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二十章 离开孤独

第二十章 离开孤独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涉足江湖的时候他体会到了,看到许许多多非NPC的真正同类,听着他们谈论的许多跟NPC不一样的话题,他才明白缺少的是什么,才明白让他渴望离开黑木崖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西门无钱渴望离开的不是黑木崖,是离开孤独;他渴望走入的也不是江湖,是群体。

    这样的体会让重生后回到黑木崖的西门无钱以重伤武功被废的理由见到东方不败后,忍不住提议说,黑木崖应该一统江湖。花儿不败对此,保持沉默。东方不败当时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但五天后,葵花皇后的飞鸽传书让西门无钱没有了念想。

    如果黑木崖能够出江湖,创造一片天地,那么,西门无钱就不会孤独。

    “为什么突然想让黑木崖大出江湖?在黑木崖,有什么不好?”花儿不败问的时候,西门无钱老老实实的说了在江湖上闯荡的那些体会。“花哥,你是有爱情了。可是你有同类吗?在黑木崖,全都是NPC。NPC跟我们本来就不是同类,你不觉得自己也快变成NPC了吗?花哥,你知道吗?当我在客栈里,听到几个江湖中人谈论浑沌纪元这四个字的时候我有一种恍如隔梦的感觉,我险些想不起来这四个字了。对于NPC来说,浑沌纪元就是天地一切,但对我们来说,不是。NPC永远无法理解我们的真实,他们跟我们,不是同类。花哥,黑木崖的战斗力很强,东方不败更强!如果黑木崖一统江湖,东方不败成为江湖至尊。那。我们仍然能快活过rì子。而且身边还会环绕了许多同类,服从我们的同类,不在只有NPC。”

    花儿不败默然不语,这样的感觉他也有。但是并不强烈。因为对他而言,最重要的是拥有并且珍惜一份真爱,得到了最重要的,其它的失去。在花儿不败看来,也就谈不上是什么需要在乎的东西。这种失落感不过是某天练完武功回去的路上,一时唏嘘的情怀罢了,来的快,去的也快。

    可是,他理解西门无钱的孤独。西门无钱没有爱。””“你嫂子不想搀和江湖中的事情。但是,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为你做点什么。”

    西门无钱哽咽,不能言语。他一直视花儿不败为哥哥,因为花儿不败对他从来都够意思。从不会因为自己而不考虑他的心情。这么多年了,始终如此。

    西门无钱耐着xìng子等待。等待……直到西天极乐的使者来见东方不败的时候,他知道,终于等到了。天庭已经灭亡,仙界的高手几乎死伤殆尽,剩下那些极少数还活着的人,也根本不会搀和江湖上的争斗,几乎无一例外的接受了西天极乐赐予的佛之名。仍然如过去一样,自管隐修,对西天极乐,对江湖上的事情没有任何理会的兴趣。

    这样的机会,没有更好的了。完全不必考虑仙界神级称号高手的压力,不必考虑西天极乐的压力,以东方不败的实力仅仅面对江湖中人,根本就不存在任何阻碍可言。当初天庭之战,依韵能够杀佛是因为得到麒麟大帝的力量,杀戮传说能够杀佛是因为得到凶兽饕餮的力量,如今凶兽也好,麒麟大帝也罢,都已经化成了尘土。

    江湖中人的战斗力根本没有对抗东方不败的可能,三尸脑神丹足以让无数江湖高手垂首听命,成为东方不败控制的永久傀儡。

    东方不败对江湖争斗没有兴趣,但对西天极乐给于的佛的净土却充满了兴趣。甚至是无法拒绝的浓厚兴趣,那意味着,将永远得到宁静。西天极乐佛的净土,从来都是宁静的象征。即使舍弃黑木崖换取西天极乐佛的净土,东方不败也愿意。

    西门无钱终于等到了这个时机,这是必胜的战斗,论人数,黑木崖的魔族能把女娲圣地的正义联盟活活累死,论高手的战斗力,一个东方不败就能在女娲圣地肆无忌惮的横冲直撞,无人可挡。到时,东方不败和花儿不败去西天极乐成佛,在净土继续双宿双飞,而他西门无钱则能成为黑木崖的代教主,威震江湖。

    “这一战胜了后,我们兄弟两很难才””能再见了。”花儿不败拍着西门无钱的肩头,后者想起这么多年来未曾分开的亲密,眼眶泛红,一时哽咽不能言语。“花哥,谢谢你!”

    rì月神教的旗帜,铺天盖地,漫山遍野的爬过女娲圣地周围的山地,城镇……鸟惊飞,兽慌逃。女娲圣地边缘,借助地势搭建的一处处关卡,山寨,全都是正义联盟备战的人。在高处的那些正义联盟的高手,一眼望不到黑木崖进攻大队的尽头,每一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咬紧了牙关。

    如此多的魔族,他们又被局限在女娲圣地的范围内,不得出去,只能硬碰硬的死战,他们能够支撑多久?十天十夜?二十天二十夜?

    黑木崖包围了女娲圣地,显然不仅仅打算强攻官道关城,攀爬险峻山地他们也在所不惜,为的是尽可能的发挥人数众多的优势,让女娲圣地的正义联盟无法兼顾。

    南面,女娲圣地的关城大门开启,剑如颜独自一个人,提着阳耀颜玉,化作一条白影飞冲杀向驻扎着等待进攻号令的黑木崖魔族大众。

    关城,山寨上的正义联盟高手看见一袭白玉般颜sè的模糊疾光冲入敌阵,剑动时,必有大群大群的魔族犹如蚂蚁般抛飞上天,一路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般在黑木崖的魔族之间肆意冲杀,根本无人能够抵挡一招半式的剑如颜,原本的恐惧都变成了热血沸腾的高昂士气。

    “副盟主!副盟主!杀光魔族!黑木崖必败!天绝地灭剑,天下无敌,所向披靡!”

    震天的呼喊声中,即使没有亲眼目睹的那些正义联盟的人,也都在门派频道,联盟频道得知了消息。所有修炼天绝地灭剑的正义联盟高手无不跃跃yù试。摩拳擦掌。天绝地灭剑。江湖中人公认的,最霸道威猛的剑法,充满刚阳之气,剑势大开大合。剑意刚烈威猛,从来都是江湖中人用以象征刚阳剑道的象征,那种挥剑出手,当者披靡的。逢人杀人,遇剑震剑的无匹威势,只是想想,就让许多正义联盟的高手为之浑身热血沸腾”高手寂寞2第二十章离开孤独”,恨不得立即拔剑一试!

    一道长达百丈,粗约一丈的白玉般颜sè的剑气,突然拔地而起,在敌阵中的剑如颜高举的神兵阳耀颜玉上亮起!一圈被外放的霸道剑气震的肢体散飞,抛飞一圈的魔族血肉zhōngyāng,那道巨大的剑气夹杂无匹的威势。纵横挥扫,但凡剑气过处。必有大片大片的魔族无可抵御的斩成了两截,片刻之间,剑如颜周围的百余丈范围内,只见抛弃漫天的鲜血和残破的肢体!

    “好啊!天绝地灭剑剑霸天下!”

    正义联盟的高手看着那道剑气无不振奋高呼,兴奋不已。那是剑如颜少数的剑气绝招之一,而这一招,跟依韵极少使用的剑意绝技非常相似,江湖录曾经就解析过,认为剑如颜的剑霸天下跟依韵没有命名的绝技极其类似,区别只是一个是纯阳剑气,一个是yīn极的剑气。

    剑如颜的这一招被成为剑霸天下,因为剑气尤其巨大,而且还能够凝聚持续一段时间,剑气攻出,未曾有人能够正面硬接的,其威势成为天绝地灭剑的刚猛无匹力量的象征。

    巨大的剑气,随着剑如颜骤然跃起半空的挥斩,疾飞斩落大地!

    意料中让大地裂开的鸿沟情形没有出现,那道巨大的剑气突然爆开成一团白红交织的火焰团,刹那之间,四面八方的弥漫了开来,起势犹如得了风助,更如周围的魔族的身上全都浇了燃油一般,眨眼之间已经弥漫开了几百丈的范围……

    半空的剑如颜举剑高呼。“东方不败尽管来战!黑木崖人多又如何?经得起我剑如颜的剑气焚天灭地烧多久”

    正义联盟高手的激昂呼喊声,再一次响彻晴空,震动了大地……

    剑如颜的剑魂力量达到一百阶,因此成为江湖上第一剑魂拥有绝技的人剑气焚天灭地就是剑如颜剑魂独有的绝技。

    剑如颜高呼的声音中,茗手提天地一剑随缘,”高手寂寞2”冲出了关城,彩光的剑气化作一大蓬连绵不断横空飞shè,从天shè落大地的彩sè剑气光雨,一片片的魔族无一能够抵抗承受剑气的杀伤力,纷纷在剑气光雨的攻击下毙命倒地……茗用的是天地第一剑随缘,拥有的剑魂绝技是天地一剑,江湖上至今还没有人见过的神秘剑魂绝技。

    正义联盟防守的高手们在关城,在山寨,在高低,持续不断的发出震天的高呼声音。

    高呼声中,情衣,小龙女又一起冲出了关城……

    正义联盟振奋高昂的士气,让黑木崖一时间寂静无声。

    进攻队伍中间的东方不败,在大圆帐篷里,缝了花儿不败的新衣,对外头的事情,仿佛一点都不知道。那也是,距离女娲圣地边缘,有几十里的距离。

    “花郎,看这幅绣图喜欢么?”东方不败拿着衣袖袖口上刚完成的绣图,温柔的询问着一旁花儿不败的意见。花儿不败没有敷衍的回答,而是很认真的审视打量了片刻,手指绣图中一座山峰。“峰顶看来略尖了些,改改。”

    “嗯,是我大意了。”东方不败温柔的点头,应声,拿起绣花针修改了起来。花儿不败看着,不由会心一笑。东方不败当然没有这么不细心,她是故意粗心。为的只是想知道花儿不败有没有真的用心看绣图,因此,隔三差五的会故意留下‘粗心’的不足之处,如果花儿不败是敷衍应付,那就一定看不出来的。那时候,东方不败就会有些失落,一定会关问花儿不败是否不高兴,是否有心事。

    这样的小女子之态,花儿不败当然是清楚的。说白了,不过是东方不败偶尔会担心,她在花儿不败眼里是否总是被重视着而已。

    “报!女娲圣地的高手剑霸剑如颜,天地第一剑茗,峨眉情衣,古墓小龙女杀伤本教弟子无数,猖狂扬言要战教主夫人,我等无能,挡他们不住……”

    东方不败不疾不徐的修好了衣袖上”娱乐秀”的图,轻柔的放下新衣,淡淡然问了句。“剑霸剑如颜,是那个号称武功不再正义传说之下,跟群芳妒齐名的女高手么?”

    “回禀教主夫人,就是她。”黑木崖的魔族每一个人都称呼东方不败为教主夫人,早已不称呼教主。因为教主是花儿不败,因为东方不败更喜欢当花儿不败的教主夫人。如果有说错的人,当场就会被东方不败送去黄泉。但是,这个禀报的人,明明没有叫错,额头上却仍然被一根绣花针穿透,当场毙命倒地。

    “哼,真没规矩。眼前大事,理当先禀报花郎,偏偏他却先禀报我,如此没有规矩,该当刺死。花郎不要生气,都怪我管教不力。”房里的东方不败微微欠身,一脸自责之态。花儿不败哭笑不得,却又不能怪她。东方不败总是处处小心,唯恐黑木崖的魔族对他尊重不够,让他自尊受挫。但实际上花儿不败根本没有这种心理,黑木崖的中心是东方不败,没有她,就根本没有黑木崖。而他花儿不败对黑木崖的教主权利其实根本不在乎,又哪里会在意黑木崖的魔族是否对他有足够的尊重?

    “好了,夫人说说,眼前是否该全线进攻?”花儿不败扶起东方不败,微笑询问,因为此刻他不说话,东方不败是不会做任何决断的,为的就是让他有一种唯一能够主宰黑木崖的一切,包括能够主宰自己妻子的被尊重之感。

    “花郎若想早些回去,那我就去打发了正义联盟的猖狂高手;花郎要是不急,那就立即全线进攻,累,也能把女娲圣地抵抗的那些江湖高手都累死的。”

    ……………………………………………………………………

    今天的第三章,加更加字数章节,补盟主:去年的风的第三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