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五章 如果……宁愿

第五章 如果……宁愿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紫衫望着送来兵器的人离去,嘻嘻一笑。“黄昏哥哥,其实他们也很辛苦哩……”

    是的,在西天极乐的天盟,也很辛苦。不存并不擅长管理天盟的事务,好在小剑平时就很少决断非关键性的事情,天盟的内务一向由许多长老们主持,所以天盟不存并没有太大的压力,万一遇到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她就问紫衫,从不问小剑。因为小剑不喜欢被打扰影响了自修,很少开传音入密。

    黑木崖大举而出,浩浩荡荡的集结,奔赴女娲圣地而去。东方不败投入这场战斗的决心非常坚定,根据探报消息确定,黑木崖原本在东方的领地,真正是空的连一个有战斗力的人都没有留下。由此可见,大日如来对东方不败的压力,也可以知道东方不败已经打定了主意,即使牺牲掉黑木崖的所有下属,也一定要成佛,去西天极乐得到自己的净土。

    东方黑木崖的领地有广阔的土地,有许多城镇,许多npc,那就意味着有许多生意,许多收入可以获取;也意味着有许多资源开采点。这些,让西天极乐所属的佛门各派都垂涎三尺。各门各派都在秘密调集人手,从各种途径小心的潜入黑木崖,目前为止,谁都没有真的行动,因为黑木崖进攻女娲圣地的战斗还没有开始,也还没有明确的结果。谁也不想激怒东方不败,以致黑木崖的魔族全又撤了回来。

    但是,各门各派对于别派投入的人力其实已经心知肚明,几方比较下来,少林派的人数不少,但人数最多,霸占资源开采点和城镇最多的确是中魔圣地和天机派;即使是个傻瓜,也能够从天机派和中魔圣地的人员分布上看出来一件事情——中魔圣地跟天机派合作了。

    少林派,中魔圣地,天机派。密宗都默契的没有侵入别派弟子驻扎的城镇范围,他们可以用人占领,但是无论如何不能够动手争夺,否则,西天极乐的大日如来不会是瞎子。可是,天盟占据的城镇和资源开采点却聚集了四派的弟子,显而易见,四派都在排斥天盟。针对天盟。

    一旦正式占领那些资源开采点和城镇的时候,四派会不客气的尽可能利用人数优势抢夺在城镇购买商铺,开设生意的机会,还会无视天盟的人在天盟占据的开采点开采资源。

    不存恨不得动手,但是不能。佛门之间不能动手,有问题,只能去西天极乐请求大日如来裁决。但是这样的傻事有做的必要?请大日如来裁决他们争夺世俗资源开采点和争夺商业利益的纠缠是非?当然不能,跟密宗,少林派,中魔圣地这些佛光普照的成员去西天极乐理论是非。更是愚蠢至极的举动。

    天盟只能忍,这样的窝囊气。不存受的窝火,天盟上下也都受的窝火!

    “掌门人!西天极乐太看不起人了,他们不怕来抢我们的,我们怕什么抢他们的!不动手的争斗我们天盟懂的不比他们少,他们占我们的,我们就去他们占领的城镇和资源开采点捣乱!”天盟上下,人人义愤填膺。于是一起请命。不存思谋着,这的确是一个还击的好办法,人数上天盟虽然少。但是天盟有钱!

    只要有足够的情报,策略得当,天盟完全可以派遣人手到别派占领的城镇,利用财力优势抢占那些最重要,最赚钱的生意,以获取最优生意的方式弥补人数少所损失的那些资源开采点和杂七杂八的生意。

    “百晓生醒了吗?”不存走到百晓生居住的,清静的花园里的幽居时,看见花开花落一个人在花园凉亭里喝酒。这么多年来,百晓生一直如此,沉寂,颓废,花开花落来了,就是纠缠沉沦于肉欲,醒来的时候,就是喝酒买醉。犹如一个废人,始终没能够振作起来。“大概快了,昨夜折腾了八回,他是越来越能折腾了。”花开花落淡淡然说着,引路在前,领着不存进了幽居。

    百晓生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睡躺在床榻上,全然没有了过去的文雅风采。不存眉头微皱,花开花落上前替百晓生系紧了衣带,又轻轻的,温柔的唤醒了睡梦中的百晓生。

    不存看着百晓生那双布满血丝,朦胧浑浊的目光,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叹息。把百晓生变成这种模样,一是的确有必要;二是因为他当初设计紫衫和依韵的手段太狠,紫衫有意‘回礼’。一个江湖上曾经声名赫赫,称得上是一派雄主的厉害人物,如今沦落到这等天地,纵然曾经与天盟是敌人,不存有时候,也会忍不住为之可惜。

    这么多年了,百晓生的武功没有任何精进,反而原本苦练多少年的纯阳真气被废,越来越浑浊,如今的内力威力还不足过去的二分之一。百晓生已经彻彻底底的废了,纵然现在清醒了过来,脱离了心杀术的囚禁,也回不到过去。曾经的江湖顶尖高手经过漫长时光的颓废消磨,如今不过是个一流高手而已。

    “圣主。”百晓生懒洋洋的站起来,一把拉住花开花落,语气漠然的道了句。“我知道圣主要什么消息,我的条件是,让她陪我七天。”

    花开花落心里老大不快,因为她六天后有重要的事情,师门的事情。但是,她同时是小剑的影子,在师门的事情和小剑的事情冲突的时候,她必须优先服务于小剑。但她并不愿意为百晓生这样的废人耽误大事,于是传音入密不存请求道‘夫人,我只能陪他六天。’

    “五天。这一次的消息不值那么多,你应该知道,即使没有你提供的更准确的消息,凭天盟掌握的,也足以确保占据足够的优势。”不存神情冷淡,她其实很不喜欢跟百晓生谈条件,甚至不想见到他,因为她从来不喜欢百晓生这样的人,一个浪费资质天赋能力,丧失了高手之心的废人!

    “六天,不能少了。圣主不必诳我——黑木崖长年自治,江湖上除了天机派没有别的门派会早早对黑木崖的势力范围做详细的调查。天盟根本不知道黑木崖领地范围内有多少商贸发达的城市!”百晓生自信满满的晒然一笑,每一次这种谈判的时候,他都很高兴。不存没有继续多说,这就是她需要的结果,也是花开花落需要的结果。“成交。”

    梦醒的时候,百晓生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透过窗户,射落在他苍白的脸上。照的他眼睛有些生疼。是的,六天,来之不易的六天,所以他不愿意浪费,接近所有可能的纠缠着花开花落,享受着她的服侍,体会着心灵短暂的平静和愉快。他已经习惯花开花落从不额外多停留片刻的作风,因为他很清楚,他现在就是一个不值得花开花落多看一眼的废物。

    可是,他不在乎。百晓生一点也不在乎。

    门,被人推开。一条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百晓生眯着眼睛,打量着门口的身影,背光,让那条身影的头脸昏暗,没有好的疲惫。让百晓生的视野模糊,朦胧。

    “师弟!”门口的黑子,热泪盈眶。看着眼前的百晓生,简直无法跟过去的他联系在一起……

    “……”沉默,百晓生沉默的看着门口的黑子……一声师弟,让百晓生的身躯如遭雷击。那是他最害怕听到的声音,黑子也是他最不希望见到的人!“你走——我不想见你!”

    “师弟!”黑子冲进屋里,一把搭着百晓生的肩头,声音哽噎,不能言语。多少年了,他一直没有来找过百晓生,因为他知道,百晓生不会愿意见他,也最不愿意见他。百晓生本是一个何等骄傲自负的人啊……如今却变成了这般模样,他当然没有脸面见自己的师兄。

    “你走——”百晓生愤怒的推向黑子,但是他的力量不够,犹如推上了石头,根本推不动面前的黑子。这样的孱弱无力让他内心更痛苦绝望——曾经跟黑子实力相差有限,甚至可说难分高低的他,如今……孱弱的如此可耻,如此滑稽!“师兄向来是明白人!师弟的心情如何,师兄该明白!师兄也向来爱护师弟妹,今日为何却要给师弟如此羞辱难堪不可?”

    百晓生愤怒的质问让黑子更觉得痛苦,他本来不会来。但今日却不得不来,即使在来之前,他本来还一再提醒自己,见到百晓生的时候,要从容的如同过去每一次的会面。真正的关心,从来是设身处地的为对方考虑,而不是一味只顾满足自己的情绪宣泄。百晓生不需要他的眼泪,更不需要他的任何怜悯,需要的只是,已经很难得到的尊重。

    可是,当目睹百晓生如今的情形时,黑子却无法控制内心的痛苦和难过……曾经风采傲绝江湖的男人啊,容貌出众,气度从容,智谋超绝,武功绝顶。如今,却成了何等模样!

    “师兄是不该来,我知道,我知道……可是,师父挂念你,师父一定要见你!”黑子哄着眼眶,一字比一字的声音更有力,更高亢。

    百晓生一愣,旋即,紧紧咬着牙齿,一把推开了黑子,这一次,他推开了,因为黑子任由他推开自己。“师兄走吧——师父要见的是过去的白子,不是现在的百晓生,不是一个废人!师兄应该明白这些,师兄根本就不该来!”

    “师弟!大日如来未必没有办法,师父未必没有办法——”黑子急切欲上前,却被百晓生眼眶里涌出的泪水阻住,没有了再朝前迈哪怕一步的勇气。“师弟……”

    “师兄。你不该来,你不该给师父希望,没有希望,师父就不会失望。你答应来,师父就有了希望,可是你来也白来,师父注定了会失望。师兄,我就这样了,一个废人不值得再有任何期待,忘了我,就当白子已经退出江湖了,再也别来。替我告诉师父,白子已经退隐江湖了……”百晓生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抬手,阻止黑子靠近,阻止黑子开口。“师兄啊,白子是什么样的人?白子骄傲自负,从开始就走在江湖的前面,白子的资质不在你之下。命运给于我们这样的资质天赋是为了什么?不是为了让我们沦为平庸,而是需要我们拥有对得起资质的成就。”

    黑子无话可说,不能上前,这番话,他不是第一次听说,这就是百晓生真实的内心,或者说,是被百晓生曾经的骄傲和自负。

    “一个天才,如果只能做到跟资质优秀的人一样的成就,那本就是一种失败。天才就注定应该做出资质优秀的人无法企及的成就,那,才是不负自己的价值体现。白子已经死了,师兄很清楚,白子就算得救重生也回不到巅峰,更不可能实现曾经的梦想。师兄,如果白子不能实现自己的最高价值,那么他宁愿彻底沉沦的当一个废人!”

    百晓生扭头一旁,晒然失笑。“师兄走吧,其实现在这样很好。每日里醉生梦死,时不时还能成全了心中的心愿,跟聪明,美丽,完美的紫衫巫山云雨……”

    “那是假的啊——”黑子痛心疾首,他理解百晓生的心情,却实在无法不为眼前这样的百晓生而难过。

    “只要给我的感受如同是真的,事实上是真是假又有什么关系?挣脱了虚幻,却得不到真实岂非也是一种痛苦和沉沦?既然如此,我宁愿在虚幻的满足中沉沦。”百晓生全无生气的挥了挥手。“师兄走吧,成全了师弟吧……白子已经退隐江湖了。”

    黑子含着热泪离去,百晓生在黑子走后,脸上也爬满了泪水……

    窗外的天空,湛蓝而遥远,百晓生眼里,天空的尽头,什么也没有,犹如他的未来,根本不存在。

    这世上有一种人,原本很自负,但遭遇失败后,会愿意承认自己的弱,然后降低原本对自己的定位,满足于站在低一些的位置,当弱一些的人;这世上也有一种人,绝对,绝对不承认自己的弱,绝对不降低原本对自己的定位。

    ……………………………………………………………………

    今天的第三章,加更加字数章节,补盟主:小嘛小二郎的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