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六章 小村女子

第六章 小村女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黑子走了,百晓生在屋里,仰头喝干了一坛酒,带着深深的倦意再一次沉入沉睡的梦乡……

    山崖边,加一跃而出。

    大群西天极乐的佛门npc弟子追出崖外,一起出掌,金色的气劲犹如流星追月般坠落,追赶着加那飞快下沉的身影。

    雾气朦胧,阻挡了视线;几日几夜的追击迷糊了人的意识,消磨了人的斗志。

    但加的眼睛,仍然很亮,看起来仍然很精神。紫霄剑法本就是追求尽可能不浪费额外内力、精力消耗的心法,因此紫霄剑法的观感没有气势磅礴的能量爆发,也没有看起来华光璀璨的炫目和耀眼。因为那类攻击方式从来是紫霄剑法尽可能避免使用的,少一点内力就能够杀死敌人或者达成攻击目的的话,何必,又为什么要多余浪费内力呢?

    追击的西天极乐佛门npc门经历几天几夜的追逐战斗已经疲惫了,但加仍然精神抖擞。金光渐渐追近,加的下落速度眼看已经来不及的时候,眼看人要撞在突出的崖壁石头上的时候,他的剑突然出手,点在崖壁上,人如流行般从下落之势改变成横冲之势——追击的金光气劲轰落在那突出的崖石上,爆发的气劲光亮中,碎石纷纷疾射而出!

    加在迷雾中横飞,脚点崖壁,借力一飞而起,几度借力,人已经攀上崖顶,一跃横飞过悬崖的对面,奔走一段。果然见到记忆中的一条河,当即跳进河里的同时从真空袋取出一片可以趴卧。并且能够借助水流力量的板子,拽起披袍遮挡住了身体。

    那块板子带着他,在激流中飞出瀑布……从天而降的落在瀑布下的水潭里,又顺水一路下流。

    这功夫,加匆忙喝了些水,吃了些干肉,身体立即舒服了许多。意识中追击的西天极乐佛门npc高手果然没有了踪迹。西天极乐的佛门npc弟子的战斗力实在很强,七阶的战斗已经让加应付的吃力。八阶根本没有一战的可能,只要遇到,只有掉头逃跑的可能。幸运的是,至今为止加还没有遇到过九阶的西天极乐佛门npc追捕者,因为九阶的西天极乐佛门npc弟子都是佛之下最强的npc佛门弟子,数量本来就不多。

    袅袅的翠烟在黄昏的天空下徐徐升起天空,一片宁静的村庄景象出现在加的视野之内。

    他一跃上岸。系上披袍,走进了这片山群中的小村庄。

    村子里的npc们忙碌了一天,都在安逸的等着开饭,村庄里没有酒馆,也没有旅馆,也难怪。这样的山群中间的村庄平时根本没有外来的人。自然不存在这类商业设施。许多的npc中,加挑选着接地休息的合适人家,正在村子里随意走动,看着,一个带着青色头纱的女子。婀娜多姿的从加的视线内经过。

    这条身影立即吸引了加的注意力,因为那个女人不是npc。在这样的山群中的小村庄。竟然还存在非npc,那不是很多见的事情。虽然许多江湖中人都有退隐山林的,但绝大多数选择的还是在城镇当技能师,剩下的那些人里的绝大多数也是选择有很多退隐者聚集生活的地方。

    在这样荒僻的地方,一个非npc跟一群npc生活在一起,总是会有找不到同类的孤独感觉。

    反常的事情未必都有古怪,但反常的事情往往都有古怪。

    披袍下,加的左手抓上了剑柄,以应付随时可能出现的变故。

    那非npc女子对加视如不见的自顾走了过去,加就近选择一家房子看起来比较老旧的npc村民居处。

    “吃个饭,歇歇脚。”加说着,披袍下的右手托着一锭银子,伸了出来。

    npc眼睛亮了起来,女主人正要接下,那看起来二十多岁的男npc爽然一笑。“吃个饭,歇个脚算什么事情嘛!来来,钱就不用了,咱们这种地方就靠自给自足,用不上什么钱,到城镇去有一百多里地呢,没大事谁也懒得跑。”女主人沉下脸,十分的不高兴,当加不由分说把银子放在桌子上的时候,女主人忙不迭的上前,攒劲了银子,放进袖口里。“哎哟,别人一番心意,不差这点钱嘛,你客气不是让客人不自在?”说着,热情的跑进了厨房。“在等会啊,我加几个菜。”

    男人皱着眉头,不太高兴女人的贪婪,但也不好为了这点事情叫嚷吵闹,无事生非,便进了里头,拿出来一坛黄酒,放在火堆里热着。

    两个人坐在火堆前,随意闲聊中,加似无意般问了句。“刚才见到一个青色面纱遮脸的女子往北头去了,是你们村里的人吗?”

    那男人呵呵一笑。“哎哟!那可是咱们村子里的活神仙啊,都在这里生活一百五十年啦,听老人家说啊,六十年前无意中见到过她的脸,可年轻可年轻啦,十年前又有人亲眼见过她的脸,看起来还是十八九岁二十一二的模样,那可真是活神仙啊,村子里的人都猜她是修炼神功的高人。一直独居在村子北头的果林里,时不时有些神仙朋友来探望,都是些女子,个个神神秘秘,都有飞檐走壁的神通本事啊……”

    得到了这些信息加稍稍放心,但是仍然察觉出其中的古怪。这样的村子里隐居者那样的修炼武功的江湖女子,本来就是诡异的事情,如果说是隐修的高手,那也不是没有可能,但这一带并没有听说过有什么高人。

    “……赶路啊?咱们村子就两个门,一南一北。往北是难走的山路,往南走五十里就能下山上官道。”

    饭菜端上桌的时候,加衣袖遮挡,拿技能师制作的测试食物酒水有否毒的细针试了试,才敢入口。吃罢饭,他便不再逗留。任凭主人如何挽留,还是走了。

    天庭之战结束至今,加就从来没有得到超过两个时辰的歇息时间,一顿饭,一番闲聊耗去了半个时辰,不会有太多休息的时间。他身上有很多伤,但幸运的是,他本就是如依韵那样懂得选择受伤的人,所以那些伤没有一处能严重影响战斗力,更没有沉重的内伤,只是某些外伤的彻底愈合总需要些时间,往往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所以至今为止,加身上罕有不带伤的时候。

    经过村子东头的时候,加看见果林里的一间小房子前,坐了三个女人。其中一个正坐在琴前,另外两个女子,在一旁聚精会神的看着,似乎都是精通琴艺的人。

    加没有理会,自顾前行。走出没有几步,琴声响了起来……

    琴声婉转动听,充满了让人情绪激动的澎湃正面力量,那样的琴音,加听过很多。曾经长年跟随在依韵身边,长年负责保护紫衫的安全,紫衫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诸多曲子少有不同。所以,这些琴音如果是别人听起来,只是觉得动听,让人心情异常愉悦而已。但是在加听起来,却立即意识到了危险!

    加还记得这首曲子的名字,因为这类有危险的琴曲他从来都会请教紫杉,然后深深的记在心里头。

    这首曲子叫追情。讲述的是一个女子,痴情不悔的追求心中的爱情,对心爱的男子痴心不悔,任凭那男子如何对她拒绝,如何对她冷漠,也从不沮丧,从不后悔,总是积极热情的,从不言放弃的用尽一切的爱那个男人的故事。

    剑,出鞘,黑色的披袍随加急速飞冲的移动而飘飞了起来,现出那把黑红色的,弑神剑。

    一时间,果林里树木摇动,弥漫爆发的杀气让黄昏已过,略显昏暗的果林里平添了一份沉重的压抑,那种压抑,让人不由自主的感到恐惧。

    但是,琴声没有中断,显然,奏琴的女子胆识非常高,所以根本不受加奔走的剑以及爆发的杀气影响。

    当然,也说明奏琴的女子的武功修为也很高,似乎根本不担心加的这一剑——她的信心,来自哪里?没有江湖中人能够在加的凌厉攻击之下悠闲自得,无动于衷,因为没有江湖中人能够坐着不动就接下加的这一剑!

    人与剑,化作一团光影,疾风闪电般飞刺向奏琴的女子。

    风,吹起那女子一身的绿色衣袍。

    两个聚精会神看着她奏琴的女子,明明看见了冲过来的加,明明感受到这一剑巨大的压力,但是,她们的气息仍然很沉稳,一动不动的,甚至连腰上的短剑都没有拔出来的打算。

    剑如流星,刹那,刺到奏琴女子的面前——加并没有即将得手的喜悦,因为这一剑本来就不一定能够得手。他早就看出这个奏琴的女人的武功很高,但更重要的是,琴曲没有中断。

    一种以音化作攻击手段的武功本来就不容易修炼成功,非资质极高办不到,非精通内力办不到,非高明的师父传授难以自修练成。因此,琴音的武功,本就具备特殊的杀伤力,让人难以抵挡,即使把封闭了听觉,音波也会带动江湖高手的内力颤动,是否堵住耳朵,是否封住听觉,根本不等于能否对抗音波类的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