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五十四章 呼,挥

第五十四章 呼,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学习千山水云系列装备的技能师都安排妥当,依韵交待茗负责安排千山水云岛上的资源开采。“你坐镇,千山水云岛的资源开采利益丰厚,一品堂未来的任务就是驻扎岛上,不允许出纰漏。”

    茗点头应命,过各大势力的开采技能师在顶级资源开采点忙碌许久才收获得一锭玄铁,而事实上任何大势力都不会等到开采很多的时候才向势力所属的技能师征收,因此也不存在技能师开采积累价值惊人的玄铁资源在手里的情况,大势力的征收价钱通常是市场价的三分之一,因为江湖上的资源开采点,尤其是高级资源开采地从来都是控制在大势力,大门派手中,因此那些技能师对此也没有怨言,倘若不为大势力开采,他们连进入顶级资源开采地的机会都没有。

    如今千山水云岛的情况特殊,一个技能师不停的开采,一天之内就必定能够开采出至少一锭的玄铁或者稀有金属,联盟要想确保没有技能师起贪婪之心,就必须增加征收的频率,尽量避免技能师手里积存太多玄铁和珍贵资源的情况。为不算太多的钱财而贪婪,这种事情任何大势力的技能师都不会愚蠢的去做,一个这么做的技能师会被许多大势力列入黑名单,从此与顶级资源开采地绝缘,无关阵营,而是江湖历来的传统规则,这种规则本就是为保证所有大势力的共同利益。

    江湖时光漫长,江湖高手会有人厌倦了退隐,技能师也一样,有些技能师原本就有些退隐的念头,倘若手里握着太珍贵的资源,这种念头自然就会变的特别强烈。带着贵重的资源离开,变卖得到的钱能够确保行商,或者过远离江湖的普通生活,几百年都不愁吃喝。这样的诱惑力,自然会导致一些技能师动心,并且化作行动。

    倘若数个技能师共同谋划,那么这种可能性也就更高了,藏起收获也会更容易。

    茗知道责任重大,因此调集了许多人力,以巡视保护,避免岛上有意料之外的危险为名。出动大量高手频繁巡逻,以杜绝这些可能性。

    千山水云岛的事情敲定,依韵又回到练功殿,继续为融汇小龙女新离别剑绝杀反击的能力而闭关修炼。

    “江湖……哼,江湖……江湖把你变成了什么模样?狂过那样的人!那样的人,你竟然跟他那样的人!指间沙,你是疯了,还是故意气我?”扬州城城门口,霸天如同在别的城市一样,被掉在树上。至今没有人来救他。但是他不孤独,因为同样还没有等到武功恢复卷轴的雁南飞每日无所事事。然后穷极无聊的,霸天被江湖中人虐待够了,带到哪个城市,雁南飞就跟到哪个城市,每天就是买了酒菜,在霸天被吊着的树下,颓废的喝酒。不时自言自语般的说话,同样无聊的霸天渐渐也习惯了雁南飞的存在,也习惯了跟雁南飞聊天。

    但是。霸天知道,雁南飞并没有把他当成朋友。只不过是当成一个打发无聊,同病相怜的对象。

    因为,至今为止,雁南飞从来没有请霸天喝过一口酒,吃过一口肉。霸天一直只能看着坐在下面的雁南飞独斟独饮,雁南飞看不起他,这一点,始终没有改变。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天有一天,过的霸天早就已经习惯,早就已经麻木。

    “我们不知道还会等多久,毫无疑问,当得到武功恢复卷轴的时候,我们都会变成废人。呵呵……霸天,你说,我们为什么还要等?”雁南飞喝着酒,自言自语,一如往常。霸天觉得雁南飞早就已经不正常,废话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时候,让霸天觉得雁南飞吵的犹如一直苍蝇,但是,如果没有这只苍蝇,霸天更多被吊着的时光会安静的犹如死水,因此,尽管霸天讨厌雁南飞的吵嚷,但是,更讨厌死水一般的死寂。

    “废话!因为我们已经是小剑的影子,不等,能行吗?他让我们等,就只能等!就算让我一直被人吊着等,我也只能等!我们就是狗,懂不懂?懂不懂——”霸天愤怒的咆哮——很久了,破邪城被杀后,至今已经过去了很久。本来以为小剑是没空来救他,本来以为天盟已经有人在救他的路上。结果,霸天发现错了,因为已经过去了太久,可是,天盟的人,小剑的人,一个都没有来。

    于是,他想明白了。他声名败坏,而雁南飞和他暂时都等不到武功恢复卷轴,天盟表面上跟小剑不存在瓜葛,小剑的那些影子如今也都因为形势的需要,必须隐藏,躲在暗处。带着他这个暂时没有指望得到武功恢复卷轴的累赘,对任何一个影子而言,都是包袱。

    霸天今天的心情很糟糕,他一点都不想说话,只想吵架。因为扬州城来来往往的,那些穿着僧衣,佩戴中魔圣地门派标志的弟子太多。中魔圣地让他想起指间沙,想起狂过。

    但是,偏偏在这时候,霸天远远看见,被许多人簇拥着,远远过来的熟悉身影——指间沙。

    是的,中魔圣地的圣主指间沙。

    她身旁,身后,跟了几十个中魔圣地的高手,清一色的女人。面前还有七八个面若寒霜的女高手开路,沿途路上的江湖中人,见到她,全都自觉的退开道路两旁,也不管神情是否虔诚,一个个都习以为常了的,双掌合一,微微低头。“阿弥陀佛……”

    指间沙是入世佛,在西天极乐的佛门里,理所当然接受所有地位不及她的佛门弟子的尊重。

    她面无表情的,不屑于对这些别派佛门弟子回应,径直走向城门。

    被掉在城门口旁边树上的霸天,放声大喊,语气中充满愤怒“江湖……哼,江湖……江湖把你变成了什么模样?狂过那样的人!那样的人,你竟然跟了他那样的人!指间沙,你是疯了,还是故意气我?你是故意气我的吧指间沙!好,我承认,我生气了,我伤心难过了!够了吗?闹够了吗?离开狂过,他就是个砸碎——他根本配不上你!”

    一条鞭子,抽在霸天的脸上,在他左脸颊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肉翻飞,几可见骨的凹槽。开路的中魔圣地女高手冷冷盯着他。“再敢胡言乱语,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霸天闻言,不屑一顾的张狂放声大笑。“哈哈哈哈……真可笑!你算什么东西?口出狂言,让我霸天后悔活在这个世上?江湖上的人还有什么手段?江湖上还有什么手段我魔君霸天没有尝过!十八层地狱都无法让我魔君霸天畏惧,就你们——大概分筋错骨手,碎骨抽筋就是你们最大的本事了吧?哼!指间沙,你别装没看见我魔君霸天!赶快离开狂过那个杂碎,赶快——”

    “胡说八道!”开路的那个女高手又一鞭子抽在魔君霸天胯下,顿时,霸天胯下一片血肉模糊,他头脸上都是冷汗,却没有惨叫或者求饶。“圣主跟狂过素不相识,你这魔头不准在这里胡言乱语,污蔑圣主的清白!否则——要你好看!”

    霸天微微一怔,双眼眯成条缝隙,射出凌厉的寒光射在那女高手脸上。“你说什么?狂过跟指间沙的事情,你们竟然不知道?西夏城的事情江湖皆知,江湖录早有披露!”

    “别理疯狗。”指间沙淡淡然道了句,看也不看霸天一眼,自顾领着一群弟子走进城门。

    “指间沙!你回来,你回来,给我说清楚,你跟狂过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可能,江湖上的人不可能不知道你跟狂过在西夏城做的事情!回来——”霸天眼看指间沙的身影消失在城门,急怒大喊大叫,只想把这个让他痛苦了很久的问题弄个清楚明白,凭借多年的江湖阅历,刚才那个中魔圣地女高手的反应让他看出,那不像是伪装,而是真正的觉得他莫名其妙。

    但是,任凭霸天怎么喊叫,也没有人理会。

    指间沙发了话,那么中魔圣地的一行人,就没有一个人,敢多嘴。

    走进城门的时候,雪舞天下不由自主的回头,看了眼乱喊乱叫,被吊着,犹自在极力挣扎却徒劳无功的霸天一眼,暗暗叹了口气。她觉得,霸天对指间沙如今是认真的,全身心投入了感情渴望挽回过去的。雪舞天下很同情霸天的这份真心,但是,却觉得他很差劲。人不能太贪心,如果曾经背叛,就别在将来后悔挽留,更不应该还心存一厢情愿,自以为是的幻想。

    没有人活该被伤害,然后在挥挥手,就又得回到害人者的身旁。呼之即来挥之即去,这样的人,没有人愿意当。而霸天这种人,无异于就是在做这种事情。伤害指间沙的时候,犹如挥之即去,如今想重拾旧爱,就想呼之即来?

    一路长队,走进了扬州城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