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六十章 知道,悟道

第六十章 知道,悟道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堵塞道路的人群完全让开了一条通道,挤满了人之间,热汗淋漓,但是却异常的安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一袭青布道袍的暮色身上,随着她一步步前行而缓缓移动。

    六子和田欣跟随在暮色后面,一步步的走着,片刻前喊打喊杀的那些人,此刻异常的阿静,仿佛不久前持续了一日一夜的拼杀只是个幻觉。

    六子莫名的感动着,热泪盈眶,不是为自己的得救,甚至不是为了田欣的得救……他跟依韵同时出道江湖,虽然中间离开,但是并没有对江湖上的事情一无所知。可以算是江湖爬摸滚打几百年,几百年,哪怕是个傻瓜,也足以遇到很多事情,见过许多的人。就算是个傻瓜也一定会有丰富的江湖阅历,六子见识了许多的事情。

    他相信,就算今天来的人是神话传说,不败传说,杀戮传说,或者是依韵!

    也绝对,绝对没有眼前这样的场面!就算是曾经的魔欲门,霸天独领风骚,一时无两的时候,六子也见到过无数这种,许许多多聚集的江湖中人分开通道,目视霸天过去的情景,甚至他自己,也曾经享受过许许多多这样的风光。

    但是,六子很清楚,那些是假的,是源自于权威,源自于恐惧,源自于变相被门派束缚的压力!

    在人群的注视下,六子突然扑通跪地,田欣心有灵犀一般的,紧随六字之后,扑通跪地。

    “辗转江湖几百载,曾经追求江湖梦。天资有限难登顶,不弃情义为霸天。梦幻泡影接连灭,蓦然回首过往路,错付情义是玩笑,割舍真情昧透顶!——我六子今天才知道,什么才是自己应该追求的江湖大道!什么江湖高手梦。什么成长院的情义,全都是自我欺骗的愚蠢!愚蠢!人生在世,浑沌纪元一场,时光无限,追求这些东西根本就是浪费那无数历史上前人积累的成果,是在浪费好不容易得到的变向永生!生命的意义应该更高远,我们的未来应该是我们努力去开拓,几乎无限的永生追求不可能是短暂生命所追求的虚华浮梦一场……我六子今天发誓。请求拜入西暮山门派,尽管我六子资质有限,将来未必能够踏上仁者之道,可是,我六子发誓必用无限的坚持努力坚持,追寻到底!请无血传说,成全!”六子的头,嗑在地上,泪水,滴落……

    田欣语气哽咽。她同样震动,感动。但是她没有六子那么丰富的阅历,她也无法说出六子的那些感悟,甚至,如果不是六子说出来,她甚至不明白自己的震撼和感动是因为什么。但是,六子说出来了,她恍然大悟。突然明白了很多,很多……

    “田欣也愿意追求仁者之道,不管能不能得到。都渴望竭尽全部努力去追去!我说不出六子那么多的感受和道理,我就是觉得,江湖一点都不是曾经渴望和幻想的江湖,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总是要打打杀杀,总是要争来争去,大家在这里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一起做自己追求的,喜欢的事情,偏偏要因为门派打来打去,喜欢什么门派那就在什么门派,为什么非要争强弱,为什么不能排队等待资源开采非要用武力霸占,为什么非要因为阵营的关系不辨善恶,不辨对错!六子从来不是魔头,从来不是,可是没有人管,中魔圣地里,佛求欢过去的门派里也有很多人不是魔头,他们从来没害过人,只是为了安静的练功!可是江湖上别的门派什么都不管,就因为门派立场,不听申辩,不问原因,只要是佛求欢的,中魔圣地出来的人就一棒子打死……江湖不应该是这样的,我们都是江湖中人,我们之间的关系也不应该是这样的……我不知道应该是怎么样的,我想,应该是无血的……”

    听着的人们,一时没有言语。

    江湖是什么样的?他们很早之前就曾经想过,在成长院的时候,在初入江湖的时候……

    江湖应该是什么样的?他们之中也有人曾经想过,他们的答案不尽相同,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江湖应该是美好的,而不是残忍,残酷,冷漠,充满利益斗争的地方……

    可是,现在的江湖,他们所认识的江湖,却一直是这样的。曾经他们都记得,任何门派里,哪怕是一个声名狼藉的群体里头,也有不该死的好人。可是,在江湖的混迹的时间长了后,他们反而忘记了,当听别人说起,当自己说起某个门派的时候,总以一棍子打死的概念去定义一个门派。

    所以,他们沉默。

    “去西暮山,仁者之道不会拒绝任何人,无论这条路上能够走多远,我想,一个曾经能够为自己理想道路奋斗,坚持过的人,都是没有遗憾的人。”暮色的声音很轻柔,也很平静,六子和田欣却一点都不平静。这一刻之前,六子做梦也没有想过,会发誓要拜入西暮山神派,发誓要踏上江湖上许多人又敬,又觉得悲剧的仁者之道。

    仁者之道让人敬重,犹如此刻。

    但仁者之道也让人觉得可悲,犹如此刻许多沉默的人群。

    他们中许多人都敬重暮色,也敬重仁者之道,甚至有许多人跟六子一样,现在,或者曾经都有过冲动,恨不得投身其中。但是他们没有这种感勇气,又或者是很清楚自己不能坚持太久。他们内心的仁义是有限的,无法达到暮色这种无限的极致。

    西暮山神派,让江湖中人如此敬重,可是曾经数千的门众,走的只剩下三个,剩下那些在西暮山上修行的,根本还没有跨过入门静修的关口,自然别提什么出山,自然不算是真正的西暮山神派弟子,自然不能被江湖中人认为是能够谈论是走在仁者之道路上的人。

    这就是西暮山神派仁者之道的悲哀,让无数人敬重,却无法拥有无数的同道,无法拥有无数同行的同伴,有的,只有沉默的,深沉的孤独……

    霸天在马车上。

    他早就习以为常了,马车上的几个江湖中人也是百无聊赖,于是顺便把霸天带走。

    他们去的是西夏,自然也没想过西夏城霸天是否去过,顺路捎带过去,游街示众是中有趣好玩的事情,而且江湖上有‘资格’被游街示众的人实在太少了,许多中魔圣地过去的弟子重生后,在霸天和六子之后也都被游街示众过,但是那些人的名气不够响亮,至少不足以让江湖上绝大多数的人都耳熟能详。那样的人,游街示众要不了多久,就会让人缺乏兴趣,因为太多人不认识他们,自然就很快把他们遗忘。

    霸天很有名气,曾经中魔圣地的圣主,落得如此境地,毫无疑问让折磨和殴打他问罪的江湖中人能够找寻到许多快意。

    霸天沉默的躺在车厢角落,因为他站不起来,也做不起来,他双腿的骨头被打碎了,肋骨也断了,腰上的伤痛让他动一动,都痛的难以忍耐,也根本无法使出足够的力气让身体弯曲,只能够犹如死鱼般的静静躺着。

    车厢里的人瞟了他一眼,发笑。“曾经的中魔圣地的圣主也没什么了不起,看,还不是像条死鱼。”

    一群人都笑,随意打量着霸天,看着他身上的伤,觉得他就是个悲剧的写照。“再牛逼的人重生了也是渣!”

    “干脆我们没事的时候也去逛逛复活点,听说阿莱他们上个月在复活点遇到个女人,也是原来中魔圣地的高手呢,可把他们玩的爽死了!”

    “那么好运?”

    “行啊,其实我早就想到复活点玩玩,多有意思。现在很多地方都有死人,以前灵鹫宫的魔女们到处乱杀人,逮谁杀谁,出现在哪座城市附近就有很多人被干掉。那些人没重生我们惹不起,也没借口打同是佛门的人,但是重生了可就不一样了,找个借口想怎么整就怎么整,根本不给他们有入派的机会,没入派就不是佛门弟子嘛!”

    “好主意,干脆就到西夏城晃荡了看看?”

    “就这么办!”

    ……

    霸天沉默的听着,对这些人的言论用心,甚至没有不屑一顾的心情。江湖打滚已久,这种小角色他见到过太多,从来不思强大,只会欺负弱小。

    西夏城,近在眼前了。

    通过车厢里那些江湖中人的言谈霸天就知道了,西夏城,让他想起了狂过,想起狂过当初带去的,刺激他的那个假指间沙……霸天从来没有放弃,他在等,在等指间沙。他相信,修炼了魔欲经的指间沙总有一天会领悟魔欲经的真谛——爱。那时候,指间沙会明白,谁才是她最应该珍惜的人,那时候,霸天详细,指间沙一定会回到他身边,一定……

    马车后方三十三里处,依韵骑着赤风马,保持着跟马车一样的速度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