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九章 胜负未分

第九章 胜负未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依韵,你往西走啦!西面是出口呀——咦?又要打架了咧……嘻嘻,那个和尚的鼻子被我一拳打碎了凹进去了呢。呀呀,好多讨厌的臭和尚呀!”

    如此在激战中还能够分心传音入密聊天本就是紫衫的能力,依韵听她说着那些战斗中的片段,自顾骑着马飞驰疾走。新地狱往西的路上的魔族人烟最少,一来当初回到新地狱的魔族都不愿意在靠近出口的地方生活;二来入口一带被依韵和喜儿在新地狱的势力占据了开采资源,方便运输。原本居住在入口附近的魔族渐渐的就变成了紫霄族和蚩尤族的人了,依韵一路过去,经过的时候,那些魔族的的人看见飞驰而过的模糊光影,一个个振奋的高呼了起来。

    “紫霄魔神!新地狱的荣光——”

    大群的运输队押着资源一路驶向新地狱入口方向,新地狱入口外面,清风徐徐固执的,在雨中等待着。妖瞳不在清风徐徐的身边,她早就已经劝过清风徐徐了,可惜的时候,清风徐徐仍然坚持要来找依韵。妖瞳没有浪费时间的跟着她一起同来,雨幕中,独自一个人等了三天三夜的清风徐徐浑身上下都已经湿透了。

    赤风马载着依韵飞冲而出的时候,清风徐徐连忙伸长了双臂,横档在路中间。

    赤风马骤然停下,马头险些撞在清风徐徐那双圆睁着的眼睛上。

    马上的依韵沉默的望着马前的身影,清风徐徐深深呼吸了几口气。才渐渐平复下来情绪,以她如今的孱弱修为。如果被急速奔驰的赤风马撞上,一定会如流星般抛飞出去,摔成粉身碎骨。但是,为了拦住依韵,清风徐徐却不能不如此。因为她知道,依韵十之八九会忘记她,根本不记得她是谁。

    依韵的确不记得清风徐徐了,只是看着。感觉很眼熟。所以停下马,他沉默,是因为在等眼前不知道是否认识的女人说话。

    “盟主,我是清风徐徐,你还记得吗?”

    “不记得。”依韵回答的很干脆。“说。”

    “我是杀人太极门的掌门人,加的妻子。盟主还记得加吗?”清风徐徐简单的自我介绍,希冀着依韵至少还能记得加。

    “很耳熟。”依韵觉得加这个名字很耳熟。通常这种耳熟和眼熟的情况,都是认识的前提。清风徐徐松了口气,耳熟那就够了。“盟主!加跟随盟主几百年了,过去一直负责保护夫人,跟随茗带领一品堂执行过的秘密危险任务不止几千次!现在加被三个神秘的佛门女人抓了软禁在一个诡异的地方,唯一的线索就是看守他的女人叫做心有千千结。只有盟主下令正义联盟全力打探消息才有可能查到这个女人的消息了……”

    “为什么,不找茗?”依韵迷惑的问了句,这种事情他记得,女娲圣地的事情他记得都是茗主持决断的,如果加是这样一个人。茗理所当然会设法营救。

    “盟主,茗她跟加有些私怨。不愿意伸手支援……”清风徐徐说着违心的谎话,妖瞳劝她之后她其实已经知道,即使跟依韵说也不会有用。因为妖瞳的劝阻让她记起依韵的为人,不在乎别人离开,因为该回来的会回来;但是,从来也不是正义使者,热血义气的事情跟他好像从来就没有多大的干系。如果一个离开的人没有选择回来,无论死活都跟他没有关系。正因为如此,清风徐徐在慌乱中决定说谎话,因为依韵现在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一个小小的谎言他未必就不会相信,只要依韵肯说一句话,那么茗就会全力以赴的营救加,之后的事情,有什么惩罚,她承担就是了,只要能够救出加。

    依韵沉默,这种沉默让清风徐徐惴惴不安,因为她不知道依韵会否询问紫衫,甚至会否询问茗。但是,清风徐徐知道自己眼前只有这么一个机会了……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淋着清风徐徐的头脸,她眼也不眨,哪怕雨水流进了眼睛里,让眼睛感觉有些酸疼难受……可是她只是定定的,尽可能让自己沉着冷静的站在雨中,等待着依韵的决断……

    雨洗刷着大地上的痕迹,厉气喘吁吁的迈着步子,他一直在追击夏红雨。因为离开之前,他曾经承诺过依韵,一定会杀死夏红雨,是一定!一定就不允许有第二个结果,因为一定是不能够轻易说出来的话。但他说了,那就必须做到,不管要追杀多久。花无百日红没有陪在厉身边,因为她的轻功比不上夏红雨,速度属性的实际使用值也比不上,两种的差距造就她甚至在中距离的奔走就会被夏红雨甩的看不见了她的背影。

    而且,花无百日火的耐力也比不上夏红雨,比不上厉。

    她留下,只是一个累赘,她也没有勇气和狠心第二次对夏红雨刺出武器,挥动拳脚,厉让她先回去的时候,花无百日红没有无谓的坚持,她知道厉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从来不喜欢无谓的儿女情长,一切妨碍任务的人和事情厉都会丢弃。浪费时间,只会让厉厌恶的骤起眉头而已。

    快了,夏红雨奔驰的速度已经变的很慢,那说明她的体力已经快到达极限,精力已经严重透支。那也难怪,从开始追击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多少天,厉忘记了,大约夏红雨也忘记了。追追停停的追杀持续了太久,每一次夏红雨到达极限的时候厉也到达了极限,尽管如何努力的激发自己的斗志,但是身体,双脚就是迈不动,哪怕一步也迈不动。

    眼看着夏红雨完全停了下来,距离不过几百米而已,但是厉却迈不动双腿,一模一样的一头栽倒在了地上。大口的喘息着,仿佛不努力呼吸,下一刻就没有了呼吸的机会。

    ‘真该死!就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如果再多支撑片刻,片刻就能追上去一剑杀了她!’厉懊恼的自责着,但是,这样的自责已经不止一次了,每一次在这样的机会面前,厉都渴望自己能够再坚持的久一点,哪怕就久那么一点点!可是,极限就是极限,达到了极限,意志也无法变成消耗殆尽的精力。

    夏红雨大口喘息着,那张脸上,惨白的几乎没有血色。多少次,奔走停下,被迫停下歇息。她无法甩脱追击的厉,厉也始终无法拉近他们之间多少距离。但是夏红雨已经意识到,如果继续这么下去,被迫一战将是无法改变的结局。因为厉跟她之间的距离其实在拉近,只是每一次都拉近的很少,只有区区十几米,甚至几米而已。

    但是,厉至今没有放弃的打算,这就是最可怕的。如果厉放弃了,那么这样的区区距离也就毫无意义,但是,如果厉不放弃,这么下去,总有一天厉会追上她。对于夏红雨而言,最好的选择就是在那一刻出现之前回头跟厉决一死战。夏红雨早就应该这么做了,厉当然不会是一个容易对付的高手,甚至于他们之间的战斗胜负并不能确定的知道最终活下来的人会是谁。

    不过,夏红雨并不因此而害怕跟厉战斗。只是她不甘心,如果现在她放弃,那就意味着她的意志力和耐性都已经输给了厉,这当然不是夏红雨愿意承认的事情,所以她一直在跑,至今没有拔剑回头。她要坚持到厉放弃的那一刻,又或者是她到了不得不回头战斗的那一刻。

    披头散发,衣衫全是泥泞,肮脏模样,夏红雨就算不照镜子也能够想象到自己此刻的狼狈。

    身体稍稍恢复了一点力气的时候,夏红雨就从真空袋里取出清水和食物,快速的吃着,以期让精力和体力恢复的更快一些,她在这么做,厉当然也在这么做。

    “紫霄剑派的人都这么能跑吗?”传音入密里,夏红雨说不出嘲讽的主动问厉。厉并不以为耻,满不在乎的冷冷一笑。“你还真说对了,紫霄剑派的高手每一个都能跑!”

    “哼,依韵的逃跑本事那是真正的江湖第一了,想不到紫霄剑派最大的本事竟然是跑。枉你当初还带了那么多的兄弟,结果呢?一点用都没有,你的领导能力不过如此嘛。如果真有本事,就该利用人数优势困死我,只会跑,算什么一品堂的统领?哼,我看你雪错耻辱了,你如果能利用人数优势逮住我,那我一定输的心悦诚服。”

    厉对夏红雨的传音入密不屑一顾,这种废话他过耳就忘,说是激将法都嫌太可笑。夏红雨当然渴望厉找来更多的人,人越多,越乱,也就越有机可乘。反而厉一个人孤身追击,让夏红雨无隙可乘,除了硬碰硬的坚持下去,再没有别的任何办法。厉当然不会放弃眼前的优势,否则当初他就不会让一品堂的那些兄弟回去。

    “夏红雨,你的狡诈手段看来也就这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