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四十九章 中山

第四十九章 中山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衣柜里的衣服很多。

    果然,女人的衣服总是比男人多的多,即使是女道士的衣服也不例外。但这是好事情,因为一柜子里的衣物全都是天云布所制,任何一件都等于数量惊人银票,等于是拆解后能够制作出超过十倍的强化总坛装备所必须材料之一。木柜里除了整齐叠放的衣物,还有各种各样的饰物,依韵全扫进真空袋——那女道士看见,愤然叫喊“别动我的宝贝!你这个疯子,无端端抢别人的衣服首饰做什么,你一个大男人拿女人的衣服和饰物,你是不是脑子有病!”

    依韵没理她,见到这么多值钱的宝贝不拿,那才是脑子有病。但这种长期呆在千山水云岛修行的道士十之八九不会明白金钱的意义,更不会知道千山水云岛上对他们而言,看惯了的、似乎很平常的一切对于江湖中人而言具备什么样的价值。

    衣柜的底层,衣物后面,是一个黑色的玄木盒子,盒子里,摆放着一些精美的饰物,显然是女道士最珍惜的饰物,饰物下,整齐的放了一叠首饰制作的配方图纸。

    很容易找,千山水云岛上的道士长期避世修炼,原本就不存在太强烈的防备侵入者的意识,自然也不会把什么东西东藏西放。

    依韵丢下那女道士不管,照例搜刮了木屋里墙上挂的所有首饰,又在木屋旁的仓库里把材料全装进了真空袋里。末了,回到木屋,从真空袋里取出套衣服,丢到床上,然后解开女子身体能够行动的穴道。“换衣服,我不想替你换。”依韵面无表情的说罢,走出门外,意识里关注着女道士的动作。

    “疯子,疯子……哪里来的疯子!”那女道士愤愤然的骂咧着。却不敢不做的脱着衣服,然后注意到床上的那条裙子时,怒气骤然消散无踪,全服注意力都在那裙子上,她仔细打量,欣赏片刻,不由自主的啧啧赞叹。“你这魔头从哪里弄来如此漂亮的裙子?裙子原本的主人一定非常精通美学,看似简洁的设计。倘若是穿在海边的时候,必然有着与天地融汇一体的完美……”

    依韵沉默的听着,裙子是紫衫的旧衣物之一,诸如此类的衣物塞在他真空袋里的有不少,紫衫是否还记得这条裙子,依韵不确定,但他记得,这条裙子从三界开启前就放在他真空袋,至今为止紫衫再没提起过。

    月儿坐在白发苍苍的老道士身边,跟老道士一起吃着她真空袋里头常备的。各种刚炒好就放进去的热菜。“喝不喝酒?”

    “来点。”老道士接过杯子,美美的押了一口。“小姑娘好厨艺。干脆留在岛上给我当徒弟,我把会的本事都传给你。”

    “你是为了吃喝吧?那你可找错人了,我不会烹饪,这些啊,都是喜儿做的。她可是江湖上排得上号的厨师喔,可惜,喜儿才不会愿意给你当徒弟呢。你啊,就多吃点,回头我再给你留点得了。别的呀,就少想了,想也没用。”月儿嘻嘻笑着吃喝着说,老道士咂吧着嘴,颇有些可惜的语气。“那女魔头竟然还有这种本事?”

    “喜儿的本事多啦。女魔头就只会杀人啦?谁规定的?”月儿毫不客气的反唇相讥,老道士没做声的自顾吃喝。

    没一会,喜儿和西风之歌一前一后,赶到过来,看见老道士吃的有滋有味,喜儿和西风之歌接过月儿从真空袋里取出的红木椅子,也坐在桌边,沉默的吃喝了起来。西风之歌吃相很不好看,因为纸鹤的问题,她几天几夜都没能好好吃喝,不管不顾的狼吞虎咽,引的那老道士频频目光定格的看着食物被她一口吞下,好在月儿的真空袋里最不缺的就是食物和各种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因此桌上的菜扫荡完了,月儿立即又端上一盘热腾腾的。

    老道士也就一直不说话的只管吃喝,他吃的斯文,但是胃口不小,当西风之歌都吃饱了的时候,老道士仍旧没有饱足意思,吃喝的悠然自得。

    “喂,你想把我的储备全吃光呀?”月儿开始心疼了,她真空袋里的,可是储备了很多年的,什么时候喜儿有闲心的时候,她就求着喜儿做菜,她往真空袋里装,若干年来,陆陆续续的存了四个真空袋,被容儿称之为——三百年饿不死。但月儿从不满足,仍然不放过任何机会的扩充真空袋,添加美食储备。今天,一口气让老道士吃完了半个真空袋里的储备,而老道士仍然没有消停的打算。

    “呵呵呵呵……我再做,不怕的。”喜儿喝着飘渺无痕酒,眺望着北面的迷雾,月儿听了,没了脾气,只管不断的供应,看着那老道士没完没了的吃喝。

    天已经黑了,老道士一顿早饭,吃到了晚饭的时候,月儿和西风之歌吃饱了晚饭的时候,老道士还在吃。月儿咬牙切齿的挥舞着拳头,“老道士!你那么喜欢吃自己到江湖上吃个够嘛,你那么多道法本事,还怕没钱吃呀?逮着我的宝贝储蓄不停的吃,明摆着看我月儿好坑是不是呀?”

    “有得吃来,我就吃;没得吃时,我不求。”老道士眯着眼,喝了口小酒,悠然自得的继续吃喝,对月儿心疼的愤怒,视若无睹。

    “你、你这魔头——简直狂妄之机,可知道我师父是谁?你以为自己还能活着离开千山水云岛?休想——说,你把我师妹怎么了?”胸口道袍上,全是血迹的北山山顶的道士,激愤的质问,依韵伸手一拽,手里的绳子连着的,吊在悬崖外的女道士,随他的拉扯,抛飞上崖,摔落在地上,却没有被摔伤。北山山顶受伤的男道士愣了愣,才意识到那穿着世俗衣裙的女人就是自己的师妹。“师妹!这魔头把你怎么了?”

    “大师兄,我没事,这魔头好生奇怪,什么都抢,连衣物都不放过。”女道士说着,一脸的不解,神色间只有疑惑,却没有多少恐惧。此刻的她已经发觉,依韵虽然莫名其妙,但是并没有杀人的歹意。她话音刚落,人被依韵飞甩缠绕在树枝上的绳索带着,吊的离地而起,身上被绳索勒的一阵生疼。

    “脱衣服。”依韵面无表情的说罢,自顾进了木屋,翻开枕头,床铺,打开柜子,果然也在柜子的角落找到了武典级装备的制作图纸。木屋里头全是制作的装备成品,但男装只有几件,反而女装却在墙上玲琅满目的挂了几十件。依韵对这结果不意外,知道北山的道士擅长的是制作装备的时候,他就猜到,北山的道士对东山的女道士一定很好。

    木屋外头,也一样有个仓库,里头全是制作装备相关的,珍贵的材料和玄铁。寻常总坛强化装备掺入的玄铁比例比武器略低,其它的,都是各种复杂合成出来的珍贵布类材料。依韵动作麻利的全塞进真空袋,确定真空袋里还有不少结余的空间,而他的真空袋里,本就还有一个备用的真空袋,并不担心装不下足够多的东西。

    走出木屋外的时候,北山的npc道士已经脱的一丝不挂,树上吊着的女道士窘迫的红着脸,闭着眼睛,扭头一旁。

    依韵拿起男道士的佩剑,衣物,接连四剑,刺穿男道士的双臂,双腿上的穴道。

    “你!你这魔头,残忍无度,必然不得善果!”男道士痛的满头脸都是冷汗,却没有发出哪怕半声惨叫,树上吊着的女道士担心的睁眼一看,顿时顾不得忌讳的急急喊叫。“你抢了东西就算了!为什么还要伤我大师兄!你这魔头,真正是不知死活,师父他老人家绝对不会饶恕你!”

    依韵也不理会他们,自顾一跃跳出悬崖外,直奔推测中的,中山所在的方位过去。男道士的道法是否厉害,依韵不得而知,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男道士没有机会追击弄鬼,杀了他是种方法,让他丧失行动能力也是一种方法。

    在来北山的途中,依韵的意识就已经捕捉到喜儿,西风之歌,月儿和一个npc的灵魂波动了,而她们所在的方位,本也是根据东南西北四座山距离推测的,中山的方位。这发现让依韵在还没有到达北山的时候就决定,扫荡完了北山,就再去中山。

    依韵意识的捕捉中,跟喜儿她们在一起的npc的灵魂波动力量非常强大,远远比西天极乐的佛更强大。但是,依韵也清楚的通过灵魂波动的情况知道一件事情,那npc的精力衰竭严重,几乎见底。不管多么强大的存在,倘若精力几乎见底,那就不存在多少杀伤力可言,不管是江湖中人,还是npc,都跳不出这个法则,犹如昔年光明顶任务的张无忌,原本强横无比,但在精力衰竭的时候,随意可杀。

    依韵从来没有对自己的福缘有过什么期待,难得遇到好事的时候,也做好战斗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