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四十四章 药,要

第四十四章 药,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四十四章药,要

    “没有。听说景sè很特别?”

    “那么,我能陪你去吗?”

    “嗯。”无心无面人觉得狂过比想像中更好相处,她不知道狂过心里到底怎么看待她,是否只是为了复仇在勉强的敷衍。但是,至少她在狂过的脸上,语气里,眼睛里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勉强和厌恶,有的,只是认真的坦率。她挺喜欢这个任务中的合作对象。

    “去戈壁水地之前让我先陪你去买些必备品,希望你能体谅,我兜里只有一万两银子,大约是只能买最便宜使用的必备品,虽然东西不怎么样,但投入的是我二分之一的家产。”狂过笑着,说着,没有丝毫的羞愧之sè。无心无面人开始以为他是说笑,但仔细打量了一阵他,发现他身上真没有任何奢侈的东西,唯一值钱的,就是那把巨剑。“我有钱。”她有钱,无心无面人的酬劳很高,很高。高的让她已经不担心将来会为钱发愁。

    “虽然你很可能会觉得可笑,但是我狂过从来不让女人花钱。如果你真愿意让我陪你去戈壁水地,只能委屈你了。”狂过说的很认真,而且还一副大男子气概的架势,无心无面人看着,忍不住想笑,但是她脸上没有笑容,因为笑不出来。无心无面神功达到变化无穷的境界,自身的本相就会丧失任何表情,意味着自身变的无相,当心的修炼也达到相应的地步时,心也如此,会变的感受不到喜怒哀乐,只有在变化成别人的时候,才能够通过神功伪装的能力,产生笑容,但是那些笑容看起来再怎么美丽,真诚,其实也是假的,因为她本身不会又任何情绪变化。

    那时的无心无面也就达到了最高境界,变化万千而自身绝不受情绪干扰,所以也就绝不会出错,更不会因为情绪的带入而突然动摇。无心无面的外相很容易练成,但心相却需要时间。

    “其实三个月前我还跟你差不多穷的,真没关系。”

    狂过抱着她的腰,不等她吃惊,就已经被狂过带着飞出窗外,她只觉得耳旁风声呼啸,身体被带着飘起、落下,没多久就这样飘过了西夏城的无数建筑物顶上……

    “练轻功就要像这样才痛快!zìyóu的速度感,腾云驾雾般的飘然洒脱——就像人生的追求……”

    小杀戮看着头顶上飞踏屋顶,飘然飞过去的狂过的和一个陌生的女人。“这采花贼!”可惜眼前她没空理会,否则,一定会杀了狂过。西夏城小杀戮很熟悉,很快就找到了西夏城专事制药的技能师。“止痛药,头痛的。”“是NPC吃的?”那人认识小杀戮,所以没有多的废话,西夏城来往经过的灵鹫宫弟子很多,他不希望小杀戮惹上麻烦。“非NPC,武林中人。”

    那做药的技能师留着长的黑sè胡须,因为他喜欢这样的形象。他抬起头,很诧异的望着小杀戮。练功的人很少生病,极少极少,最多也就是受了伤,内功消耗过度的时候会发烧而已。生病从来都是NPC的事情,技能师的事情,非江湖中人的商贾等等的人。“最好能看看。”

    “条件不允许。”小杀戮没有多的废话,江湖中人能承受的药量很重,内功的抗xìng让人不生病的同时,也决定了对寻常药物具备免疫的特xìng,一个真正优秀的制药技能师都有办法了解评测江湖中人的内力水平,以便决定丹药的量。小杀戮伸手,放在桌上。“他的内功大约比我多六十年修为。”

    “你快走吧。”制药的技能师叹了口气。“以你的内功修为,不是神丹妙药根本没有作用,比你还深厚六十年修为的人根本就不会生病,也不需要吃药,而且也无药可吃,初了外伤药,内伤药,别的药吃了也白吃。他不可能是身体上的疾病,你不用再考虑给他找药吃了。”

    “有别的办法吗?头疼的很厉害,好多天了。”小杀戮原本也知道这个道理,但实在受不了依韵头痛yù裂,寸步难行的痛苦模样,这才一个人来了西夏城,当然不甘心就这么毫无收获的又回去。

    “这样吧……西夏城东北方向的山群里,有一座小庙,庙里有个佛法高深的隐士。就说我介绍的,他或许会有办法,这是庙的坐标。”

    “谢谢你了。”小杀戮拿起记录坐标的纸条,那制药的技能师却只是催促。“快走吧,别横生枝节。”

    小杀戮刚要带起袍帽,药店门口,进来了一群灵鹫宫的弟子,为首的人,冷冷一笑。“还真巧,这不是小杀戮师姐吗?”

    制药的技能师暗暗叹了口气,最怕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小杀戮回头,看了眼进来的那七八个灵鹫宫的弟子,一句话也没有说的戴上披袍的帽子,就要偶过去的时候,那群人,横档门前,一个个,面sè冷淡。“叛徒想就这么走了?有那么容易?”

    “我是奉宫主的命令外出修行……”

    “不要脸的货!现在的宫主是莫!再说了,喜儿宫主会让你去勾引她的男人?小杀戮师姐,过去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不要脸,这么贱呢?”为首的女人神情冷傲,显然不会善罢甘休。小杀戮在灵鹫宫的时候,跟她就不是一路人,但那时虽然彼此不是一路人,却都是灵鹫宫的人,也没有什么冲突矛盾。而且小杀戮的风头很盛,她心里虽然不服气,却也没有理由无事生非的自讨无趣。如今小杀戮变成了灵鹫宫的叛徒,情况自然就不一样了,灵鹫宫弟子对叛徒从来就没有好脸sè,路上遇到了,少有不发作的,争吵那是只是动手前的序幕而已。

    “我不想跟你们动手,我说过,我只是外出修行,我仍然是灵鹫宫的人……”

    “呸!”那女人手指小杀戮脸前,冷冷嘲讽。“你配?别侮辱灵鹫宫——我们才是灵鹫宫的人,叛徒不是!你是自己动手,还是让我们动手?自己动手,念你过去毕竟为本派立过不少汗马功劳,我们也就不把你怎么着了;让我们动手,哼,带你会灵鹫宫游街示众,那是少不了的!”

    小杀戮眉头一沉,她不愿意跟灵鹫宫的人动手,但不意味着她是个会在无法回避的情况下,仍然一味忍声吞气,低声下气回避战斗的人!她不是,从来都不是,所以,她的声音也变的冷了。“逼我动手,你会死!”

    “我还真不信!小杀戮,过去看你仗着喜儿宫主的器重整天目中无人,真把自己当成喜儿宫主的模样我就讨厌!凭真本事,我们两个谁厉害,还不一定!今天就看看,你到底是个狐假虎威的水货,还是货真价实的第二个喜儿宫主!”那女人说着,摆开动手的架势。“今天要么你把我们都杀了,要么你自己横着跟我们会天山游山示众!没有第三个可能。”

    “要打出去打,别打坏了我的药店。”制药的技能师没好气的插了一句,他是不怕灵鹫宫弟子的,因为他是西夏城最好的制药技能师,有理有据的时候,灵鹫宫弟子也不能在他的店里无事生非的惹事。

    “出来!”那女人带着几个灵鹫宫弟子飞身闪退出门外,叫嚣着让小杀戮出去,小杀戮正要冲出去的时候,制药的技能师懒洋洋的道了句。“你傻啊?真杀同门背叛的名声就坐实了,从窗户走吧。”

    小杀戮微微一怔,想了想,穿窗而去。“等我回灵鹫宫后让你心服口服!”

    “小杀戮你个垃圾!”门外,一群人愤怒的追进店里,穿过窗户追了出去,一阵,终于还是追丢了小杀戮的踪影。她们知道小杀戮的轻功出众,又走的是速度流极端路线,比轻功她们是不如的,再追下去也是多余。“废物!”带头的那女人愤怒的踢断了棵树,紧接着,被系统提示告之,损坏城内树木,强制罚款一千两银子。

    “真没想到小杀戮这么没用,打都不敢打!浪得虚名——”跟随那女人的几个灵鹫宫弟子个个愤愤不平,她们谁也没想到小杀戮竟然会逃跑,虽然她们不服气小杀戮在门派里的名声那么响亮,但是,也从来不以为小杀戮会是个胆小鬼……

    大树,拦腰折断,轰然倒地。

    小杀戮一拳打断树后,情绪稍稍平复了些许。在灵鹫宫的时候,同门之间当然也有口角,多数都是因为不服气对方,或者是看不惯对方的作为。遇到那种情况,就是一场切磋比斗,在许多人的观战中进行。既能全力以赴,又不会伤了xìng命。所以,切磋比试决定恩怨,是灵鹫宫的传统。

    如今,灵鹫宫的人当然不会跟她切磋比试了,只会跟她拼命。依着她的xìng子,刚才就想动手的,但冷静的一想,制药技能师的提醒确实是对的。杀了同门,她的背叛罪名也就坐实了。而且,她也不愿意杀死同门。不痛快,不服气,那就切磋比试,胜者为正义,那才是她愿意对同门做的事情,绝不是杀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