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三十五章 意外结束

第三十五章 意外结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新离别剑有没有挑战乐儿的资格,对小龙女而言的意义很大。曾经她不是用剑的高手,三界开启前算是半路出家的剑道高手,又从半名流派发展成纯粹的实用流路线,依韵让她知道,她并没有领悟敏捷路线的实用流真谛,而乐儿用残酷的事实让她知道,面对乐儿那种敏捷路线的实用流顶尖高手,她甚至脆弱的不堪一击。

    从此之后,小龙女一直在强化自己,虽然一直有迅快的提高,但是她并不以为追上了乐儿。直到金蛇郎君的武功奥妙之处让她彻底完善了新离别剑最重要的一环后,她才终于觉得,自己在实用流的路线上,成长的有跟乐儿一战的资格。

    “我跟乐儿很多年没有交过手,但是,极端敏捷实用流路线,我想不到超越离别剑的可能。”依韵如实说出内心的真实感受和对小龙女新离别剑的评价。潜心修炼至今的小龙女,果然一鸣惊人。“新离别剑,必成江湖噩梦。”

    “别太夸张了。如果你用了太极特效和多重剑劲,可没有现在的结果。”小龙女虽然对新离别剑的成就很自信,但是她更清楚自身的不足。重生过的她,功力比不少老江湖中的超一流高手都弱,这一点就决定新离别剑变向无破绽的剑气防护能够被很多高手凭借功力硬破,名存实亡的现实。

    而依韵的多重剑劲本就是当今江湖最强杀伤力的象征,太极特效的作用下。更让依韵本就傲绝江湖的速度优势变的更无可匹敌。

    情衣喂小龙女和依韵服下加快外伤,骨伤痊愈的丹药,毫不掩饰失落心情的接话道“求你们别说了,让我无地自容。”

    “四象剑气,弹指神功结合夺命十八剑还不够你得意呢?”小龙女毫不客气的反唇相讥,情衣却高兴不起来的叹气。“虽然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夺命十八剑被打断的机会,但也没到能完全弥补的程度。”

    小龙女便不说夺命十八剑的事情了,也知道情衣为了夺命十八剑的缺陷问题,多少年来都在煞费苦心,始终无法追寻到绝对的完美。从来没有甘心。尽管如今情衣手里的夺命十八剑已经非常强大可怕,很少有人能够打断,但是,原本任何一个高手都不会满足于现状。只会不断的追求更强,情衣当然也不例外。

    “依韵,新离别剑够资格换你的多重剑劲吗?”

    “我以为你会对依韵的太极特效更感兴趣。”情衣颇觉意外,相较于多重剑劲,太极特效对于小龙女实力提升的价值更高。

    “武功特效没有恢复之前,太极特效就是绝响。本来是从武功入手修炼,才变成武功和意境同时具备的特效,现在没了武功特效,根本就修炼不出来,而且太极特效的增幅速度会让我的实际属性值无法控制。还不如多重剑劲来的更有价值。”小龙女平静的说出理由。情衣对太极特效的事情没有问过依韵,并不知道此节。

    “多重剑劲,换离别剑的绝杀反击。”依韵毫不犹豫的答应,新离别剑有三大特色,一是特殊的卸滑气劲。二是没有破绽的剑气防护,三是不可思议的反击绝杀。其中,没有破绽的剑气防护对依韵的武功路数而言,价值远不如反击来的更大。卸滑气劲跟他自身修炼的逆转经脉在实战中的作用有极大的重合之处,毫无疑问,最值得交换的当然是绝杀反击。

    “情衣不换吗?”小龙女看着没有做声的情衣,破觉得意外和不解。

    “多重剑劲虽然厉害,但是对夺命十八剑的价值远没有太极特效高,我就四象剑气这一个压箱底的本事能让依韵看得上眼了,当然得留着将来换太极特效。”

    小龙女知道这只是情衣的借口,她推想情衣是因为知道四象剑气对于依韵而言可有可无,跟他的武功路数并不能完美契合,因此不愿意提出拿四象剑气交换多重剑劲这种江湖上早已成名,被列为绝顶杀招的绝技。但武功这种事情,原本也是如此,并非所有的东西都能够用来分享,相较于她们而言,依韵无偿分享的本来就已经太多,譬如金蛇郎君的心得,本紫霄剑派新弑神决的得意之处,却无偿分享了其中关键的心得给她们。情衣既然认为不值,如果勉强,反而让情衣难以自处,于是小龙女就再不说此事。

    “你什么时候离开圣地?”

    “现在,哪里都不想去。”依韵满脑子都是新离别剑的反击绝杀奇效,短短片刻他就已经思谋出无数用于实战,击杀各种高手的有效用法,再没有成功领悟这能力之前,他哪里都不想去了……

    ……

    剑,割开了夏红雨左臂的肤肉,带着鲜血,一闪,变招,再度追击。

    飞射的金光射穿了厉的左臂,撞偏了他追击的长剑。借此机会,夏红雨狠狠一脚踹在厉的胸口,借力急退,招手握紧了回飞的金蛇剑,头也不回的飞驰奔走。

    厉长剑入鞘,飞奔追赶的同时迅速为左臂的伤口涂抹伤药,始终眼也不眨的紧盯前方飞驰逃走的夏红雨。

    这样的追击已经持续了很久,久的厉都快忘记有多久。每每力尽前追上的时候,双方都会进行短暂的交手拼杀,但是至今为止,始终是同时负伤,没有一次有谁占得便宜。新紫霄剑法的变招特效夏红雨本就精通,但实际上两个人的战斗往往都是一触即分,至今为止夏红雨都没有下狠心跟厉拼个你死我活,交战的时候总借助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再次拉开一点距离,然后头也不回的奔逃。

    这一次,也没有例外。

    但是厉从始至终都没有放弃警惕心。如果某一次夏红雨突然回头反击,他却疏忽了,那么结果只有一个——死。

    “你逃不久了!”厉涂抹罢伤药,按剑于手,脚下飞驰疾走,片刻也不敢耽误。

    追击至今,好不容易创造出眼前这种,逼迫的夏红雨不时被迫迎战片刻的局面,厉绝不允许有片刻的松懈,因为那会让多日的追日变成徒劳无功。又再变成单纯持续追逃的结果。

    厉大腿上的伤口,还没有痊愈,又因为连续的奔驰而裂开,大腿上的经脉受伤。仍然痛的让人暗暗倒抽凉气,他的腿如此,夏红雨的腿也一样。上一次的交手中,双方的目标都是对方的腿,结果是谁都没能够完全逃过对方的攻击。

    夏红雨奔走中回头,脸上的一道剑伤,赫然醒目。长久的奔驰,交手,让他们都无法得到充分的休息,本来恢复很快的外伤因为精力长期处于低水平而痊愈的非常缓慢。

    脸上带着剑伤。是无数女人都不愿意忍受的事情。也是最可怕的伤。但是夏红雨却不能不忍受,比起脸上伤痕的难看而言,这场比斗的胜负更重要。因为他们之间,不管最后败的是谁,失败的那个人的信心都会遭受远远超过重生带来的沉重打击!

    一场旷日持久的追击战斗进行到现在。只凭所谓的胜负是根本不可能的。支撑他们意志的,是对自身的绝对自信。失败的人,就等于是错误估计了自己的能力,那种打击。对于高手而言,当然远远超过了重生。重生是实力不足,而这种战斗的失败,是从能力,势力,意志力等等的全面败北。

    夏红雨绝对不允许自己输了这场特殊的战斗,厉也同样不允许。

    两人意识捕捉范围周围,突然出现了许多强大的能量波动。

    追赶中的厉眉头一沉,意识到局势的不妙,他心里,升起一丝莫名的失望之情,但是没有因此就放弃了追击的打算。“哼,终于用这一招了。”

    奔逃的夏红雨恨不得反唇相讥,但是,却忍住了。这不是她蓄意所为,从天庭之战结束后开始,夏红雨就知道她有一个转机,已经成为西天极乐敌人的正义联盟,就是转机。只要她带着厉朝西天极乐佛门npc弟子多的城镇跑,那么厉面对强大的西天极乐佛门npc的攻击,绝对只有逃走的可能,否则就是死!

    以夏红雨过往的性情,她早就应该这么做。

    但是,偏偏她没有办法下定决心,她不希望那是这场追击战斗的结束方式,最终,她也没有选择这么做。

    此刻,意识捕捉到的大量强大能量波动,毫无疑问是西天极乐的佛门npc在周围。这是出乎意料的事情,原本这一带不应该存在这么多的西天极乐佛门npc。

    夏红雨没有解释,也不想解释,尽管此刻她的心里也同样升起一股陌生的失望之情。

    两条能量强大的气息,从一面飞快接近。

    长发飘扬的乐儿身旁奔走的是残忍温柔,从夏红雨和厉面前飞驰过去的时候,残忍温柔正要挥剑,却被乐儿拦住。“哈……两个闻名江湖的傻瓜原来在这里!让他们继续打,多有趣的事情。”

    乐儿和残忍温柔头也不回的飞驰而过,这一刻,厉才知道,他误会了夏红雨,西天极乐佛门npc大量出现在周围并不是夏红雨蓄意的手段,纯属一个——偶然的凑巧。

    ‘停下来结束这一战?’奔驰中的夏红雨反问自己,因为周围的西天极乐npc距离他们越来越近,但是,夏红雨又不甘心。如果要用决斗的方式结束此战,那么她早就已经这么做了,夺命十八剑和金蛇剑的搭配,战胜厉,她很有信心。但那不是她希望的最好得胜方式——‘闯不过,那就是命!’

    最终,夏红雨没有回头,而是朝着原本的方向,径直疾走。

    四面八方,大量飞奔靠近的那些西天极乐佛门npc已经远远可见,奔驰扬起的漫天灰尘,直有遮天蔽日之势!难以计算到底有多少。

    厉看着越来越近的那些西天极乐佛门npc,心里挣扎了片刻,还是不愿意就此放过夏红雨,手里的剑紧握,决定如果无法突破,至少也要给夏红雨一击。

    涌动的npc中,突然出现几个速度特别快的,一看就是战斗力非常强大,至少在七阶以上水平的佛门npc高手。

    而且,他们奔走的方向不是乐儿和残忍温柔,而是——厉!

    “阿弥陀佛,正义联盟的妖魔,还不立即束手就擒!”

    挥舞的长棍,错过奔驰中的夏红雨时,直取追赶的厉砸过去——厉暗恨不已,却已经没有选择的,立即抽身退避。

    奔驰的夏红雨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的失落之感变的更强烈,这场追击的战斗,就这么结束了,却是以这种出乎预料的,并不完美的方式……

    西天极乐的佛门npc们从夏红雨身边飞驰奔过,没有一个人理会她这个不属于西天极乐敌人的、没有阵营立场的江湖自由人。

    ‘厉,运气不好,怪不得谁。’夏红雨紧握手中的金蛇剑,她一再狠心,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希望利用眼前的机会杀死追赶她至今的厉……‘杀了他!这是最好的机会,他是一个很大的威胁!必须杀了他——夏红雨你别忘了生存才是根本,这种因为意气用事产生的遗憾情绪根本就不值得一提!别忘了华茜,别忘了花无百日红给你的教训!’

    夏红雨终于回头,手执金蛇剑,直冲向被许多西天极乐佛门npc拦阻,正在分离冲杀突围的厉——此时此刻,夏红雨相信,厉绝对没有活路了……

    一颗颗光秃秃的脑袋在夏红雨身边晃动,全是和尚,西天极乐的佛门npc当然都是和尚,还都是光秃秃的和尚。

    夏红雨飞驰疾走,下定了狠心,眼看就要追上厉至合适的出手距离时,一条闪过的身影,骤然让她驻足,回身,出剑!

    那条身影,不是npc,是江湖中人。

    金蛇剑撞上一把长枪,将飞袭背后追击的长枪震飞了开去。

    一条如西天极乐佛门npc一模一样装束,一样光秃秃脑袋,穿着僧衣的身影,右手握剑,左手执枪,奔驰中犹如一头充满压迫感的奔腾野牛,直扑到夏红雨面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