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六十九章 江湖无梦

第六十九章 江湖无梦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拿着双剑的棋盘一路迅猛快攻追击,不片刻工夫,两人又交手二十多招,经脉受损的黑影根本没有反击的机会,始终处于被动的守势,终于,经脉的损伤情况变的更严重了,但棋盘仍旧气息悠长,根本没有连续强攻而出现内气供应不足、或者经脉受损的迹象,她知道再这么下去,必死无疑,正准备冒险施展逃命绝技的时候——一团金光夹带凌厉的力量飞快shè了过来!

    黑影感应到飞shè过来的金光暗器同时,果断弃剑、飞身后退,长刃瞬间寸寸断裂、骤然化成一截截金属暗器,在特殊的内劲推动下被爆炸式的力量推动着飞扑追击的棋盘!与之同时,棋盘手里的yīn阳双剑瞬间变化成一面金属的圆环,圆环中一根根细丝交织成网,黑影寸寸断裂的长刃,特殊气劲催动的一团暗器尽皆被大圆环中的丝网挡住,强大的冲力撞在网上,拉出几公分的变形,然而,柔韧的天蚕丝网不但依然无损,反而吸收了强劲的冲力,化成犹如弓弦般的弹力,把那些被拦下的、寸寸断裂的长刃金属暗器推的反飞了回去!

    金光穿过虚空,飞shè黑影,黑影即使施展绝技脱身,看似已经避开了金光飞shè过来的路径,不料那团金光中曲着的金蛇锥,突然变化,虚空再生出力量,凌空拐弯改向,追着飞退的黑影疾闪追去!飞退中的黑影单手一样,甩出一把四刃飞镖,撞偏了追击的金蛇锥,躲过了一劫的同时,却被棋盘弹回来的寸寸金属刃shè了个正着!

    夏红雨落在树枝上,左手握着枚金蛇锥,右手握着金蛇剑,冷笑看着受伤,背后撞落地上的黑影。不等棋盘手中的圆环飞到面前,黑影后背落地的同时人已经立即弹起,贴地翻旋中身体屈起,脚在地上一蹬、人便如流星般飞投而去。“她交给我!”树上的夏红雨横空飞追同时,金蛇锥脱手shè出,逼得试图逃进yīn影中的黑影被迫转向,逃往别处。

    棋盘收起兵器,重新变化成巴掌大小的棋盘挂在腰上,看着夏红雨追着黑影远去。“嘻嘻,不败传说又少一个得力影子了呢。”棋盘信任夏红雨的战斗力,径自追依韵而去。

    黑影奔走极快,但仍然快不过追击的夏红雨,偏偏夏红雨犹如猫捉耗子一般,并不急于近身追杀将她拿下,只是不断的shè出金蛇锥,金蛇剑,断绝了她藏身yīn影的机会。两个人如此一逃一追了半刻钟,黑影看见前面是古老的陨石森林,参天大树的茂盛枝叶完全阻挡住了阳光,让林中一片yīn暗。

    希望,就在她的眼前了。一片yīn暗中,全都是她的藏身之地。黑影咬紧牙关,飞快奔走,眼看就要投入黑暗的yīn影之中脱离危险的时候,夏红雨骤然加速,膝盖顶在她胸口上,肋骨断裂的痛楚,让黑影咬紧牙关身体仍然不由自主的卷缩,人,落地的时候,金蛇剑的剑刃,抵在她咽喉上,她的双臂、双脚,同时被四枚金蛇锥洞穿!

    夏红雨骑在黑影身上,眸子里流露出残忍、戏谑的光。“小剑的影子,活在yīn影中的黑影,呵呵,让我看看你的庐山真面目!”夏红雨一把扯掉了黑影遮挡着脸的面巾……

    黑sè的面巾,在夏红雨手上,微微的飘扬,林中没有风,面巾飘动,只是因为夏红雨的手在发抖……被她压在身下的黑影面巾下的那张脸,她做梦都想不到,熟悉的让她做梦都想不到——华茜。江湖富商,跟花无百rì红联系最多,交情深厚的姐妹,华茜。也是她夏红雨的结拜姐妹,从成长院开始就结拜为义姐妹的好妹妹,华茜……

    “红雨姐,对不起,我实在不想用这样的身份和你相见的……”

    “你是华月吧?是的,华月,华月是花语的弟子,突然变成小剑的影子黑影也不值得奇怪,一点都不值得奇怪……”夏红雨说着,一把扯开华茜黑sè的夜行装,扯开里面的内衣,然后,清楚的看见了双胸之间的那块,小小的,圆形的红sè胎记……红sè的胎记,这一刻,在夏红雨渐渐湿润的眼睛里,变的很大、很大,大的几乎占满了她的思维空间……

    华月跟华茜是姐妹,很像,很像,但气质不一样,最不一样的是华月身上没有胎记,华茜有。

    “不可能!你如果是黑影,过去不可能瞒过我和花无百rì红!”夏红雨的眸子里,缓缓滑落眼泪……很多年了,很多年她都没有流过眼泪,而且她早就发过誓,绝对不当一个伤心流泪人,如果流泪,只能流鳄鱼的眼泪。多少年的姐妹,信任无比的姐妹,竟然隐藏着,隐藏着另一个她做梦都想不到的身份……

    “红雨姐,我的武功本来就能够隐藏武功,本来就是刺探机密,偷袭杀人,执行黑暗任务的武功。”华茜不忍心直视夏红雨的伤心的神情,她不希望有这样的一天。因为她能够想像,从来不相信别人,却从涉足江湖至今,一直对她、对花无百rì红无条件信任的夏红雨,面对这样的她时,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就像,突然发现自己,原来在她面前,是一个十足的,傻瓜!

    夏红雨一耳光抽在华茜脸上,愤怒,让她咬牙切齿!“为什么当小剑的影子!我早就说过,你愿意,就跟我一起在金蛇山学艺!”夏红雨扬起的巴掌,毫不留情的再一次抽在华茜脸上,华茜的双颊,都被抽的肿起老高。“说话!为什么?”

    “我爱他。”华茜没有直视夏红雨的目光,偏着脸,因为她无颜直视,但她嘴里吐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却是清晰的、平静的。

    “什么……?”夏红雨却愣了,她本来就想不到理由,却觉得华茜的理由比她想不到的那些、每一个都觉得不可能的理由更不可能、更荒唐可笑!更荒谬滑稽!

    “我爱他。”华茜重复着,语气还是那么平静。

    夏红雨笑了,她觉得今天绝对不会是个好rì子,她先是当了傻瓜,然后又面对了一个,天底下最荒谬滑稽,最荒唐可笑的事实!“你爱他?你疯了?失心疯?你爱小剑——那个木头人,那个根本没有感xìng,根本不能体会情感,只能用冰冷的理xìng逻辑推理人的情感情绪的石头人?他有什么值得你爱!爱他有什么结果?像不存一样,一辈子守活寡?表面风光,其实呢?小剑对她,永远只有理xìng逻辑推理出的,对妻子应尽的义务行为,还是在不影响武功修炼基础上的,有限的,冷冰冰的义务行为!你爱这样的人?”

    夏红雨放开了华茜,抓着头发,抓乱了一头长发,抓狂的在旁边来回走动,难以理解,无法接受的叫喊质问着。华茜不是富商,华茜一直隐瞒自己的真实,这是欺骗……但是,华茜没有伤害过她,至少目前没有。夏红雨虽然觉得有一种,当了傻瓜的,没有被姐妹真正信任的伤心和被戏耍的耻辱,但是,没有仇恨。

    华茜的资质本来就不错,本来进了江湖闯荡过的人,但很快就放弃了,说对江湖没兴趣了。后来就做买卖,当商人,看起来,一直如此。反而是资质不如华茜的华月,偏偏一次又一次撞的头破血流,重生又重生,还要坚持在江湖上打滚。但夏红雨一向不喜欢华月,对华月的情感完全是冲华茜才照顾。华月太嚣狂,又太虚荣。夏红雨曾经还觉得,不该在江湖的华月一直练武功,该在江湖的华茜偏偏去当了个商贾。

    “你就为了小剑?”夏红雨觉得一点都不认识华茜了,一点也不了解她。因为她完全不能接受,华茜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还是因为这样的理由。

    “只有当他的影子,才能见到他,才能成为他身边的人。我爱他,我想,总有一天我能成长,进步的成为他身边的女人,即使是像不存一样也没关系。为什么非要是一个懂得卿卿我我的男人呢?要的,不就是一份永远都不会变心,永远都不会改变的稳定吗?小剑,不正是这样的人吗?”华茜注视着夏红雨,语气很认真、很认真的反问。

    夏红雨无话可说,因为已经什么话都不需要再说。

    “红雨姐,你杀了我吧。”夏红雨沉默了,华茜也明白眼前最重要的,已经不是别的事情,夏红雨在江湖上作恶多端,声明很差,但是有一点,那是不差的。如果夏红雨接受了委托,决定赚一笔钱,一定就能做成功,至今没有失败过。棋盘把黑影交给了夏红雨,就意味着只能成功,不允许失败。

    “我是该杀了你,因为从现在开始,我已经不可能再把你当成能够完全信任的姐妹了,充其量,你只能是一个朋友。”夏红雨的脸上,挂着笑容,但那笑容却比哭还难看。一个素来信奉利己主义,残忍冷酷的人,偏偏心里头始终藏着两份让她温暖的情感,突然发现,其中一份原来并非她以为的那样。那种伤害是绝对的,伤害的同时让她原本信奉的只信自己的利己主义绽放出更强亮的邪光,她想为自己信奉的道理而笑,可是心却为那份支离破碎的温暖情感而痛。

    “影子就是影子,有的影子,死了,功劳足够了的时候,就得到zìyóu;有的影子,不到期约,就算死了,也必须等恢复卷轴,然后再站起来,拿起武器,继续行驶影子的使命。红雨姐,我是第二种影子,我自己,心甘情愿的把自己卖给小剑五百年,如果当时还能订更久的期约,我还会心甘情愿的当更久的影子。你杀我,不杀我,其实没有区别。只当是……只当是,我能偿还的一点,抱歉吧……”华茜别过脸,说着,却无法直视夏红雨,她很抱歉,很抱歉给夏红雨带来这种,无法弥补的伤。

    “我只剩花了……不想她体会我现在的心情,你如果真的抱歉,就主动告诉她吧。她不是我……华茜,你怎么能这样伤害我们?”夏红雨手里的金蛇剑,颤抖着。她的心情,就好像,感觉再也不会相信人了似得,如果不是她本来信奉这样的生存道理,这一刻,连花无百rì红,她也会变的不再如过去那么信任,因为害怕,再一次体会这种伤心。

    “红雨姐,对不起,但是……你知道,江湖就这样……”华茜的话还没说完,金蛇剑已经刺进了她的心脏。夏红雨流着泪,眸子里,布满了愤怒的血丝。“别把一切推给江湖——如果你把我们像我们对你一样看待,告诉我们,又怎么了?是你……为了小剑,不愿意相信我们,不愿意犯一点点可能危害、影响小剑的错误!”

    华茜没有说话,说不出话,面对夏红雨的斥责,她无话可说……夏红雨也不打算听她再说什么,而是果断的,迅速的拔出了剑……喷溅的鲜血中,华茜很快的,死了……

    华茜的人头,在尸体消失前,就被夏红雨提到了棋盘面前。

    “她就是黑影?”

    “她就是黑影。”

    棋盘看着夏红雨沉着的冷静,不由笑了。“夏红雨不愧是夏红雨。”以天机派的情报能力,以棋盘的记xìng,当然已经知道黑影是谁,当然也知道华茜跟夏红雨的渊源、关系。不把夏红雨跟华茜和花无百rì红的关系曝光在江湖中,本来就是夏红雨过去跟棋盘合作时棋盘代表天机派赠送的礼物。

    “废话。”夏红雨丢下华茜的头,骑上马,如同别人一样,沉默的跟着依韵。棋盘临时变更的战斗计划让她非常意外,意外之余,又叹为观止。杀依韵很难,但是,如果钥匙在依韵身上,那么,他去了女娲遗迹不就等于是钥匙带到了女娲遗迹么?尽管最后仍然免不了杀了他,但那时,不管能否杀死,前往见女娲的通道都已经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