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八十五章 连斩

第八十五章 连斩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西风之歌搔着头发,半晌,突然一声惊叫。“啊!啊?他就是魔君霸天呀——长的挺好看的,怎么就那么坏那么恶毒呢!早知道也给他一剑!以前有好多朋友都被佛求欢给害了呢!”

    “他是谁?”依韵没有继续追问霸天的事情,因为他想不起来这个人。厉和西风之歌顺依韵的目光,视线落在悦来客栈顶层的天字号客房窗户处,窗户里没有人,但是通过意境意识的捕捉能够确定,窗户旁的墙壁后面,站了个人。从能量的波动情况推断,厉可以断言,那个人在蓄意收敛气息,而且还穿着具备一定程度隐藏作用的披袍,而绝非泄露气息所表现出来的,那么孱弱。“藏头露尾,属下抓他下来!”厉一跃而起的时候,悦来客栈的另一面,雁南飞已经撞破了墙壁,横空飞走逃逸。

    依韵一跃而起,飞上悦来客栈的顶楼,借力飞出,深紫色的太极光图闪动,他的身形飞驰的更快!犹如一道深紫色的闪电般横掠虚空——雁南飞拼尽全力的飞走,希望能在被杀道npc拦截下来之前逃出城。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发现依韵来了,然后在上面,小心翼翼的捕捉着依韵和霸天交手的经过,详细。

    霸天的败北完全在他意料之中,但霸天败的那么快,却完全出乎了雁南飞的意料。魔欲经通过阴阳交合修炼的速度快于意境中自修,霸天从进入地狱至重生前超过三百年不懈努力的交合自修让其武功级别具有不小的优势,尽管雁南飞不知道依韵的武功级别,但能够肯定,在武功级别上,霸天面对依韵不会吃亏太多。

    原本霸天不应该败的那么快,依韵出剑速度的迅快出人意料,第一招就斩断了霸天的右臂,但最让雁南飞吃惊的还是那不可思议的变招速度。那样的变招速度粉碎了雁南飞面对依韵的信心。依韵的出剑速度当然比他快,但能在三招内快的制造出致命的差距吗?从舞林大会的交手来看,不一定。不一定,雁南飞就是单挑战胜依韵的机会,尽管那种机会并不大,但是,依韵的出剑速度加上那种不可思议的变招速度,他没有机会!

    ‘夏红雨难道跟依韵搞到一起了?那种变招速度明明就是金蛇郎君武功的得意绝技……’雁南飞奋力飞走。却吃惊的发现依韵追的越来越近了!‘怎么会比那时候快那么多?’雁南飞吃惊异常,想起当初随张无忌追击依韵的时候,还能够勉强跟上。几日几夜最终也没有在轻功速度上被追丢,不由的心中诧异震惊。

    雁南飞奔走的快,背后面无表情的依韵追击的更快,他不记得雁南飞是谁,他对雁南飞没有厌恶的感觉,只有——想杀死他的强烈感受,所以,即使他想不起来雁南飞是谁也根本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他。

    逃走的雁南飞清楚把握到依韵越来越近的追击。横空,猛然回身。施展了一招回月疾刺流星剑式,不料眼前一花,紫影从身旁一闪,横空不知如何生力借力,竟然绕到了他背后!雁南飞惊的魂飞魄散,当即施展万斤坠,凭借内气刹那生出股下推之力。让身体急速坠落在地上,双脚刚沾着地面,立即不顾好看的前扑。就地翻滚了三圈,一跃而起的同时,长剑直指。

    依韵如影紧随,眼看扑到的时候,猛然稳立,身体仿佛全然不受高速移动的惯性影响,不由让雁南飞暗地里又吃了一惊。他背后,西风之歌追到,紧接着是厉。

    “他是谁?”依韵北落紫霄随意斜放身旁,剑尖几乎及地,对面前那把,雁南飞平举,距离他胸口不过半丈距离的长剑视如不见。厉打量了雁南飞两眼,冷冷一笑。霸天出现在破邪城已经让他很意外,没想到紧接着又揪出一个更有价值的人。“雁南飞,燕十三的高徒,当初跟别人追击过掌门人,掌门人一直没有机会杀他。本来已经死在夏红雨手上,现在武功这么快恢复如初了,应该是当了小剑的影子。”

    厉的话刚说完,雁南飞的剑已经动了。他很清楚在破邪城里没有人有久战的资格,霸天死了,杀道npc赶来又会回到巡逻岗位,但是距离这里已经不远,而他的剑,不可能在杀道npc赶到之前能够杀死依韵。因为他的剑法,是通过连招,越到后面越可怕。眼前的此时此刻,他根本没有别的选择,绝不能束手待毙,就是他唯一能够做的挣扎!

    “接剑!”雁南飞不顾一切的强行催动,催动剑法连招中的第十六剑,没有前面十五剑的配合,即使成功施展了第十六剑,只有原本的杀伤力,却没有原本能够让敌人避无可避,反击不能的强大剑势作用。然而,此时此刻的雁南飞没有别的选择,他没有几招出手的机会,即使厉一动不动的看戏,他最多至来得及在杀道npc赶来之前出第三招。要想拼出奇迹,只能通过这种强行的、近乎自杀的方式。

    璀璨的彩光,在雁南飞的剑上绽放!剑动,伴随剑动,一道道,犹如残影般的彩色剑影彼此衔接成剑动的轨迹,看似缓慢,实则,极快!雁南飞口吐鲜血,身上数处经脉穴道一起炸开,从里头喷溅出鲜红的血柱——他不管不顾,仍旧强行催动第十六剑!

    深紫色的剑气,骤然从雁南飞手臂上钻出,杀气之剑,刹那,让雁南飞粗壮的右臂被割断,断了手上仍旧紧握着他的佩剑,出了半招的第十六剑,就这么随着手臂被斩断而夭折,断臂,长剑跌落地上的时候,北落紫霄已经刺穿了雁南飞的心脏……雁南飞不甘心的看着面前,面无表情望着他的依韵,不甘心,不甘心……他没有机会施展剑法的真正本事,就死在了夏红雨的暗算偷袭下;他没有机会施展苦练的本事,甚至强行催动的第十六剑也没有机会施展完成,就死在依韵那种,离奇不可思议的、能够凭空制造剑气从敌人体内刺出来的、完全不属于武功范畴的‘攻击’之下。

    “如果……如果让我出三招……不、两招,两招,你——死的就不一定是我!正义传说,我雁南飞一定还会再回来”声音戛然而止,以为插在他心脏上的北落紫霄剑已经抽离他的身体,依韵自然而然的迅快侧移,雁南飞心口喷溅的血柱,一滴都没有溅射到他的衣袍上。

    剑,入鞘。厉冷冷盯着雁南飞渐渐黯淡下去的眼睛,不屑一顾。雁南飞说的是废话,这么多年来,厉已经见过太多这种不甘心的高手倒下,他们喜欢说如果,但如果本来就是可笑的。江湖高手的生死决斗,本来就是以己之长攻彼之短,再厉害的剑招如果放不出来,本就是其缺陷弱点太大的证明。厉自顾回去捡取了霸天的尸体遗物,笑着带了回来。“掌门人,小剑的影子给咱们贡献了两套强化总坛装备,可惜衣服要修补。”

    “我们,刚才要去哪里?”依韵收剑入鞘,仍然没有想起雁南飞是谁,但是不重要,因为雁南飞已经死了。

    “悦来客栈,盟主说让我跟小杀戮去杀戮传说身边修行!”西风之歌忙不迭的接话,她很兴奋也很期待,杀戮传说本就是江湖上许多自强不息的女子最崇拜的对象。神话传说西风之歌当然也很崇拜,但是神话传说太完美,完美的让很多江湖女子只能以仰望遥不可及的天神一样的心态去看待她的存在。相较之下,杀戮传说才是许多女子渴望追赶的目标,撇开杀戮传说喜疯子的外号不提,没有几个自强不息的江湖女子不渴望有一天自己能够拥有杀戮传说那样傲绝江湖的实力。现在,西风之歌得到了这样的机会,她当然很期待。尽管她也很恐惧,因为喜疯子的恶名。

    依韵想起来了,是的,小杀戮在悦来客栈等他们,如当初约定的那样,在找到了答案后,小杀戮决定去找喜儿,并且带上西风之歌跟随喜儿修行……

    紫霄快马赶到破邪城,正看见小杀戮下马,连忙飞跑过去,把坐骑丢给客栈的马夫去喂精料,一把蒙住小杀戮的眼睛。“嘻嘻,猜猜我是谁!”

    “还用猜吗?”小杀戮静静的站着,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恬静的声音一如那宁静的姿态。会开这种玩笑的,就只有紫霄,只是紫霄的声音就能让灵鹫宫里超过三分之一的人一听就知道是她。更何况,紫霄过来之前,小杀戮就已经发现她了。

    “一点都不好玩!你怎么老这么没意思呀,猜一下又不会长肥!”紫霄撇着嘴,无趣的放下双手。

    “你怎么来了?不是跟零儿师叔一起吗?”紫霄拽着面带疑问的小杀戮进了客栈里头,直上三楼,按着她肩膀在桌前坐下,嘻嘻一笑。“跟师父吵架了,这一次我绝对不会轻易原谅她!”

    ————————今天母亲节哦,在外的书友们表忘记给家里的母亲去个电话,母亲在身边的别忘记送礼物啊……俺送啥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