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六十八章 相见无期

第六十八章 相见无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莫在痛苦中,看着灵鹫宫一天不如一天,看着过去许多本来不敢进犯灵鹫宫的别派高手越来越猖狂,越来越肆无忌惮……她竭尽全力的战斗,可是,经历了无数的战斗后莫才发现,原来她,根本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强。本来不过比喜儿的武功级别低一点点,可是偏偏,那些喜儿轻易能够击败的敌人,她却战胜的不容易……

    灵鹫宫,衰败了……她错了,她错了……灵鹫宫不能够没有喜儿。

    莫陷入一段低潮期,内疚,力不从心的痛苦,失败的折磨,让她痛苦不堪。

    直到——多年没有消息的喜儿又回来了。

    莫无法补偿自己的错误,她不愿意当一个只有错误和失败,而毫无建树的人。她希望用什么方式去弥补内心对喜儿的亏欠。于是,她想到了一个办法,让别人,告诉喜儿她曾经出卖她的事情,让喜儿杀了自己!

    重生后的莫,才告诉喜儿自己的计划,她用重生离开灵鹫宫,去别的门派,她相信未来的江湖会有重大的变化,那时候,不会再是门派的时代。那个时代,她会用自己的力量为灵鹫宫创造非同寻常的价值。莫重生,改名,心里装着灵鹫宫,心甘情愿的为了将来,而去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

    事实证明莫这一次对了,喜儿一直说,让她辛苦了,承担了那么多,为了灵鹫宫……这句话,是莫坚持的最大动力,也是莫的安慰。

    ……

    莫相信,她已经不会再错。因为她不会再自以为自己的武功能比喜儿更强,她用自己力所能及的方式,为灵鹫宫的未来付出,为灵鹫宫的未来努力。那份心意,跟喜儿一样。所以,她无法容忍喜儿选择的错误。

    她再一次成为了灵鹫宫宫主。这一次,她绝对不会错,绝对不会……

    她成功了,莫看着花语倒下,看着时光流逝……

    西天极乐倒了,灵鹫宫犹如很久之前那样,江湖独尊,各门各派。没有不对灵鹫宫俯首称臣的。

    “喜儿,我没有错,这么多年了,事实证明我这一次是对的,我做到了!”就在这时候,莫看见了喜儿,她高兴的说着,喜儿也高兴的含着那惯有的妖美浅笑……许多灵鹫宫弟子看着莫,用疑惑,不信任的目光注视着她。“莫宫主说过。如果灵鹫宫的情况确定了,就会把宫主之位传给喜儿宫主。莫宫主说自己不会贪恋宫主之位,是真的吗?”

    莫微微一怔,有些愤怒,那些人都是跟随她的心腹,但是却没有一个人了解她,心腹本来就不应该怀疑她的用心,她当然不会贪恋宫主之位。灵鹫宫的强大能够让为灵鹫宫付出的每一个人都得到强大的安定和骄傲。没有灵鹫宫的强大,就算当了宫主又有什么用?愚蠢的人才会为了宫主之位而损害灵鹫宫的利益,她不是愚蠢的人。她不会。

    “呵呵呵呵……莫,不会的。莫,会把宫主之位传给我的。”莫看见面前的喜儿,微笑着,伸手。莫心里一宽,是的,喜儿是了解她的,因为她们为灵鹫宫的心意是一模一样的!一模一样的!“喜儿,灵鹫宫稳定了,稳定了,我还是会竭尽全力的辅佐你,我对了,你以后也不会再像过去那样一意孤行了,宫主的位置只有你最合适,因为你是灵鹫宫最强的人!永远的至尊!”

    莫的耳旁,响起了系统公告的声音。

    系统公告:灵鹫宫宫主莫将宫主之位传给花语……

    ‘花语?’莫怔了怔,仔细的回忆,她记得,花语在很多年前,自以为能用心杀术战胜她,结果却被她一剑杀死。为什么,宫主之位会传给了花语?‘为什么?我明明是传给了喜儿,是喜儿……为什么,为什么喜儿会说那种话?不会,喜儿不会啊,灵鹫宫强大了,我对了,喜儿不会回来,她只会高兴的在江湖中某个角落,为我骄傲,为灵鹫宫高兴……是我,是我希望喜儿能那么说?’

    莫的眼前一黑,人,软软晕倒在地上。

    地,是青色砖石的地面。周围,全是刚才激战造成的破坏的痕迹。

    花语还活着,还在她身边。

    幻觉,是的,刚才的一切,花语的死,灵鹫宫经历漫长时光的艰难得胜的一切,都是幻觉。是莫渴望看到的未来,是莫希望达成的愿望。可惜,那些都只是幻觉……

    莫晕倒在地上,花语神情恬静的闻着手里娇艳的玫瑰花。

    “心杀术是什么?莫宫主见多识广,甚至知道波斯魔幻音的厉害,为什么就没有想过,心杀术是我所创造的,一种特殊的意境呢?比波斯魔幻音的力量更强大的意境。”花语说着,静静打量了周围的灵鹫宫高手一圈,笑了笑。“看到了吗?武功不重要,重要的是意境。莫宫主的意境修为很高,但是在受伤之后,她的意境能力会相应下降,也就不可能抵御我的心杀术了。但是,意境修为再高,人心始终有破绽,有弱点,对于高手而言,对于你们的心杀术修为程度还不够的情况而言,所有的目的,都是为了放大一个人的人性弱点,或者给他心里种下一颗种子,让种子发芽成长,变成能够让心杀术利用的弱点。这就是心杀术的运用,再强的人也有弱点,因为只要是个人,就有人性,有人性就一定有人性的弱点。”

    “弟子铭记师父的教诲!”一众灵鹫宫弟子,纷纷抱拳应命。

    有人抱拳进言。“师父,听说雪舞天下是本门叛徒,如今虽然重生,是不是也不应该放过?”

    花语微微一笑,看了眼永岁飘零,淡淡然道“背叛的代价一定会让她支付,算起来,也差不多了,但是不需要我们动手,我说过,修炼心杀术却背叛本门的人,无论天涯海角。都逃不过背叛的惩处,除非你们的心杀术修为比我更高,否则,没有人能够逃脱。”

    片刻,第二批灵鹫宫高手赶到的时候,原本重伤的黑衣女人已经离开了,永岁飘零也已经离开了。

    看着被人扛着的,昏迷的莫。第二批赶到的灵鹫宫高手无所适从的面面相觑,却都恭敬的作礼。“花语宫主,请问莫宫主是怎么了?”

    “受了重伤,莫宫主沉睡前说她的伤需要用龟息功法修养很长的时间,这期间灵鹫宫由我代为掌管,袭击莫宫主的人是西天极乐的佛光普照,为的是报复莫宫主至今不攻打女娲圣地的事情。西天极乐固然势大,但是——灵鹫宫从来不会害怕任何强大!入世佛为首的佛光普照如此张狂,不把灵鹫宫放在眼里,我以代宫主的身份下令。对西天极乐所属的入世佛门发动血祭!为了莫宫主,为了灵鹫宫的威严。杀光殆尽!”

    门派频道,无数灵鹫宫弟子愣愣听着,许多人愤怒的响应,却有更多人茫然不解的传音入密询问别人,何为血祭。是的,太多灵鹫宫的弟子根本不知道血祭是什么,甚至没有听说过。

    当她们知道。血祭就是杀死所有看到的,属于敌对势力的人时,懂了。

    “花语宫主。莫宫主以前说过,我们灵鹫宫不能当炮灰去攻打女娲圣地,可是也不能公然跟西天极乐所属的入世佛门开战,因为两种结果都是会让灵鹫宫伤亡惨重,甚至……”

    “那是过去,血祭,是命令,不容商量。在西天极乐如此公然挑衅,设计谋害莫宫主之后,灵鹫宫已经不存在退让和商量的余地。血祭是命令,不容商议!违令者,一律废尽武功逐出门派!”花语说着,语气斩钉截铁,这一刻,俨然有了灵鹫宫任何一个宫主的风范,不容置疑的权威,无畏战斗的勇气!

    于是,门派频道再没有了质疑的声音,有的,只是仇恨的,激昂的,响应的欢呼……

    “还有两个重伤的刺客,一定没有跑远,杀了她们。”花语淡淡然下令,第二批赶来支援的那些灵鹫宫弟子纷纷应命而去,而花语,则带着一群人,背负着昏迷不醒的莫,折返灵鹫宫而去……

    西夏城。

    重生点。

    带着内伤的永岁飘零飞走疾驰,赶到重生点附近的时候,已经找不到雪舞天下的身影了……

    “零,这一次,是我最后一次用自己力所能及的力量,保护你的梦想和目标。从今以后,忘了我,更不要找我,嗯,我相信你的坚持,连我的心杀术都无法驾驭的男人,一定不会软弱的动摇,为了你的目标和梦想,一直前进吧,别了,零……”

    这是雪舞天下重生后,传音入密永岁飘零说的话,也是最后一句话,这句话后,雪舞天下就关闭了传音入密。永岁飘零连一个字都还来不及回复,而如今,却已经无法知道雪舞天下去了哪里……

    “永岁飘零掌门人!快走——灵鹫宫赶到西夏城的人越来越多了!”天机派接应的高手找到永岁飘零,一群人把上了马的永岁飘零护在中央,全速飞驰疾走。

    马上,永岁飘零沿途搜寻,直到出城,也始终没有找到雪舞天下的身影……

    此刻的永岁飘零,已经没有了疑问。雪舞天下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的,舍命相救?这本该是雪舞天下才能够回答的问题,却又是一个,任何江湖中人都能够回答的问题。

    初入江湖的时候,永岁飘零跟雪舞天下意外相识,当然,永岁飘零早就已经明白,那不是意外的相识。

    “有人说,你跟灵鹫宫的魔女铭儿长的很像。”

    “我很高兴。”

    “为什么?”永岁飘零觉得,很多女人希望自己的美丽是独一无二的。

    “因为我本来就很钦佩她呀!武功高,还是江湖上最专情的人。唯情……你不觉得,这是最美的意境么?”

    “我觉得唯剑更好。”

    ……

    唯剑,唯情?

    永岁飘零没有修成唯剑,江湖上修炼唯剑意境的人本来就只有剑如颜一个人,除了她,或者说,也许连她也不一定知道修炼唯剑的要求。

    雪舞天下修炼的也不是唯情,原本唯情就不是容易练成的意境,根据江湖录的推测,雪舞天下大概永远都不可能成功修炼唯情意境。

    “你没练成,可是,你走的是那条路……”

    漆黑的颜色,吞没了永岁飘零一行融入了黑暗的身影。

    佛光普照失败了……

    指间沙带着重生后的雪舞天下离开西夏,经过西夏城外一座小村庄的时候,马停了。

    雪舞天下跳下马,跪伏地上。“圣主,我的路,快到头了……一直希望感谢圣主的帮助,如果不是圣主,我没有一次又一次的机会。这些年我一直竭尽努力,希望能够报答圣主的恩情,可是雪舞天下的能力有限,武功有限,杂七杂八的事情虽然做了不少,可是了不起的功绩一点都没有。每每想起来的时候,我都觉得很惭愧,很内疚。总想着能够在路到尽头之前好好报答圣主的,结果……还是什么都没能做。请圣主原谅雪舞天下的无能!”

    指间沙忍着不让眼眶里泛动的泪光滚落,满怀悲痛。这么多年了,雪舞天下是第一个走进她心房的朋友,从一开始,她就莫名的觉得跟雪舞天下投缘。“这些年你做的够多,别再说什么恩情不恩情。你知道,我心里一直把你当作……妹妹。说不清楚为什么,反正,我喜欢跟你相处的那份莫名的亲切感,信任感和安全感。你的心杀术,真的没有解救的办法吗?”

    “圣主不必为我费心,没有办法的,除了花语师父,没人能够救我。而她,不可能救我。离别在即,有些话,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圣主的佛求欢印已经快解除了,江湖大势圣主看的比我清楚,江湖阅历圣主也比我丰富。可是,我觉得,江湖大势的未来,圣主最好能够多关注不败传说怎么走。圣主也许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无法回头,其实未必,不败传说的心胸没有那么狭隘。圣主还有选择的机会,离别在即,从此是不能相见了,即使相见,也不如不见,永别了……”

    ………………………………

    今天的第三章,加更加字数章节,补:书友集体打赏盟主的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