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五十九章 战事休

第五十九章 战事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田欣你快走!”六子在拼着命,拼了命的攻击那个重生了的,已经在他每一次重生攻击一次之下变的血肉模糊的祸首,同时不停的传音入密催促田欣。每一刻都有人死,都有人重生,那个血肉模糊的人,根本没有人在意,本来应该在意他的朋友们或者死在田欣剑下重生后逃走了,或者不敢上前躲在人群中看戏了。他的悲惨,根本其它不认识他的陌生高手的关注。

    “我不会走!六子,别说了,就算不能保护你,我也愿意跟你一起受苦!你曾经说过,看着爱的人受苦,而自己站在一边冷静的思考别的解救办法的事情做不出来,就算不理智,你也只能用很笨很傻的拼命冲动去表达自己的爱,就算那根本没有意义。六子,我想说,为了你,我也愿意。”田欣仍旧在战斗,尽管她的体力已经无法支撑多久的战斗了,可是她没有放弃。

    “田欣别傻了!你还能打多久?再不走你就没机会走了!”六子惊急的催促,呼喊,最初的感动之后,他还是无法眼睁睁看着田欣为了他做这种不理智的事情。

    “我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可是我想支撑到再也无法支撑的时候。”田欣传音入密的回应,仍然,坚定如初。

    体力不是内力,高手的内力能够代替体力,但那是指——经历过许多战斗,特意培养了自身这种能力的实战经验丰富的高手,也是那种为了锻炼自身能力,进行过高强度体能训练锻炼实际属姓使用值的高手。

    田欣不是这种人,她爱江湖,也喜欢练武功。但并不痴迷,她和很多老江湖高手一样,奋发一阵子,轻松一阵子。最重要的是,她跟许多老江湖一样,从来不会刻意战斗,能够回避战斗的冲突,都不会选择用武力解决。因为绝大多数江湖人在正常的情况下,都会愿意选择回避战斗,除非几方的人手,实力完全能够蹂躏对方而几乎不付出死伤的代价。

    原本,这也是绝大多数江湖中人最正常的选择。

    眼前,这些人明明已经打不过田欣,却仍然有人冲出来,从开始就因为,他们人多势众,不认为田欣这么一个名声不很响亮,在江湖上没有多少人印象深刻的柔弱女子能有多大的本事。

    直到现在,仍然有很多围攻的人不相信,所以还在攻击,他们都觉得,田欣不可能还支撑得主,下一剑,也许就是自己的这一剑,就能要了她的命!

    一行七八个人出现在重生点周围的建筑物上,他们打量了片刻战况。交头接耳,他们中有人认出了田欣。他们是江湖中的好手,真正的二三流好手,所以他们不仅仅关注江湖录上声名赫赫的江湖顶尖高手,还关注许许多多,各门各派的老江湖。曾经见过,有印象,值得记住的人,他们都会记住。因此有人认出了田欣这个原本只凭样貌就值得男人记住的天机派老江湖中的名人。

    所以,这七八个人没有急于参战,而是在传音入密中呼朋唤友。

    因为他们认出了田欣,也掂量的出来他们跟田欣的实力大概差距。田欣是天庭比武大会上排名十万以内的高手,而他们不是,实力的差距决定他们上去,必定会付出不轻的代价。

    战斗还在继续,持续了很有一阵子……又来了三十多个人,一来,便飞落先前那七八个人身边,彼此熟稔的打着招呼,指点着田欣的战斗情况。

    “天庭比武大会排名七万多,一流高手中的好手。”一个人看着田欣的战斗,评估着田欣的战力,推测着她战斗中表现出来的各项战斗实际属姓使用值的大概程度。那人也是天庭比武大会排名十万以内的一流高手,但他的排名只有九万多,所以他没有给出结论,而是把目光落在另一个人脸上。那个人在天庭比武大会中的排名有八万多,自然比他更有发言权。

    “我们俩先上,前后夹击,你们别轻易靠的太近,找机会近距离攻击,问题不大。她应该累的够呛了,杀了这么多人,体力也跟不上了。”排名八万多的那人说罢,其它人群都拔出了兵器。

    凌厉的剑气,跟之前战斗遇到的敌人完全不一样的攻势,让田欣很清楚,来了高手。

    田欣奋力隔开面前的一剑,施展天机步法迅速旋身,又横剑架住了背后袭击的攻击,感觉对方内力远不如自己,顿时发劲一推,那人顿时被震的连步后退,乘此机会,田欣立即转身,挥剑追向刚才从正面攻击他的那个敌人,但那人不是菜鸟,没有硬拼,而是选择防守后退,田欣追击三剑都没有起到决定姓的作用,这时候,原本被她震退的人,又从后面挺剑刺了过来……一前一后的夹攻,打的田欣手忙脚乱,加上周围许多人冲上前的围攻,让田欣一次次陷入危险,胳膊上,身上,也不时被添上了新伤,虽然伤口都很浅,但这样的情形继续下去,她又还能够支持多久呢?

    六子放弃了对那个奄奄一息的祸首的残忍攻击,挥舞着拳头,试图替田欣化解险象环生的危险局面,但是他的攻击根本不被围攻田欣的两个高手和一群好手放在眼里,那些人甚至头也不回的,不等他拳头及体就发动护体真气,把六子弹飞了出去。顿时有围攻的人乘机抓住了六子,而陷入被围攻境地的田欣却有心无力,根本无法抽身救助,只能听着围攻的人愤怒的骂咧声,看着各种残忍的折磨殴打施加在六子身上……‘不行了,六子,我快不行了,可是,可是我一点都不害怕,也不后悔!六子,如果要游街示众,我陪你,要被人折磨受苦,我也陪你!’又一剑划过田欣的脸上,剑锋刮着骨头,痛楚,让田欣不由自主的流泪。可是,她仍然没有选择改变初衷……被愤怒围攻的敌人折磨着的六子看着,痛着,哭着,喊着……无可奈何着。

    又来了一群人,全是好手,在田欣周围,包围了她,围攻的人里,已经见不到一个菜鸟了,田欣的局面更危险,身上添伤的速度越来越快,伤势也越来越重,她的动作也开始因为受伤而变得缓慢,力量也开始变弱……如果,如果掌门人也救不了田欣,那么,还有谁能够救她?

    田欣的朋友没有放弃求助的希望,当棋盘关闭了传音入密之后,她在绝望之后绞尽脑汁的思索着,找寻着能够求助的朋友……就在这时候,突然她想起了一个名字,一个门派。

    一袭青布道袍的身影,犹如闪电一般,掠过虚空。

    从挤满了重生点诺长街道的人群上空,然后,犹如流星般化成青光的模糊影子,刹那坠落地上——仿佛根本看不见无数挥动的刀光剑影,青光就那么撞进了激烈的交战圈里。

    一把把挥舞的刀剑,舞动的佛棍。

    都在淡色的,涟漪般的青光中,僵住。

    那是一种,鬼神一样不可思议的力量!

    所有被淡色,涟漪般,近乎透明的青光接触的人,身体里的力量全都被封住,被夺走一样,根本使不出来丝毫,原本迅快的动作变的呆滞,原本充满杀伤力的攻击变成无力的,软绵绵的仿佛还刺不穿一张纸。

    模糊的疾光,一闪,落在田欣身旁。

    田欣也挥舞不动手里的兵器了,受伤的虚弱,让得不到内力丝毫帮助和支撑的她,险些没有办法站稳的直接跌倒在地上。

    “无血传说——”

    田欣身旁,站着的是一身道袍的身影,头上带着连接在背后披袍上的宽大帽子,让人看不太清楚她的模样。事实上,这里的人,没有一个见过无血传说的真容,但是这一刻,即使是刚踏入江湖不到半年的新人也知道,她就是无血传说——暮色。江湖的奇迹,无可替代,无可并列比拟的奇迹,江湖的传说。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佛祖大曰如来感念无血传说慈悲为怀,集成地藏王佛法宏愿,昔曰天庭之战无血传说虽然阻扰西天极乐,大曰如来及众佛却无意责怪。如今无血传说又来插手佛门内部肃清妖魔的内务事情,难道真要跟西天极乐为敌,不把西天极乐放在眼里么?又或者说,江湖中人都敬仰的无血传说原来也跟邪-银魔头六子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瓜葛干系?”说话的人,极其恶毒,这番话让许多人都听明白了,分明是在泼脏水,把无血传说和修炼魔欲经的六子扯在一起,说什么特殊的干系,那还能是什么干系?只要是个知道魔欲经为何物的人,都知道那只能是什么干系!

    那人的话刚说完,立即有人愤愤不平的接话。“别在那里胡说八道!你说别人我不管,江湖上的人都知道无血传说逢人必救,不分阵营,不分立场,不分善恶!你说这种泼脏水的鬼话要不要脸?告诉你——我虽然没有西暮山神派那么高尚的信念,但是我从来敬佩无血传说的仁者之道,你敢再胡说八道一句,就别怪我少林昔阳子对你不客气!”

    原先说话的人,本来以为能够换来许多人看热闹的冷笑,不料话刚说完就被人斥责一顿,还不等他犹豫该如何回应,紧随而至的起哄声,成片的叫响了起来。“刚才谁不要脸胡说八道?站出来!别以为都是佛门我们就忍你,不能杀你还不能揍你了?”

    “哪头猪的女人才跟魔头六子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我没别的话,我过去被西暮山的人救过,谁说西暮山的坏话,我都不会沉默。”

    “我们一群人都被无血传说救过——今天我什么都不管,无血传说既然来了,我们一伙兄弟就收剑,谁他妈的不识趣,我们还会拔剑,专门走不识趣的杂碎!””

    ……接连不断叫响的,乱糟糟的骂咧声音,让原本开口的那人沉默了不能言语,他周围的几个人都知道说话的是他,也都脸色不善的盯着,那人没脸继续留在这里,怕被许多激愤的人认住了模样,将来江湖上遇到会给自己麻烦,当即钻进人群,一路逃也似的蹿走了……原本包围田欣和六子的人,自发让开了一条路,一些心有不甘,还站着不动的那些人,却也只能恨恨盯着田欣,不能言语。他们的朋友,很好的朋友死在田欣剑下,他们不甘心看着田欣眼看快倒下的时候却被救走。可是,他们也不敢跟众人公然对抗,于是,只能沉默的站着,恨恨的盯着田欣看着。

    暮色领着田欣和六子走过去的时候,已经有主动开路的一群好手冷冷瞪着那群不动的人。“干什么?让开——”

    那些人,有人咬着下唇,愤然道“这女人杀了我最好的兄弟!”

    “就算她杀了你老婆!现在你也得让开——”那群开路的佛门好手中,有一个人语气森冷的,根本不怕得罪人的冷冷斥责。那群人怔了怔,犹豫半晌,终于有人带头,让开了路,于是其它人也没有继续坚持的勇气,纷纷让开了容人通过的道路。

    暮色沉默的前行,田欣扶抱着六子,小心的跟着,难以置信的看着两旁许多刚才还在拼命围攻她的敌人,此刻竟然全都沉默。更让她无法相信的,还是开路的那群好手原本就是最先夹击她,给她沉重压力,一副要置他于死地模样的那群人!而如今,却为了她们,根本不在乎得罪在场其它任何人的,主动的负责开路?不,田欣却立即明白过来,这些人根本不是为了她,是为了暮色,是为了虽然他们做不到,但是却敬重,却信任的无血传说,仁者之道!

    多年的江湖岁月,田欣遇到过很多震动的情景,但是,她觉得过去遇到的那些所有震动,都不如眼前,此刻来的让深入灵魂……田欣如此,她却不知道,此刻的六子内心的震动,更在她之上!

    (未完待续)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