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五十二章 异常

第五十二章 异常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那人仍然不以为然。“哼,武功够高的时候,江湖就会来了解我,在此之前,我了解的再多也没用。”

    一群人里,有人觉得这话也有道理,有人觉得不以为然,那些人中,许多人本就不喜欢这个人的特立独行,尤其不喜欢他总在许多事情上专门说些让人不痛快,或者泼冷水的言语。

    为首那人很沉稳,并不激动的面挂微笑。“你错了。一个不了解江湖的人,极限是成为刀无名和大侠沉默;一个不尊重强者的高手,只能是昙花一现的烟花,因为这样的人绝对不够了解自己。”

    一群人听着,却觉得晕乎乎的,不明白他们的核心,他们这个团队的头说的这番话的具体意思,但他们却习惯了听这种晕乎乎的话了,这种话在有一天被证明和理解的时候,纵然他们犹如醍醐灌顶般的,觉得头是那么的高深莫测,而曾经的他们是那么的稚嫩无知。

    “哼!正义传说也不了解江湖,杀人无数,我看也不尊重别的高手,但因为他武功够高,还不是江湖录几乎没有一天不谈论的中心?”那人仍然不以为然之极的反驳,言语甚至带着对头论调的不屑一顾。其它人听着,都觉得刺耳,他们觉得那个人太自大了,从来都喜欢说这种话,一点不把其它任何人放在眼里。好像他就是江湖第一高手,谁都不是他对手似得。

    “路会越走越偏。因为你不了解江湖上的高手,因此你所有的判断都建立在错误的认知上,甚至是一厢情愿的幻想基础上,得到的所有过程结论也都只是错的。如果你稍微关心了解,以你的悟性,就会明白。江湖高手对于别的高手尊重的态度或许不同,了解的方式或许不同,但是,他们都有各自的尊重方式和了解方式。所以他们身边才能有那么多的人。所以他们才能成为江湖的中心。”这群人的头领说罢,看着千山水云岛稳稳当当的移动着,叹了口气。“江湖第一宝岛,竟然能用这种方式被正义传说据为己有,让人惊叹不已!我们走吧,几大佛门匆忙聚集的人手最多是送死而没有意义的骚扰,再待下去也没有意义了。”

    陆陆续续,如这群佛门江湖中人一样离开的人越来越多。面对女娲圣地倾巢而出的骇人声势,这些小群的佛门江湖中人即使再不甘心,也没有人愿意冲上去送死,江湖第一宝岛的传说从此绝迹,每个人都幻想猜测着,岛上到底有多少值钱的东西……

    “……他还真干的出来这种事情!”莫得到线报的时候,微微一怔,但在惊讶之余,却又觉得把整座岛搬回女娲圣地这种事情,放眼江湖。还真只有依韵会做的出来,也的的确确太像是依韵才能干出来的大事。

    “靠……依韵这个变态!”伤心断肠骂咧之余。高兴的哈哈大笑。“发财了!得,小妞伺候的本大爷挺尽心,本大爷回头赏你几十斤千山水云茶。”

    莫晒然一笑,盈盈拜礼。“多谢伤心大爷。”

    伤心断肠嘿嘿笑着,他最喜欢的就是莫玩得起,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扮演任何角色都手到擒来。言语谈话彼此也少有顾忌。若非如此,伤心断肠绝不会接受莫当年的道歉而继续跟她在一起。“前几天我有个在天盟的线人得到一个古怪的消息,我琢磨了很久。还是没头绪,但隐约觉得事情很不简单。很可能跟灵鹫宫有关。”

    莫闻言神色一凛,西天极乐至今为止没有对灵鹫宫派来使者,仿佛对设法逼迫灵鹫宫全面进攻正义联盟的事情再没有了任何念想似得。但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西天极乐要一统江湖,必须要让正义联盟和灵鹫宫灭亡或者变成依附西天极乐而存在的佛门一份子。逼迫灵鹫宫进攻正义联盟是不存在第二条路可走的必然手段,平静的背后绝对蕴藏着极大的阴谋。伤心断肠的话,当然让莫异常的重视。

    “什么?”

    “逍遥山的蓦然追他的丈夫狂过,离山很多年了,至今没回过逍遥山几趟,而狂过也没有被蓦然找到。天盟内线得到确切的消息说,蓦然自从离山追狂过后,这些年再没有提供过武功恢复卷轴。我思来想去,狂过当初在西夏出现过,江湖传闻狂过追到了指间沙,还在魔君霸天面前跟指间沙亲热交合,因此魔君霸天才接受小剑的邀请,重出江湖甘心成为天盟的影子。”伤心断肠说着,莫皱着眉头思索着。“默然跟狂过说白了,其实都算是天盟的人,她消失了这么多年,狂过出现西夏后也没有什么消息了,前不久又听说狂过频繁在西夏城活动。”

    莫思索一阵,不明所以的皱起眉头。“这跟灵鹫宫又有什么关系?狂过不可能追到指间沙,他追女人的本事再高明一倍也拿不下指间沙。当年西夏城气的魔君霸天重出江湖当影子的,一定是无心无面人。以我对狂过的分析,他的目的本来很简单,是要真正报复霸天的同时逼迫霸天重出江湖,等到霸天武功恢复之后找他算账,然后杀死武功恢复的霸天,彻底洗刷耻辱。可是没想到魔君霸天武功恢复后还没来得及找他报仇,就被依韵击杀于破邪城。唯一奇怪的是,蓦然不可能这么多年都追不上狂过,狂过再怎么躲,也躲不过比他聪明百倍的蓦然。可是,这跟灵鹫宫不该有什么关联。”

    “这些我当然知道。但是,当年帮助狂过的无心无面人不是天盟的人,而是天机派的无心无面人。棋盘这个女人的手段还是很高的,她为什么帮狂过?帮狂过换取的是什么?狂过这人虽然自大,但也算是个守信的人。棋盘帮了他,他就一定会棋盘,除非蓦然阻止。但蓦然至今为止都没有找到他,说是找不到那就有点可笑了。依我看,蓦然知道狂过跟棋盘的交易,是故意不想从中作梗。蓦然一向不问世事,偶尔在江湖上活动不是为了狂过就是为了天盟,她不阻拦狂过就意味着这件事情对天盟有利无害。我不相信小剑对抗西天极乐仅仅是为了什么江湖未来,小剑不是那种做螳臂挡车事情的人,看似无害的紫衫也不会是做这种愚蠢事情的人!能让这几方面的利益一致,我认为他们的目的是灵鹫宫,最大的可能是一箭双雕,一石二鸟。”伤心断肠冷冷的话让莫不敢忽视,伤心断肠毫无疑问是个老奸巨猾的人,江湖上几百年来多少变故,但伤心断肠一直没有因为各种变化而趴下,他的阴险狡猾绝不在依韵之下,这番把众多线索联系起来的推测,毫无疑问让莫不得不重新思考。

    “得出这个结果的关键消息在于,现在灵鹫宫除你之外,声望堪当第二的人是谁?”伤心断肠的反问,让莫不假思索的就立即得出答案。“西夏秋风,她跟狂过有什么瓜葛?”喜儿等魔女的离开,带走了一群灵鹫宫的高手,强如火神紫霄,小杀戮之类的不说,除此之外,还有十几个曾经都是灵鹫宫头领级的人物,影响力原本都很大,即使比不上冰华月,也差不多多少。冰华月本来该是莫之下的灵鹫宫第一人,但她原本是容儿的弟子,莫掌权后,许多过去跟随冰华月的人都选择了远离她,都觉得莫不可能对冰华月毫无芥蒂的重用。

    因此之故,别人来声名威望比冰华月差了一个级别的西夏秋风手底下的追随者越来越多,早已经成为灵鹫宫里莫之下的第一人,而西夏秋风本来也是长年跟随莫的心腹,得意弟子之一。莫掌权后,自然是声势一日胜过一日,莫见西夏秋风声势水高船涨,而且也确实有才能统领众人,也就顺水推舟的提高对西夏秋风的倚重程度,如此一来,西夏秋风手底下聚集的灵鹫宫弟子自然是越来越多,如今的声势甚至超过了过去火神紫霄在灵鹫宫时追随的弟子数量。

    莫曾经是钱帮帮助,一向很重视消息情报的搜集,但再如何重视,灵鹫宫的资源有限,毕竟比不得曾经钱帮遍布江湖的条件,也比不上天机派经营几百年的情报网。灵鹫宫的消息和情报,难免有很多死角。

    “西夏秋风的情人就是狂过,你眼皮底下的事情,可是你一无所知。你肯定知道西夏秋风原来的情人是谁,但是却不知道她跟狂过早就在一起的事情。这本来就足以说明一些问题,西夏秋风有意隐瞒,身边的心腹没有一个人知道她跟狂过的事情,你当然也不知道。”伤心断肠得意洋洋的表情让莫可气又无奈,不必问她也知道伤心断肠为什么会知道。因为西夏秋风过去的情人,叫云龙,云龙曾经是伤心断肠三界开启前的心腹,后来变成了商贾,最初的行商的资金是伤心断肠投资,这些年来许多生意都靠伤心断肠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