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六十四章 终极之运

第六十四章 终极之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你不去?”剑如颜问了句,茗摇头。“天雷挑战任务的内容。”剑如颜语气淡漠的说着,茗沉默。天雷挑战的任务详细她知道,厉也知道,但她和厉都没有兴趣去做,没有必要。“危险性很高,你没必要。”

    “有必要。”剑如颜的口气变的有些冷,冷的让茗明显感受到她的坚定。

    “除非依韵同意。”茗沉吟片刻,还是决定不说。

    “你好像忘了,依韵说过,正义联盟的事情没有我不能够知道的。”剑如颜没有被这句话打发,她在破邪城逗留了几个月,一是为了确定依韵的消息,二就是为了天雷挑战任务。

    茗无话可说,依韵的确说过这句话,正义联盟的事情没有剑如颜不能知道的,依韵钱庄部分物品的提取授权,茗具备,剑如颜也具备,换言之,依韵对她们两个人的信任程度是相同的,在正义联盟里,她们专司的所职不同,但权限相当。“风险很大,根据调查显示,庄主带了一千个死囚去极北之地,回来的,不足四百。”

    “茗,我很累了,真的……”剑如颜当然知道老紫霄号的调查结果数据,用脚指头也知道那些死囚必然是依韵用以测试的,没有回来的人,当然是死在了天雷挑战任务之下。

    茗默然不语,剑如颜为了天雷挑战任务的目的,即使不说她也明白。但她不明白的是,剑如颜本来不需要通过这样的方式去克服自己,至今为止剑如颜都做的很好。

    剑如颜推开窗户,立在窗边,风吹着她的长发飘扬摆动,她的语气也添上了不像她所有的,幽幽的情怀。“这些日子我的意境修为没有寸进。你知道,我修炼的是唯剑,修炼的是纯阳真气。情爱绝对不能是我的追求,如果情爱成了我的追求就注定必须自废修炼至今的纯阳真气、自废唯剑意境。我很累了,天雷挑战任务能够洗涤因情而生的心魔,我不可能不去尝试,不管结果是怎样我也无怨无悔。”

    茗依旧沉默,剑如颜可以无怨无悔,但她不能,正义联盟也不能,如果结果是糟糕的,对正义联盟的影响必然是近乎致命的,两座邪城失一主,说是正义联盟的声势被拦腰斩去了一半也毫不夸张。剑如颜是追邪城之主,邪城无法传位,茗觉得,倘若依韵清醒大约也不会劝阻剑如颜,因为她有选择自己未来的自由和权力。

    “茗,我有很多办法可以逼你,但是我希望一个办法都不需要用。依韵做出的决定没有人能更改,我剑如颜的决定也一样。”剑如颜的语气恢复了如常的淡漠,茗也无法继续沉默,于情于理于权限,剑如颜都有知道天雷挑战任务的道理。“拿去,希望这不是让我愧对庄主的决定。”

    剑如颜拿了记录天雷挑战任务的纸,看了一遍后,收起走了。“看天意,该死的人活不了,该活的人死不了;该在江湖继续煎熬的人离开不了,该在江湖之外缅怀过去的人留下不了。”

    随缘……茗不由紧握了腰上的天地第一剑——随缘。这把剑的名字的确很好,很多人以为随缘是消极的,或者是梦幻般美好的。但茗不以为然,随缘就是现实最真实的写照,只是很多人不明白,所谓后悔遗憾的‘错误’,其实本来就是注定了随缘。

    鸟儿,从东天极乐圣主大殿后花园的上空振翅飞过,飞过的时候,拉了一堆排泄物,一团的青黑,被微风吹着,落下,飘然落向花园中,依韵的头顶……眼看及身的身后,依韵犹如头顶上长了眼睛一般,身形微微一动,那团青黑的排泄物就错身而过的落在了他身旁的地上。

    地上,几堆青黑。

    NPC侍从过来,清扫了,沉默的离开。离开之后,几个侍从叹气。“哪有运气那么背的人啊,一天天的,每天上百的鸟粪落他身边!”另一个侍从摇头不止,心有余悸的连忙接话。“他真的太背了!前天啊,他在后山小溪喝水,结果你们猜,喝进了什么在嘴里?”“什么?”周围的几个侍从充满好奇的兴奋迫不及待的追问。

    “鱼刺!一根鱼刺——咱们那后山的小溪出去几百里都没人迹,偏偏他就能喝口溪水里就碰着了鱼刺!那得是多倒霉的人啊,一根在水里被冲了几百里的鱼刺流到这,碰巧就让他给灌进嘴里了!”那侍从绘声绘色的描绘着,直惊讶的几个听的侍从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还有啊还有,咱们圣地的刚岩绝壁那多结实啊,上回一头野猪被追急了撞上去都只落下一些尘土呢,他昨儿经过的时候啊,上面就落下个半米直径的大石头直直砸向他头上!”

    那几个侍从听的张大了嘴,一副吃惊害怕的模样。“那、那后来没事啊?”

    “没事,他也厉害,大概是倒霉习惯了,当时就一掌上击,把石头给推开了。我看啊,他要不是武功厉害,早就倒霉死了!平常人那么倒霉,大概刚从娘胎里出来就直接头撞地摔死了呢,哪还能活到长大呀!”那侍从比喻的有趣,惹的一群说热闹的侍从全捂嘴窃笑。正说话间,里头有陪同的NPC叫喊“来人,把倒了的树给清理咯!”

    几个说笑的侍女忙不停的招呼叫喊,叫来了一群强壮的NPC园林杂役。

    依韵在吃饭,端上来的菜,都用金属罩子罩着,直到放在了桌上,才揭开。揭开后,还有专门细心检查,确定里头没异物了,才请依韵动筷。圣地的厨子,传菜的侍女本来都是认真的人,但是,依韵刚来的时候却频频出事。菜除了锅炉,不长眼睛的蚊子蟑螂大白天的还跑到菜盘子里头,还是在侍女门目光离开的刹那跑进去了。

    邪乎的让人咋舌,于是,依韵的饭菜就需要特别的,几道工序的检查。

    即使如此……

    一只蜘蛛,从凉亭内顶,突然抽搐着坠落,直直落在依韵即将喂进嘴里的汤勺里……

    一旁紧盯侍候的人忙不迭的拿走汤勺,换上一把,除了苦笑,还是只能苦笑,他生平没有见过这么邪乎、这么倒霉的人。

    很多年前,依韵曾经为铭记突破常规的六十初生悟性惊羡,铭记说,代价就是福缘变成了零,依韵当时以为用福缘换取悟性很值得,因为悟性本就是最难提升,价值又最高的属性,悟性的高低不仅能决定武功自修的速度快慢,还能够决定融汇自创武功的难易程度。但凡江湖高手,罕有是低悟性的,悟性低的江湖高手绝对不可能在长久的江湖岁月中保持住武功自修的级别不落后于人太多。

    事实上江湖上有许多非势力的江湖高手本来也很勤奋努力,就是因为没有足够多的加悟性装备,又或者先天悟性不够,以致于很努力,在漫长的岁月中武功级别还是落于人后。对于实用流派的高手而言,武功级别上的某种程度差距并不足以决定其实力,但对于绝大多数的名流派高手而言,那确实致命的差距。

    那时候铭儿说过,依韵认为很值得,只是因为不知道福缘为零的可悲而已,并且简单描述过几句,那时候依韵就发现他太过低估了零福缘的悲惨。而现在,依韵突然想起了铭儿,想起当初跟她曾经的情景和画面……于是,怔怔失神,喃喃自语。“铭记……夕阳下的你,我永远不会忘记,却也只是,不会忘记而已……”

    “什么?”紫衫欣然笑问,就这么一句打断的询问,让依韵回过神时,目光茫然。“什么,什么?”

    “你刚才说什么呀?”紫衫把切分好的肉条,放到依韵面前。

    “我刚才说过什么?”

    “又忘了?”

    “……忘了。”

    “嘻嘻,依韵,我觉得好像回到以前了呢,就是现在你倒霉的好好玩喔……”紫衫觉得很有趣,但依韵一点也不觉得有趣。紫衫说,他过去的初生福源就很低,但低,也不过是很难碰上很多受初生福源限制的好事,后来加成的属性里提升了很多的福源,通常也不会遇到太倒霉的事情。

    但是现在,初生福源为零了,就如同紫霄的初生力量为零,也就导致不存在任何提升和加成的可能。原本属性的后天加成就受初生属性的影响,战斗属性的加成是可看不可用的最大属性,受限于初生属性高低决定锻炼的速度;非战斗的属性加成实际效果,受限于初生属性的高低,假设初生福缘是五十的正常满值,那么通过某些特殊因素加成了一百,就能切实的得到一百;反之如果初生是四十,则加成的一百只能得到八十的实际加成。初生为零,自然也就不存在后天加成提升的可能性。

    “嘻嘻,依韵你魅力变的那么低了呢,只有十啦,正常最低值,以后呀,路上碰到厉害的NPC咧,早早就绕道躲开,不然的话,他们看见你就讨厌,会打你的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