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六十一章 变动

第六十一章 变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赤风马没有跑在官道上,沿途难得遇到几个佛门江湖中人,纵然遇到,依韵身穿披袍,遮挡了里头的战衣,乍一看去,那些佛门的江湖中人也不知道马上的披袍下是否穿着僧衣,是否佛门中人。江湖上尽管僧衣已经普及,却仍然有不少人外出有穿戴披袍的习惯,或者为了舒服,或者为了阻挡风沙落雨。

    赤风马轻松的保持着稳定的速度,追着三十三里外的奔驰中的马车。

    驿站。

    马车稳稳停驶,车厢里的江湖中人拖着霸天下来,呼喊叫喊。“来了来了,魔君霸天来西夏城做客了!西夏城的江湖同道们别忘了好好招呼,扬江湖正道了啊!”

    稀稀疏疏有些人聚集过来,看着地上的霸天,有人发笑。“靠,这杂碎又来了啊!没意思啊,他来过西夏城了,掉城门口得了,等有谁把他带去别的城市。游街示众全江湖的记录魔君霸天还没顺利完成呢,全江湖都在翘首以盼啊。”

    “就是,你们怎么回事?西夏来过还带他来?”

    那群人无可奈何的捆绑起霸天,吊在树上。“这垃圾去过多少城镇了啊?哪里记得过来,你们谁去别的城镇把他捎上呗。”

    “天都黑了,车夫都快睡觉了,谁还出城啊?先吊着。”那群稀稀疏疏聚集的佛门弟子笑着去了,那群人颇觉无聊的吊起霸天,便撒手不管,竟自入城找了个价钱合适的客栈住下……

    夜。漆黑。

    西夏城门口来来往往的人虽然不少,打量霸天的人却不多,因为长期出入西夏城的这些江湖中人十之**都见过霸天,已经对他没有理会的兴趣了。

    霸天被吊着的双手手腕被勒的肤肉都烂了,但最痛的,是他那被绳索捆绑了的下体。那群江湖中人觉得就那么吊着没意思,于是在他胯下还绑了根绳子。

    夜,更深了,来往路过的人,越来越少……

    三十里外。依韵端坐赤风马背上,静静的自修着武功,不疾不徐。

    夜,很深了。

    除了一些喜欢野外出城找寻练功洞打学点,指望能碰到好位置的江湖中人外,已经没有人在城门出入。夜晚的城市很宁静,除了青楼,酒馆,客栈。赌场外,别的店铺都关上了大门。街道上自然没有多少人聚集来往。

    霸天低垂着头脸,干裂的嘴唇,说不出一句话……雁南飞曾经说的事实,让他觉得自己被小剑耍了。否则,否则为什么小剑至今没有派人来救他?‘哼,不败传说,也果然把我霸天当作垃圾,可用则用,不可用的时候随便踢开一旁……’霸天不觉得屈辱。甚至没有多少愤怒的情绪。因为他对这些已经看淡,也早就已经习惯,这就是江湖,江湖本来就是如此。

    高手高高在上,走到哪里都有欢呼和注视,都能够成为中心。重生后的高手跟新人的结果差不多,只能在角落里。看着一个个有名的高手,别的人宁愿一起注视着一个沉默不语,毫无特点的高手,也不会把目光停留在一个无名之辈脸上超过三秒。

    距离西夏城门口十里之外。雁南飞骑马立在个浑身黑衣的人旁边。“还是走吧,正义传说的一品堂高手还在周围监视,根本不会让我们有机会救霸天下来,再等下去也是多余。”

    那人声音低沉,没有什么情绪,似乎是个沉默又不太有趣的人。“命令是伺机救霸天,我就必须执行。我不管你接到别的什么命令,但是,你的使命是你的,我是我的。”

    雁南飞晒然一笑,觉得那人实在太过呆板。既然能够猜到他受了别的命令,那又何必继续浪费时间?事情分明,正义联盟不会让人救走霸天,至少现在不会,超过二十个的一品堂高手一直散布周围,时刻监视着霸天的情况。此刻虽然看起来不在,但是雁南飞知道,一品堂的人监视了那么久,始终阻拦天盟的人救助霸天,必定有不寻常的理由,很可能,理由就在西夏城,尽管雁南飞并不知道理由是什么。

    夜幕下,一条身穿披袍的壮实身影出现在城门口,立身树下的时候,摘下了袍帽。

    霸天不屑一顾的呸了一口,唾液飞射——却被狂过轻易闪身避过。

    紧接着,狂过以牙还牙的一口唾液,正射进霸天的嘴里……

    “你吐的着吗?自取其辱!”狂过说罢,不屑一顾的打量了几眼霸天。“早知道你这么没用,当初就没必要来找你。今天我来只是为了告诉你,你比我想像的还垃圾,还没用!在依韵剑下一个照面工夫就被干掉了,啧啧啧……什么隐忍两百年而发的魔君!就是个饭桶——你这种本事,根本不配跟我狂过决战!我狂过也不需要跟你决战,总有一天我狂过战胜依韵的时候,全江湖的人都会知道,你这个连依韵一个照面都走不过的饭桶,根本不配跟我狂过相提并论!”

    “狂过你也就这点本事。”霸天不屑一顾的吐出嘴里狂过的唾液,习以为常被他人唾液洗礼的他,已经不觉得恶心了,犹如猪习惯了猪圈。

    “霸天你就这样了,就算小剑浪费多少武功恢复卷轴在你身上,你也注定要在江湖中沉没!很快江湖上不会有你的名字,有的,只是一个被游街示众,巡游全江湖的耻辱纪录。霸天,永别,我狂过对你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兴趣,从今以后,不会再主动见你,也不屑于见到你这个杂碎。”狂过说罢,戴上披袍的袍帽,径自转身入城。

    霸天沉默的低垂着头脸,直到狂过离开一阵,突然,霸天看见城门口飞闪掠过一条深紫色的影子!

    深紫色的影子……霸天做梦都不会忘记这条模糊的光影,纵然他没有看清,但是他可以肯定那条模糊的深紫色影子的主人到底是谁!

    “依韵……依韵!你不会风光多久,早晚你会死在西天极乐众佛手上,早晚……”霸天正在喃喃自语的时候,雁南飞跟着一个浑身漆黑的人,出现在城门口。那人二话不说,麻利的以剑气斩断绳索,一把提着霸天,驾马飞驰而去。马上的霸天冷冷质问。“哦?现在何必又来救我,反正我霸天不过是个废人!在小剑眼里有什么价值?大约是众多影子里最垃圾的杂碎——我霸天反正也受够苦了,不在乎多忍受一段时间。”

    “自从你重生后,就有一品堂的高手暗中监视,天盟几次派去救助的人都不能靠近,天盟现在孤立无援,无法大举派出人手,我只能跟着你等待时机。”那一身黑衣的人简单的说罢,催马疾走。霸天微微一怔,恍然有所明悟。“假指间沙是不是天盟的无心无面人!”“是天机的人。”霸天的脸,因为愤怒而扭曲,这一刻,他恍然明白雁南飞当初说的那番话根本是故意在误导他!

    “雁南飞!”霸天恨恨盯着一旁马上的雁南飞,后者却一脸无所谓的表情。“你这个杂碎!甘当女人的走狗——一定是紫衫,一定紫衫那个贱女人指使你的!就想让我因为愤怒背叛约定,她就有借口把我囚禁在不见天日的鬼地方了是不是?什么一品堂的高手监视!就是依韵跟紫衫合谋的诡计,就是要对付我的诡计!”

    雁南飞满不在乎的冷笑。“你以为自己是谁?你以为自己陪让正义联盟为你浪费时间?”雁南飞一副挖苦讥讽的调侃语气。“既然知道白色不待见你,将来就小心做人,别让白色抓着什么把柄,否则——没人能救你。你最好清楚,你是小剑的影子,也是白色的影子。白色黄昏,从来都是连着的!收你当影子本来就是黄昏的主张,不是白色的主张,白色不反对,不等于就待见你。我没兴趣跟这个砸碎同行,先走一步,你小心点,这个王八蛋是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当心他背后插你一刀。”

    雁南飞跟那个救下霸天的人打罢招呼,迳自驾马该向,飞驰而去……

    霸天犹自恨恨骂咧叫喊,竭斯底里,眼珠子里布满了血丝的情形看起来尤其疯狂,可怖。“哈哈哈哈……依韵怕我霸天!他就是怕我霸天!他跟他的女人合谋设计我霸天,就是怕我霸天东山再起!我就知道,他怕我霸天——一直都怕我霸天有一天会取代他,他装的满不在乎,其实就是怕我霸天!哼哼哼……我霸天对他没兴趣,对江湖第一没兴趣,我霸天只对指间沙有兴趣!依韵——依韵你这个杂碎,你怕我霸天!”

    霸天竭斯底里的吼叫着,但是,没有武功的他,不管怎么吼叫,声音却总有限,总是只能传递到很近的范围。

    救下他的人沉默不语,似乎对他的话,完全没有兴趣。只是在人迹稀少,远离西夏城的分岔路口停下,把马交给他。“地图上的位置,能够让你安静等待武功恢复卷轴,没有命令,不得离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