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四十一章 我,在哪里?

第四十一章 我,在哪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四十一章我,在哪里?

    两条身影

    微笑着,在玻璃里,隔离间的,不大的身影……

    深紫sè的,在寒冰的山洞中静立的身影……

    重合了,又分开……又重合……又分开,分开,两条身影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越来越远……最后,深紫sè的身影消失不见,消融在冰封的山洞壁面……那条不大的身影,飘过漆黑的空间,飘进了一片阳光明媚的山顶之上,那山上,种植了许许多多,品相不一样的花朵,百花齐放,争相夺艳……

    群花之中,一座房屋前,不大的身影站在门外,微笑着眺望晴空……

    笑仙子站在花丛里,看着他,看着,面露微笑。

    男孩回头,风吹动他的头发和衣衫,他脸上的笑容,更浓了。

    “笑笑,看,是阳光明媚的好天气。爱给了你积极的力量,也给了我一片永恒美丽的家园,我在这里,一直陪伴着你,永远,永远不会离开……”

    笑仙子飞快的从真空袋里取出画纸,取出画笔,飞快、麻利的绘出那间房屋,那片晴朗的天空,那些娇艳的百花,还有那风中飘动的发……

    “箫音……我又看见你了,看清你的脸了,我看清了……”笑仙子笑着,哭着……琴声,也停下了。笑仙子抬头,看着亭子里,一如往常般挂着笑容的紫衫。“师姐……”

    “嘻嘻,你战胜自己啦咧!”

    笑仙子轻轻的,点头,取下了遮挡眼睛颜sè的晶片。她的眼眸不再是红sè……因为她找到了心里那个,真正的他的,模样。

    时光太漫长了吧?几百年……漫长的让她记忆力,只有那个模糊的身影,模糊的已经记不清那身影完整的面容……因为时间,太漫长的,漫长的让人无论如何努力,都在一点点的遗忘……笑仙子看着完成的画,那么的清晰,那么的生动。“师姐,你看,是逍遥山的后崖。”

    “是咧。画下来就好啦,再也不会忘记了咧!”

    “嗯,画下来,再也不会忘记了……”笑仙子卷起画,温柔的抱在怀里,抱的那么小心,仿佛抱的是一个一不小心就会碰坏了的美梦;又好像抱的是,弱不禁风,必须小心呵护的情人。“这些年……给师姐夫添了不少麻烦,对不起。”

    对不起,那本是最没有用的话,但眼前的笑仙子除了用这句话表达内心的歉意外,再也没有别的能够做的了。依韵对‘对不起’没什么兴趣,笑仙子的唯恨意境已破。他此行的目的已经实现,所以,他转身,离开。

    “师姐夫!能、能再帮我一个忙吗?”

    “说。”

    “那里,有一些字,我不想再回去了,也不想再被别人看见,师姐夫有空的时候能不能帮我把那些字都给抹去。”

    “如果没忘记的话。”依韵一跃跳出悬崖。

    “走了咧!师父好想你呢。”紫衫一手抱琴,一手前伸,笑着,犹如当初笑仙子刚到逍遥山时,第一次外出,好久才找到逍遥子需要的药材,紫衫奉命去寻她回山的时候那样,笑的一样干净,一样,让笑仙子有种,要回家了,亲人来寻的感觉……“嗯!”笑仙子握上紫衫的手,跟着她一并跳出悬崖……

    逍遥山,冷静了很多年了。

    紫衫常年在外,难得回来一次。狂过偷走离开逍遥山,去了剑王山后,蓦然辞别逍遥子,追寻狂过而去,至今没有回来过。逍遥子一个人在逍遥山上,像过去一样练制丹药,修炼武功,思索创造、修改功法……只是偌大的山群周围一天天都见不到别的人,总有些萧条凄冷。

    笑仙子看到大殿里,一个人盘膝打坐,挑着一大堆草药的师父,不由自主的流着泪,笑着,语气哽咽。

    “师父,笑笑回来了,再也不离开逍遥山了!”

    逍遥子微微一笑,点头。“好啊,情劫已过,从此坦荡正途。我逍遥子终于又多了一个能放心的好徒弟了……别忘了感谢你大师姐,呵呵……”

    “嘻嘻,师父有真正的传人了咧!我和黄昏哥哥都不在这里陪师父,虽然学了师父那么多本事,偏偏都不能继承师父的志愿,一直离不开江湖。现在可好了哩!”紫衫笑着扶起要跪下拜谢的笑仙子,拉着她的在逍遥子身边坐下,两个人,一起帮逍遥子从大堆的草药里挑出那些,不适合制作的,成sè不够的出来。

    逍遥山,不问江湖事。逍遥子,早已不求闻名于凡尘。孤峰授徒,探寻大道,竭尽所能探求武学前路上更宽广的路,那就是逍遥子的志愿。

    逍遥天地间,清修孤峰上。

    紫衫在江湖,小剑也在江湖,蓦然在情中,逍遥子收徒无数,对紫衫和小剑的成就是最满意的,但是,他却一直希望有一个弟子能够真正继承他的志愿,那,才是他真正的传人。

    莫走出宫主大殿。

    缥缈峰顶上的一些灵鹫宫弟子,很多人,都突然下山了。莫晒然一笑,波斯魔幻音,这就是波斯魔幻音的威力,也是紫衫的波斯魔幻音的威力。那些人,在琴声中找寻到自己真实内心的人,去了寻梦,寻内心那些刚被唤醒,刚被认识的,最重要的梦。梦有很多种,各不相同。

    飞扑的身影,凌厉的掌劲,夹杂一往无前,不成功就成仁的决心,扑到莫面前。

    三个人,接连心口中掌,被莫击飞。

    她们本来都是莫的心腹,原本在峰顶做事的,十之**都是莫的心腹,否则,不可能能够常驻在峰顶做事。但现在,这三个人却不顾一切的要杀了莫。

    莫一点也不吃惊,甚至没有问为什么。

    “今天失败了,但没关系,因为我找到真正的自己!跟随你这么多年,我为的是有一天能够取代你!杀了你就是证明自己比你更强、取代你的唯一捷径!宫主,我不会放弃的,我们还会再见!总有一天,我要战胜你——”嘴角溢出了鲜血的三个女人,偷袭没有成功,反而被莫所杀。

    但她们气绝的时候,每个人脸上都挂着,高兴,满足的笑容。因为她们记起自己真正的梦想,明白了自己真正的追求和渴望。漫长的时光,莫的威压,莫的强大一点点的,侵蚀了她们的野心和自信。让她们渐渐忘记了最初跟随莫的理由,不知不觉中变成了对莫惟命是从的心腹。波斯魔幻音唤起了她们那些,一点点丢失,遗忘的野心和自信。

    尽管带给她们的是重生的毁灭结果。

    一些人,聚集在了一起,在马车上。她们离开灵鹫宫后就坐上了马车,因为有人说,在西面的城市曾经见到过喜儿的身影。她们曾经是极力反对喜儿的人,但在波斯魔幻音的琴声中她们找到了最初的,内心最真实的自己。她们当初是因为喜儿才加入灵鹫宫,她们渴望用自己的力量,像喜儿那样为灵鹫宫战斗,她们崇拜喜儿,曾经狂热的崇拜她。

    但是,时光让她们渐渐忘记了最初的自己。不知不觉的,她们看到很多人跟随莫而很快变成地位更高,在门派里更有发言权的人。而莫,也比喜儿在内的魔女们都更容易接近。于是她们变成莫的人,在许多人羡慕的敬畏目光中,忘记了曾经加入灵鹫宫的理由,渐渐变成了,对莫惟命是从,信任莫,相信莫的主张的、心腹。

    但是,现在她们想起来了。所以她们毫不犹豫的离开了莫,去找寻她们内心真正渴望追随的喜儿。

    “一起,一起加油!绝对不要再忘记我们的梦想——”

    她们彼此鼓励着对方,脸上挂着,新人般的,对江湖,对未来充满热情、热血和自信的微笑。

    “你在哪里?我想见你,有些话想跟你说。”

    “西夏,西夏城门。”

    “好,等我!”一个灵鹫宫弟子,飞奔西夏城门。

    城门口聚集了很多、很多的人。

    人群zhōngyāng,是霸天和六子,围观的人群把唾液吐到他们身上,夹杂着仇恨和鄙夷的唾液。

    那个灵鹫宫弟子挤不进去,于是传音入密。

    人群里,一个沉默的男人走了出来,看着她的目光中,有哀伤。

    “我们重新开始吧!”灵鹫宫的弟子,微笑的,说着。

    那男人,微微一愣,怔着,半晌,嘴里吐出两个字。“魔头六子在这里。”

    “我想忘记过去,我知道那时候是我的错,我被中魔圣地的人迷惑了,迷失在他们伪装的风度面前,后来又迷失在了魔yù经里……”灵鹫宫的女弟子说着,语气真诚的让那男人眼里,不由自主的充盈着泪光。多年过去了,他还没有走出昔rì的伤害和痛苦。那时候,他和她,从成长院走进江湖,在江湖里一起打拼,一起成长,多少年了,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分开。直到,灵鹫宫的她沉迷在佛求欢专门勾引、迷惑女人的那些男人怀里。他看着,她在林子里,在魔yù经的**作用下,失态的模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