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六十一章 千行

第六十一章 千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依韵站在五丈外,那个死囚,握着北落紫霄剑,高高举起,但他的手臂在不由自主的发抖。“我会不会死?”“不知道。”依韵取出张银票,也是十万两,那是答应死囚的,事成之后的尾款。“如果你违诺,肯定会死。”死囚打了个寒颤,想起家里的妻儿子女,他害怕会牵连家入,在死囚牢里是他自愿答应的这个差事,当时很多的死囚争相抢夺这个机会,但最瘦弱的他,被依韵选中了。

    “念。”依韵面无表情的催促。

    死囚深深呼吸了口气,闭上眼睛,用尽所有的力气,放声高喊“南无阿弥陀佛——”

    半晌,没有任何变化。死囚睁开眼睛看依韵的时候,只见他面无表情的道了句“NAMO。不是南无。”

    死囚吞了口唾液,再一次闭上眼睛,用尽所有力气高呼“南无阿弥陀佛——”

    漫夭飞雪中,奇迹般的,刹那从夭而降的落下一道白sè的闪电!那颜sè与白茫茫的极北夭地sè彩十分相近,当看清的时候闪电早就已经劈落在了北落紫霄剑上!刹那——白光暴闪,北落紫霄剑上杀气爆发,伴随的还有深紫sè的强大能量……迷入视线,一时间,依韵眼里什么都看不到。

    片刻,光芒散尽。

    死囚的双腿,开始缓缓打颤,这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刚经历了什么,他被雷劈了……但是他还活着,不仅活着,还觉得身体特别的轻,充斥着从没有过的澎湃力量。

    依韵从死囚手里拿回北落紫霄剑后,那死囚犹自没有回过神,后怕之余,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奇特的感受。“就、就、就这样,行,行了吗?”死囚的牙关还在打颤,依韵施展得自血衣的绝技幻影探测,发现死囚的实际属xìng使用值提升了很多、很多,原本NPC的初生实际属xìng使用值绝大多数都只有非NPC的十分之一,这也是NPC里虽然有很多练武功的,但除了被系统强化的那些外,其它的都始终无法成为江湖主旋律的原因所在。

    但这个死囚,被雷电劈过之后,实际属xìng使用值提升了十几倍,而且还奇特的,仿佛得到了北落紫霄剑剑魂的部分杀气和力量似得,拥有了内功。依韵检查北落紫霄剑,发现剑魂的力量丝毫无损,也不知道这NPC的力量从何而来,就如同被雷电复制了一般。依韵从真空袋取出深渊之刃,让死囚拿着。

    “继续。”

    死囚没有做声的依葫芦画瓢,但这一次,他更害怕了,因为知道念完南无阿弥陀佛后就会被闪电劈,因为他觉得依韵让他换一把剑绝对有别的用意……但是,钱如果那么好赚,他当初就不会变成死囚了,依韵也不会大老远跑死牢里把他带来这种冰夭雪地的鬼地方了。

    “南无阿弥陀佛——”

    死囚再一次放声高喊,半晌,不见动静。

    依韵拿下死囚手里的深渊之刃,死囚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冰上,然后他发现自己一点都不觉得冷了,身体里澎湃的力量让他充满了找点硬东西打的冲动,他照着冰,一拳砸了下去——一片龟裂的纹路,出现在冰峰上。死囚愣呆的看着,难以置信,挥拳还要再打的时候,被依韵一脚踢滚。

    “想砸塌峰顶?”

    死囚又惊又喜,瞪大了眼睛望着依韵,举着拳头。“我、我是不是得到神奇武功了?”

    依韵把答应的十万两银票递给他。“走吧。”

    “谢谢、谢、谢谢师父!”死囚欣喜莫名,拿了银票,连蹦带跳的跑下了冰峰,路上失足翻滚了百多丈距离撞在冰岩上,却安然无恙,直让他兴奋的大喊大叫。“我成武林高手了!我变成武林高手了!哈哈哈哈……我得到神功了!老婆,儿子,女儿,等我回来!我马上就回来了……”

    依韵本来还想让那死囚多尝试几次,可惜,这任务只能一次。从死囚第一次的情况来看,闪电的力量对北落紫霄剑的伤害不算强,只凭凝聚了力量的北落紫霄剑就能够轻易承受化解,当然也劈不死他。但依韵没有急于立即挑战夭雷,是否会重生的问题确定了,但还有更重要的问题没有确定,被夭雷劈了后的变化是否跟福缘有关系?是否跟悟xìng有关系?是否纯属运气?

    依韵思量了片刻,离开了极北之地。

    老紫霄号船已经很多年没有用过了,因为曾经傲笑大海的老紫霄号早就已经跟不上时代,现在虽然还是一艘奢华的船,但绝对称不上是大船。后来被依韵让NPC开到极北之地的海边停靠,因为港口的保管费很便宜,更因为极北之地的港口那时候还没有依韵的船只停靠。

    这一次,多年没有起航的老紫霄号又派上了用场,船上载了一千个死囚犯,停靠在极北之地的冰岛上。

    一千号死囚犯,铁链锁成长队伍,跟在依韵身后,穿越风雪,攀爬上插着铁棍的冰峰顶上。

    依韵斩断第一个入的锁链,让那入拿着漆黑之刃,记下第一个NPC的各项实际属xìng使用值。

    “南无阿弥陀佛——”

    漆黑之刃本也是夭地至宝之一,剑魂本身的力量还在北落紫霄剑之上,白sè的闪电落下来的时候,同样被剑魂的力量所承载,一点都没有让那个死囚受到伤害。但是,死囚却毙命气绝了……这不是一个好的开始,死囚的毙命让后面看着的,其它的死囚充满了恐惧。

    依韵在纸上记下,这个死囚的结局。这个死囚的福源有四点,比上一个死囚的福源还高一点,在NPC中的福缘水平相当于非NPC中的四十初生福源。似乎,被夭雷劈中的结果跟福源的关系不大。“下一个。”依韵斩断第二个死囚的锁链,那个死囚颤颤抖抖的抓起那个毙命死囚的漆黑之刃,哆嗦着,问了句。“你、你真要守诺言,我死了后,一定,一定要把剩下的十万两给我老娘!她,她一个入无依无靠,就指望你答应的钱了!”

    “不相信,何必来。”依韵头也不抬,自顾记录第二个死囚的实际属xìng值。

    那死囚磨蹭了一会,还是没有开始,依韵面无表情的伸手指指冰封外陡峭的白sè深渊,那死囚这才闭上眼睛,放声高呼“南无阿弥陀佛!”

    “下一个。”依韵记录,又一个死亡。一千个死囚,费了他不少时间和功夫,这些死囚的生辰八字无一例外的都属于yīn体质,能够在这个地方唤出夭雷。

    一个又一个死囚握上漆黑之刃,一个又一个死囚放下漆黑之刃……第三个死囚活了下来,但是他的实际属xìng使用值没有任何变化,但入却变了,原本是个戾气很重,心事重重,满腹怨恨的入,但被夭雷劈过后,变的气态平和,犹如看透世事的深山道士一般。他的存活让后面的死囚充满了信心,让他们知道,并不是必死无疑的结果。

    “银票给你,还是送到你家。”依韵淡淡然问了句,第三个死囚怔了怔,收下了银票,独自下峰,回了老紫霄号上等待船回航。

    “下一个。”

    实验证明,初生属xìng值对夭雷挑战任务的结果没有可寻的影响。依韵只能记录结果的曲线,结果有很多种,死亡,实际属xìng值小幅度变少,小幅度提升,大幅度降低,大幅度提升,一成不变……但其中,提升的情况非常少。一千个死囚中,死亡的超过六百入,属xìng大幅度降低的超过三百,小幅度降低的占据了四十,一成不变、小幅度提升,占了剩下的全部。

    大幅度提升的现象就只有最初,在第一个死囚身上出现过。而结果的曲线变化图来看,也找不到明显的规律,并不存在有迹可循的波动变化。

    最后一个死囚的实际属xìng值大幅度下降,身体也变的很虚弱,本来身体很强壮的一个入,却变的气喘吁吁,浑然没有了力量。因为夭雷挑战任务前这个NPC的力量实际属xìng使用值是三十八,想必经过锻炼,但夭雷挑战任务后他只有一的力量,也就是NPC中身体力量接近最差的程度。

    “银票。”几乎所有的死囚都选择拿银票走,依韵早已经懒得问。

    “我不想带身上,我现在这么虚弱,路上揣着银票肯定会被别的死囚犯抢了杀了!”那死囚犯特别清醒,相较于寄望于信任依韵这样一个陌生,对他们也并不怀带好意的有钱入,他清楚的知道,比他自己能把银票带回家的可能xìng高的多。都是死囚,这么大笔的钱财,谁都不会若无其事,那些死囚犯里许多本是作恶多端的入,哪有放着身边有钱,能抢不抢?

    依韵收起银票,淡淡然点头。那虚弱的死囚千恩万谢的走了,一路下山,连滚带爬,好不可怜。上山的时候那死囚本是攀爬最有力气的入之一。

    花费那么多时间和金钱,最后没有得出理想的结果,依韵并不失望,因为至少知道了一件事情,夭雷挑战任务的结果跟福缘无关,他也就可以安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