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九十二章 流星一击

第九十二章 流星一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和尚渐渐被金光包围,渐渐的,在茗以及许多路过的人眼前,盘膝打坐的身体下面出现了一轮金色的圆圈,他的背后,亮放起卐字的金色佛印,缓缓升起了天空……

    摩尼佛能飞,所以茗猜想这个和尚的实力深不可测,如果真是西天极乐的人,能飞也绝对不奇怪。因此茗并不诧异,只是猜测不定,这样一个和尚,为什么一次次出现在依韵面前?

    和尚飞起的身体渐渐超过了破邪城高大的城墙,犹自不停的飞起高空。破邪城外内外,许多npc看见了半空的金光四射的和尚,纷纷忙不迭的跪在地上。“阿弥陀佛,菩萨保佑!菩萨保佑……”诸多许愿,在许许多多的npc口中叫响,杂乱的让人连一个完整的愿望都不能够听清。

    破邪城,城主大殿的高楼顶上,插着九佰九拾九把剑。原本是三界开启前依韵制作了放在紫霄剑派山顶上的镇派剑阵,后来移到破邪城大殿顶上放着,而且每一把剑的剑魂都被抽离,放进锁魔链制造的弑神剑里。正中央的那把,是魔剑,拥有类似北落紫衫那把魔性的魔剑,也是剑阵的中心。

    破邪城的杀道npc,看着越飞越高,金光剧亮的和尚,诧异的面面相觑,和尚没有进入城内,他们必须攻击的范围,而且和尚越飞越高,高的连剑气都够不着了,即使真的飞进城里的范围,他们也只能在下面看着,根本拿和尚没有办法。

    茗看着城门内外,官道上跪满一地的npc,无奈的微笑。即使居住在破邪城的npc,计划平时他们烧香礼拜的是破邪神——也就是依韵的雕像,但若干年来,代代积累遗留的,对佛的崇拜和尊敬,经过和尚犹如活佛现世的演绎后。仍然被刹那点燃了一片。

    每一座邪城都有邪神,破邪城的广场中央,有一尊漆黑的塑身,那是依韵手握北落紫霄剑,面无表情注视远空的姿态塑造。通体漆黑。自有一股邪气。破邪城的npc文人墨士有的是收了伤心断肠的钱,有的是为了写些能够卖钱的书,反正一起编造了许许多多破邪神如何斩杀邪魔的故事、历史到处流传,破邪城有这样的情况。追邪城和乱邪城也不例外。乱邪城的乱邪神霄云喜被npc文人墨士塑造成邪魔闻风丧胆,万千邪魔不战自乱的神;追邪城的追邪神剑如颜被文人墨士塑造成不管多强大的邪魔被她盯上,追杀万千里,上天入地,百千万年最终也逃不脱。只有一死的神;破邪城的破邪神依韵则被文人墨士塑造成神剑出,邪魔必死的神。

    平日里,这座塑身就成了许多npc礼拜的对象,正义联盟也制造了许多大小不一的神像,甚至黄金打造,宝石点缀,再加上邪神亲自祝福过的名义售卖给npc,那些有钱的npc不惜万两,几十万两的把那些神像请回家里供奉。伤心断肠为了增加昂贵邪神神像的销量。还曾经专门组织人关注那些npc有钱人的情况,如果他们遇到难以解决的麻烦,就暗暗替他们摆平料理,于是那些有钱的npc不知就里之下,就以为是邪神的庇佑。在npc圈子里到处眉飞色舞的描述亲身经历,渐渐的,昂贵的邪神神像就成为被伤心断肠成功开辟的财源,许许多多低价、平价、高价的邪神像流往各地。三邪城的邪神名声也在npc的世界里变的响亮……

    和尚越飞越高,跪拜的npc也越来越多。

    破邪城广场中央的破邪神像。渐渐的,亮起了深紫色的光……那光芒虽然不如津金光耀眼,但很快,还是吸引了许许多多人的注意。塑像脚下,一圈深紫色的太极光图荡漾着,扩散了百丈方园;塑像的背后,一轮深紫色的圆月形成的时候,猛的燃烧起深紫色的熊熊火焰……

    “啊,邪神、破邪神显灵啦!”npc们惊呼,来往破邪城做买卖的许多江湖中人都惊呆了,他们出入破邪城多次,从没有见过正义传说的塑身出现这么离奇的变化……

    塑身处,响起一把空洞的声音,响彻了破邪城外百里之远……

    “杀道邪神,破邪而生,佛仙为敌,邪城不入!”

    破邪城城主大殿高楼顶上的九佰九拾九把剑亮起深紫色的光芒,刹那被熊熊燃烧的深紫色紫霄炎吞没,转齐动,化成了九百九十九道深紫色的光,拖着长长的光尾流星追月般刹那横过虚空,射向半空中浑身被金光包覆的和尚!

    卐形的金光佛印骤然放大,一生二、二化四,四生八……眨眼之间化成一大片,环绕在和尚身体周遭。束束深紫色的剑气轰碎了一道道金光的佛印,又化成旋动的深紫色剑气风暴,刹那吞没无数金光佛印,速度飞快的突破了和尚身体周围的防护……漫天,下起了被粉碎的,金光佛印化成的点点金光,犹如金光的雨幕一般纷纷扬扬的飘落地上……

    半空的和尚流星般坠落地上,九佰九拾九把剑立即飞回破邪城大殿顶上,广场上的破邪神塑身的光亮也迅速消失,又恢复了如平时那般,通体黝黑,沉静的模样。

    “阿弥陀佛,女施主不告诉和尚那邪神塑身会打人!和尚险些被打伤,阿弥陀佛,这破邪城是进不去了,和尚还没看到多少景象啊!”和尚拍打着坠地留下的一身灰尘,嘴里叫嚷着,但既没有抱怨的语气,也没有怀疑被骗的愤怒。

    茗愣愣的看着依韵,即使明明知道那绝对不是依韵操纵的结果。因为那一刻邪神塑身展现的力量太强,强的匪夷所思,绝对不是依韵的功能能够达到,以茗的推测,大约比依韵此刻的功力强了五倍以上。依韵茫然的神情,也分明表示着,他对邪神塑身具备这样的战斗作用原本也是一无所知,甚至邪神塑像的状态变化也没有预先带给他任何感应。

    茗恍然,邪城的塑身,看来就如同总坛的守护神兽一样,具备类似抵挡攻击的战斗力,而且很可能是根据城主的战斗力变化,至少被放大了五倍。

    “和尚没事吧?邪神显灵,我们也是第一次目睹。”

    和尚已经拍干净了身上的灰尘,若有所思的托着下巴,姿态全然没有片刻前念经时的庄严肃穆,反而像个一点不在乎仪态举止的、随意之机的市井之徒。“阿弥陀佛,可惜了啊,可惜了……”

    “哦?可惜什么。”茗颇有些好奇的追了句,越来越觉得这个和尚让人捉摸不透,好像有目的,又好像真的没有目的,不过是随性而为。

    “阿弥陀佛,施主啊,你该为邪神塑像改个名字,就叫他邪佛,专门降妖伏魔的邪佛。施主你想啊,凭空创个破邪城虽然也能打响名声,编造些故事。但是毕竟难啊,如果挂个佛的名头,一定更容易让人相信。西天极乐的佛多的是,世人信佛又知道几尊啊?还不是文人墨士编哪些故事,流传开了,人们才知道那些佛?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地藏王……其实西天极乐的佛比这些多一千倍还不止啊!你说西天极乐有专门降妖除魔的邪佛,多花钱让文人墨士使劲编,那就有了。如来的弟子,修行万年成佛救世,世人谁去查,谁能查的清如来有没有这么一个弟子?文人墨士编多了,流传多了,没有也就有了。”

    和尚侃侃而谈,让茗目瞪口呆,简直难以相信他是一个和尚,说他是个神棍,江湖骗子还差不多。这种诽谤佛的话,他竟然也能说的出口?还说的如此随意,如此理所当然,如此满不在乎!

    “你到底是不是和尚?”

    “阿弥陀佛,和尚当然是和尚。”和尚很自在的笑着回答。

    “那你敢诽谤佛?不怕入地狱么?”茗问着,她实在对这个和尚太好奇,也太无法理解了。和尚却仍然笑的自在。“阿弥陀佛,和尚心中有佛,女施主,地狱早就不存在了,和尚哪还怕什么地狱?”

    和尚嘻嘻笑着,说完了,手托着下巴,煞有介事的认真思索着。“邪佛破邪……颜色嘛,能改还是改改,深紫色虽然也能编故事,但总归没有金色好啊。”

    “深紫色怎么没有金色好?”茗见依韵一直听着,没有不耐烦或者觉得无聊的走开,她也很想听和尚说下去。

    “阿弥陀佛,女施主知道佛光为什么是金色?”和尚笑眯眯的问了句,茗其实知道,却故意假作不知的摇头。“女施主知道,女施主不说,故意要听和尚说。好,女施主想听,那和尚就说,以前金色是皇袍的颜色,最尊贵;黄金是世人都爱的东西。佛教要传教,当然用金色最好,既显尊贵又讨人喜欢,人见者金色,听着佛的神通,就想到皇权,想到黄金,多讨人喜欢呐?要是用个黑糊糊的颜色,跟锅底灰似的,人看着就没好感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