤心断肠结论的一致足以让依韵做出决定。“武当派不必理会,你照原定计划前往少林派。天机派我去。”

    天机派背后靠山万知佛的神通不久前已经在江湖中流传,许多人以为那是荒唐的笑话,但有心人也不敢不防。倘若万知佛果真有大佛法神通能够随心所欲的看到任何角落的事情,毫无疑问,前往天机派试图进行所谓的隐藏几乎等同于笑话。因此,前往天机派不宜人多,依韵独自前往最好不过。天机派如今在入世佛门中的弟子数量有曾经的底蕴支撑,纵然这些年新入派的弟子数量不如少林派和密宗多,但弟子总数量却并不少,何况天机派本是如今入世佛门中老江湖、次新锐高手最多的门派。一旦行踪暴露遭到围攻,毫无疑问。一品堂众多高手中能够突围的没有几个。

    “是。”茗抱拳领命,末了又道“启禀庄主,中魔圣地经过袁朝年的规划,局面已经稳定,袁朝年探听到消息,天机派的紫心人奉棋盘密令前往中魔圣地,不日即到。袁朝年认为很可能是中魔圣地因为我们的猎杀求助万知佛,紫心人此来很可能带着万知佛的消息作为跟中魔圣地谈判的筹码。中魔圣地的副圣主,指间沙的心腹心中雪带领一百中魔圣地高手赶返圣主大殿。”

    心中雪当初本是古墓派弟子。小龙女后来被旧古墓派的人逼走重建新古墓派的时候心中雪没有跟着离开,而是留在了旧古墓派,后来旧古墓派多番变革,心中雪几经周转,得以乘旧古墓派被吞并前的机会申请了免受任何叛派惩罚的脱离了旧古墓派,而后投奔了指间沙。凭借出色表现,也因为其为人行事极得指间沙欣赏,不久就成为了指间沙的心腹,雪舞天下重生离开中陌生地后,心中雪被提升为中魔圣地的副圣主,如今是中魔圣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

    心中雪突然赶回中魔圣地,必有大事。结合中魔圣地近期接连有高手被杀、人人自危的处境,而天机派的副掌门人紫心人又在此时秘密出使天机派,袁朝年的推测确实很值得在意。

    “袁朝年的安排?”依韵没有急于下令,淡淡然反问茗袁朝年的打算。“袁朝年打算乘机伏杀紫心人,铲除这个大患,心中雪为首的高手已有防备,袁朝年认为眼前不宜动,中魔圣地的高手已经所剩不多,恰是撤离是更好的打算。毕竟天机派的众多高手才是最主要产出的目标,其次才是少林派。”

    “焰情跟紫心人形影不离,她的剑并非易于。”

    “恰巧群芳妒在中魔圣地附近,袁朝年邀请群芳妒出手对付焰情,但群芳妒向来只接受庄主的命令。”茗说着,语气有些冷。依韵知道茗、厉在内的许多一品堂高手都记得当初紫心人带队伏击老一品堂弟兄的仇恨,但过去一直没有很好的机会,现在好不容易等到时机,袁朝年又认为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依韵几乎可以想像到厉得知这件事情必定愤怒的恨不得立即飞到中魔圣地!茗虽然一向从容,但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自然也是支持袁朝年的计划的。

    “准。”依韵相信以群芳妒的武功应付焰情没有问题,难的是袁朝年是否足以战胜紫心人。袁朝年的功力必然不足以跟紫心人抗衡,但他胜在意境和学道属性十分特殊,而且为人智勇双全,才智方面绝不再紫心人之下,而紫心人在三界开启后沉寂多年,锐气早已不比当初,虽然比起许多老江湖而言多了许多热血,但如许多老江湖一样的谨慎过度的不争心态却难以改变。这一点,或许能够成为袁朝年致胜的因素,否则就只能等到群芳妒战胜了焰情后,才有杀死紫心人的机会。

    “多谢庄主成全!”茗心情大好,虽然这场战斗她因为职责原因不能参与,但是她跟其它一品堂的兄弟一样对此事非常关心,倘若袁朝年能够击杀紫心人,顺利完成此次任务,毫无疑问其功绩必然再不会受到任何人质疑。

    “群芳妒压阵,夏红雨对付焰情,除非危急时刻,否则群芳妒不出手。”依韵考虑片刻,又补充了行动的具体。群芳妒出手固然胜率更高,但夏红雨也是一品堂的新入的精英,至今为止还没有立下什么功劳。天庭比武大会十大高手的名声虽然让夏红雨没有受到什么质疑,但毕竟不足以作为支撑其在正义联盟声威的立足根本。倘若她跟袁朝年配合之下能够完成这次任务,毫无疑问,正义联盟闪亮双星的光芒,必然如日中天。

    不必依韵明说,茗也立即领悟了此番安排的目的,这自然是夏红雨求之不得的事情。“是,群芳妒一定会高兴。”

    群芳妒当然很高兴。

    她悠然自得的在中魔圣地外五百里的小村庄里的悦来客栈顶楼对着镜子整理着仪容,当依韵的明确命令传到的时候,她高兴的笑了。“呵……依郎还是知道疼惜我的,如果没有必要,我这般的美丽女子岂能打打杀杀呢?这般天气,累的一身是汗,好不难看。你们可要表现的好些,别到了最后,还是让我不得情景的出手。”

    袁朝年呵呵一笑,抱拳应命。“长老放心,我们一定不负所望。”

    夏红雨冷冷一笑,对群芳妒的张狂十分不喜。

    一品堂的高手这时候来报“紫心人一行距离村子只有十里路程了。”

    袁朝年精神抖擞的抱拳道了声“长老稍带,我们这就去部署。”

    “呵……去吧。”群芳妒对着镜子画着已经不知道画了多少次,却始终不满意又重画的眉毛。这就是她每日最喜欢做的事情,反复不停的琢磨如何把自己收拾的更美,收拾成各不姿态不同,气质感觉不同的美。若非有什么重要的是事情,她或者找个安静的地方泡澡,或者自己缝制衣物,修剪头发,指甲,在城里拍卖行找找有没有什么好看的饰物等等……反正,就是不关心联盟里面累死人的乱七八糟的事务,依韵知道群芳妒的脾性,一向没有特别的必要也不打扰她。天长日久,紫霄剑派的人也罢,正义联盟的人也罢,都不会轻易无事去找群芳妒,因为大多时候根本找不着,即使找着了她也未必理会。

    袁朝年推出房门,夏红雨跟着出去的时候,忍不住回头,望着群芳妒,明白挖苦的问了句。“长老每日对着镜子就忙乎这些,倒也真耐得住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