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七十四章 不问未来

第七十四章 不问未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依韵淡淡然收剑入鞘,并非因为这场战斗已经结束,相反,如是我闻的乾坤大挪移威力之强,实实在在出人意料,这种程度的坠落冲击加上邪佛乱舞的攻击,竟然都没能够让如是我闻受到重伤,仅仅通过百年孤独得到的看到灵魂波动的情况,依韵也能够知道如是我闻此刻受伤的程度,轻微内伤,短期内的战斗不会让她的战斗力造成下降。

    这不是一场短期的战斗,周围的环境已经没有了值得,又可以利用的第二次条件。

    依韵下落的速度骤然加快,从上一课如同鸿毛,变成了犹如从天急坠落下的流星!

    飞撞落入漆黑的地下深坑,飞扑落到仍然稳稳立足在地坑之下的那条淡蓝色的身影头顶上时,依韵的身体猛然、迅速的旋动,入鞘的剑接握着剑鞘的左手助力,让北落紫霄剑以极限的速度出鞘,陪着太极特效,配合旋身和高处下坠的力量,这一剑,犹如闪电般刺在乾坤大挪移的蓝色光幕上!

    一击,仍然不足以突破乾坤大挪移的光幕防护,这一点也不让依韵意外,原本早就已经证明了这是不可能的。但是,这已经不重要,因为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耗费时间和精力的长期决战。必须有一个人吃撑不住的先倒下,不是依韵,那就是如是我闻。是谁,此刻并不重要,对依韵而言,战斗就是全力以赴,猜测结果毫无意义。

    一剑之后,依韵接冲撞之力急速飞起很高,如同上一次一样,收剑入鞘,又握剑飞扑而下!

    这是最让一击杀伤力最大,最快,又最节省自身消耗,最能够利用当前环境力量的进攻方式。也是让如是我闻即使突然反击也根本没有得逞机会的方式。

    依韵一次,又一次的从地坑上扑落,出剑,攻击,又一次次的飞起……

    他不急,依韵一点也不急。挨打的人都不急,他这个在设法杀人的人急什么?

    依韵落下的速度越来越快,跃起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渐渐的,依韵已经什么都不多想,只是不停的重复着,看似一模一样的进攻……如是我闻感受到的乾坤大挪移上的光幕遭遇的攻击力量越来越强!

    如是我闻很清楚,依韵破解了她这种名流派不动如山,以不动应万变的完美状态的优势。依韵用变向的,另一种维持不断运动的方式,让他自己进入了意境,武功和战斗状态,环境的一体化完美之中。在这种实用流。速度流的完美的‘动’的状态,依韵能够发挥的战斗力会持续的维持在最高状态。在这种持续的稳定基础上,还可能一点点的让意境的力量渐渐提升。

    这自然不是说依韵就最终能够强的破开她的攻击,因为维持着名流派‘静’的完美状态的如是我闻,同样也在持续稳定中一点点的得到更多的意境与武功,幻境融汇一体,流转无碍带来的力量增长状态之中。这只是说,原本如是我闻占据的优势。如今已经不存在。

    这场战斗倘若有一个结果,那必定是一个,持续多日才能够分出胜负的结果。

    “这么多年来。我已经非常努力,观测破解了江湖上许许多多的武功路数,每当江湖上有什么新的武功时我都会设法得到,钻研。解紫霄也是过去的产物了,原本我是想用解紫霄战胜你的。不过,当我破解的武功越来越多,了解的战斗越来越多,分析的高手决战案例越来越多之后,我恍然大悟。江湖上许多高手都是可以战胜的,但是,那些站在真正巅峰位置的高手,只有同处于巅峰位置的人才能够战胜。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已经在所走的路上达到了独自领先的极致,毫无疑问,你的剑也是巅峰中的一个极致。无数江湖高手挖空心思的想要击败你,他们从追赶,到试图超越。”

    依韵一击之后,面无表情的飘然跃起,如之前每一次那样,再一次重复攻击的过程。深坑底部的如是我闻沉稳的维持着乾坤大挪移,沉稳的防守着,甚至没有试图跃出深坑改变不利地势的局面。

    “可惜,这只是一种妄想。江湖历史上的高手有很多,每一个人都有其极限,无数高手在漫长的江湖时光中最终疲惫了,或者放弃,或者无法继续维持曾经的热情,无法持续不断的维持最勤奋的自修前进状态。这样的高手被击败,是因为他们走到了极限。但你不同,跟霄云喜一样,你们不知疲惫,疯狂不停的用最快的速度奔走,始终都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你们站在巅峰,始终在自己的道上跑在前方——后方的人想要战胜你们,那是办不到的。要杀你们是可能的,却不会是巅峰之外的高手跟你们单打独斗能够办到。江湖中的人都认为我的资质得天独厚,然而,我知道自己的资质不足以江湖称尊。距离巅峰,我还是差这一点点的——感谢这一点点的认知,让我得以突破。没有人能够杀死你和霄云喜,纵然是同处于巅峰的人也只能用玉石俱焚作为代价才可能办到。我如果要战胜你,希望不在于解紫霄,而在不败。能够不败给你,就已经够了,就是我能够做到的胜利。”

    依韵面无表情的持续不断的落下,攻击,跃起。如是可闻的话他没有多少思考的兴趣,因为有价值的信息不大,对他而言,是如此。依韵考虑着对策,环境已经没有了可以利用的条件。如是我闻守的很稳,始终没有片刻的动摇。在战斗方面,她已经用事实证明了她的水平。

    但是,心呢?一个人的心,是否也能够如同战斗状态中的发挥一样,始终那么的稳呢?

    “如果他知道,你是如是我闻,不知作何感想?”依韵用这一招战胜过许多强敌,甚至是原本他无法战胜的敌人,譬如三界开启前的血衣,譬如三界开启前的无名扫地僧。曾经有江湖中人说,这样的手段是卑鄙无耻的恶人用的,因为名门正派不应该做这种事情。依韵听说过这句话。但是对这句话却无动于衷,因为紫霄剑派不是正派,是邪派。

    “果然来了……”如是我闻微微仰头,但面纱却遮挡了她的容颜,便是面纱后流动着的,淡蓝色的护体真气光亮,也被阻隔的朦胧。“很多年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有的人是不会变的。他是,大约我也是。但不同的是,人的境界应该不断提升,倘若始终原地踏步,未免太荒唐可笑了些。控制与占有,从很久很久之前,我就已经不曾在意。我记得,江湖录中曾经披露,你曾经说过一句话,也不知道是否江湖录编造的。毕竟那时候的江湖录并不可信。倘若情义需要在无可回避的生死之战中用相让体现,那种情义不要也罢。换到感情上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江湖中人都在谈论义气。但说白了他们的义气远不如自身的利益来的重要,因此朋友因为莫可奈何的贫困把他们的财物据为己有,不告而别后,他们就撕破了脸,没了什么情义,指责背叛,指责无耻。到处声张;其实倘若他们真那般重情义,他们的朋友又如何会做这种事情呢?那一定会是诚恳的开口向他们求助,只是知道他们不会同意又莫可奈何。于是便用了卑鄙的手段。江湖中有一些真正重情义的人,曾经帮助许多朋友,即使那些朋友因为一时的逼不得已做了损害他们利益的事情,但他们也没有愤怒,而是诚恳的告诉那些逼不得已的朋友说,‘你们不要放在心上,你们的不得已我很理解。难关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不能够第一时间知道你们的难处主动帮忙,那是我不够朋友,是我对不起你们。’那样的人,真正是没有敌人的,即使是做过对不起他们事情的人,仍然是他们的朋友,甘愿为他送命。”

    依韵不是紫衫,倘若是紫衫,一定能立即说出这个故事里的人是谁,但是依韵不能。尽管他隐约记得,曾经听紫衫说起过这个故事。不过他是否记得这个故事里的人无关紧要,他有否因为如是我闻的故事动心才是根本。他想破如是我闻的心境,如是我闻却以牙还牙的试图破他的心境。

    触景生情,因故事而生情,人都如此。甚至许多高手都如此,曾经江湖上流传最广的一个江湖故事,由江湖录的披露才被江湖中人所知。那是一个杀人的故事,那杀手不是npc,而是江湖中人。退隐之前,那个杀手的名字叫不问未来。他的人,犹如他的名字一样,似乎对未来从来没有过幻想和希冀。从涉足江湖开始,就孤僻,不喜欢跟别人来往,一个人修炼,一个人成长,一个人赚钱,对朋友没兴趣,对女人和爱情也没有兴趣。

    不问未来是个没有组织的杀手,开始只是替那些在练功洞里被更强的人欺辱杀死的人报仇,根据对手的武功本事收钱,如果杀死的人遗落的东西价值可观,他甚至会减免委托人的费用。因此,长期以来,他的收费都很廉价。廉价也让他在很长很长的时间里,都没有名气,也没有接过什么足以让江湖中人瞩目的生意。除非是有名气的高手被杀死,否则,每天都有死亡的江湖,单纯的被杀根本不会引起江湖中人的注意。

    不问未来在这种沉寂中度过了很多年……他似乎也不急于改变现状,因为那时候,还是三界开启前了。即使一直做的是小买卖,长年累月的积攒也早让他拥有了一套江湖上最好的兵器装备。

    终于有一天不问未来完成了一笔大生意,那是一个npc富豪因为女儿被一个江湖中的成名高手糟蹋而广发悬赏的任务,完成领到赏钱的是不问未来。至此,他的杀手事业蒸蒸日上,许多江湖中的npc富豪,非npc江湖中人都请他帮忙杀人,但是他大多数收取的费用仍然不算高,在同样级别吃这口饭的群体里,还是属于廉价的那类。

    但他的信誉很好,这让他的生意好的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

    这种状况持续了很多年,当不问未来成为江湖上排名前十的杀手中的顶尖高手之列时,他突然退隐江湖。

    许多杀手同行以及跟他有过生意往来的委托人都难以置信,因为不问未来没有任何理想,也对女人和爱情没有兴趣,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会退隐?

    他的退隐,仅仅是因为最后一笔生意,遇到的是一个渔夫。那个渔夫很普通,是个npc,被悬赏通缉潜逃了二十年,隐居山水间的普通渔夫,不问未来找上渔夫的时候,他已经白发苍苍。他的木屋里收养了七八个跟他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孤儿,见到不问未来的时候,渔夫笑着手指外面的船,渔夫看出不问未来并非善类,甚至隐约猜到了目的。

    但是不问未来没有答应那渔夫卑微的恳求,而是当着七八个孤儿的面,一剑杀死了渔夫。完成任务要走的时候,那群npc孤儿抱住他的腿,他冷冷的看着。“他是通缉犯。”

    “他是养我们的人!是我们的爷爷!你是坏蛋,就会用武功欺负好人的坏蛋!”

    “无聊。”不问未来轻易把一群孩子震开,自顾要走的时候,听到身后碰的一声响。回头时,看见一个男孩用头撞墙,倒在血泊中。“疯了?”

    别的孩子都往河里跑,一个接一个的走进河里,直到河水淹没了头顶……

    不问未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景,于是他揪住一个孩子的头发,提了起来。“疯了?”

    “除了老爷爷,这里没有别人,他死了我们也会饿死。你这个坏蛋,放我下来,我宁愿淹死也不想饿死!我要是有武功就好了,就做让人高兴的事情,比如杀了你这个坏蛋!”

    不问未来松了手,看着那孩子自杀式的走进更深的河水里……

    ……………………………………

    今天的第三章,加更加字数章节,补:书友集体打赏盟主的第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