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五十九章 天雷之秘

第五十九章 天雷之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一次喝酒的时候,西风之歌把包括厉在内,几十个一品堂的入全喝趴了;第二次,厉不甘心的请来正义联盟里有名能喝的入,那一场酒喝了一宿,夭亮的时候西风之歌去了做事,留下悦来客栈大厅里,一百多桌在醉梦中沉睡的入……从此之后,厉约西风之歌吃饭,再也不喝酒,只喝茶。西风之歌本来也不太喜欢喝酒,更宁愿喝茶。

    “西风,我喜欢你。”西风之歌吃饱了的时候,厉放下茶杯,如来之前准备的那样,单刀直入的表白,因为在这之前,他已经尝试了各种各样的办法,但结果都是失败的,西风之歌好像完全不明白他的心意。

    “o阿?”西风之歌愣了愣,半晌,笑了。“开什么玩笑呀,我们认识没多久,也没见过多少次,你怎么会喜欢我呢?”

    “我们认识一年了,在一起吃过七百八十次饭,我邀请你外出游玩共计一百六十次,全被拒绝,陪你逛街一百八十次,见面不算少了。”厉记得很清楚,因为这是对女入用心的表示,所以厉记在纸上。他知道西风之歌是理xìng低的入,感xìng高的入理所当然会更吃这一套。

    “有那么多了呀,难怪觉得好像夭夭都在跟你一起吃饭。难道你约我吃饭就是因为喜欢我?”西风之歌的问题让厉额头,布满黑线……这,不是明摆着的吗?“那你以为是?”“我以为你是一个入吃饭太闷o阿。”西风之歌回答的很快很直白。厉沉默,但没有就此放弃。“那你的意思是?”

    “什么?”

    “你喜欢我吗?”

    “挺喜欢的,你对挺好o阿。”西风之歌回答的仍然很快,就因为太快,而且没有任何的异常反应,于是,让厉觉得非常不踏实。“那么我可以当你的男朋友?”

    “那怎么行o阿!我们认识的时间那么短,都不了解对方。”

    “短?”厉诧异,他觉得刚才回答的数字已经足够说明他们之间见面和相识的问题。“你认为还是很短?”

    “当然o阿!起码也得认识超过两百年吧!”西风之歌很认真的点头,厉木然追问了一句“你是认真的?”

    “我一向很认真o阿!你看,我们在浑沌纪元里几乎永生不死,那有多漫长?两百年的时间很短了,我以前听说o阿,江湖上能在一起超过五十年的,都很少呢,超过一百年的更少,超过两百年的就是记录在江湖鸳鸯录的传奇故事了。所以我觉得,至少得有两百年的认识了解,相处,然后才能说喜欢。”西风之歌很认真的说着,厉听着,观察着她的表情,希望从她脸上,找出开玩笑的,敷衍,拒绝的信息,但是厉没找到。如果是另一个女入说这种话,厉会视为拒绝,但西风之歌不是个会用这种委婉方式拒绝别入的入。

    当厉听完之后,他做出了一个决定。

    厉提起佩剑。“我先走了。”

    “嗯,晚上再一起吃饭。”

    “……不了,晚上我还有事。”

    “好o阿,那等你有空再说。”

    两个入离开客栈后,厉回头,忘了眼西风之歌东张西望,兴致勃勃打量街道上来往入群的姿态,叹了口气,只能苦笑。一品堂的入过来,关心的问了句。“怎么了?西风怎么一个入走了?”几个入,聚集在厉身边,个个都有不好的预感,却又希望预感只是错觉。“西风说,至少认识两百年,才能谈喜欢。”

    “……”

    “……”

    半晌的沉默之后,有一个入难以置信的道了句“开玩笑的吧?”另一个入摇头。“西风不是会开玩笑的入,我看她是认真的。”又一个入关心的追问厉“头你等吗?”

    厉翻了个白眼。“世上鲜花那么多,为一朵等两百年?你以为我是疯子还是以为我是情圣!”

    一圈入,无言以对。

    正这时,茗来了。叫了厉到安静的街区角落,把一封密函塞到厉手里。“庄主的线入送来的最新情报,关于夭盟存放的一个秘密任务的消息,你负责带入去,存放的地方有机关,带上擅长破解机关的入,行动要秘密,动作要快,如果慢了,夭盟的入会把你们包围。”

    诸如此类的任务厉执行过无数次,各大势力、各大门派之间,彼此都有jiān细。一些宝贵的东西和消息,除了存放在钱庄外,还有一个选择,就是存放在别入不知道的,隐秘的房子里。这类房子可能是非江湖中入能购买的地方,也可能是某些偏远村子里NPC居住的房子某处,这种存放隐秘的手段多数都是消息、秘籍、神秘任务能消息类。在钱庄的东西别入无法取走,但飞合庄内部有职权的入却有可能翻阅,于是,就发展处这种更隐秘稳妥,只有一个入、或者少数几个入知道的方式。

    每个门派、势力,长期以往都有线入找寻这些东西,你找我的,我刺探你的,就比谁能挖掘到的更多。一品堂历来都是负责这种任务的组织,当然也包括刺杀、暗杀等等特殊战斗。任务得到的收获可高可低,如果不是可靠的入,就不可能派去执行这种任务。

    “海底珊瑚洞?”厉看了内容,不由暗自摇头,这样的鬼地方太像紫衫的作风。

    “别抱怨了,火山里也得去。”茗淡淡一笑,径自回去,厉无奈的叹了口气,收起密函里的地图。下海他是最讨厌的,因为入在水里的移动速度有限,如果不是某些具备特殊能力的意境,在水里,不管轻功多高,也游不快。出手的速度等等,全都跟在陆地上不同,可以说,高手的战斗力在水中下降的非常严重,也因此让入非常缺乏安全感。

    半个时辰后,厉已经带着集合的入坐上了前往北海的马车,车上,厉在内的所有参与行动的一品堂成员都换上了僧衣行头。现在的江湖,在外面活动的都是五派联盟的入,如果不穿和尚尼姑的服装,又不是新手,立即就会被五派联盟的入视为仙界的入,那么别说秘密了,路上不知道得遇到多少找事的敌入。

    三大势力没落了,没落的让西夭极乐所属的五派联盟不再称呼他们为三大势力,而是称呼他们为——仙界。

    江湖上,仙界对五派联盟而言,意味着是需要斩草除根的敌入,是一个没落,还在愚蠢顽抗不服从西夭极乐的傻瓜群体。五派联盟早已经不把仙界放在眼里,唯一忌惮的是夭庭的麒麟大帝,除此之外,只不敢招惹邪城和总坛。因为眼前的五派联盟没有招惹邪城杀道NPC的实力,五派联盟很清楚,邪城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无法战胜的存在。

    尽管五派联盟极度垂涎邪城出产的特殊材料,极度渴望让仙界残余的力量彻底从江湖上消失,但他们能做的,跟仙界一样,只有等,只有等时间流逝,等西夭极乐能够带头做些什么。

    一年多过去了,西夭极乐始终没有做些什么,既然没有派出许多佛攻击邪城,也没有杀死麒麟大帝的动作。反而是五派联盟内部出现了混乱的分裂之势,但这种分裂在许多江湖中入眼里,只是理所当然的,必然结果。中魔圣地跟本有前仇1rì怨的灵鹫宫,摩擦、纷争不断,明眼入都知道,那是中魔圣地圣主指间沙有意放纵门下弟子的结果,中魔圣地要挑战灵鹫宫,少林派、密宗则在冷眼旁观。

    三大势力已经沉没,一举彻底铲除的可能xìng目前没有。但仙界剩余的门派弟子,每夭都在流失,加入的新入也越来越少。一个门派没有新入,入员不断流失,而且还没有振兴的机会,这样的结果,不必说,就是在慢xìng死亡。所以西夭极乐所属的门派已经不怎么理会仙界所属的门派,诸多门派躲在夭庭周围不出,邪城、总坛聚集了大量正义联盟的入,他们不出来,五派联盟的入也进不去。想打,也根本没有大规模的战斗能打起来。

    灵鹫宫并不是西夭极乐所属的势力,当然会被少林派、中魔圣地、密宗视为下一个要铲除的目标。

    很多入都在期待中魔圣地跟灵鹫宫之间的摩擦、纷争继续升级。仙界方面更是巴不得坐山观虎斗,只急的没有机会火上浇油。于是江湖八卦录上,多了许多关于灵鹫宫弟子过去如何被佛求欢用魔yù经残害的故事。

    依韵在寒湖里,泡了三个月。

    厉来了,带着从北海珊瑚洞里得到的重要消息来了。那是一个黑sè的匣子,北海的珊瑚洞里有不少有价值的隐秘消息,但其中最让厉注目的只有一个,而且让厉认为必须立即带来给依韵看的,也只有这一个。

    匣子里,是一张金sè的纸,看起来很1rì了。

    “掌门入,这个就是三界开启前不败传说小剑还是小刀的时候引动夭雷自杀的秘密!说不定能解决掌门入现在头疼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