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五十五章 不能流的泪

第五十五章 不能流的泪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树下的雁南飞,懒洋洋的开口。“江湖上的人都知道,狂过带的那个女人,只不过是个跟指间沙长的很像的女人而已。当时指间沙在中魔圣地广场大殿训话,无数中魔圣地的弟子都看见。”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霸天愤怒的咆哮不止,布满血丝的眼睛直直瞪着雁南飞。“是你!是小剑的阴谋诡计!你们串通了骗我,你们骗我,为了让我答应当影子?你们骗我!我说成为影子后为什么一直把我安排去些鬼也没有几个的地方,就是怕我知道了是不是?你这个骗子!”

    雁南飞嘿的咧嘴一笑。“谁骗你,我不知道,反正我得到的命令只是在西夏城周围等着你求救。我不告诉你,因为我希望你难受的久一点,一个人悲伤的时候,最好的安慰就是看着身边有一个更痛苦,更可怜可悲的人。幸福是对比出来的,这道理你不懂?”雁南飞长身而起,丢掉了酒坛。“现在我告诉你,因为我马上就能得到武功恢复卷轴了,我的悲伤结束了,当然也不需要再看见你的悲惨得到对比的幸福。你好好享受,千万别有异心,不然你的下场会更惨,因为受命收拾你的人,很可能是我。”

    雁南飞伸了个懒腰,对背后被吊在树上骂咧不止的霸天犹如充耳不闻。

    扬州城门里,冲出一匹马,马上的人头戴斗笠,浑身黑衣,路过的时候犹如毫不在意的顺手丢了个包袱,恰好被雁南飞接住。那一刻,马阻挡了别人可能看见的视线,雁南飞接了包袱立即跨上,仿佛不认识马上的人般径自去了驿站,坐上了离开扬州城的马车,而那匹马,也奔驰而过。始终没有看雁南飞一眼。

    扬州城城门口,只剩被吊着的霸天在叫骂,树下,再没有了雁南飞的身影,来来往往的江湖中人很多,却没有人理会被吊着的霸天。

    因为魔君霸天早已经让经常来往扬州城的江湖中人厌倦了,甚至让近半的江湖中人厌倦了。

    魔君霸天已经‘游历’了大约一般的江湖城市,足够让许许多多的江湖中人都对他没有了新鲜感。

    京城。重生点,六子被吊在城门口,活活饿死而重生。

    当他出现在重生点的时候,一群混迹重生点的人看见他,无聊的打着呵欠。

    “这家伙又饿死了,京城的江湖中人好像对他没兴趣了。”

    “就那么回事,再怎么有意思也玩够了啊,你还想玩?我看见他那张脸就想吐。”

    “放他走不是太便宜他了?”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我们佛门弟子不能再像过去那样做些残忍折磨人的事情。就算是魔头,也不行。”一个神情虔诚的人煞有介事的说着。周围一群同样穿着僧衣的江湖中人嘻嘻发笑,一副完全不把这话当回事的模样。

    “哦,最慈悲为怀的王哥有啥好想法?”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好想法没有。但我以为,让魔头了解世间疾苦,才能让魔头的魔心从善。所谓疾苦。无外乎病痛艰难,你们记得吗?城东桥上的那个乞丐,断了推。残了一双手,天生脊椎骨畸形,每日从桥下爬行到桥上乞讨,简单的一个来回都要费上两个时辰的工夫。哎,京城多少可怜的npc啊,艰苦莫过于他了……”

    那群人恍然大悟,觉得这主意不错。

    顿时一群人朝六子围将上去,打断了他的双腿,挑断了他双手经脉,用内功伤了他体内的穴道静脉,又以错骨手让六子的脊椎骨变形扭曲,以致六子直不起腰,上身只能够诡异的弓着,稍稍用力,就痛的龇牙咧嘴,满头脸都是冷汗。那群人欣赏了一阵自己的杰作,笑嘻嘻的道“这有意思,不费事。没药他的伤想自然痊愈等到饿死了都没可能,自杀的力气都没,十天半个月后饿死了再来一次,简单又有效。”

    那个神情虔诚的人信步走到六子面前,一脸慈悲的怜悯。“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正所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施主作恶多端,唯有体验世间疾苦,才能够为昔日残害江湖的行为真心悔过,他日如果能够洗心革面,大彻大悟,便也应了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之境,在此之前,施主好生在疾苦中洗涤魔心,潜心修炼吧。”

    一群人嘻嘻哈哈的跟着那个一脸虔诚状,始终煞有介事的和尚去了前面的地方看沿街路过的美女,对于从重生点挣扎着爬行的六子,连看一眼的兴趣都缺乏。

    一个看起来笑容非常甜美的女子,经过的时候,他们的目光都被那条身影吸引。但是看见那女子一身打扮,就知道是他们招惹不起的女人,于是没有人赶轻佻的吹响口哨或者说些轻佻调戏的话。

    那女子的笑容很甜,也很喜欢笑,笑的时候,脸上会有一个小小的酒窝。

    路过的时候,她无意中看了眼,看见重生点,艰难爬着,每一次都挣的头脸全是冷汗的六子时,她的笑容突然定格,人也骤然驻足……她身边的女子叫了声“怎么了田欣?吓着了吧?怕什么呀,那个就是以前中魔圣地的副圣主,江湖上的大魔头六子,祸害了好多江湖无辜女子呢!现在他可得到应有的惩罚了,不用怕他的,现在他可没本事害人了,随便谁都能教训他一顿,前些日子在羊城的时候阿来他们还狠狠痛殴过他呢,折磨的那叫一个大快人心呀!真可惜你当时不在场……”

    那女子说着,却发现田欣的眸子里,晶莹的泪水滑落脸庞,终于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

    六子看见田欣的时候,一阵短暂的错愕之后,低下了头脸,许多年前的记忆,不由自主的浮现在他脑海……

    很多年前,三界开启前的时候,那时候,霸天还不是魔君,江湖上也没有什么魔欲门。

    那时候,六子已经有过很多个女人,但是,他最喜欢的女人不是第一个,而是田欣。因为她单纯,因为她那甜美的笑容,温柔的脾气。原本他们的故事不会那么快结束,他是田欣江湖上的第一个男人,事实上也相处了很久的时光。可惜,因为魔欲门,田欣离开了他。因为魔欲门害了田欣很多朋友,她也根本无法接受身在魔欲门的六子,更无法接受害了她好几个姐妹的霸天。

    因为魔欲门,六子跟田欣分手了,那不是你情我愿的分手,而是彼此都不情愿的吞下的苦果。但是六子当初没有后悔,因为他觉得人在江湖,最重要的是兄弟,而不是女人。而他的兄弟,是霸天。不管霸天决定做什么,他六子都会支持,即使为此要牺牲很多,甚至不能继续跟田欣在一起,他也必须割舍。

    如今,很多年过去了,六子一直没有见到过田欣,曾经六子从别人口中听说过田欣的消息,知道田欣飞升仙界了,在天机派里颇有名望,而且人缘很好。后来他还听说,田欣在魔神门的战争中重生了,但是得到很多姐妹的帮忙,得到了神级功力丹,武功恢复的很快,损失并不大,装备也在很多手头宽裕的姐妹帮忙下很快重新添置,仍然是天机派里许多人喜欢的田欣。

    但是,六子一直没有见过田欣,他没有主动去找寻,因为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因为那时候的他,始终没有后悔,始终觉得,为了最好的兄弟霸天而结束了跟田欣之间的爱情,是正确的选择。

    此刻骤然见面,六子无颜相见,没有脸正视田欣的目光。不是因为此刻的他有多么低贱卑微,那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六子现在已经无法再认为,当初为霸天付出的一切,是正确的了。因为霸天已经不是,也不可能会再是他六子的兄弟!

    那群混迹重生点的人,本来不敢招惹田欣,但此刻,却靠近过去,底气十足的高声喊问。“怎么?你难道认识大魔头六子?哼,魔头六子是什么人,江湖上人人得而诛之,慈悲为怀的佛都无法宽恕他过往的行径!江湖上任何一个人看到他都会破口大骂,或者一脸不屑于顾!更别说多少人恨不得拔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你这女人,反而看着他流眼泪?难道你也是魔头的人?”

    这群人此刻底气十足,他们的叫喊声,引得不少路过的,几大佛门的弟子聚集过来看热闹。

    倘若田欣个六子有关系,那么这群本不敢招惹田欣的人,就敢了。跟魔头有关系,为魔头流泪的人,全江湖中的人都不会原谅!每一个路过的人,都不会帮忙,倘若因为魔头六子而杀人,哼哼,不必说,很快就会臭名远扬,成为被江湖中人集体唾骂的,不容于江湖的败类,魔头的党羽,下场……绝不会比魔头六子好到哪里去。

    混迹重生点的那群人,很渴望眼前流泪的甜美美女能跟六子有什么关系,因为这样的好事,不容易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