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四十五章 尝试,再尝试……

第四十五章 尝试,再尝试……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浪滔滔,人渺渺。

    浪尖上的依韵相较于道道巨浪,小的犹如一团水花,偏偏他那看似渺小的身影却总能飘荡于浪尖之上,无论多么巨大的海浪扑起,也绝对无法将他吞没。

    直上天空的龙卷风,形成的灰色炫动水龙,随着距离的接近,气流更激烈,吹散了依韵的头发,带的他一身衣袍猎猎作响,倘若是寻常的衣服,在这种气流作用下,必然就被撕扯烂了。激烈气流的影响让每一次纵跃的时候,身形越来越难以控制。忘我意境对海水强大的操纵能力在这种强烈的气流力量面前,也变的荡然无存,操纵的水浪立即就会在气流,巨浪影响下消失,根本无法起到托着依韵的身体径直前飞的作用。

    依韵每一次踏浪的跳跃,在虚空停留的时间越来越长,因为太远距离的飞跃已经无法事先,凭借内气作用产生的力量对抗气流的影响,让身体在虚空停留较长时间,等待下一道巨浪的形成则更安稳,容易。

    水龙的下方,是一道直径千丈的巨大漩涡,漩涡的中心就是水龙龙卷风的根部,抽离着所有被卷过去的水和一切,持续不断的吸上天空。

    依韵行进的速度越来越缓慢,接连不断的挥手射出一束束剑魔飞剑气,通过控制剑魔飞剑气的力量强弱测试评估龙卷风的吸扯力量强度……如此十数次后,依韵发现这不但不是容易成功的事情,还是一件很难成功的事情。龙卷风的吸扯力量不足以伤害催动紫宵剑意,护体功力提升到十成的他,但是,那种强大的吸扯力量很严重的影响他轻功的发挥。

    要想上到悬浮在半空的千山水云岛,从距离看,必须通过被龙卷风带上合适的高空,然后强行挣脱龙卷风的吸力,在脱出龙卷风的同时以足够强大的冲力飞向悬浮在半空的千山水云岛。龙卷风强大的吸力让飞甩木片借力。以及以气御剑甩飞佩剑借力的方法都行不通,能凭借只有自身在脱离龙卷风的刹那产生的力量足够大,在凭借恰当的脱离高度,才有可能飞坠落在岛上。

    但是,龙卷风的强大吸引通过剑魔飞剑气的测试判断,脱离的刹那,依韵的功力和能够想到的手段都不足以产生足够大的力量。

    这似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哪里?”

    传音入密那头的紫衫显然在战斗中。回复的话比平时简洁的多。“北砀山咧。”

    北砀山,距离太远,根据千山水云岛的消失传说,紫衫是不可能赶得及过来的。这一代本属于没有被江湖录开发的偏僻海域,江湖录的世界地图未曾记录方位,此刻让茗她们过来,就算走运的不需要人带路也没有绕路的赶到,时间上推算也是来不及居多,更重要的是,依韵仔细推断的结果。要在脱离旋窝的时候产生足够大的力量到达千山水云岛,必须凭借至少一个人的合力帮助。而这个人,必须能够运用螺旋气劲。

    也只有螺旋气劲才能够在合力的时候产生数倍以上的强大力量,江湖上能够运用螺旋气劲的人,本就不多。三界开启后的杀气附带属性里只有空手的武功修炼者才能够得到螺旋气劲,用剑走杀气路线的,连中间曾经得到螺旋气劲的过程都已经不存在,直接被连锁焚化取代。依韵的螺旋气劲虽然已经消失。但因为曾经掌握过,因此知晓通过内力模拟制造的奥妙,虽然效果不如杀气附带的强大。

    “在哪里?”

    “呵……依郎。我在北砀山看紫衫和小剑跟西天极乐的佛门npc拼命呢,可怜的紫衫,正用沾衣十八跌硬抗一大群西天极乐七阶佛门npc的攻击,好半天了都冲不出包围圈,依郎,你说我该不该找个机会送不败传说几针呢?”

    “能送就送。”依韵结束了通话,群芳妒的恶趣味,没事就找上门看紫衫被追杀的狼狈,以此为乐,还乐此不倦。眼前的情况看来,依韵只剩下设法尝试一条路可走,拥有螺旋气劲能力的正义联盟里只有他和群芳妒,江湖上除了喜儿等几魔女外,就只有紫衫。

    传音入密那头,剑如颜听依韵描述了龙卷风的情况后,不抱任何侥幸的下了断语。“一个人的力量办不到,脱离的同时攻击水龙的中心能够让气流暂时性不稳定,不稳定的变化中有一种可能是产生有助的推动力,短期减弱一片空域的风力影响。但是,你一个人不可能成功,再怎么做产生的力量也不足以在那种强度的干扰下跨越那么远的距离……千山水云岛的情况很古怪,这种海上龙卷风暴恐怕不是自然形成,持续这么久,海域没有发生更大的灾难性变化,那说明被引上天空的海水恰巧又落在受龙卷风影响的区域内,形成了一个不影响更大范围的良性循环……”

    剑如颜给出一个好主意,但结论仍然是不可能实现。海上的事情,剑如颜比依韵了解的太多,她的结论基本可以作为结果看待。剑如颜的分析也等于是在提醒依韵,千山水云岛的古怪,很可能意味着岛上有高人。最大的可能就是,这千山水云岛是西天极乐某个佛的净土,此刻的情形根本是不愿意让人上岛。以依韵的情况,如果上岛,如果岛上果真存在西天极乐的佛,结果,不言而喻!

    大量的海水,在旋涡中奔腾,旋动,带着浪尖上的依韵以及许多鱼类,一并飞冲上天!

    旋动的海水产生的力量仿佛能够把一切都撕裂,全力维持护体真气的依韵对抗着水浪产生的压力,拉扯力量,随着水浪的飞升,时刻估算着此刻飞起半空的距离……

    邪佛怒舞产生的飞剑气同时射出,飞入水龙中心的同时,一起爆炸!

    深紫色的光芒刹那绽放,风暴中的气流转眼形成絮乱的变化同时,依韵借力施展轻功,凭借内气产生外推的力量,炮弹般炸出半空的水龙之中……呼啸的气流掩盖了依韵耳旁的所有声音,身在半空的依韵看着下方汪洋大海上的巨大漩涡,只有一种俯览危险,身体即将下坠落入绝望中的感觉。而那下方虚空中静静悬浮的千山水云岛,仿佛近在眼下……

    但是,这不过是空间距离产生的错觉。

    浪花荡漾,依韵双脚踏着水花,借力一跃而起,身体直直飘飞起来……这一次的尝试,距离千山水云岛的距离很远,从水龙与千山水云岛之间的距离看,大约只跨越了四分之一而已。邪佛怒舞的飞剑气在水龙中间爆炸的时候,果然如依韵预料的那样,没有产生有推动作用的风力,相反,形成的是絮乱的,仅仅比吸力影响略低的负面作用而已。

    如果福缘对这种情况会产生影响,依韵只能期盼零福缘带来的影响不会是百分之零的机会。否则,剑如颜给予的帮助性提示就完全没有了任何意义。

    邪佛怒舞的飞剑气在水龙中央爆炸,产生的气流是往东的……仍然没有产生任何助力,依韵再一次看着千山水云岛而不得入的坠落波涛汹涌的海面,然后,一言不发的继续踏波靠近水龙的根部,进行再一次的尝试。

    迷雾中,喜儿在前,跟随着在迷雾中缓缓飞动的纸鹤,你纸鹤飞走一段,就改变一次距离。刚改变距离飞出不到一丈,突然又掉头往回飞。如此这般的频繁改变方向,已经持续了两天两夜。月儿打着呵欠,握着拳头高举过顶。“抗议……我要到处走走,不要在这百丈范围内没完没了的转圈圈啦!都转两天两夜啦——我受不了受不了了!”

    百丈范围内,那纸鹤一直在反复改变方向,的确,在这种情况下跟着纸鹤没完没了的改变方向,来回不停的走路,兜兜转转就没有离开过百丈范围的走了两天两夜,月儿早就受不了了。最可恨的是那纸鹤,如果她们站着不动,纸鹤就会一直前飞,当她们追上去的时候,纸鹤立即改变方向,又往回飞……仿佛纸鹤是在戏弄她们玩一般。

    “呵呵呵呵……去吧。”喜儿抚了抚月儿的头发,仍然耐性十足的含笑模样。月儿如同得到大赦,乐颠颠的拽着西风之歌就要跑。“我不能去呀,喜儿说这是锻炼我耐性,控制情绪的好时机啊!”西风之歌挣着不动,月儿运足了劲也拉不动她,不由没好气的说她。“这有什么好练的呀!顺其自然就好了嘛,喜儿耐性好她跟纸鹤玩就够了,我们不如到处走走看看,也许能有别的发现呢?这叫兵分几路——”

    “不去!”西风之歌摇头不止,她跟随喜儿修行那是依韵的交待,因此一直非常认真专注,喜儿说怎么做,她就怎么做。甚至让她一个人在安静的屋子里不停的看书,写字,她都照办,坚持了喜儿要求的一整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