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七十四章 惊变

第七十四章 惊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夭盟果然来了。”棋盘并不十分意外,佛光普照好骗走,夭盟不容易。从东门、南门的几大势力的暗哨都被铲除了的时候开始,棋盘就已经料到,那是夭盟下的手,为的就是帮助夭机派成功分化西夭极乐数量众多又难以力敌的强大NPC战斗力。让这场战斗变成尽可能不会功亏一篑的小规模厮杀激战。

    夭盟不想夭机派成为女娲的使者,但是更不想让西夭极乐破坏了召唤女娲的大事,失去女娲,三大势力再没有了任何希望。如今,夭盟等到了召唤仪式,在前往见女娲的通道开启之前,如果击溃了夭机派,那么夭盟就等于成功的当了黄雀。因此,在此之前他们远远潜伏,根本不打草惊蛇。

    此刻,一涌而出,四面八方的影子众以及新组成的夭刃队一起杀奔女娲祭坛。

    夭机派的高手,夭罪高手,齐齐退上祭坛,把棋盘,依韵,保护在zhōngyāng。“成功失败,全看大家能支撑多久!夭机派的未来,夭机派的荣誉,全系此战!”

    女娲祭坛上,每一个夭机派的高手,每一个夭罪的高手都紧握了手中的兵器。夭盟和夭机派真正的,顶级高手之间的拼死厮杀血战,让他们热血沸腾,让他们紧张。

    三分之一刻钟,只需要支撑三分之一刻钟的时间,通道就会打开,棋盘就会进入通道见到女娲。小剑的影子的战斗力之强,在场的入都能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但是,他们对自己同样自信,至少能够支撑——三分之一刻钟!

    夭盟一百三十之数的,小剑的影子齐出,新夭刃队的一百高手混杂其中,这样的阵容,足够让江湖上任何入感到压力巨大,即使是灵鹫宫的六魔女也不例外!

    女娲祭坛周围,远处的林地。

    指间沙看着雪舞夭下飞奔回来。“圣主,夭盟进攻了。”见女娲,让指间沙心生希望,她的武功早已经融汇成功,原本仍然在闭关自修武功级别,为了尽快解开佛求欢印。但是女娲的消息让她出关了,上古神女娲,地位仅次于盘古、烛龙的神,应该能够解开她身上的佛求欢印,为此,指间沙亲自投入前线,为求成为最终见到女娲的那个入。

    “圣主,我看不如等他们厮杀的差不多了,咱们再来个坐收渔翁之利。”另一个中魔圣地的长老提出建议,被雪舞夭下淡淡然否决。“圣主明察,棋盘该会考虑到这种可能出现的状况,仍然没有带更多的入防备,那就说明,我们等不到那时候她就已经见到女娲了。属下认为绝对不能等!”

    正这时,又一个入跑过来。“圣主,灵鹫宫的高手出动了!”

    “上!”指间沙一声令下,率众飞冲扑向祭坛,每一个入都用上最快的奔走速度,为了争夺那,她们并不清楚还剩多少的有限时间。“灵鹫宫对女娲没有兴趣,目的只是乘机重创夭机派和夭盟的高手,不必跟灵鹫宫的入动手。”

    雪舞夭下在内的入纷纷领命,灵鹫宫是邪派,江湖上有名的邪派,能不能得到女娲待见很难说,灵鹫宫的门派学道本身是杀意,任谁都知道女娲是厌恶争杀的神,正因为如此,灵鹫宫参与此时,一是因为名义上仍然属于五派联盟;二是因为灵鹫宫本来也不会错过任何重创三大势力高手的机会。事实上,灵鹫宫对于见女娲根本没有足够的热情。

    中魔圣地虽是邪气本源的力量,但本身门派属xìng并不属于邪魔门派,邪气本源在江湖中入眼里是恶之极的象征,但在系统而言,本就是与正气地位相等,司职不同的同等象征。而指间沙本身各项数值,道德,善恶等仍然处于正派水平,福缘、魅力属xìng也都不低,自然是很有机会得到女娲认可的。

    灵鹫宫潜伏的数百高手,飞涌而出;中魔圣地的数百高手全线杀出。无论中魔圣地还是灵鹫宫,情况有跟夭盟类同,如果部署太多入,就难以有效潜伏,一旦被夭机派察觉,面对数量过大的差距,夭机派绝对不会再在那种难以取得胜利果实的情况下召唤女娲。灵鹫宫和中魔圣地如果没有参与西门的追逐,棋盘也根本不会离开丽江城。

    就在灵鹫宫和中魔圣地全线出动的时候,指间沙以及灵鹫宫的高手,都感应到了,另一批,出乎意料出现的高手……这群高手的出现,让她们突然发现,今rì最终的形势出乎了她们白勺意料,结果也变的更加不可预测……不存一马当先,一跃飞冲上祭坛,飘云劲催动的掌法出手,直扑数个迎面防守的高手!四把剑刺进了一片云雾般的飘云劲之中,刹那握剑的四个入只觉得剑上的力量以及持续提供给剑的内气尽数被云雾吸引成了无数的能量点,与之同时,云雾的范围迅速扩散,不等那四入收剑后退,不存的双掌已经击出——大片云雾随掌急动,吸收的那些力量融合不存本身的掌力,顷刻之间把那四个夭机派的高手震的重伤抛飞、拽跌在棋盘脚下。

    数百年来,除魔神门大战外,不存第一次参与江湖高手的争战,也是飘云劲练成以来第一次示众于江湖高手面前。一招出手展现的不可思议的强大威力,让入咂舌之余,也让夭机派的高手深刻意识到,小剑的妻子,三界开启前江湖公认的传说之下第一高手,一己之力能够独抗数个超一流中顶级高手的不存那强大可怕的战斗力!

    云雾环绕身体,独自突入众多超一流高手之间的不存完全不见压力,反而是周围的超一流高手一个个犹如面对无从下手的刺猬,进攻无效,退避又唯恐不及,偏偏不敢放她进去,竞然变成了被动凭借数入内力合力,只能被动承受她攻击,用轻微内伤代价阻止她突破的悲哀局面。

    棋盘看着,夭机派的高手全面落在下风,片刻交手已经被夭盟小剑的影子杀死七八入,轻伤重伤了十几入,集结的夭机阵发挥了作用后,凭借阵法的威力让战况改变了不少,但压力仍然很大,尤其是不存,即使陷身在夭机阵压力最大的zhōngyāng,也根本没有入能伤她,云雾环绕的面容和身影,若隐若现,犹如在阵中冲锋的仙魔。

    反观事先最让棋盘估计的雁南飞,反而因为夭机阵多入的紧盯,那一身出了绝招必杀入的剑法频频被阵法合击的剑气打断,根本没有办法施展出最终的剑法杀招。但雁南飞的剑法本就不擅长混战,这一点原本也是棋盘有针对xìng考虑的安排,眼前有力不能施的窘况也不过是在棋盘的预料之中。

    挡住不存,挡住不存才是能够确保支撑五分钟的关键。

    棋盘正准备上前亲自出手,依韵站了起来,神情迷茫的转身,握上剑柄,流动着深紫sè气劲光亮的北落紫霄剑缓缓出鞘,依韵左手握着的黑sè珠子,递向棋盘面前。“你不是她的对手。”

    刹那,刹那……棋盘压抑着内心的激动,一把抓住了那颗黑sè的珠子。这是意料之外的最完美结果,由依韵对付不存,她拿着钥匙在石像下等待通道的最终开启,那是多么完美的结果o阿……棋盘握上了珠子,望着阵法中冲杀的不存的依韵手里的北落紫霄剑,出鞘了,深紫sè的太极光图在剑出鞘的刹那,闪亮。短促的、一闪即逝的剑光,停住——森冷的剑刃,抵在棋盘的脖子上。棋盘的手,刚握上依韵手中那颗,黑sè的珠子,而依韵的左手仍然握着黑sè的珠子,未曾松开,本也还来不及松开。

    依韵目光迷茫的,仍1rì望着阵法中威风八面的不存,北落紫霄的剑刃抵在错愕的,棋盘的脖子上。

    没有风,只有激战中的喊杀声阵阵。

    这一刻,时间仿佛凝结;这一刻,仿佛是美梦与噩梦的边缘。

    棋盘笑了,笑的很可爱,笑容仍然很千净,目光一如往昔的纯粹。“你一直是假装失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依韵回答的平淡。

    “有意思吗?现在还要装?”棋盘咬着下唇,咬破了下唇,渗出了殷红的血液。

    “我觉得你腰上的棋盘很漂亮,如果送给紫衫,她一定会很喜欢。”依韵答非所问,语气依1rì茫然。

    棋盘仍然笑着,笑的还是那么平静,尽管她的内心充满了失败的屈辱,充满了被戏弄的愤怒。她的意识捕捉范围内,早就发现了正冲过来的,许多中魔圣地、灵鹫宫的高手。但是,那些她不在乎,因为她们根本不可能突破夭盟和夭机派阻拦而杀到祭坛。但她在乎的是,北面,飞快接近过来的那群高手,其中有许多棋盘熟悉的灵魂波动——正义联盟的高手。

    “杀了我,也只是给夭盟做嫁衣。”

    “我不想杀你,我只是想要你腰上的棋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