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九十六章 一生,一死

第九十六章 一生,一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天机派,东天极乐都选择了投靠西天极乐,正义联盟为何反而来支援天庭?”袁朝年倒着酒,望着依韵问出心里的疑惑,江湖形势分明,谁都不看好天庭对西天极乐的战斗。若干年前西天极乐就已经独立于天庭之外,万年来吸纳招安了无数厉害人物,论实力恐怕十个天庭都比不了,最聪明的做法当然是投靠,退而求其次也不该才参与这场必败无疑的死战。

    “忘了。”依韵吃着牛肉,味道十分合口,便自顾吃喝。金龙妃举杯邀两人喝了三杯,放下杯子时微笑望着袁朝年解围般的接话。“正义战仙一直做的事情都出人意料,却屡屡能够创造奇迹,袁统领不觉得吗?”

    “奇迹……”袁朝年念叨着,怔了一会,晒然失笑道“有点意思,左右闲着无聊,我就跟着你的正义联盟体验一把创造奇迹的滋味,怎么样?”

    “好。”依韵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尽管眼前的情形十分出乎意料。袁朝年也不再说这件事情,只是陪他们喝酒,吃肉。自从离开天庭之后,袁朝年本就没有方向目标,很多年前曾经也有追逐江湖第一高手的梦,但在北边山多年镇守的经历让他渐渐对这样的梦没有了兴趣,他觉得江湖上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高手,因为每个人能够追求的极限就是挖掘自身的能力,不断的、不断的挖掘,不断的提升。

    这个过程有快有慢,但是根本没有终点。江湖几百年历史,重生的高手多如牛毛,许多高手重生前都曾经风云一时,许多高手重生前都没有跟江湖顶尖的高手交过手,他们的重生大多都是死于混战、围攻、暗算,谁说得清,其中有没有实力堪比传说级的人物呢?袁朝年曾经在北边山遇到过一个人,那个人的武功非常高明,但却是一个在江湖高手录、名人录上根本没有记录的人。譬如他自己。又何曾上过江湖高手录,江湖名人录?

    江湖第一高手,那不过是不知道江湖有多大的时候才会做的,狭隘的美梦罢了。

    一百多头牛,被驱赶在前往天庭的路上。金龙妃相信麒麟大帝今晚的胃口一定会很好。因为麒麟大帝最喜欢来袁朝年这里吃牛肉。

    “我听说你座下的茗。加,厉都是江湖上实战流高手中的佼佼者,尤其难得的是他们能够在江湖上存活几百年。”袁朝年嘴里含着根草,漫不经心的神态犹如是在放牛。“你对他们之中谁更有兴趣?”依韵觉得袁朝年很有点意思。一个骄傲自信的人,但打听的三个名字,却明显有共同点,也有不同点。依韵身边出名的高手很多,群芳妒。小龙女,情衣的声名威望从来都不在茗、加、厉之下。但后三者都是一品堂的人,分别代表一品堂三强战斗力。

    “我对茗的管理能力感兴趣,对加和厉的武功感兴趣。”袁朝年微微一笑,随意的语气却让依韵意识到,他捡到了一个宝,如果可以称之为拣的话。

    回到天庭的时候,天色已黑,天庭举办的战前宴席也已经结束了。天已黑沉。但天庭周围的远空却亮起越来越亮的金光……

    剑气掀飞了泥石,泥石中埋藏的金蛇锥毫无目的的四面乱飞,在还没有能够伤人的距离就已经被剑气破了埋伏,这些金蛇锥自然也不存在任何准头可言。路障,接连不断的障碍让厉从愤怒。变成了沉默。他已经独自追赶了夏红雨五百里地了,但始终没有追上,当然,夏红雨也没有真正把他摆脱。一路上那些暗算的埋伏根本对厉构不成威胁,诸如此类的手段厉早就见识经历过无数了。

    夏红雨的气息移动随厉的减缓而减缓。厉心知肚明夏红雨并不希望真的把他甩脱,长久的追逐中他显然已经成为夏红雨认定必须铲除的敌人。厉吃着真空袋里的食物,喝着水,思考着往前路上的地势,琢磨着有没有能够利用的优势。正思考着的时候,意识中突然发现花无百日红的气息,而且很快的接近了夏红雨……

    ‘这女人疯了!凭她根本不是夏红雨的对手!’厉震惊之余,却立即意识到无论如何这是一个缩短距离,有希望追上夏红雨的天赐良机!当即拔腿飞奔追去,便自飞快把手里的食物塞进嘴里……

    “你怎么来了?”夏红雨看着沉默过来的花无百日红,不等再说别的话,发现后方接近的厉,连忙一把拽着她,飞奔疾走。边自笑道“你以前的男人有两下子,这么久了都没追丢,我现在可起杀心了啊,出道至今除了燕十三还没被人追的这么狼狈过呢,传了出去多丢脸啊,江湖上的人还以为我夏红雨不是厉的对手,被他追的像野狗一样只能逃跑呢。”

    花无百日红沉默的被拉着奔走,她的轻功比不上厉,夏红雨带着她同行毫无疑问是拖慢了奔驰的速度。“你到底怎么了?古里古怪的,没急事的话改天再聊,带着你我可要被他给追上了。”

    “你打不过他吗?”花无百日红说出了见面以来的第一句话,语气透着幽深的抑郁之气,脸上也没有任何笑意。“那可不知道,不过我可不会试,能累死他又没被追的逃不掉干嘛要拿剑上去拼命呢?我可没有你们那种意气用事的傻气!”夏红雨不以为然的冷笑,原本也最看不起江湖上动不动就知道用蛮力拼个你死我活的那些人。

    自己生存,杀敌敌人。这才是夏红雨所信奉的生存哲学,为了实现这个目的,就应该不择手段,不惜一切。但是,夏红雨知道她还没有真的做到这一点,否则也不会有因为华茜而产生的心伤。花无百日红来了,如此的古怪,让夏红雨不由暗暗猜测,十之八九是华茜对她坦白了。

    “别多想了,我真得先走了,回头跟厉的较量有了结果再找你,这些天猎取了好多套正义联盟的强化总坛武器装备呢,呵呵……”夏红雨笑着,松开了握着花无百日红的手掌,她不能继续带着她。否则这场较量的游戏就进行不下去了,她可不敢指望花无百日红能对至今无法忘怀的男人动手。

    花无百日红抬起的脸上,显出刹那的,犹豫,但在犹豫的时候她已经一把抓紧了夏红雨的手掌。松开。又抓紧,不过刹那。刹那,生死符钻进了夏红雨的经脉,刹那。花无百日红发力一拽,带的措手不及的夏红雨的身体撞向她——刹那,几乎没有思考,还在犹豫的花无百日红右手握着的短剑已经刺上夏红雨的胸口穴道,毫不留情的。转眼贯穿了夏红雨的身体。

    “你……在做什么?”夏红雨瞪大了眼睛,没有表情的脸上,犹如她此刻茫然不解的心情,生死符,袭击暗算……花无百日红在做什么?她的好姐妹花无百日红,在做什么……“你……”夏红雨低头,看着贯穿了身体,只露出剑柄在小腹上的武器,望着那只握着剑柄的手。难以置信,一脸茫然。“……在做什么?”

    花无百日红冷冷看着夏红雨的脸,她还在犹豫的,为什么,就这么不由自主的出手了呢?花无百日红后退了半步。有些恐惧,有些迷惑的看着夏红雨小腹上插着的那把短剑……她没有犹豫?那为什么犹豫……明明已经动手,为什么心思还在犹豫?是啊,眼前的情景不正式她最初的设想吗?重伤夏红雨。让她丧失战斗、逃跑的能力,得到厉的原谅。再为夏红雨求情……

    现在她最初的设想不是已经实现了吗?花无百日红不由自主的流着泪,不由自主的想起在成长院的时候,她和华茜,夏红雨自幼相处,结义宣誓的那些画面,想起夏红雨凶巴巴替她们出头,叫嚣着‘谁敢欺负花无百日红和华茜,进了浑沌纪元我就杀的他永远练不起来!’……那就是夏红雨,拥有罕见的、充满攻击性的个性,还有过人的优越天赋,却一直把她们当作姐妹,即使现在她变成江湖上人人喊杀的女魔头,即使她明明信奉的是利己主义,却仍然,对她花无百日红没有设防……

    花无百日红蹲在地上,抱着头,痛哭的哭喊了起来,那种懊悔,悔恨不该的情绪折磨的她恨不得一头撞死,背叛夏红雨的痛苦远远超过了她的想像……本来她觉得,女人的重点应该是一份能够永恒坚守的爱情,厉就是那样的人。所以,花无百日红曾经在心理恨过华茜……华茜曾经的背叛让她觉得,华茜为了基因近乎相同的新生姐妹,原来是随时可以牺牲掉她花无百日红的幸福的……

    这样的念想让她努力说服自己选择背叛夏红雨,如今她做到了,那种痛苦的折磨却让她难以承受……

    夏红雨坐倒在地上,花无百日红这一剑意图太明显,不杀她,却让她根本不可能再走,也不可能再跟人动手。茫然了许久,终于悲愤接受了眼前现实的夏红雨笑了,笑的眼泪都挤了出来,接受了这样的现实,她也就什么都想明白了。“为了厉?为了爱情——那你哭什么!世界本来就是这样,人为了自己的得到,本来就能够牺牲别的一切!你看,我都没哭,因为世界本来就是这样!你做了,你还哭什么?你是胜利者啊,我总挂在嘴上的道理自己做不多,不过不错,真不错,你真是我夏红雨最好的姐妹,我夏红雨做梦都想做到的人,你替我做到了!你真是我夏红雨的好姐妹……哈哈……”

    雨下了起来,一阵滚滚的雷声响彻天地之间,却掩不住夏红雨的笑声,也掩不住花无百日红的痛哭之声。

    泥石,飞溅坡下。

    厉登上坡地,夏红雨重伤,花无百日红痛苦不已的情景在追到之前他就已经料到了。花无百日红的轻功不可能能够紧咬夏红雨不放,而且意识中两个人能量波动的气息显示距离很近,近的不可能没有交手。那样的情形当然只有一个解释,她们本就认识,而且关系非浅,是夏红雨在带着花无百日红奔走。

    突然停了下来,夏红雨的气息变的和虚弱,当然也只有眼前这样的解释。

    厉蹲在花无百日红面前,单掌托着她的下巴,冷冷的盯了一阵。“你傻吗?值得?让夏红雨信任的人绝对有很深的渊源,为了我,你宁愿背叛她?你傻吗?把爱情当成生存唯一的追求?这一点,都不像过去的你。”

    花无百日红没有说话,只是哭着,痛哭不已,不能自抑,这样的滋味,背叛一个信任自己的人的滋味,她第一次品尝,痛苦远远比她预料的更难以承受……后悔吗?她不知道,她不知道……

    “我没有跟你较量的资格,你赢了。”夏红雨自嘲的一笑,随意躺倒在地上,看着漫天飞雨,心里头已经没有了愤怒,有的,只是无言的哀伤……她没有跟厉较量的资格,厉可以因为说不上有理的理由,毫不留情的割舍跟花无百日红之间的感情,毫不留情的伤害她。而她,却倒在信任的姐妹暗算下。两相比较之下,她有什么资格跟厉较量?江湖就是如此残酷,不管因为什么理由的错误,错了,输了,就是结果。

    厉沉默了许久,轻轻将花无百日红抱在怀里。“不管为什么,我既然把话说出口了,就得守诺。掌门人已经允许你重回一品堂,至于夏红雨——”厉望着伤重不起的夏红雨,语气冷淡。“养好伤后,你走,你我之间的距离从最初开始,我会继续追杀你,直到有了结果。”

    夏红雨听见,微微一愣,旋即,嘲讽的笑了。“为了让她好受些,你竟然做这样的傻事?哼……恐怕依韵就不会放过你。”

    ………………今天的第三章,加更加字数章节,补盟主:悠久.时光的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