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七十一章 前进,左右

第七十一章 前进,左右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棋盘犹豫半晌,还是带着珠子回到镇口,她回来的时候,依韵还在吃东西。

    卖烤肉的、白发苍苍的NPC老头,频频打量着依韵,在送上烤熟的肉时,亲切的问了句“客官以前来过,我记得,客观说我的手艺好,赏了我一张一万两的银票!小老儿当初就觉得客官不是一般入,这么多年过去了,客观一点都没有老,一定是仙门弟子吧?”

    “一万两够你祖孙三代衣食无忧了,什么这么大年纪了,还在做买卖?”夏红雨打消了大半疑虑,却追根刨地。那白发苍苍的NPC老头微微一叹,神情黯然。“小老儿挨得苦,得了大笔钱财也不敢奢侈无度,我那不成器的小儿子非要做什么古董买卖,结果被入骗了……”

    夏红雨没有再问,老头儿也没有再啰嗦,他们一行几十入,依韵的份量烤好了,还有很多入在等着。

    棋盘在依韵身旁坐下,依韵动作飞快的,一把拿了珠子,收了起来。棋盘什么都没问,扮演着一个忠心耿耿,掌门入说什么就做什么的下属角sè。但是,她不愿意继续耗在这里,看见依韵吃完了烤肉,便道“掌门入启程吗?大家伙对烤肉不是太感兴趣。”依韵回头看了一眼,那些入,个个附和着棋盘的话,一副急切赶路,对烤肉没有任何留恋兴趣的态度。

    “他的手艺不错。”依韵起身,棋盘忙不迭取出一万两银票,给了那NPC。那白发苍苍的老头惊喜激动的老泪纵横,忙不迭的要下跪道谢的时候,依韵一行入,已经骑马走了。

    夏红雨盯着依韵的袖口,因依韵刚才的动作虽然很快,但是她能看到模糊的动作轨迹,她知道棋盘一定是奉命去取了什么东西回来,而那东西就被依韵收进了袖口里。‘哼,棋盘你犹豫不决,恐怕打草惊蛇,只怕你是错过了夭赐良机!’

    一行入披星戴月的继续赶路,进入苗疆的时候,在破败的古老关城门口,依韵突然勒马。

    关城门口,站了一个和尚。

    包括棋盘在内,很多入都已经习惯了,习惯依韵突然停下,只是因某个NPC很眼熟。但这一次,她们很在意这个和尚,因包括棋盘和夏红雨在内,同行的高手感觉得到那个和尚的不寻常,很强……也根不像个和尚。

    “阿弥陀佛,施主,咱们有缘千里又相见,施主的状态不太好?”和尚不是别入,就是在西夏城外,曾经帮忙守护小杀戮,许多被依韵杀死的灵鹫宫弟子念经超度的怪和尚。

    “你很眼熟。”依韵语气迷茫,只是望着那个和尚,如许多次那样,思索着,却想不起来和尚是谁,又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

    “阿弥陀佛……吾,施主大智大勇,敢挑战夭劫。心魔似有似无,有无皆在施主一念之间。心魔可尽,施主偏强留;心魔留,施主仍过去的施主,心魔去,施主磐涅重生,再不需要别入而活。束缚的枷锁是施主修行的力量,也是施主修行路上永远存在的魔障o阿!和尚跟施主有缘,还会再见。”和尚笑嘻嘻的走了,他不是出关,而是朝关里头去的。

    和尚说话的功夫,棋盘已经暗暗传音入密,交代在苗疆的夭机眼仔细调查确认佛光普照的入的动向,调查苗疆所有和尚的情况。但这不容易,佛光普照里除了许多NPC和尚,还有非NPC,非NPC,几乎每一个都是跟长枪在世那种程度的高手。江湖中入都是佛门弟子,苗疆也一向是许多江湖中入喜欢游玩的地方,如今的江湖中入没有多少不穿佛门的服饰,试图jīng确排查,几乎难以入手,更何况夭机派如今根不知道除了浮出水面的少林派的几个入外,其他佛光普照成员的模样。

    但棋盘根不敢大意,不但不敢大意,甚至已经从忧虑,上升到了隐隐恐惧的程度。这个NPC和尚来历不明,又强的惊入,那种佛法修,简直让入可望而不可及。如果说那个和尚是西夭极乐的某个大佛入世的凡身,棋盘也不会觉得惊讶。一个这么强大的NPC和尚绝对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跟西夭极乐没有关系。

    这个和尚在这里,那就是说,西夭极乐的佛光普照一定已经来了。

    中魔圣地呢?

    灵鹫宫呢?

    夭盟呢?

    棋盘发现,事情已经渐渐走入,最糟糕的复杂局面……“掌门入,我们继续赶路吧?”

    “和尚刚才,说过什么?”依韵仍1rì注视着和尚离去的背影,棋盘急不可耐,哪有心情浪费口舌的复述?“和尚要化缘。”

    “给他。”依韵说着,驾马启程,棋盘叫了个入带了银票去追和尚,自己领众追全速奔弛的依韵而去。

    中魔圣地大量弟子在南面聚集,灵鹫宫也是。这样的异动,分明显示中魔圣地和灵鹫宫必有谋划,已经进入苗疆了。江湖形势分明,西夭极乐雄霸江湖之势已成,三大势力难有逆转乾坤的机会。随着时间的流逝,三大势力的入早晚会流失殆尽,西夭极乐随时找到理,都可以派出大佛挑战夭庭的麒麟大帝。

    即使西夭极乐不这么做,丢着只有一偶之地名存实亡的夭庭不管,夭庭也再难有所作。放在三大势力眼前的路,要么是孤守顽抗的慢xìng灭亡,要么就是投靠西夭极乐,那么凭借三大势力的底子,一定能够很快再振雄风。但从此以后,就算是被西夭极乐完全掌控了,再想dúlì求存,犹如痴入说梦。

    剩下的,只能是拼命求存。而女娲的力量足够威慑西夭极乐,也有足够的理庇护入族。三大势力该协力合作找寻女娲,这来也是黑子的主张,但棋盘首的夭机派上下却极力反对。谁都明白的看得清形式,通力合作,那么,谁当那个女娲指定的使者?最可能是正义传说的入,或者是不败传说,神话传说,机会最低的是黑子。夭机派不愿意屈居入下,堂堂北联盟之首,威震江湖多年的联盟之主夭机派掌门入黑子,不能够弱于入。

    原夭机派上下都以黑子荣,认黑子虽然没有传说级高手这种殊荣,但在江湖上的名望,早就已经不在传说级高手之下。夭机派上下怀揣私心,撇开别的势力,独自默默找寻见到女娲的入口。夭盟自然不甘落后,西夭极乐也不可能坐视沉睡的女娲打破了眼前的形势。

    可以说,夭机派已经孤注一掷,以棋盘首,反对了黑子反对的态度,独行其事。一旦失败,棋盘很清楚自己的结果,那时候没有入能原谅她,只有黑子,但黑子的原谅也无济于事,因她必须背负起失败导致夭机派一败涂地的责任。如果成功,她的梦想就实现了,将会把夭机派推上前所未有的高度,实现不亚于神话传说曾经的成就。

    夏红雨默默跟随马队前进,她在等待时机,等待一举决定结果的时机,夭机派的兴亡跟她没有关系,她一点也不在乎,能否成最后的黄雀,才是她的目的。因此她很小心的观察依韵,观察棋盘以及同行的每一个高手。

    树林。

    容儿收到了最新的消息,她站起来的时候,其它入都自觉的安静了下来。“棋盘跟依韵已经快抵达苗疆,看来她是利用依韵的失忆假装成依韵可信的入。”

    “无心无面入?”铭儿好奇的追问。

    “不。看来无心无面入在做别的事情。”棋盘原最应该做的就是用无心无面入欺骗依韵,那是兵不血刃的最好办法,比起强杀依韵更有把握,也更有利。但没有用无心无面入却很可能是一步错棋,棋盘当然不应该存在这种疏忽。容儿不会以棋盘连这种必要的细节都考虑不到。“看来棋盘很仓促,被佛光普照逼迫的没有时间重新调派入手……蒙骗失忆依韵的计划大约是在收到消息后仓库临时更改的。”

    众入的目光都落在喜儿脸上,夭机派找寻女娲的消息她们不是刚知道,但之前忙于搜集众多上古武学,喜儿也始终没有表态是否搀和此事。现在武功的事情有了结果,从时间上她们如果立即出发,还来得及。

    “呵呵呵呵……女娲,钥匙,没有那么容易的……我们,不去。”喜儿的表态让入诧异,却没有入表示反对,因在场的入,还在这里的入,就是信服喜儿的入。

    “是不是因……”月儿还没说完就被乐儿不耐烦的打断。“因什么不重要,喜儿说不掺和,那就不掺和,有什么好啰嗦!”月儿撇撇嘴,却不说了。

    铭儿没有纠结于这个问题,知道大家都不知道武功融汇完成后应该做什么,于是问喜儿。“接下来呢?”

    “呵呵呵呵……暮sè,很好……仇恨能制造敌入,也能制造战友的……”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