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七十章 大一统本是无奈的哀伤

第七十章 大一统本是无奈的哀伤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很多年后,江湖上有一个传闻,据说,有一座雪山里,有一个美丽的,发疯的江湖中人,偶尔有npc路过的时候都见过那条跳出悬崖的身影,又或者看见她在林中疯跑着,喊叫着被风雪淹没的,让人听不清楚的话。有一些好心的npc大着胆子上前去拉,却罕有能追上的,即使追上,也总被那力量奇大的疯女人轻易挣脱,摔倒……

    不过江湖中诸如此类的,从npc口中传出来传闻本来就很多很多,江湖中人听说了,也不过是当作不知真假的一时趣闻,谁也没有兴趣探究。

    灵鹫宫,飘渺峰,掌门人密室。

    莫仍旧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对于别人而言,莫是如此,仿佛昏迷不醒。但是,对于莫而言不是,她在另一个世界,她的意识在另一个,她渴望看到的‘未来’中,在那个未来里,她正跟随着喜儿,为了维护灵鹫宫江湖独尊的地位而战斗……

    掌门人密室里,除了莫,只有花语一个人在。

    很多年前,喜儿破解了江湖上最大的秘密,江湖中人如何取代npc掌门人,掌握门派生杀大权的秘密,除了极个别人,没有人知道喜儿是怎么做到的。很多年很多年里,灵鹫宫的人都以为那时候的天山童姥一直在灵鹫宫的密室闭关练功。天山童姥的闭关练功室曾经是许多门派精锐弟子能够出入的地方,但是,自从喜儿继任后,天山童姥就在密室里一直闭关,一直闭关……很多年,很多年过去都没有一个灵鹫宫弟子尝试进入求见。

    如今。在掌门人密室里的是,莫。

    “莫宫主受的伤势很罕见,江湖录上曾经披露过的那种,难得一遇的状况,没有人能够帮助她,只能够等待经脉的伤势自行恢复,但要多久,没有人知道,也许一年。也许十年,也许几十年……莫宫主什么时候能够清醒我们不知道,但是,灵鹫宫不能够辜负莫宫主为灵鹫宫付出的一切!当莫宫主醒来的时候,她会看到灵鹫宫用不畏战斗。不畏流血,不畏重生的斗志创造的奇迹,让西天极乐入世佛门痛哭流涕,追悔莫及的奇迹!我们不必顾忌西天极乐的npc,大日如来曾经说过,百年内,西天极乐众佛在内的npc不动灵鹫宫!血祭不需要灭派。需要的只是杀人,灵鹫宫不闯入世佛门,西天极乐的npc就不会参与战斗。西天极乐的众佛和npc们很强大,但是撇开他们。入世佛门还有什么值得灵鹫宫惧怕!有没有?”

    门派频道,花语进行着战斗前的士气鼓舞。

    “没有!”

    ……

    接连不断的呼喊声,回应着花语,也回答着灵鹫宫存在至今一直没有改变过的精神。

    “曾经的灵鹫宫。是喜儿宫主用染血的双手杀出来的!从来不是苟且偷生,惧怕敌人隐忍得来的。天上不会掉馅饼。门派的强大只能够靠门派每一个人,靠我们自己,靠我们的鲜血和斗志,靠我们无畏的勇气!三界开启后的灵鹫宫,是用鲜血才得以残存,十八层地狱开启后,还是喜儿宫主引领灵鹫宫经历无数残酷的腥风血雨,才让当时摇摇欲坠的灵鹫宫重新回到江湖最强的声威!灵鹫宫的过去,现在,都是用杀出来的,都是用鲜血换来的——灵鹫宫的未来,仍然还是这么回来!血祭吧——让江湖知道,挑衅灵鹫宫的下场!用鲜血,用死亡,用痛苦让他们追悔莫及,让他们刻骨铭心的记住灵鹫宫的强大,记住灵鹫宫的可怕!永永远远的刻进入世佛门的灵魂里!”

    “杀——”

    ……

    数不清的灵鹫宫弟子身影或者骑马,或者乘上大小城镇村庄的驿站马车,或者徒步施展轻功飞驰疾走,四面八方的蜂拥而出……

    飘渺峰顶练功密室的门开打了。

    小剑头戴斗笠,身穿犹自滴着雨水的蓑衣,走进密室。

    “你来了?”

    “辛苦了。”小剑摘下斗笠,冷漠的脸上没有言语中的心意。但是这种冷漠花语早已经习惯,她的笑容仍旧恬静,语气仍旧轻柔。“最辛苦的是你。”花语弹奏着琴曲,小剑听得出,那是一种加速内功,精力恢复的具备疗养作用的琴曲,这琴曲分明是为他而奏,同时也是为花语自己而奏。只有小剑清楚,即使是有心算无心使用心杀术意境特殊意境场攻击莫,但是花语的消耗和自身的损伤有多么严重。

    “我当然会帮你,即使我不再是你的影子,但是,除非依韵娶了我。否则,你的事情永远跟我自己的事情一样重要,掌握了灵鹫宫,我能得到许许多多适合修炼心杀术的弟子,也能为你实现计划的重要一环。”花语神情平静的持续不断的奏着琴曲,小剑一定经历了连续不断的许多残酷战斗,否则他的内力不会消耗的这么严重,他的精力也不会衰弱的这么离谱。小剑不能在这里久留,因为他和紫衫本是西天极乐强大佛门npc追捕的主要目标之一,很快西天极乐的npc就会追到这里,花语必须在小剑离开前尽可能的为他增加投入下一次惨烈激战的资本。

    “你不必担心我。我在掌门密室里,哪里也不去,霄云喜没有机会杀我。她也无法用血洗灵鹫宫的手段逼我出去,如今的她们人力有限,根本没有力量对灵鹫宫发动灭派战斗。她拿我没有办法,除非灵鹫宫的弟子超过六成支持她重掌灵鹫宫,否则她的至尊令也无法发挥作用。霄云喜只能看着灵鹫宫苦苦积蓄的战斗力犹如飞蛾扑火般投入针对西天极乐入世佛门的血祭中,她所创造的血祭,曾经多次让江湖为之颤抖的血祭……”

    “血祭从来是灵鹫宫最大的破绽。”小剑语气冷漠,血祭是可怕的,但是在形势不利的时候,却不得不违背规则发动血祭的时候,那无异于是逆势而为,无异于自取灭亡,飞蛾扑火。但是血祭的存在,注定了血祭具备威慑力的同时,也决定了血祭存在无可弥补的缺陷。三界开启前天盟利用过灵鹫宫的血祭消耗灵鹫宫原本可怕的战斗力,直至今日,要灭亡灵鹫宫,必须利用血祭仍然是天盟从来没有改变的主要目标。

    “可是,为什么呢?”花语语气里,透出一丝不解的疑惑。“为什么呢?霄云喜难道对我从来没有疑心,离开灵鹫宫的时候为什么把我留给莫,为什么……她在举行一个人的血祭?仅仅是为了提升兵器的灵魂级别,还是因为,她有别的目的?我想不明白,她这个人说来信任很多人,但是却习惯了把秘密藏在心里,即使如容儿,乐儿也早已习惯了她不解释的行动,我实在无法了解,你呢,你想过吗?”

    “没有足够信息的问题,没有无谓思考的必要。天盟的初步目标已经实现,继续下一步。现在开始,影子众交由你指挥,天盟能够活动的人力和资源都交由调配。”小剑带上斗笠,他要走了,因为意识捕捉范围的边缘已经出现了西天极乐佛门的npc。

    “依韵呢?依韵想做什么?”花语没有停下弹奏的双手,这是她同样关心的问题,灵鹫宫的大方向是为天盟,但是,灵鹫宫中许多种子在将来修炼心杀术有成后要做的事情同样重要,花语的心杀术失败在依韵身上,弥补心杀术失败的补救,只能是让曾经的失败变成成功。否则,纵然是她的心杀术,也永远得不到圆满。

    “他会很乐意看到灵鹫宫飞蛾扑火的步入灭亡,第一,形势对正义联盟有利无害;第二,三界开启前他的意图就是乘火打劫,坐看灵鹫宫跟天盟两败俱伤之后,执领紫霄剑派江湖独尊。三界开启后的强制飞升粉碎了他后续的计划,从破地狱而出至今,他的目的从来没有改变,始终是粉碎江湖上一切让他厌烦的势力,让紫霄剑派成为江湖独尊。”小剑说罢,离开了掌门密室,门,再次关闭。

    花语微微一笑,弹奏的琴曲仍然没有停止,因为这琴曲原本有一半就是为她自己而弹奏,她需要很长的时间恢复反噬造成的严重损伤。小剑的话已经解开了花语的疑窦,于是她也明白了针对正义联盟应该如何部署。她更明白了依韵沉默背后的决绝,他早已经厌烦了江湖无穷尽的麻烦。天盟与灵鹫宫都,天盟与天机斗,仙界与魔神门斗……北联盟,自由联盟,灵鹫宫,正义联盟……直至如今,西天极乐入世。

    粉碎这一切对于每一个人都只有一个办法,喜儿如此,小剑如此,依韵如此,天机如此,所有入世佛门以及西天极乐莫不是如此——那就是,让自己在江湖中在没有阻碍者!

    他们都早已经明白,握手言和的互不侵犯,从来只是一种美好而不切实际的幻想。历史的发展,最终的结果一直是大一统。因为只有大一统,才不存在所谓的‘敌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