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十四章 我说,没有。

第十四章 我说,没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当然是想光复道教嘛。”月儿嘻嘻一笑,语气里完全没有一点认真的庄严,仿佛再说,是想吃东西似得那么简单。道士眉头一皱,愤然站了起来。“荒唐!魔女,别以为本道是贪生怕死之徒!道教是何等崇高的天地至理!容得你们如此利用?菩提岂能被你们花言巧语所骗,倘若道教得道之士还有心过问世俗名利,道教又岂有今日!你不懂道教,不配言道!”

    月儿一点没有生气,反而哧哧发笑,笑的那道士越来越愤怒,眸子里几乎要喷出火焰。“魔女笑什么!有何可笑之处?”

    “嘻嘻,笑你修为不足。有眼不识真人呀,凭你的道法修为呀,还真是不配跟菩提老祖论道,连眼前有一个道法高深的真人都看不出来。”

    道士狐疑不定的上下打量了月儿半晌,突然伸出两根指头,口中念念有词的正欲施展道法的时候,月儿又是扑哧一笑。“说你道法修为浅吧,你还不服气呢。哪里是我呀?是喜儿啦——”

    道士狐疑不定的打量着一袭红衣的喜儿,无论如何看不出来她竟是有道之士。一个江湖上声名狼藉的杀人女魔头,说她道法修为高深,他实实在在难以置信。“她?江湖第一杀人女魔头?哼……纵然得了些道法,恐怕也不过是邪道!何敢狂妄言道法高深!”道士一脸的不屑一顾,甚至连施展道法一试的兴趣都缺乏。

    月儿虽然邪恶,他还能够感受到她修炼的万法全通意境。那本是仙道意境,如果说她有道法修为。还是有可能的事情。所谓道法自然,本也就未必说一定为正,天道自然,自然之道本就包罗万千。凡俗人总扬善抑恶,以正为一切象征,其实并不懂自然之道。又或者说,不过是人渴望追求美好,希望时间没有邪恶的一厢情愿罢了。自然之道包罗万千。又何来为有意歌颂善之说呢?倘若自然之道喜正厌邪,那自然之道的流转本就会灭绝一切邪恶。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所以月儿有道法修为,道士还敢相信,但一身杀气浓郁惊天动地的喜儿如果是有道之士,道士就无法相信了。得道之士不应该会如喜儿那样,虽然真正的得道者大多涉凡尘之事。但那只是一种得道的选择而已,并不代表只有那种做法是得道。还有一些得到之人,在世俗眼里看起来,就是亦正亦邪。所以如此,正因为其得道,深知自然之道的真实道理。正邪本是自然之道,无所谓分,也不需要刻意去分。

    行至正时做正事,行至邪时为邪事。这便是顺应自然的无为之道了。

    因此,道士眼里。张三丰的武当派追求侠义之道传的已经不是道教道义了,而是符合江湖需要的正道;同理。喜儿这种一味追求杀戮,当然也是走入了另一种偏颇的极端,同样不属于真实的道教教义。

    “道士不信,为什么不试试呢?”月儿喝着酒,悠然自得的问着。

    “好!就看看天下是否有这等奇事!”道士口中念念有词,片刻,指上亮起一团青光,神情变的分外庄严肃穆,紧紧盯着面含妖美浅笑的喜儿,突然一声“疾!”,指上的青光随手动而射向了喜儿!

    青光刹那射到喜儿眼前,但是,就在眼看要射中的时候,喜儿脸前突然亮起深红色的太极光图!道士射出的青光,顿时消融在深红色的太极光图之中——道士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脸色惨白。“太上尊者的大道法——”月儿早料到道士会有这种反应,挂着一脸散漫的微笑,自顾吃菜喝酒。

    “孤阴不长独阳不生!如你这般一路阴极之道,竟然能够修成太上尊者的无上大道法?简直匪夷所思……匪夷所思……”道士深感挫败,一生苦修道法,却始终没能忘记道教衰亡的悲哀,尤其让他不甘心的是,道教明明就是真正的自然大道,道教得道的高人明明远非西天极乐的众佛所能比较,偏偏因为道教的真而注定了道教的不能振兴,因为真正的得道者已经看破了世俗,绝不会言教。眼看着实际上不如道教的佛教大行其道,眼看着佛教为了广收信徒,不惜顺应世俗需要的一再改变,改变的距离佛教原本的真实教义越来越远……

    偏偏,这样的佛教却俘获了众生,痴迷了众生。道士不由自主的为众生悲叹,不由自主的为道教而感叹。苦修多年,他尚且修不成,也根本没有机缘休息太上尊者的大道法,如今却不可思议的在江湖第一杀人女魔头身上看到了如假包换的太上尊者大道法。

    “你这道士,真不自量力。你没得道呢,就敢对喜儿说什么不可能!道法的事情几个你也没喜儿有资格谈论,你说不可能只是因为你的道法修为远不如喜儿,不理解这种境界。太上尊者从不传人道法,为什么喜儿就能学到呢?这就是自然大道的机缘,天意是也!天意自然之道运转的过程,结果,容得你一个道士谈论可能与否?我看你这道士啊,真是白修行了这么多年!”月儿毫不留情的训斥着,她是一点儿都不觉得脸红的,好像修成太上尊者大道法的人是她自己似得。

    如果是片刻前,道士会对月儿的话嗤之以鼻,但此刻,道士却无话可说。诚如月儿所言,他的道法修为根本不配跟喜儿相提并论,可以说,喜儿是窥得天道的得道者,而他,还没有达到那种境界。口呼不可能之言,那跟农夫幻想皇帝锄地肯定用黄金锄头的无知又有什么区别?

    道士坐了下来,他已经不想,也不愿意再质疑什么。片刻前他觉得两个魔女说什么光复道教很可笑。但现在,他觉得这不是一个笑话了。“孤阴之道本道不能论道。但既已得道,因何又言教?”

    “你这道士问题真多,说你知道没关系,就怕你听了还是不明白。说白了就是你境界太低,你看那佛教,为什么分了娑婆世界,净土世界什么的?因为呀,他们知道真正能修成净土的佛是少数。那怎么办呢?就得有个娑婆世界嘛,娑婆世界就是人间,让人间的教众修炼,说总有一天能去净土,这才能传教嘛。如果告诉别人,娑婆世界几亿年才能出一个到净土的佛,那怎么传教呀?道教要复兴。也得创造西天极乐那样的阶层,不是蒙蔽世人,指望凡俗人一下子理解无为之道的真谛是幻想,先让他们信道,宣扬道教才能避免他们继续受佛教毒害欺骗。佛教当灭时,传道教就是顺应自然。自然之道要喜儿这样的得道之士当那个灭亡佛教的人,这么做就是顺应自然嘛。”

    月儿一套一套的,听似有理,但那道士皱着眉头,总觉得像是江湖神棍假道士说的骗人话。但道士并没有反驳。因为他明明白白的见识了喜儿的道法修为。问,不过是疑惑而已。并不是因为仍然不愿意回答月儿想知道的事情。“菩提岂能支持道教复兴……你们去又有何用?本道实在不解,与其见菩提,还不如联络天下不忘道教之士!”

    月儿扑哧一笑,笑不可支。“你这道士,以为是起义造反呢?菩提呀,太上尊者呀……他们当然不会再涉及世俗之事啦,我们可不是为了请他们出山,只是为了拿一些放在他那里没用,但给道教却有用的东西。道教重建的时候,当然就是天下不忘道教之士归来之时,哪里还需要联络?”

    道士一窒,怔了片刻,终于从怀里取出一个纸鹤,还有一张地图,放在桌上。“于此地,凭此物,自可入菩提隐修之地。”道士望着喜儿,看着她那张妖美的脸,尽管不敢相信这样的女魔头能够振兴道教,但凭着对她高深道法的修为,还是忍不住心怀激动之情。“道教复兴,是本道之心愿。倘若他日果真能成,不消说,本道虽然武功不济,道法修为也称不上何等高深,却也甘愿为道教尽一分绵薄之力,哪怕是在山脚做那指引道人,也心甘情愿!”

    月儿收起了地图和纸鹤,嘻嘻微笑。“那就太屈才啦!你的道法修为虽然比不上得道之人,但距离得道嘛,其实也没有多远。道教复兴的时候你传授道法,那才最合适不过。”

    “道教复兴,本道单凭差遣!有道之士振兴道教,自然比那剑大合适千百万倍!”道士一时心怀激荡之情,当初指点剑大本来也是无可奈何,实在是太想复兴道教,又只剩王重阳的全真教一个指望,而那王重阳一向心高气傲,如果不是资质优异的人,根本不入其眼。道士发现剑大资质非同小可,当时才生出指点他往终南山的主意。

    “道士现在肯喝酒吃菜了吗?”月儿笑吟吟的看着桌上的酒菜,道士晒然失笑,拿起筷子,放开胃口,尽情吃喝,赞口不绝。

    一顿饭吃完,依韵都没有动过筷子,喜儿也没有吃。

    依韵一直静静的注视着她,喜儿也就一直静静的注视着依韵。月儿觉得他们两个人实在太无聊了,短暂的深情注视当然是浪漫的事情,但注视一顿饭的光景,那就一点都不浪漫了,甚至跟肉麻都扯不上干系,只会让人觉得,像神经有毛病。“喜儿,我们走了啦!快去找菩提吧。”月儿不耐烦的催促,时间紧迫,她们的确没有时间浪费。

    喜儿还没有开口,依韵已经淡淡然道了句。“道士还没有给,你们如何走。”

    月儿愣了愣,噗哧失笑。“依韵你可够无赖的,不想喜儿走就睁眼说瞎话呢!道士给了!”

    “我说,没有。”依韵淡然回应,月儿偏偏对着干的取出纸鹤和地图,笑吟吟的说“我说,给了……”

    深紫色的光,一闪而逝。

    月儿意识到自己上当了,她手里的纸鹤和地图,不见了,被依韵一把夺了过去。“依韵——做人不能这么不要脸!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仗着出手快欺负我算什么英雄好汉呀——哎呀,你本来就不是英雄好汉……嗯,仗着出手快欺负我算什么男人呀!”月儿故作生气的拍桌子,“依韵你阴险卑鄙不要脸,就会欺负我没心机武功低……”但是任凭她如何孩子般的耍性子叫嚷,依韵也不理会。因为她已经没有了让喜儿走的资本……

    大殿外,雨在下。

    木屋外,淡淡的雾气又迷蒙了人们的视线。

    心有千千结已经出手了,那对短剑挥舞的速度很快,远远比杀人太极门的许多高手预料的更快。她有这样的出手速度,分明走的是速度流路线,而且还是一个速度实际属性使用值很高的速度流高手。这是许多杀人太极门的高手都没有想到的事情,但最震惊的人,其实是清风徐徐。

    因为对于杀人太极门的那些高手而言,如果一个人的修为比他们高的多了,那么他们已经对那个人的势力高低进行推断。清风徐徐虽然重生过,但是她重生前的实力毕竟远远超出杀人太极门的其它高手。只凭加和心有千千结出剑的光影,已经步法、移动形成的模糊影子,她就能够知道,心有千千结的速度大约达到了什么程度。

    清风徐徐不由自主的咬着下唇,因为屈辱……她根本没想到,心有千千结的出手速度比她快,比她重生前还快一些,跟加的差距不大,至少没有大的能够在短时间内产生决定生死的致命速度差距。这样的现实,让清风徐徐对心有千千结的敌意不由变的更强烈……几百年来,清风徐徐遇到过很多爱慕加的情敌,但是,她却很少有危机感,尽管那些人中有不少都比她更漂亮,身材也更好。

    但是,她从来没有产生过危机感。

    ………………………………………………………………

    今天的第三章,加更加字数章节,补盟主:永岁飘零无伤公子的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