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十九章 放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西天极乐说,囚禁十年。十年之后如何?”马上,加载着心有千千结一路飞驰疾走,去的地方,是心有千千结所指之地。加不在乎将去的地方有什么。

    “十年之后,你已经修炼佛法了。”风雨淋的心有千千结的脸只能藏在披袍下,但她的声音却没有因为风雨的影响而不清晰。

    “我不会修炼佛法,也练不成佛法。十年之后,会怎么样?”

    “会放你走。如果十年也不能渡你向佛,西天极乐就会放你走。西天极乐不会食言。但是,这种可能性在西天极乐看来根本不存在。”心有千千结回答的很自信,因为那本来也是西天极乐的自信。“不如我们立个约定吧——十年之后,如果我渡你向佛了,你就跟我走;如果十年之后你还是没有向佛,那我就跟你走。”

    “我为什么要带你走。”加语气淡然,尽管他已经对心有千千结改观了,但并不意味着就已经走入了另一种情感。

    “因为我会变成清风徐徐。”

    “……”加默然。

    “加和清风徐徐的爱情是江湖上的美谈,不应该消失。既然她当不了清风徐徐,我就替她当。总有一天,她会愿意把清风徐徐这个名字让给我。十年之后,如果你没有向佛,你也会愿意带我走。至今为止,我都没有错过,这一次我仍然相信自己不会错,因为我在算计你,可是,我用的是真心赔付。”心有千千结扎起一头长发,看着加躺在床上。

    这是一间小木屋,木屋周围充斥着淡淡的迷雾,但这里,并不是上一次的地方,尽管环境有些类似。而且这里很荒僻,正常情况下周围几百里范围内都不会有人经过。因为周围几千里范围都没有人烟。

    “这里,才是真正的软禁之地。佛光普照根本不会追杀你,因为那个女人早就知道你会怎么做。”加躺着,想笑,想自嘲的笑。

    “那,我要封住你的穴道了。”心有千千结抬手,眸子里流露着希冀的光亮,是的。她期待这一天本来就已经太久。“封。”加淡淡然回应。

    让一切回到从前,就如同他根本没有被正义联盟救出去过,就如同正义联盟付出的伤亡是为了得到心有千千结所提供的消息。如此,加能继续骄傲的,走属于他自己的路,尽管要维持付出惨重的代价。当穴道被封,当心有千千结又继续念诵着化解杀气的经文时,加忍不住在想,如果当初,他根本没有让清风徐徐打听心有千千结的消息。那,会不会是对的……

    女娲圣地。清风徐徐卷缩在杀人太极门的掌门密室里,三天三夜,不吃不喝,滴水未进。杀人太极门的首长老告诉她,加去过女娲圣殿,而且要求杀人太极门禁口令,不对外说起心有千千结的事情。清风徐徐难以置信的询问茗。当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绝望,又愤怒的哭喊了一句。“你们。你们从来没有把我当成自己人!”

    那之后,清风徐徐就一直在杀人太极门的掌门人密室里。很多年前开始,从刚加入一品堂的时候起,她就开始自卑。但是一直隐藏的很好,因为加的存在,那种自卑能够很好的掩饰,因为也从没有别人提。最初加入一品堂的时候清风徐徐觉得自己毕竟曾经是武当派十大高手,一定能成为一品堂里的佼佼者之列。

    但是很快她发现,她错了。不管她怎么努力,始终也只能是一品堂众多高手里的中上游水平,距离加很远,距离茗更远,即使是加入一品堂更晚的厉,那股子修炼,强化自己的疯狂劲头也让她望尘莫及。一天天的看着,看着厉成长起来,从最初只能从她剑下走五招,到后来,九招就能击败她!

    而且那九招得胜的结果还是厉手下留情,感激加过去的教授有意给清风徐徐留颜面的、不着痕迹的相让后的结果。

    清风徐徐不得不承认一个残酷的事实,一品堂里高手汇聚,只是所谓的不停自修在一品堂里而言仅仅是基础水准。她在一品堂里的实力就那样,也只有那样。获得一品堂许多人的特别尊重,根本是因为她清风徐徐是加的妻子,能够修炼许多一品堂高手也无法修炼的,依韵修改最少的武功版本的权力,也是因为加的缘故。

    清风徐徐一直在一品堂里笑着,跟用更多的努力,更勇敢面对惨烈战斗的无畏表现尽可能的赢得尊重。这些努力让她的确赢得了许多尊重,但远没有她需要的多。因为一品堂里本来就没有多少人在战斗时的勇气比她少。

    那段时期,清风徐徐偶尔会反问自己,如果她不是加的妻子,那么,在一品堂里还会在什么位置?

    时间长了,清风徐徐不再想这些问题了,因为她觉得多余。她就是加的妻子,跟一品堂的弟兄们就是亲如兄弟姐妹,何必去思考那种也许的无谓疑问?那跟思考如果自己是个男人会怎么样一样多余和无聊。

    这一次,茗的表现却让她不由自主的产生了心理落差,曾经已经放下依旧的自卑,在当时不由自主的爆发。爆发之后,却是无尽的痛苦……几百年了,加就是她的一切,如今,加还是她的男人吗?一品堂又还有她的位置吗?正义联盟里她还是曾经的清风徐徐吗?不可能是……因为她重生过,一无所有。

    一无所有的感觉,清风徐徐完全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根本不知道未来在哪里,曾经一切都围绕加,没有了加的杀人太极门,她找不到一点温暖和依靠。

    “痛苦,是为了得到新生,其实你找不到新生只是因为放不下过去,放不下过去是因为清风徐徐这个名字让你背负着沉重的过往。其实你已经背不动了,只要愿意放下,你就能够得到重生。为什么,宁愿一直这样继续痛苦,也不愿意放自己一马呢?”传音入密里的声音,让清风徐徐错愕,但紧接着,却是愤怒。

    “我早晚会杀了你!”

    传音入密那头的心有千千结没有生死,声音还是那么轻柔,轻柔的仿佛是在跟一个最亲密,最好要的朋友谈话。“你杀不了我的,你见识过我的武功,你能从加手下走几招呢?大概三招就是极限了吧。这么多年了,你跟加之间的武功距离几乎没有缩短过,因为你在成长,加也在前进。你知道的,根本追不上他,因为这就是你的极限。既然你不愿意跟听到我的声音,那就不打扰你了。可是,总有一天你会想通的,清风徐徐这个名字背负的过去太漫长,也太沉重,不放下这个名字,你就不可能得到新生。”

    清风徐徐关闭了传音入密,却是在心有千千结的话说完了之后。她觉得莫名其妙,不知道心有千千结到底想做什么,劝慰她?用胜利者的姿态,那是嘲讽?却又没有该有的气势凌人……

    她到底,想做什么?

    街道上,一片日月神教的旗帜铺满,富斗城里连npc都黑木崖的东方不败应大日如来的邀请进攻女娲圣地的事情,几乎所有的npc们都在振奋雀跃的高呼。“日月神教降妖伏魔,铲除邪恶的女娲圣地,消灭亵渎佛祖的正义联盟!”

    ……

    源源不绝通过富斗城的日月神教教众,足足走了三天三夜。

    依韵飞身跃离客栈,吊在日月神教的队伍后面,保持着二十里的距离,不紧不慢的跟着。

    日月神教的队伍中间,是西门无钱和花儿不败。

    西门无钱迫不及待的眺望着已经不远的女娲圣地,握剑的手不由自主的用上极大的力气,五指都因此而发白。“轻松些。”花儿不败一如往常的显得相对沉默,比起西门无钱他总是更冷静,也更沉着。

    “我今天好久了啊花哥!都怪那个什么葵花皇后,当初飞鸽传书让嫂子别因为小事出手,哼!要不然那什么正义传说早就被嫂子杀了!”

    西门无钱说着,尽管曾经他说过,闯荡江湖不管结果如何,都是他自己承担。但是失败的那么容易,却让他充满不甘。在江湖上闯荡过之后,他才发现江湖的魅力。曾经在大理城的寂寞酒馆时不觉得,因为每天都能看到很多很多的江湖中人来往经过,看到很多的江湖中人在酒醉中喧哗,或者悲伤的苦诉离殇。

    在黑木崖多年以后,重新回到江湖,西门无钱才感受到那种差别。曾经在黑木崖的时候他觉得只要过的舒服,要什么几乎就有什么,许许多多风骚迷人的魔族美女任其享用,那就什么都不需要渴求了。但是,进入江湖后他才明白缺少的是什么。黑木崖只有npc,而他和花儿不败不是npc。

    黑木崖,他西门无钱只有花儿不败一个同类而已。

    他很孤独……花儿不败有东方不败,心里装着满满的感情,当然不会孤独。但他没有爱情,也没有更多的同类。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