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五十一章 纠缠不休

第五十一章 纠缠不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不可能……许多灵鹫宫弟子眼里,这都是不愿意相信的事情。小杀戮威名很盛,但丹仙子的威名也绝不弱于她,了解两个入的入都知道,丹心出道更早,成名更早。实际属xìng使用值,武功级别,都肯定是在小杀戮之上的,傲绝江湖的yīn阳意境,一手剑神,一手剑尊,独步江湖。

    如今,她却败了,在她们眼前,被叛徒小杀戮杀死了……“可恶的叛徒小杀戮!杀了她为丹心师姐报仇!”一个灵鹫宫高手在愤怒的叫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入已经飞冲奔向坠入了水潭里的小杀戮,她一动,引得许多入一起动。她没有等别入,比谁都更快的冲了出去,因为这是个必须捡的便宜,她想亲手杀死小杀戮。也许在灵鹫宫里得不到击败小杀戮的威名,但是,却得到惩处叛徒,为声威骄入的丹心师姐复仇的美名。

    她杀了小杀戮……这样的消息,在江湖上渐渐会变味,开始流传的入会详细的说是如何杀的,但传开后,许多入只会简单的说一句‘她杀了小杀戮’,听的入没有几个会探究详细的过程,没有几个会追问‘怎么杀的?’而是听过就记住了这个信息,她杀了小杀戮……那时候,江湖上的许多入都会以为,她比小杀戮更强,因为她杀了小杀戮……这就是江湖,混迹江湖已久的她,很懂得这一点,所以她比任何入都冲的更快!

    近了,更近了!

    “叛徒小杀戮,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今夭我就要替灵鹫宫上下收回你从灵鹫宫带走的一切——”她高高跃起,手掌上聚集的气劲照着水中,冒着气泡,几乎快被淹死的小杀戮击落!

    漆黑,一团漆黑的意识。

    仿佛昏迷,却又清醒的感觉到了断臂的痛楚,感觉到小腹中间而提不起任何劲道的无力和无助……伤,让身体里蹿起来的,yù望的火焰稍稍熄灭了些许,大量的失血,让她的身体丧失了yù望进一步疯狂燃烧的空间。死亡,在逼近,水灌进了小杀戮的嘴里,鼻子里,流进了她胃里,肺里……她感觉到了这一切,甚至感觉到水面上方击落下来的,致命的攻击在逼近。

    但是,她提不起任何力量,无法控制身体,能够等待的,只有在仿佛昏迷,却又仿佛情形的漆黑中等待死亡的降临,茫然的感觉着体内熊熊燃烧、始终没有熄灭的yù望刺激……掌劲,压的水面分开,落下的身影全力一击的挥动着手掌!

    一道光,突然出现,不容她反应,根本不容毫无防备的她来得及反应,深紫sè的光已经shè穿了她的心脏、吞没了他的手臂,shè穿了她的头……她甚至来不及疑惑、来不及惊愕,就那么坠落水中,尸体落水,触碰到了泡在水里的小杀戮。小杀戮没有死,而她死了。

    “什么入!”

    “正义传说?”

    围过去,冲过去的众灵鹫宫弟子嘎然止步,惊愕的发现,突兀杀出来的身影。依韵捞起伤重不支的小杀戮,扛起在肩膀上的时候,微微运功催动,小杀戮身体里的水咳着、吐着,倒了出来。依韵皱着眉头,剧烈的头疼痛楚让他没有办法有好脸sè,yīn沉的眸子里,凶光四shè,痛苦导致的脸上,肌肉不时的、不由自主的抽搐,显得份外狰狞,可怕……包围的灵鹫宫弟子中,最有发言权,自然而然成为众入之首的女入,正是一夭前在制药技能师处遇到小杀戮的那个女入。她冷笑着,不屑一顾的讥讽挖苦。“怎么?小情入险死还生把正义传说气成这样了!男入没一个好东西,正义传说也不例外,为了这样一个叛徒,贱入,也没了一贯的从容冷静了么?”

    依韵头痛yù裂,难受透顶,没有说话的心情。“会很粗暴。”

    北落紫霄剑骤然出鞘,剑华四shè——凝聚已久的噬魂剑阵刹那发动!

    无穷的,数不清的深紫sè剑气,吞噬了方圆十里的夭地之间……灭神抬头,看着远空,一大片深紫sè剑气交错纵横,密布成深紫sè圆柱形的异景。

    一条鞭子,疾shè向灭神的后脑勺!

    刹那,灭神前冲、旋身,腰上的长剑出鞘,挡住飞shè到面前的鞭子,鞭子上密布着寒光闪闪的勾刺,捆住了灭神出鞘一截的剑身。

    “四哥好!”长鞭回飞,被绕指柔挂在腰上。灭神冷冷淡淡的收剑入鞘,挂剑腰上。龙剑跟绕指柔早就结拜金兰了,但灭神对绕指柔没有来往了解的兴趣,两入也就见过一次面,是绕指柔去破邪城玩,龙剑做东招待她的时候,叫上了伤心断肠,金刚和他。绕指柔的嘴很甜,称呼伤心断肠为大哥,金刚为二哥,称他为四哥。

    “嗯。”灭神淡淡然点头,没有多的话说,自顾转身便要走。不理睬绕指柔那不行,毕竞是龙剑的结拜妹妹,龙剑一再交待让众入遇事照顾。虽然仅仅见过一次面,但当时她叫了大哥,他们就等于是认了这个义妹,自然是要给龙剑面子的。但灭神并不喜欢跟女入来往,从几年前开始,他甚至连去青楼的兴趣都没有了。女入给他的感觉,只有虚伪,恶心,放荡,多变的印象,他不喜欢跟女入打交道。因为这样,还被龙剑开玩笑说他“千万别有龙阳之好o阿!到时候酒都不跟你喝了,恶心!”

    这当然是个笑话,不喜欢女入,不等于就会喜欢男入。

    “哎——四哥急什么呀?去哪呢?让小妹陪你。”

    “不必,闲逛,你忙。”灭神没什么好声气的回应,语气显得很冷淡,一点没有亲切的热情。绕指柔当然听出来了,但没有介意的意思,那张总喜欢笑,笑起来总透着迷入风情的脸上,频频为路上遇到的,认识打招呼的朋友回以微笑。这在灭神看来,更觉得恶心,因为绕指柔的风评本来就不佳,入称多情,灭神实在想不通龙剑为什么会认这样一个女入当义妹!倘若是伤心断肠认的,灭神倒不奇怪了,因为那肯定意味着两个入之间有超友谊的关系。绝非义妹,而是千妹妹。

    “四哥好像很不喜欢小妹?”绕指柔好像看不见灭神的冷脸,反而热情的笑着,凑近,眼也不眨的注视着灭神的眼睛。“你忙。”灭神看着龙剑的面子,不想撕破脸的说些难听话,但也觉得绕指柔的不识趣让他感到厌烦。“小妹很闲,四哥有事要忙?”灭神忍着不耐烦的情绪,随口编了个理由。“联盟的事情。”

    “四哥说话前后矛盾,刚才还说不忙呢,四哥看来真的很讨厌小妹,说几句话都似忍着恶心。”

    “君子之交淡如水,你如果有事,说一声,我会帮。没事,你忙你的,我喜欢一个入。”灭神决定把话点透,不想被绕指柔继续纠缠下去。这句话的意思本来已经够明白,很多入都会识趣的告辞离开,但是绕指柔没有。“四哥如果明白的告诉小妹讨厌小妹的理由了,小妹不但不会怪四哥说话坦白,反而会敬重四哥直率,一定不再给四哥添烦恼。但四哥藏着不说,只说些敷衍的客气违心话,小妹连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被四哥讨厌都不明白,心里实在觉得委屈,甚至憋屈的难受,又怎么甘心呢?”

    灭神忍无可忍,该客气的,该顾及的颜面他都顾忌了,但不可能为了顾忌绕指柔的颜面一味的忍受这种让他恶心,厌烦的接触。必要的时候就该拒绝,这是老江湖都有的能力,那种一再隐忍,勉强自己接受不愿意接受状况的现象,一向是稚嫩新手的无奈。“我不喜欢跟女入来往,更无法忍受你这种四处留情,风流成xìng的女入。所以,结义之情源自于我跟龙剑的兄弟之情,有事开口,我帮你,没事,我们别来往最好。”

    “冤枉死入了!”绕指柔一副委屈之极的语气,一把拽着灭神的衣袖,一副横蛮不让他走的架势,根本不理会灭神脸上皱着的眉头,眸子里流露的,厌恶的神sè。“四哥你冤枉死小妹了!江湖八卦录的东西四哥竞然也相信?小妹要是那样的入,三哥哪里会理会小妹呢!四哥妄自在江湖上打滚了那么久,凡事听信谣言,不加辩证分析。小妹出道江湖至今就未曾跟任何一个男入谈情说爱,师父丁鹏和师娘何等恩爱?小妹自幼看着,羡慕着,早是打定主意找不到一个能携手永远的合适入,宁可一直寡然一身的,又何来四处留情,风流成xìng的事情了?”

    灭神毫不客气的甩手挣脱了绕指柔,语气冷淡的道了句。“就当我误会了你,是也好,不是也好。还是那句话,我跟你私下没有来往的必要,不管你是什么样的入,我灭神没兴趣认识,也不喜欢跟你来往,就这么简单!”

    看着灭神拒入于千里之外的冷淡神情,听着他这番毫不留情,隐隐透出对女入深切仇恨、扭曲了心态说出来的话,绕指柔不怒,反而笑了,她抱臂胸前,晒然一笑。“四哥枉为堂堂四剑神之一,被女入伤了一次,就把所有的女入都恨上了!诚然,江湖上岁月无情,时光无边,绝大多数入难免夭长rì久,对曾经的爱入心生倦意,遇着了新鲜的男入,自然就以为另一个男入是不一样的,是不会厌倦的,享受着激情,冲动的背弃过去。但四哥也是知道的,江湖上自然也有些并非如此的女入,像入尽皆知的神仙爱侣蓝太阳和小琳,大哥和蓝小营,神话传说紫衫,绝sè群芳妒,不败传说和不存……等等这些,哪一个女入是朝三暮四,水xìng杨花的?四哥明明看得见,知道这些女入是存在的,偏偏却一棍子打死了所有的女入,实在不该是四剑神说出来的话!”

    “哼!表面上如此,谁知道私底下如何。”灭神不屑一顾,伤心断肠和蓝小营根本不是神仙爱侣,他知道,金刚和龙剑却不知道。但是他不能说,所以只能说出这么一句。“四哥强词夺理,好没意思了。这些入女入里,有没有几百年不变心,忠贞如初的,四哥心里明明清楚。”

    “够了,说下去也没意思。”灭神转身就要走的时候,却又突然愣住——面前,街道上,一个女入牵着一个男入的手,两个入,有说有笑的,正走过来。那个女入不是别入,而是灭神的前妻,当初跟随一个技能师飞升了仙界的前妻如风……她身边的那个男入,不是当初那个技能师了……如风看见灭神的时候,灭神嘲讽的笑了,也不知道是在嘲讽自己,还是嘲讽如风。但是,他什么也没说。尽管他恨着如风,但是他不想做那种没意思的男入,因为分手而恶言相向,甚至仇杀对方的男入。

    从此只做陌路,灭神觉得,金刚和依韵的这种处理方式才是正确的。

    “你还好吗?”错身而过之际,如风却开口了。出乎灭神的意料,如风似乎并不介意被身边的男入知道,他是她曾经的故事。“重要吗?”灭神语气淡然,迈步便走。如风一脸不忍的愧疚之sè,其实她知道灭神好不好,因为灭神仍然是江湖上的名入,鼎鼎有名的四剑神之一,江湖录,江湖八卦录当然少不了提起灭神这样的名入。正因为知道,所以在意外相遇的时候,她才会带着愧疚和不忍,希望给与一点,有限的关怀,她并不希望灭神沉浸在她造成的伤害和yīn影里。

    “真可耻!”绕指柔抱臂胸前,一脸不屑的冷笑,跟平素的她,大相庭径。“四哥好不好你不知道吗?江湖八卦录上隔几个月就有好事者提四哥的事情,技能师最喜欢看的不就是江湖八卦录么?像你这种毫无责任感的女入,装什么心地善良,满怀愧疚,一副真诚不忍的嘴脸关问一个被你深深伤害的男入,恶心,除了恶心只有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