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十三章 想起很多

第十三章 想起很多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道士一头苍白的头发,但那张脸上却没有皱纹,是的,那张脸很年轻。搭配着白色的头发,白又长的胡须,看起来十分不同寻常。道士的青布道袍上染着不少血污,乍一看以为他就是屠杀村庄无数npc的凶手,但仔细看,却不是。因为他的青布道袍上全是鲜血的掌印,印成一簇花丛的图案。

    太上尊者的塑身下,坐着一个微笑注视着依韵的脸,她在吃着东西。浑身上下都是血污,不规则的血污,分明是被许多鲜血喷溅沾身所形成的。她坐在塑身下的砖石台边,一双小腿,悠闲自得的晃动着。“真有缘呀,依韵也来这里歇脚?”

    这也是一个让依韵觉得很眼熟的女人,依韵没有回答,径自走进供奉着太上尊者的小小殿堂里,目光落在屋里一边,正在黑色的厨师技能师的黑色烹制台上忙碌的拿袭红影背上。她已经炒完菜了,四个菜,一坛酒,正把锅铲洗刷干净,把偌大的烹制台收进了真空袋里。

    这条背影,依韵看着不眼熟,因为他很清楚的记得她是谁。

    月儿跳下青砖台边,从真空袋里取出一套红木的桌椅,她无论去哪里,真空袋里一定常备许多吃的,穿着,最重要的是她喜欢一套桌椅,茶具。月儿摆放了四套碗筷,斟满了四杯酒。“知道你在附近,喜儿就多炒了一道菜。”月儿笑着,迫不及待的端好菜,不客气的第一个坐在桌边,笑吟吟的扭头望着太上尊者塑身下,静静闭着双眼的道士。“道士不吃?”

    道士不言不语,充耳不闻。月儿笑的很高兴的脸上,突然变成了戏谑的残忍。“道士如果不吃,我就捏开你的嘴,把外面死人的手脚掰下来塞进你嘴里。”

    “魔女!你们到底想怎么样?”道士终于睁开了眼睛,眸子里透出显而易见的愤怒。他已经被戏耍够了,更对这两个突然出现的女魔头感到莫名其妙。两个女魔头突然出现在这里,杀了一村子信奉佛教的人,月儿用染红了鲜血的手掌在他的道袍上印出了一副血手印构成的,一簇红色花丛的图案。然后,红衣服的魔女莫名其妙的在这里炒菜,热酒,现在还准备在这里吃饭喝酒。“你们是不是疯子!”

    “嘻嘻。你说对啊。江湖上的人都叫喜儿喜疯子,说我们几个魔女都是疯女人,你真碰上疯子了呢!来,吃吧,或者你其实更想吃死尸的胳膊啊,手指啊,脚趾头啊什么的?”月儿嘻嘻笑着,说着残忍不寒而栗的话。月儿的笑容很多,不像喜儿那么疯疯癫癫;也不像乐儿那样脾气火爆,暴戾之气极重;不像容儿那样很少情绪波动。总是很冷静沉着的模样;也不像铭儿总是喜欢追忆着过往的独处;更不像零儿那样总是挂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脸色。

    但是,如果因为这样而以为月儿很和善。很温柔,那绝对是一个误会,月儿是魔女,尽管她是魔女中武功最低的,但她的确是魔女之一。

    道士的眸子里流露出愤怒的火焰,但是,他还是在月儿的注视下坐下了。

    喜儿夹了一筷子菜。含笑,放在依韵碗里。但依韵没有吃,也没有喝酒。只是静静的,注视着她。

    “呵呵呵呵……依韵?为什么,不吃。”

    “有没有搞错啊你,太肉麻了,照顾一下我这个可怜没人爱的女人的心情行吗?”月儿噗哧失笑,撇嘴。这当然是一句笑话,不是她可怜没人爱,而是没有多少男人敢靠近她,有限靠近她的男人,也总是一个接一个的被她无情的拒绝打发。原本月儿从来不谈爱情的作风就是灵鹫宫中的一个迷。

    “看着你,我能想起很多事情,很多年前的不存总喜欢在我身边。我记得她说过,那样她能想起很多事情,会感到平静。”依韵淡淡然说着,似乎,始终就酒菜没有兴趣,似乎,喜儿就是他的酒菜。

    喜儿面含妖美的浅笑,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夹起菜,缓缓喂进依韵嘴里。“呵呵呵呵……很多年,没做了,好吃吗?”

    依韵没有回答,因为他吃不出滋味,他的心思,都放在那些许许多多在脑海中纷纷飞闪的画面上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喜儿,许多曾经的记忆,全都会纷纷叠叠的飞闪而出,只是,飞闪的画面太多,太多了……多的让他觉得很难清楚的记住,明明看见了那些飞闪的画面,但是,却无法来得及清楚的回忆出那些画面情景里的所有感受。

    “呵呵呵呵……依韵,别见我了,你会,变得和我一样的。”喜儿放下了筷子,说着,语气幽幽。忘我的路上,她一直渴望有依韵的陪伴,但是却从来不忍心真正让依韵体验着一样的痛苦和折磨陪伴在身旁。渴望陪伴,那是因为爱自私;不忍让他体验一样的痛苦,是因为爱的无私。

    “我们,从来没有选择。”依韵淡淡然的说着,没有动筷子,没有喝酒,没有兴趣看桌上的菜。始终静静的,注视着眼前的喜儿。他们没有选择,在地狱的时候他就曾经说过。自己的路,自己走;喜儿会走她的路,即使重来一次也一样;他也会走他的路,即使重来一次,也一样。如果拒绝,如果改变,在曾经很多的机会面前,他、她早已经改变。

    “呵呵呵呵……依韵,我,能不能知道天雷挑战任务?”

    “我能不能不告诉你?”

    月儿看着,听着,忍不住噗哧失笑。瞥了眼那根本没有食欲的npc道士,笑着一手指着他们一人。“道士你说他们两个是不是很好玩呀?”

    “哼!正义传说跟两个女魔头纠缠在一起,滑天下之大稽!”道士知道了喜儿是谁,也就知道了依韵是谁。因为江湖上陪跟喜儿同桌吃菜喝酒的男人绝对不多,能够让喜儿夹菜的男人,只有一个。加上依韵的一身深紫色的衣装以及腰上那把深紫色的兵器,也就一点都不难猜了。

    “是吗?”月儿撇撇嘴,好像很认真,很苦恼的在思考,半晌,噗哧失笑。“那,一个自以为得道的道士,偏偏又要在只有和尚的村子里自己动手建造道观,还在这里带了三百多年,是不是也很可笑呀?为什么这个道士不在清静的山上呢?为什么要跟和尚较劲但是又口口声声得了无为之道,不涉天下事,不插手自然运转之道呢?”

    月儿说着,吃着菜,喝着酒,也不理会那道士的脸色如何。“道士啊,你也是道士,不如你说说,那个道士是不是假得道呢?他其实知道自己没得道,但是因为复兴道教的愿望已经渺茫不可追求啦,所以只能不甘心的隐居,但又不甘心看着佛教越来越兴旺,就故意在只有和尚的村庄里头建道观。你说,我猜的对不对?”

    “你们到底想要什么!”道士冷着脸,已经意识到,这两个魔女是冲着他来的了,根本对他过去的底细了解的一清二楚,绝不是偶然,也不是无聊恶作剧。因为他有什么,他自己很清楚,但他不清楚的是,这两个魔女为是他有的许多什么中的,哪一个。

    “我听说,指点剑大去终南山的人是你。”月儿开始发问了,因为喜儿没有说话,喜儿也放下了筷子,跟依韵两个人,彼此静静的注视着对方,所以月儿只好完全肩负起此行的责任。

    “……是。”道士坦然承认,因为否认也没有意义,他也不屑于否认什么。

    “道士啊,其实我们姐妹两个把一村子的和尚都杀了,你其实是不是很高兴呀?”月儿突然问了这么个看似毫不相干的问题。

    道士沉默了片刻,仍然没有选择说谎。“是。西天极乐手段卑劣,道教早已无心跟他们争斗天下第一教,但佛教始终不肯放过道教,一群说什么四大皆空,实则野心权力欲望比皇帝还强的光头,我非常讨厌。道教才是自然之道,哲学宗教之正统。佛教如果秉承口中的教义而传教,我无话可说,但佛教说一套做一套,根本不配论教!”

    “你这道士挺可爱呢,说话坦白直率,有点喜欢你了呢。”月儿笑嘻嘻的说着,又继续发问。“王重阳会不会见剑大?”

    “不知道。”道士回答的飞快。“道教火种,所剩不多。武当派张大仙无心传扬道教,以道为侠,武当派虽为道教,实则所传并非道教教义。全真教的王仙人始终对全真教的灭亡而耿耿于怀,我认为他不会无心光复全真,道教的火种能否传承,还得看全真教。”

    月儿对道士的回答感到非常的满意,她喜欢道士的直率。“菩提老祖在哪里?”

    道士神情微微一怔,这一次,他没有爽快的立即回答,而是皱着眉头,狐疑不定的注视着月儿。“你这魔女想见菩提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