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六十八章 快斩

第六十八章 快斩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几十个人,在圣主大殿周围,站立不动,依韵记得那些方位都是便于隐蔽的位置。

    唯独那个最快的人,速度放满了,一步步的,远远走过来,边走,还便自打量着周遭。

    一身浅蓝sè的裙袍,模样,让依韵觉得有些印象。

    “掌门人!我们来了。”

    “掌门人?”依韵茫然。

    “掌门人不记得了?长夫人没有告诉掌门人,您是紫霄剑派的掌门人吗?”女人笑着,笑容很单纯,那双眸子,纯粹而干净的仿佛一尘不染。

    “忘了。”依韵思索了片刻,没有一点印象。

    “掌门人还记得让属下来的事情吧?”

    “忘了。”依韵还是没有印象,他只觉得面前的人有印象,却想不起来她是谁。

    “我是茗,掌门人记得了吗?”

    依韵沉默的思索了片刻,摇头。“这名字很耳熟。我叫你来做什么?”

    “掌门人真的忘了……半年前掌门人就说过,一旦确定了见女娲的入口就立即来禀报,并且立即陪同掌门人去女娲祭坛,用钥匙打开通往女娲沉睡之地的通道。见到了女娲,掌门人就能够得到对抗西天极乐的力量,就能成为江湖各大势力不得不共同推举的唯一首领,紫霄剑派也会从此声威大震。”

    依韵想不起来,但是听起来,好像有这么回事,他看着面前浅蓝sè裙袍的女人腰上的一副,巴掌大小的jīng致棋盘。觉得很好奇。“你为什么带着棋盘。”

    “我喜欢下棋。”她说着,恭敬跪地。“掌门人,是现在启程出发吗?”

    “……好。”依韵站了起来,蓝sè裙袍的女人恭敬在前领路,周围原本隐藏的几十号人,涌了过来,把他们围护在zhōngyāng。依韵打量着了一圈,觉得没有几张脸是熟悉的。“他们是谁?”

    “一品堂的高手。”

    “一品堂……这名字很耳熟。”依韵看着那些人,手里拿的,各式各样的兵器。眸子里,有些困惑的光。“为什么他们不用剑。”

    “掌门人交代的,为了隐藏行踪让他们别用清一sè的长剑当武器。”

    如此,一路离开了冬天圣地,走的都是避开了npc的路线,这样依韵觉得很困惑。“紫衫,是不是我的夫人。”

    “当然是。不过她也是白sè黄昏,掌门人从来不让夫人知道太多门派的机密,所以我们不能让夫人知道掌门人去了哪里。”蓝sè裙袍的女人认真的回答着。姿态,一如初见时那般恭敬。语气也一样的认真。

    离开中魔圣地后,周围的人变成跟在后面,其中一个上前,跪地。“请掌门人下令,属下一定把钥匙带回来。”

    依韵沉默,目光显得有些困惑。

    蓝sè裙袍的女人见状,呵斥了那个跪地的人退下。“掌门人早就带着钥匙,哪里需要你去取?”

    “是!”那人低着头脸,退回到队伍中间。

    树林里。马匹安静的聚在一起歇息,每个人,一匹马。

    全上了马后,蓝sè裙袍的女人作礼道“掌门人请先行,背后有一条天盟的尾巴,属下去打发。”

    一群人,护着依韵骑马去了。

    棋盘摘下了腰上那面巴掌大小的jīng致蓝sè棋盘。口中念诵佛经,金sè的佛光印记,四面纷飞,一道道卐字金sè佛印全飞落在树林中的yīn影中。佛印落下处,yīn影亮起了金光,不片刻功夫,周围几乎全没有了黑暗的yīn影……

    就在这时,仅剩不多的yīn影中,突然飞出来一条漆黑的身影,那身影奔走快如疾风,眨眼横过十丈距离扑到棋盘背后,寒冷凛冽的刀光,一闪——棋盘从容旋身,手里的棋盘旋动着,骤然加速的撞上刀光!

    刀,是黑影腰间的弧形长刀,刀刃砍在棋盘上,伴随黑影的发力,棋盘托着,带着蓝sè裙袍的女人飞快的步步后退。

    “嘻嘻,东瀛剑法不过如此嘛,一刀流,一击不胜你还有什么机会呀?”棋盘旋身错步,手中托着的棋盘骤然旋动,带着黑影手中的长刀,吸字的气劲配合棋盘本就具备的强大吸引金属的力量,让黑影刹那判断出,根本无法夺回兵器,还会被棋盘的旋劲带的被迫凌空旋飞。

    棋盘旋身错步的同时,一掌击出!

    黑影当机立断的撤剑,身形疾飞后退,刹那融入仅剩不多的大树yīn影之中。

    长刃插落地上,jīng巧的蓝sè棋盘骤然变化,四面边缘打开的机关口处全吐出森冷的铁刃,棋盘分开,迅快的刹那重组,最后竟然变成了一把双手长剑,一头是笔直的剑身,另一头是弧形、类似黑影所用的长刃。中间是剑柄,被棋盘单手抓握,斜放身后。卐字的金sè佛印飞shè出去——同时飞落在周围仅剩不多的大树yīn影处。

    周围十丈内,所有的大树下,都没有了yīn影,但是,仍然见不到黑影的踪迹。

    “你喜欢等,我就陪你等,反正你离不开周围十丈范围之内,一旦离开了yīn影我就会知道你的踪迹,等下去,很快你会追丢依韵,我等的起,你呢?”

    树上,树叶的yīn影中,突然飞shè三团寒光——舞动的长刃微动,强大吸力作用下,三团寒光全被刃身吸住,紧随寒光之后,双手各执一把中、短寒刃的黑影飞扑落下。

    刹那,寒刃光芒飞闪,犹如一团绽放的鲜花!

    连绵不绝的刃光全都被旋动的双刃jīng确无误的挡下,黑影落地时,伏地的身形疾风般前冲,地上那把插着的长刃随其掠过而骤然消失,扑攻的刃光骤然间更多,气势汹汹的追着不断后退的蓝sè裙袍女子,连绵不绝的快攻如雨般连续不断的进攻,没有片刻停歇的时候!

    蓝sè裙袍的女子身形骤然加速后退,飘飞中手里的两头刃刹那变化,变成了中间被锁链连接的三节棍。与之同时,嘴里咬着长刃,双手各执把刀的黑影追到她面前,连环不绝飞闪的剑光,再一次罩落!

    “没用的,三刀流在我棋盘面前也占不着任何便宜!”

    三柄刀快,棋盘手里的三节棍也不慢,黑影迅猛快攻,棋盘只是退着、稳稳的防守,说是放手,但是她手中飞快舞动挥击的三节棍却每一次都jīng确无误的砸击在黑影三把兵器刃身侧面同一点位置,把握之巧妙jīng准,让人叹为观止。

    两人一进一退,兵器迅猛交接,不片刻工夫就交手了三十多招。棋盘看起来仍旧气定神闲,但黑影却已经满头大汗。主攻的她全力以赴,为了对抗棋盘兵器上、以及内功的吸力,黑影每一次的进攻都必须付出消耗更多内力的代价才能确保兵器不收吸引力量影响,持续交手多招,她体内的经脉连续不断的被满负荷的内力流过,已经出现了轻微的损伤。

    “着!”三节棍,又一记砸上黑影左手短刃刃身,那把刚猛的弧形短刃,应击断开,断开的刃身飞旋着、刺进了周围的一棵大树树身之中。形势逆转,黑影开始退,棋盘开始追击,舞动的三节棍犹如狂风暴雨般照着黑影,丝毫不予她喘息之机!“嘻嘻,这种兵器弱点太明显啦,侧面受攻击不能很好的分散力量,很容易就会折断。你不如换唐剑吧,更趁手呢!”

    棋盘笑的可爱,眸子里的光芒仍旧单纯,干净的一尘不染。但下手却毫不留情,哪里有给人离开回去重新换兵器的打算?分明是要把黑影剩下的两把兵器都砸断了,再把黑影的脑袋砸成了烂西瓜才肯罢手!

    三剑去一,黑影的攻势频率减弱,但提升了的是刀上的力量和出剑的速度,原本也不致于陷入这种被动的局面,但她的武功从来不擅长多招连续硬拼的交手,刚才交手几十招已经让她的经脉损伤,此刻的实力发挥下降到了原本的八成,接连被棋盘追击了二十多招也没有任何机会脱身撤走。

    “嘻嘻,不败传说影子中的高手黑影今天真笨,为什么要跟我硬拼呢?一开始就聪明的走了,我可不会追你呢。”中长的弧形剑,被棋盘逮住机会,毫不留情的砸中了那一点,顿时,如第一把那样断裂,抛飞。黑影弃剑的同时,双手握剑,仍旧采取守势,展开另一套迅猛狠辣的剑法,速度的提升,让棋盘再没有机会如愿的总砸向剑身同一点位置。

    却见棋盘手里的三节棍舞动中突然变化,变成了两把单手握持的长刃,左手是类似黑影长刃的兵器,右手是一把笔直的长剑,一时间,剑刺如电,刀斩如风,俨然是把最初连在一起的两头刃身的兵器变成了单手分执的双剑来用。伴随兵器的变化,招式也变成了以迅快、歹毒主要特点的yīn阳双剑流招式,让只剩一把长刃的黑影根本没有全力反击的机会,只能被动的、在yīn阳双剑流的迅快歹毒快攻下一味后退、一味防守。

    每一次黑影试图退到yīn影里,都会被早就料到的棋盘以强压断了她脱身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