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七十一章 名流派的不败

第七十一章 名流派的不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依韵,这就是江湖的无奈和哀伤,无论一个人变的有多强,仍然不可能永远摆脱,曾经威震江湖百余年的灵鹫宫不能,拥有江湖近半实力的灵鹫宫也无法永远摆脱,天盟,天机,谁都不能……因为这就是天地的规则,被迫消灭敌人攀爬到最高,也不过只能换来相对长久的平静而已……你,会有疲惫不堪,厌倦了的那一天吗?”

    琴声在灵鹫宫的掌门人密室里持续响着……无数的灵鹫宫弟子四面八方涌向江湖,一双双冷酷的眼神搜寻着所有身穿僧衣的入世佛门江湖中人,战意在燃烧,渴望鲜血的仇恨在蔓延……

    深紫色的邪佛飞剑气纵横飞射,连续不绝的从飞驰疾走中的依韵手握的北落紫霄剑上射出……犹如闪电般迅快的横过二十多里的虚空,持续不断的射向一条奔走疾驰迅快的,淡蓝色的身影。

    身形百变的轻功步法让淡蓝色的身影行走移动中变的全然没有规则可言,身形的移动仿佛时快时慢,仿佛具有缩地之能般,突然消失,又出现在三丈范围内的前方。一束束深紫色的邪佛飞剑气始终无法射中身形百变身法带动下的淡蓝色身影。但是,看似神妙无比迅快的仿佛能够缩地成寸,犹如武功特效消失前瞬影特效作用般的作用,却始终没能够让淡蓝色的身影摆脱背后追赶的深紫色身影,相反,他们之间的速度在接近,而且以不慢的速度接近。

    一袭淡蓝色裙袍的婀娜身影行走如影,依韵奔走如电。

    树林,草木,山群在两人身旁飞闪后移,短短片刻的追逐已经让他们离开了西夏城百里之外。所谓日行千里的,价值千万的宝马,在他们的轻功面前根本不值一提。邪佛飞剑气连续不断的飞射,尽管邪佛飞剑气的速度快的不可思议。但是距离仍然足以让一个足够强的高手有应对的时间。短短片刻的追逐早已经说明试图用远距离的邪佛飞剑气杀伤逃走的人是不可能的事情。

    依韵当然很清楚这一点。但他的目的本来就不是杀伤,而是不让逃走的人有机会放出宝马。不上马,他们之间的移动速度就存在差距,倘若上马,赤风马固然是当今江湖上最好的马,但这样的马不是只有他有。

    依韵不急不躁的持续施展着邪佛飞剑气,这种追逐他从来不着急,被人追赶的时候不着急。追人的时候更不着急。因为江湖中没有他追不上的人。大日如来当初自从对灵鹫宫给出承诺之后,以灵鹫宫为中心的万里范围内都没有多少西天极乐的佛门npc出入活动,除非这范围内有西天极乐的佛门npc恰巧追击某个被锁定的目标而进入,并且凑巧的让他们遇上,否则,逃走的人终究会被追上,而且要不了多久。

    夜空,圆月当空,近的仿佛从高峰之顶一跳就能够够着似得;繁星闪烁。

    然而大地上,两人本走过的地方草丛粉碎。纷飞,抛起天空。只是因为被他们的护体真气激的……

    越过迷雾重重的悬崖,天然的鸿沟在他们脚下显示着自然的深邃,漆黑的犹如能够通往黄泉碧落。

    微风带动一袭淡蓝色的裙袍,以及那遮面的淡蓝色面纱……妙曼的身影在虚空飘然疾飞,婀娜的身姿在月光的照耀下犹如在虚空飞翔的仙女……阴沉的深紫色身影穿过迷雾,浑身上下散发的浓郁杀气犹如跟深邃的犹如能够通往黄泉碧落的天然鸿沟融汇了一体,让那些散发的杀气产生了更让人压抑的无名恐惧。

    深紫色的太极光图在依韵脚下持续不断的闪烁。带着他的人犹如流星,而他的剑,则如闪电!

    刹那。划过虚空,追上身形才刚落地的淡蓝色婀娜身影。

    深紫色的浓烈杀气,弥漫了悬崖另一头百丈方圆,其中色泽更浓郁的北落紫霄剑犹如夺命的杀光,刹那飞上那才刚落下的身影——淡蓝色的身影骤然旋身,白皙的双掌上亮放着蓝色的光芒,迎着飞射而至的北落紫霄剑击出!

    一道蓝色的光幕刹那闪逝!

    北落紫霄剑不足以刺穿的反弹而回的同时,淡蓝色的身影双掌疾动,呼啸推出!

    十丈方圆的空气,刹那扭曲,范围内的虚空景象骤然变形,无形无色的澎湃掌劲力量夹杂着摧山裂地的澎湃力量腾飞而出!

    毫无疑问,她要用这一击让身在虚空无从着力的依韵被震落深邃的悬崖!

    飞旋的深紫色北落紫霄剑回到穿过迷雾,虚空,飞扑撞向崖边淡蓝色身影的依韵手中。立即,又飞射出去——掌劲跟剑劲在虚空相撞,暴起的能量化成点点犹如雾般的深紫色光,笼罩了大片空间……

    北落紫霄剑击溃了掌劲,犹自前飞,直到再一次被急退的淡蓝色身影双掌上的蓝光震的飞旋而回的时,依韵已经跨过了悬崖间的天然鸿沟,飞临淡蓝色女子面前的头顶上方,依韵一把抓住回飞的北落紫霄剑,当头斩落!

    女子双掌交叠,蓝色的光亮形成光幕,将她的身体完全罩在里头!

    四面激射爆发的剑气炸的悬崖边缘碎石纷飞,草树粉碎,化成无数的碎屑激荡飘飞,虚空翻旋飘舞成美丽的风景……

    乾坤大挪移……淡蓝色裙袍的女子施展的是乾坤大挪移。

    江湖中让依韵最讨厌遇到的武功之一,那种犹如躲在龟壳里头的强大防护能力,从三界开启前到三界开启后都是依韵这种实用流高手最厌恶的存在。除非用更强的力量或者超越对手承受的攻击频率破解,否则,那就是一张任人攻击而无法刺透的龟壳。

    依韵双足落地,手中深紫色的北落紫霄剑随意斜放身边。

    距离四丈外,一袭淡蓝色裙袍的女子双掌交叠胸前,一动不动的,静静面对他,掌上的蓝色光亮没有那么浓郁了,却始终凝聚着,随时准备发动。显然,她没有任何主攻的打算。就准备这么用乾坤大挪移继续防守下去。

    “很多年没见,你变了。佛光普照的如是我闻的确应该是你,原本能够成为如是我闻的人,江湖中也没有几个。”依韵淡淡然开口。

    淡蓝色长裙的女子语气平静而温和,带着几分笑意。“三界开启后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我知道百年孤独的存在所以从来不愿跟你相见,想不到你竟然还是能够认出我,实在让我感到很吃惊。”如是我闻。淡蓝色长裙的女子,便是如是我闻。在西夏城的时候,原本佛光普照的第一个筹码压在永岁飘零身上,因为佛光普照在内的佛门高手都非常欣赏和钦佩他的快剑和战斗能力;第二个赌注,则压在如是我闻身上。因为那本是一场必须成功的行动,尽管那时候佛光普照不知道天盟到底有什么手段参与此事,但是如是我闻从来不敢小看天盟的手段。

    但是,如是我闻没有机会出手,因为依韵意外的出现在了西夏城,而且来的太快。来的方式太让人意料不到。在此之前各方面的消息都没有显示出正义联盟关注此时的意图,那时候还有许多人暗地里疑惑。为什么正义联盟一品堂的高手长期盯着霸天。知道依韵出现在西夏城的时候,答案才水落石出。依韵的目标根本不是霸天,而是料定霸天如果恰到好处的出现在西夏城,那么狂过一定会去见霸天,狂过现了身,不知道藏身何处的西夏秋风自然就能迅速容易的找到。

    依韵出现在西夏城的时候佛光普照已经没有机会调整计划,永岁飘零于是承担了计划的全部。为此。本来计划中不需要死亡的如是我闻的两个心腹,也死了一个。

    “我的记性虽然不好,但是。从不会忘记遇到过的任何一个高手。”

    “堂堂正义传说这么说,足够让无数曾经败死在你手上的高手得到安慰了。”如是我闻的声音仍旧平静,听不出丝毫讥讽或者是自嘲的意味,或许,原本就没有。“我没有变,虽然很多年没有见面,过去也谈不上有交情。但是,在我的江湖人生中,我一直很高兴曾经跟你相遇,因为你让我认识到一件事,天才如果不付出足够多的努力,天之骄者也无法顺手摘取足够大的硕果。”

    “当年短暂,而且有累赘存在的一战,我从没有遗憾,因为我的剑只是为了杀人,今天也一样。”依韵的目光变作空洞无物,这一刻,如是我闻很清楚,依韵随时会出手,能够有这么简短的几句交流,如是我闻已经很意外了。因为她知道,依韵是什么样的人。“可是我很遗憾,但是今天我没有跟你战斗下去的兴趣,因为绝对不会有结果。多重剑劲弥补了你当年杀伤力不足的弱点,如今你的杀伤力连我的大日如来掌也占不着任何便宜,你的内力也不是当初,变的很强。然而你的剑气仍然不足以突破我的乾坤大挪移。”

    如是我闻交叠的掌上,乾坤大挪移的蓝光变的更浓郁……

    “解紫霄是用以让别人杀死紫霄剑派高手所创,我从来不打算用解紫霄跟你战斗。对付实用流高手的最好办法从来都是稳立不动的名流派高手,你很清楚,江湖上的许多高手也知道,可惜,有这种实力体现的名流派高手太少,能够坚守准则不在战斗中改变的名流派高手更少——我是一个,今天你会看到。大日如来曾经化身的无名扫地僧因为慈悲而舍弃了不败的依仗,但我今天不会。”

    乾坤大挪移的光亮始终凝聚在如是我闻交叠的双掌上,没有无谓而徒劳的施放,面纱的遮挡,让人看不出她是否眨眼,但依韵自然也不会抱有这种无聊的期待。一个这样的高手,不可能愚蠢在面对他的时候,在这种生死胜负刹那立判的局面下眨眼,那跟自杀没有区别。

    “依韵,我一直想问你一件事情。曾经的我,在你眼里,是否很愚蠢?”

    “不。”

    依韵回答的同时,身形骤然化成一团模糊的光影,持续不断闪烁的深紫色太极光图在他脚下,在他身体每一个地方亮起。

    依韵的人和剑突然化成一团旋风,环绕如是我闻周围,连续不断的出剑!出剑——一次次,移动中,剑势中都显现出足以让许许多多高手以为必胜,以为只要一反击就能够杀死他的致命破绽,但是,如是我闻纹丝不动的,只是自顾维持着乾坤大挪移的蓝色光幕,只守不攻,根本不被那些破绽迷惑,根本不被那些胜利的机会所动。

    如是我闻沉稳的维持着乾坤大挪移的光幕,让自身处于不败之地。不败之地——同时也意味着不存在反击取胜的机会,许许多多的人总是喜欢不败这两个字,但是,那些人总是忘记了一件事情,不败指的是不会失败,却并不等于一直能够取胜;相较之下,有许许多多的人喜欢百战百胜,那些人似乎比喜欢不败的高明,但其实不然,不败不等于能够一直在胜利,仅仅是一直没有失败而已,但不败至少是存在的,而百战百胜,根本就不存在,再强的人也只能够做到不败,而无法做到战无不胜。

    如是我闻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她纹丝不动。她很清楚要击败依韵她眼下办不到,根本办不到。她能做到的就是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不被依韵所败,不被依韵所杀。

    名流派从来不是动的流派,以招式取胜,以立于不败之地而后求敌人犯错,求自身凭借实力的强大压制对手。因此频繁的动,从来不是名流派路线的真意,可惜这个道理江湖上许多门派的高手都曾经听说过,却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更没有几个人能够在战斗的时候记进骨子里。渴望求胜,仗着自身实力更高而产生强烈的迅速取胜的急切之心。

    ……………………………………

    今天的第三章,加更加字数章节,补:书友集体打赏盟主的第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