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六十五章 飘云劲

第六十五章 飘云劲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紫衫给依韵倒着酒,提醒着,尽管她也不知道那一句话依韵会否记得的久一点。

    “你刚才,说过什么?”依韵困惑的表情,让紫衫只是忍不住笑,她也捂着嘴,笑的停不下来了,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句断断续续的话。“没……什么……啦!”

    依韵不再问,继续吃着盘子里的食物。紫衫也没有再尝试重复,因为几个月的相处早就已经让紫衫发现,如果依韵听了立即就忘记的事情,即使再说上十遍,记住的时间长度也不会超过半刻钟。

    依韵手里的筷子,凝住,他很认真的注视着紫衫,凝视了半晌,从嘴里蹦出来一句。“你很眼熟。”

    紫衫叹了口气,依韵又忘记了。这一件事情是她反反复复强调了很多、很多次的。慢慢的,依韵记住的时间越来越长,这一次记住了十一个时辰过一刻钟。“我是你妻子,紫衫。”

    “我想起来了,这里是我家。”依韵手里的筷子,继续夹起块牛肉。紫衫发现,依韵的记忆虽然出了问题,而且记性也像忘我意境初成的时候那样,但是,他仍然习惯性的吃过去那些最喜欢吃的菜,喝的也是最喜欢喝的飘渺无痕酒,仍然习惯性的不停自修,舞剑锻炼实际属性值,偶尔,时不时的,难以预料的还会蹦出一些过去的、关于某个人的话。“我们有多久没去看小琳了?”

    “六个月了。”

    “我记得是半个月,半个月前,她刚给你做了一条淡绿色的裙子……”依韵说着,紫衫听着,连连点头。“是呀是呀,我记错了呢,是半个月。”依韵说的,那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紫衫还记得那条裙子,因为是一条还没有穿够、就意外损坏了的很喜欢的裙子。但她没有纠正,因为早就试过了,不会有任何作用,只会让依韵迷惑,沉思,最后却想不出结果,反而会连这一点有限的、突然记起的事情也因为矛盾的冲突而遗忘。

    “启禀圣主,副圣主回来了。”侍从禀报不久,另一个侍从已经领着不存和小剑远远走了过来。不存一袭白袍,步履轻飘飘的犹如足踏着虚空前行似的。

    依韵看着,眉头微皱的看着不存和小剑落座,语气里带着迷茫的困惑。“我记得,你过去的轻功没有这么高。”

    “想不到你还记得我,依韵,很多年没见了……”看着眼前的依韵,不存被勾起了,遗忘了许久、许久的记忆……这袭紫影成了江湖上深紫色的象征,在许多了解依韵的人心里,想起他的时候,就想起他那一身深紫色中透出的沉默。但凡江湖中的高手,难免都曾经经历过起起落落,以及无数的凶险变故,但在江湖中,如依韵这般声名的,却如他那般遭遇无数磨难的人,除了他,就只有霄云喜了。

    很多年前,很多老江湖都说,依韵和喜儿坠入了十八层地狱是很好的结果。否则他们早晚会被时间的洪流吞没,那时候,新内法普及江湖的时候,速度流沦为无人修炼的垃圾路线,完全与新内法时代的武功格格不入。不存跟天盟的一些老江湖喝酒吃饭的时候,酒桌上总有人提起依韵和霄云喜。总有人说“如果正义传说和杀戮传说还在江湖,在新内法时代他们就是下九流的角色!在十八层地狱出不来也好,能让他们成为永远的传说……”

    诸如此类的话题,不存一向选择沉默。总有太多江湖人因为某些方面的进步而沾沾自喜的以为突破了九重天般,一步登天了。即使是很多老江湖也不例外,好像江湖是静止的,只有他们是运动的。好像都在那种时候忘记了一件事情,从来决定强弱的是人,而不是武功。武功造就的灿烂耀眼的新星有很多,但不过能绽放刹那光华,然后很快的沉没。

    依韵和喜儿创造了奇迹,离开了十八层地狱。

    那时候,不存说不上是高兴,还是忧虑。依韵从来不是小剑的朋友,道不同的他们也注定了难以不会成为对手,在这样的江湖,各有各的路,谁也不会为了别人而放弃自己的路。因为放弃的人,势必成为依附别人的附属。

    曾经的过往,曾经的忘我……曾经,是依韵引导了不存踏入意境,踏入忘我意境,她了解忘我意境无言的沉默。所以最后她极尽一切努力,脱离了忘我意境。那是因为,依韵是她踏入意境的引导者,迫使她无法忘却的、不由自主的惦念作为引导者的依韵,渴望着接近,渴望着逗留在他的身边。

    不过,那都是曾经,很遥远的,三百多年前的事情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总该有进步。”不存微笑着,往酒杯里斟酒,酒,一滴滴的落进杯子里。这不像是在倒酒,原本也只是因为回忆太长,所以才如此倒酒。最后一滴,终于让酒杯满上了。

    依韵的目光落在小剑脸上,迷茫的目光中,久久的迷惑着。“为什么我很想杀了你。”

    “因为我们认识。”小剑端着不存斟满了的酒杯,喝干。依韵一动不动的看着他,没有端起面前的酒杯。“为什么我一点都不想跟你喝酒,是不是我们有仇?”

    “没有。”

    沉默,沉默了片刻,依韵的目光依旧迷茫,语气也变的茫然,空洞。“我们刚才说过什么?”

    “没有。”小剑仍旧在一个人喝酒。紫衫嘻嘻笑着接上话头。“小剑是我哥哥,你们认识咧,以前还很熟。”

    依韵沉默,他想不起来,只是觉得小剑很眼熟,只是觉得,见到他、就想杀了他。

    小剑站了起来,语气冷漠的对紫衫道“你该早点甘心。”

    “才不要咧!”紫衫撅着嘴,一副绝不接受小剑建议的倔强态度。小剑没有再劝说什么,不存跟随他站了起来。就在他们转身的时候,依韵突然动了。

    深紫色的北落紫霄犹如闪电般出鞘,刹那划过虚空,依韵踏着桌面边缘,连人带剑一并,飞刺向小剑的后背!云雾一般的气劲随不存推出的掌,弥漫了小剑后背一片,深紫色的剑光刺进了弥漫成一片的飘云劲之中。剑上的力量在刺入飘云劲中的同时,刹那间,被云雾吸收,分散,不受控制的脱离了剑身,而那些云雾则在刹那间加倍弥漫了开。

    北落紫霄剑上的力量顿时消失殆尽,与之同时,弥漫了开来的云雾让依韵长剑后握剑的手臂上后续灌入的气劲尽数被吸收、分散成了无数份微小的,与云雾结合一体的能量光雾。

    在依韵出剑的同时,小剑刹那分身化影,已经无力的剑仅仅穿透了小剑的虚影……众多虚影合一的时候,小剑的人立在北落紫霄剑旁边,三丈外,神情冷漠的注视着依韵。飘云劲形成的云雾随紫衫挥袖,飘散殆尽。不存笑了笑,却没有回头。“这么多年了,你一直没变,就不觉得这种偷袭很可耻吗?”

    “我记得,杀人的剑,不需要打招呼。”北落紫霄剑缓缓入鞘,依韵迷茫的回忆着片刻前不存出掌时制造的飘云劲,那是他见过,不亚于沾衣十八跌之神妙的,独特又极具实战威力的气劲。这就是不存,即使在江湖上几百年来已经只剩下不败传说夫人的名声,已经很多年、很多年没有人目睹过她跟人交手,但不存就是不存,她从没有放下武功,只不过江湖上值得她亲自出手的情况已经不多。

    “依韵,仍然一味追求剑的速度的你的剑还能走多远?沾衣十八跌难道没有让你明白如今江湖武学的无数更新变化已经让江湖武功脱离了过去的原始阶段?多重剑劲诞生江湖不过几十年而已,许多高手已经能够应付甚至破解。一味的快对付不了武功差距巨大的西天极乐,你不会真打算等到成功融会了剑典后再跟西天极乐正面战斗吧?”不存说着,仿佛一点都不觉得跟现在这种状态的依韵说太多,会是多余的,仿佛一点不担心他根本记不住这些话。“西天极乐不会让我们等到那一天,佛光普照也不会。”

    小剑已经走了,不存于是追了上去。

    不存不担心依韵会忘记,因为不存了解忘我,更了解喜儿,喜儿就是如此,在漫长的岁月中,总是在忘我意境中游离于清醒与迷茫之间。很多年前不存不明白那是为什么,只是知道,谁如果以为那种状态的喜儿是个疯子,轻易就能杀死,那么,那个人会死的比谁都更快。

    很多年后的今天不存已经知道,那不是因为喜儿始终未曾脱离忘我意境的初级状态,只是喜儿选择的,对抗忘我意境在漫长时光中,必然会积累反噬心魔的一种办法而已。心魔积累的强大至影响了意境,是因为积压的感性冲突太多,如果总是在忘记,自然不会积累了太多的心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