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六十七章 最终杀招

第六十七章 最终杀招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飞闪的剑光,以力劈华山之势凌空斩落!

    飘渺无痕碎星掌的掌劲顿时被雪白的剑气震碎,与之同时,那条白色的身影下落之势微微受阻,显然被掌劲的力量震伤。

    莫的右手,急速旋动,那把原本飞射重伤的黑衣女人的神雷九动,骤然掉头,闪电般横空飞过莫的身旁,一闪,即射穿了那条下落的白色身影的身体!这一招本是莫的绝技,神雷九动的惊雷夺命。

    鲜血飞剑,神雷九动刺进那条白色身影的身体,带着她的身体更快的后飞,当那条白色身影双脚落地的时候,竟然出人意料的丢了剑,双手一起握住剑柄,极力用尽全部力量,试图稳稳的站住,试图稳稳的控制刺进身体的神雷九动的飞冲之势!

    莫的眉头微微一沉,已然明白,这个突然杀出来的女人的目的是为了救永岁飘零,而且还是不顾一切的试图救下永岁飘零。任何一个武功高手都明白,当遭遇这种攻击的时候,必须用尽可能快的速度后退,倘若能够比刺进身体的剑飞冲的速度更快,那就能够避免承受更重的创伤。倘若站着不动,无异于让身体经脉承受加倍沉重的伤害。

    ‘雪舞天下……哼,好一个痴情的女人。’

    雪舞天下一身裙袍激烈飘摆,她的内力很深厚,比永岁飘零深厚的多,但是比起莫,仍然还差的不少!此刻竭尽全力的试图稳住神雷九动的飞冲之势,因为她很清楚,莫的这一招飞剑攻击目的是要一剑把她带的撞上无法行动的永岁飘零,达到一剑双杀的结果!

    穴道承受的剑气力量达到极限,雪舞天下身上的穴道,骤然爆开,飞射的血箭喷射了一丈之远,她的脸色发白,但是她的双手仍然仅仅握着剑柄。不顾身体承受的伤害越来越沉重,双脚竭尽全力的试图站稳,每一脚踏过的地面,都留下一片砖石碎裂的痕迹。

    永岁飘零看着,牙关紧咬。

    第三次了,雪舞天下是第三次不顾一切的救他了!

    “放手!”眼看被神雷九动带着连步后退的雪舞天下身上又有三处穴道因为承受不住剑气的伤害而爆开,血箭飞射的更远的时候,永岁飘零一声高喝!这一剑原本不足以杀死雪舞天下。倘若她不如此,这一剑没有刺中要害的攻击只会让雪舞天下重伤的丧失战斗力,却不足以将她击杀。死的,只会是重伤而且根本无法承受莫深厚内力全力一击的永岁飘零。

    黑发在散乱的飘飞,比猎猎作响的衣袍更激烈。

    雪舞天下极尽努力的试图让神雷九动停下来,但是身上被剑气撑爆的穴道却越来越多——她办不到,她的内力跟莫的差距不小,神雷九动的惊雷夺命更是汇聚莫几百年江湖生涯所创的得意杀招,凭她的实力根本不足以让神雷九动能够停下来……

    “零……”雪舞天下的脸上,突然挂上一抹淡淡的微笑。

    莫暗暗叹了口气。江湖上的傻女人,啥事情。总是止不住的让人唏嘘。

    雪舞天下的身体突然在一阵绽放的白光中,爆炸……压缩内劲,有意识的让自身的内力撑爆身体。这样的自杀式的自爆虽然威力高低不等,却是江湖中许多高手都能够办到的事情。只是有意识却学习这种感内劲运作方式的高手不多,在实战中关键时候能够真的想到这么做的人更少,想到了又有勇气去做的人罕见的很。

    雪舞天下爆炸了……在绽放的白光中,她的身体炸成了粉碎!

    自爆形成的强大冲击力。远远超越她极限的冲击力,终于让神雷九动停住,让神雷九动旋转着。倒飞了回去——莫一把握住倒飞而回的神雷九动。

    支援的一众灵鹫宫高手从天而降,落在莫周围。

    莫暗暗叹了口气,雪舞天下的精神足以让人唏嘘,但是,这样的牺牲自我的救助方式,并没有意义。因为她不会放过永岁飘零,躲过了上一剑,那么,下一剑呢?

    “杀了他们。”莫神情冰冷的下令,此刻已经不需要她动手,她也实在不应该再动手了。永岁飘零的袭击没能杀死她,也没能重伤她,但是,她的伤势并不轻。伤手施展意境场攻击,接连高内力运转战斗让她的原本就不轻的内伤已经变成了重伤。

    支援赶到的一众灵鹫宫高手一动不动。

    在莫周围站着的那些人,静静的站着,没有人动。

    在周围建筑物上站着的那些人,也只是静静的注视着下方街巷上的情况,一动不动。

    莫打量了一圈赶到支援的那些人,眉头微微一皱。这些人里,有一半是她的心腹,另一半是花语的弟子。莫意识到了不妥,花语的弟子不应该有这么多在乱邪城,不应该变成第一批,最早赶到支援的人。花语的弟子除非在飘渺峰,否则,从来是单独行动,很少两个人以上的在一起。用花语的话说,因为修炼了心杀术的这些人,都认识到自身真正的追求,而且找到另一条,不需要通过武功就能攀爬上高峰的捷径。

    除了作为花语交代的行动目标之外,她的弟子中也许每一个人的追求都不一样,换言之,她们彼此或许根本没有共同语言,自然也就没有相处的必要。

    “你凭什么?”莫的目光,落在花语身上。她的声音很冷,已经不需要说什么,此刻的莫已经可以肯定,花语别有用心。那些看起来一半属于她的心腹根本没有听从她的命令杀人,这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但也是花语给予她的,明确的重击。但是莫并不畏惧,因为还有人在赶过来,而且数量不少,除非花语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击败她,否则,花语等于是自寻死路。但是,花语办得到吗?“凭你的快剑?算起来,你使用了武功恢复卷轴,一个星期前武功就已经恢复了,你的剑有多快我不知道,不过,凭你的武功想击败我?”

    是的,花语也来了。足不出户的花语,也来了。

    而且毫不掩饰的,就站在距离莫身后,最近的地方。

    她手里拿着一朵娇艳的玫瑰花,神情一如往常那般恬静,一副迷醉的神态,闻着花香。“莫宫主总是不明白,修炼心杀术的人不在乎武功,武功只不过是辅助作用,可有可无。大概是我啊些弟子的心杀术修炼的本事很有限,所以让莫宫主看不起。我今天不会出剑,根本不会使用武功。因为我是心杀术的祖师,我的心杀术坦白说,比花开花落高明的多。”

    “哼,不用武功?用心杀术?”莫笑了,左手食指,轻轻横放唇前,这像个天大的笑话。不用武功击败她?这太荒唐可笑,这样的话,就算是紫衫也不会说,因为根本办不到。凭她曾经钱帮帮主的身份,精通人心弱点的见识本事,高深媚功的修炼水平等等,所谓的心杀术想对她有效,那简直是天方夜谭。莫笑罢,举起手里的神雷九动,剑尖,距离花语的额头仅仅三指远。“那你就用心杀术击败我试试。不过,我不会等你,你只有一个瞬间的机会。”

    花语笑了,笑容犹如鲜花一般美丽……她的脸在笑,眼睛也在笑,眼睛里的笑意,美的仿佛能把人带进另一个世界……

    莫的目光,全然没有了神彩……因为她真的被带进了另一个世界。

    那个,她一直都无法忘记,平时甚至不愿意想起的曾经,过去……

    是她,像天山童姥告密,害喜儿被天山童姥一掌打落山崖。那不是她的初衷,不是……那时候的她,认为喜儿的许多做法不对,认为喜儿一味的疯狂用战斗带领灵鹫宫只会让灵鹫宫的路越走越窄。那时候的她,相信自己的实力已经不比喜儿差太多。那时候的她觉得喜儿无条件帮助门派任何弟子的做法根本不明智,因为她看到了太多太多武功修炼起来的人,却躲藏在一边,根本不愿意投入灵鹫宫的战斗,根本不愿意用自己的武功为门派奉献一份力量!

    那些人,有什么资格学习门派更高级的武功?帮助那些人,又有什么意义!

    莫告了密,她告密的目的只是希望天山童姥重用她,让她能够以正确的方式管理灵鹫宫而已,她没有想过害死喜儿,因为喜儿,她才能够脱颖而出。

    那段时光,莫一直内疚着,痛苦着……但是,她不是一个软弱的人,尽管内疚,尽管痛苦,她没有忘记初衷,她开始用自己的方式管理灵鹫宫,以大师姐的身份。

    只要事实证明她对了,那么,她即使仍然有愧于喜儿,但是却无愧于灵鹫宫,也无愧于喜儿对灵鹫宫的那份心意。

    战斗,无穷的战斗,试图避免了许多战斗,可是仍然还有无穷无尽的战斗,累,莫一天比一天疲惫,却坚持着不让自己松懈。可是,可是……为什么,为什么灵鹫宫的战斗一点都没有减少?那些说好了彼此精神不犯河水的别派高手为什么没有守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