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六十七章 全动令

第六十七章 全动令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追查隐身术的任务终止,天机派加派了搜寻女娲遗迹的人手,有未经确认的消息称天机派已经找到了见女娲的入口,现在已经在谋划获得钥匙,你的新任务就是到东天极乐盯着依韵,确定钥匙的所在地,寻宝猎人会协助。”

    “白sè不是在东天极乐吗?”黑影沉默了片刻,还是问出了这句疑惑,东天极乐是白sè黄昏的东天极乐,在那里又何必让她去?“现在的东天极乐是紫衫的,而不是白sè,你们的行动不需要向她负责,也不需要向她汇报。”

    “黑影明白了。”车厢角落的女人,身形渐渐跟车厢角落的黑暗融汇成一体,片刻之后,仿佛完全融入了黑暗,已经完全找不到踪影了。

    车厢两旁,两行全由宝马组成的马队渐渐追上奔驰的马车,不存打开车厢的窗户,探头窗外,右侧的马队带头的人上前,在马上微微点头,道了声。“夫人。”

    “天罪动向如何?”

    “天机派天罪秘密集结,人数超过五千,苗疆地域而去,看来女娲入口很可能就在女娲祭坛,天机派棋盘秘密悬赏,天价招募江湖高手准备围杀正义传说,似乎认为钥匙会在正义传说身上。”

    不存眉头微皱,如果说钥匙一直被依韵随身携带,那丝毫不让人觉得意外。如依韵那种最相信自己,最相信自己实力的人,视随身携带为最安全的地方本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这确实最糟糕的结果。倘若是藏在别的地方,总有能够刺探到的可能,如果是在依韵身上,目标很明确,但要达成目标却又非常困难。

    不存的沉默,让车厢右侧的马队带头的人忍不住劝阻。“夫人,白sè一直不允许黄昏杀正义传说,但现在的形势很明白,我们和天机派谁先见到女娲,谁就会成为对抗西天极乐的首领,谁就会成为未来能够引领江湖的主角!如果让天机派得逞,天盟上下都不会答应,我们也觉得很寒心。”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小剑没有说话,那就是说,小剑的态度如初,仍然不打算违背对紫衫的承诺,不存也就明白了能够下达的命令是什么。

    “我们明白了。夫人告辞。”右侧的马队加速奔驰过去,不片刻就消失在了道路尽头。

    马车左侧的马队等待已经,不存探头出车窗的时候,为首的人在马上抱拳作礼,姿态恭敬。“回禀夫人,佛光普照的人已经行动了,看来已经知道天机派和我们在找寻女娲入口的事情,有意从中作梗。”

    不存眉头紧皱,佛光普照的搀和会让事情变的更复杂,更麻烦。佛光普照的战斗力如今毫无疑问是众多势力中,最jīng锐,最强大的,不说西天极乐诸多战佛弟子中的代表着,那些都是非npc,全是如长枪在世、长拳在世、达摩再世那种级别的顶尖高手,只说他们能够调动西天极乐诸多大佛座下的九阶npc弟子,就足以横扫江湖,根本不存在硬拼力敌的可能xìng。

    “佛光普照的人查到什么?”

    “他们还不知道女娲入口的具体方位,天机派在争分夺秒,为的是在佛光普照找到女娲入口之前得到钥匙,见到女娲。”

    “继续密切关注佛光普照的动向,探查佛光普照首脑的身份。”

    “是。”左侧的马队也都去了。这些,全都是小剑的影子,平时各司所职,彼此相识的没有多少,这一次女娲和钥匙的事情非常重要,正因为如此,过去许多负责调查隐秘任务,调查各大势力部分需要在意的人物的影子全都投入到钥匙和女娲祭坛的事情上了。

    “你走一趟,全动令。”小剑语气冷漠的取出面漆黑的牌子,牌子上,流动着彩sè的光纹形成的图案,图案的内容是可以变化的,但变化和cāo纵的办法只有小剑和紫衫知道,不同的图案,能让小剑的影子明白不同的含意。如果拿着令牌的人带去的命令跟令牌图案的含义相左,影子就会毫不犹豫的杀死执令者。令牌代表的是白sè黄昏,在影子眼里,命令顺差在携令的使者之上。

    “全动的话很多事情都会受影响,而且很多影子的身份有暴露的危险。”至今为止,小剑只有一次,下达过全动令,那就是三界开启前跟灵鹫宫的决战之前,双方拼棋子的惨烈厮杀期间,九百九十九条影子全部投入到对灵鹫宫魔女使者、老辈高手的战斗中,那一场战斗的残酷洗礼之后,小剑的影子只剩下一百零一个,仙界期间没有收到几个合适的影子,一直到十八层地狱出,三界融汇一体后江湖上的厮杀战斗越来越多,至今为止,影子的数量才提升到了三百六十个。许多影子本就有别的身份,一旦异动,天机派的情报网就会把那些人列入可疑名单,暴露的风险非常高。

    小剑没有回答,沉默的继续闭目自修。这,在不存眼里就是回答。不存不再劝阻,小剑做事一向只需要提醒和建议,不需要相左的对抗式阻止。

    “你也小心些,大师姐她们搜罗的武功秘籍大约也差不多了,肯定不会坐看钥匙落入别人之手,什么时候出手,以什么方式都很难预料。”不存说罢一跃穿过窗户,飞身落地之前已经从真空袋放出宝马,奔腾的红马载着她,流星般飞驰疾走,奔西而去……

    “咦?依韵依韵,白龙妃邀请我们去天庭哩!”紫衫笑眯眯的收拾了形状,抱着依韵胳膊,使劲的拽他。“去嘛去嘛。”

    “没请我。”依韵摇头,任紫衫如何拉,就是端坐不动。紫衫嘴一撇,做生气状。“你怎么这么讨厌哩!记xìng差,为什么每次我说谎你都知道咧!”

    “……”依韵沉默,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知道,反正,就是知道。

    “好啦好啦!那你乖乖在家别乱走,半个月我就回来了咧!”紫衫无可奈何的唤出赤兔马,又交代圣地的人悉心照看,便独自骑马去了。

    紫衫去了,依韵一个人端坐在圣主大殿广场上正气本源的女佛石像下的台阶处,因为这个地方很不错,没有飞鸟飞过留下鸟粪,大殿广场周围也没有随时可能倒塌的树,也没有蚊虫徘徊。换言之,这里够安宁,依韵吃饭也都在这里,省心的多了。

    东天极乐的人不多,这些rì子似乎都很忙,奔走于外的人的多,停留在东天极乐里的人却很少,原本东天极乐的弟子也不多,如今的形势下,更是只有流失的人,没有多少加入的人。偌大的东天极乐圣主大殿,除了npc守卫,基本就见不到别的人影了。好在依韵也不怕无聊,每天不是自修武功就是舞剑练实际属xìng使用值,没人说话也无所谓。

    只是,一天天的呆在这里,他却从找不到熟悉的感觉。也不是无聊,也不是沉闷,而是,就是没有那种,本来就在这里、长期熟悉这里的自在感,更没有对环境十分熟悉,了然于胸的自在感。尽管东天极乐里从弟子到npc对他都很尊敬,他说什么,跟紫衫说什么,看起来没有区别。但依韵还是觉得,很不自在。

    这个问题,依韵思考了很久。但是早上思考的结果,中午就忘了,中午思考的过程,晚上就忘了。也不知道是否因为记xìng的问题,思考了几个月了,仍然没有思考出头绪。不过,依韵也不着急,反正除了自修和舞剑,本来他也无事可做,有个想不出答案,又能让他每天思考的问题,挺好。

    天sè渐渐yīn沉,乌云覆顶。

    来了东天极乐几个月,这还是第一次下雨。据说这里下雨的时候很少,但是周围山群连接了许多山泉,从来不缺水,夏季的时候气候也不会很热,居住很舒适惬意。

    豆大的雨滴以幕天席地之势罩落大地的时候,依韵身旁,两个侍女合力举起把大伞,遮雨的同时轻声劝阻。“请主人回大殿。”

    依韵看着外头的雨幕,不知怎么的,觉得躲藏在大伞之下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于是他挥手,那两个侍女无声的、举了伞离开。大雨,洗刷着天地一切,洗刷着依韵的身体,雨水打在他身上,渐渐的,他脑子里飞快闪动起来一些画面……雨中,飞闪的深紫sè剑光接连不断的隔断一个又一个敌人的咽喉,混合着血的雨水从地上四面飞溅,化成了暗器,洞穿了一个个敌人的肤肉……

    意识空间里,出现了几十号人。

    依韵目光茫然的望着雨幕,意识中清晰把握着那几十个人从三个方向,渐渐接近圣主大殿的动向。其中一个人,是落单的,奔走的速度比别人都更快,而且是径直朝着他所在的方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