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九十一章 招安

第九十一章 招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于是,曾经拥有夺命十三剑并且创造出第十五剑,风云江湖,创造江湖第一杀伤力之剑威名的情衣就成了燕十三心中最佳的人选。但是,燕十三必须亲眼看看情衣的剑,他看到了,也宽心了。

    燕十三来的突然,离开的也很快。

    情衣看着燕十三远去的背影,想着他离开前的话,不由,轻轻叹气。

    “天庭之战,不去为宜,万年来仙界、道教高手几乎尽为西天极乐所收编,天庭灭亡在所难免,只是我们这些隐修之人多少年来得益于天庭优待,自由闲散数百年,平常事情大可置身事外,如今天庭只剩一偶之地,面临生死存亡的关键,我已心无牵挂,不得不为天庭拔剑。你我不是师徒,不过以剑相交之友。”

    燕十三离开前,留下最后一番对情衣的话,情衣理解燕十三的心情,他不希望情衣在还没有大成的时候就意外折损。

    “启禀掌门人,破邪城外有一个自称叫追忆过去的女子求见。”

    “我认识?”依韵扭头问一旁的茗,觉得这个名字十分陌生,后者点头。“佛光普照的人,剑大的前妻。”

    依韵径直出城,在城外,看见了一身黑衣,头戴黑纱斗笠的追忆过去,她是一个人来的,因为无法进入破邪城,只能够在城外求见。城门口人多,来往出入破邪城的人里有不少都认识依韵,两个人移步去远,远离了官道,在林中说话。

    “天机派背叛了三大势力,天盟和东天极乐归一,不存求见旃檀功德佛唐僧,东天极乐已经归属西天极乐。棋盘加入佛光普照,万知佛所有资料供应棋盘,因此之故棋盘已经成为佛光普照中的一级成员,与诸多佛座下准佛弟子位列同级。佛光普照也因此得到更多难得有价值的江湖资讯。三大势力只剩正义联盟和杀人太极门,恩人如果有意投诚西天极乐,我可以代为引荐如来,以恩人之能,成为准佛。直接得到菩萨之位也是必然之事。正义联盟势必能够一飞冲天,重振雄风。”

    追忆过去开出的条件,优厚的足以让许许多多的江湖中人动心,她是为恩义。还是带着使命,却无从得知。依韵不记得她了,大约却能听明白她的话,这些日子一直在破邪城里,不断的听茗以及别人说江湖的局势。正义联盟的事情,开始听过就忘,慢慢的,通过反反复复的听,记得的时间也就越来越长,如今关乎江湖局势的事情,大略他都能够记得。

    “我从不喜欢把命运交给别人,西天极乐也不例外。”

    “恩公此言差矣,归属西天极乐跟归属天庭又有什么区别呢?”追忆过去并不放弃。苦口婆心,一副真挚真心的语气继续劝说。“天庭已经过时了,npc的江湖时代还会持续很长的时间,谁能够把握这种局势,谁就能够利用局势壮大自己。顺势而为的道理恩公不会不明白的。西天极乐对所属门派的控制跟天庭没有区别,并不是门派那样,能够干涉一切,主宰一切的随时决定生杀给予。”

    天庭跟西天极乐是一样?

    茗淡淡然一笑。尽管他记得的事情不多也能够肯定一件事情,它们不一样。玉帝在位时的天庭对门派的掌控力度很高。也绝不容纳魔的存在。但麒麟大帝继位后的天庭不然,更像人类历史上的周天子时期,名为主,实则对任何门派都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控制力量,正因为如此,灵鹫宫,正义联盟会接受天庭的敕封。

    佛教对人的控制不再门派之下,那是一种精神控制。维护佛,不得诽谤质疑佛,否则将承受莫大的罪罚,‘云:五逆罪人,堕阿鼻大地狱中,具受一切重罪。诽谤正法人,堕阿鼻大地狱中。此劫若尽,复转至他方阿鼻大地狱中,如是展转经百千阿鼻大地狱,佛不记得出时节,以诽谤正法罪极重故。’

    而这一点,却让茗不由自主的想起江湖上常有的一种情节,‘某个受了委屈的npc,不甘示弱的放声乱骂诅咒别人世世代代生儿子没屁眼,生女儿为娼妓之类的’,两相比较,于是就有了滑稽之感,区别只是一者打了佛的名义,似乎尤其庄严肃穆;一者不过凡人,只让人觉得好笑或滑稽。尤其让茗诧异的是,地藏王经里也有诸如此类的内容,但以依韵曾经对蜜柑说过的,关于地藏王的事情,茗实在不相信那会是出自地藏王之口,更以为是某些别用用心之人篡改了地藏王经,私自添加,以增强这种罪恶的说服力。

    佛的控制性从实际角度而言,还在佛法上,也在佛的以维护信仰的排他性方面。排他性决定了不错过佛指引的人,就是罪恶;佛法的控制权力完全掌握在西天极乐的如来手上。门派能够背叛者武功尽失,西天极乐能让人修炼的佛法一夕成空。没有了佛法,西天武学的级别同样无法提升,其控制力度其实还在门派之上,归属了西天极乐,为了西天武学而必须修炼佛法,修炼了佛法,从此只能唯西天极乐之命是从。

    “我对西天极乐没有兴趣。”依韵没有兴趣跟感觉陌生的追忆过去争论啰嗦,他不会投靠西天极乐,就如同当初绝不考虑投靠玉帝掌管的天庭一样,没有讨论下去的必要,也不需要对西天极乐开出的条件进行斟酌权衡思量。

    追忆过去破觉得遗憾的叹息。“既然如此,恩公自己小心保重。当前破邪城还不是西天极乐愿意付出巨大代价进攻的目标,但是,如果女娲圣地被灵鹫宫灭亡了的话,西天极乐大约会不惜血本的。破邪城的杀道npc虽然强大,但毕竟不可能是西天极乐的对手,如果西天极乐下了付出代价的决心,破邪城是不能长存的了。天庭之战恩公最好不要去了,去之无益。仙界隐修的掌神郭靖号召隐修的仙人支援天庭,结果响应的人却不足十分之一,反而让西天极乐里更多的佛做好了随时支援战斗的准备。仙界过去的绝大多数能人以及曾经威名赫赫的道教高人都在西天极乐当了菩萨、当了佛,如今的天庭绝对不会是对手。”

    追忆过去说吧告别前的提醒,抱拳作礼,径自上马去了。

    “这个女人,看似好心,可是我总觉得她别有用心,不会到是不是心存偏见的关系。”茗觉得疑惑,因为不管怎么看,追忆过去其实都没有什么明显的破绽,从始至终也没有过丝毫的杀气,有情有义,还不惜又一次透露西天极乐的消息。但茗却总是觉得心里发毛,这样的情况,有时候也会发生在一些,茗注定不喜欢与之来往的人身上,所以她从来只会把想法说出来,而不轻易结论。

    “西天极乐,佛光普照都不是她野心的终点。”依韵没有目送追忆过去离开,他在重新思考支援天庭的战斗,去,必须去,但多少人去,是否真正举联盟战斗力而去,却需要重新斟酌。两人回到破邪城门口的时候,城门口,站了一个和尚,依韵看见他,觉得非常眼熟,更难得的是,打量了片刻后,竟然记起了一些对于那个和尚的片段。

    “阿弥陀佛,和尚跟施主有缘,在这里还能碰到。”和尚当然还是那个,曾经在西夏超度灵鹫宫弟子,看护小杀戮的和尚。他也的确是个怪和尚,连茗此刻都觉得这个npc和尚太奇怪。天下的和尚都知道,邪城不容万法全通,不容佛道中人踏入,因此没有npc和尚会跑来破邪城。

    “破邪城不容佛门中人涉足,和尚去别处化缘吧。”茗静静说着,观察着和尚的反应。这个和尚如果要硬闯破邪城的话,茗估摸他还真能在城里闹腾一会。是否,西天极乐的奸细?

    “阿弥陀佛,女施主,我跟他认识,认识啊!就让和尚进城看看吧,天底下只有三座的邪城啊,和尚早就想来看看了。就是——哎哟,阿弥陀佛,城门里的守卫凶巴巴的盯着和尚,好像和尚再往前走一步它们就要动手!邪城嘛,就是让人呆的,怎么和尚就不能来?”和尚说着,望着城门前守卫的杀道npc。

    茗淡淡一笑,是的,如果和尚往前走一步,那些杀道npc的确就会动手。“破邪城诞生之日起就排斥佛仙,谁也无能为力。和尚要看,可以飞上半空看。”杀道npc不会飞,因为当今没有了武功特效的年代,任何武功高手都不会飞。

    “阿弥陀佛,女施主好主意,好主意!和尚我就没想到!”那和尚说着,拿衣袖擦了把头脸,又取清水漱了漱口。“和尚刚吃过大蒜,不净口飞不起来。”忙吧,和尚盘膝坐在城门外,神情突然变的庄严肃穆,口中念念有词。“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