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四十章 他,在哪?

第四十章 他,在哪?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四十章他,在哪?

    笑仙子在那个男孩被人道毁灭后,绝口没有再提起过,即使别人偶尔唏嘘的说起来的时候,她也是笑着,沉默,不置一词没有人知道笑仙子跟那个男孩之间说过些什么,因为在那期间,别人只看到了那男孩的沉默和发疯,还有孤独。唯一敢、也愿意接近男孩的人只有笑仙子。

    “我不是他。”依韵望着瞳孔放大,呆呆看着画像的笑仙子。

    “奏一曲歌,在孤独的漆黑中找寻希望的曙光……奏一曲歌,在无人理解的沉默中探索灵魂的遗忘……那是谁的眼波,在黑暗中绽放让人痴迷的光……那是谁的身影,在寂静中孤独的仰望天堂……时光尽管流逝,灵魂的烙印却从没有遗忘……找寻着,那些过往,悲伤的,快乐的,癫狂的……失却的,不仅仅只是哀伤……寻回时光洗涤的遗忘,他,是谁呵……他,在哪呵……”歌声和琴曲突然响亮,一袭紫sè的紫衫在笑仙子失神的时候突然出现在飘渺峰顶的凉亭里,一张深紫sè的琴摆放在石桌上,流动着朦胧白光的十指在琴弦上波动,波斯魔幻音唱响的歌声冲击着笑仙子的灵魂……

    他,是谁?

    他,在哪?

    “我不是他,也不是走在类似的孤独路上。”依韵淡淡然说着,在紫衫波斯魔幻音的歌声中,淡淡然的说着……

    笑仙子的意识沉入了漆黑的遥远,遥远……数百年前的遥远记忆,遥远的情景……

    泛动金属光泽的治疗间外,小小的她垂泪,孤独,恐惧的等待着,等待着里头的他走出来……

    ‘基因突变的jīng神病据说不可治愈,修正突变基因的结果也是让他丧命啊……’

    ‘真可怜,他人挺好……’

    ‘前两个月还没看出来,上个月开始的吧?他突然莫名其妙的喃喃自语,说些很奇怪的话,当时我就觉得不对劲……’

    ‘是啊,不过那时候还没那么严重。上周突然发狂要杀人,吓死了!幸亏防卫枪及时shè出麻醉剂,不然小静肯定会被他杀了……’

    ‘真亏笑笑还敢跟他来往……’

    ‘那是,他们两早就决定进浑沌纪元后当夫妻永远不分离,我真担心笑笑会想不开……’

    ‘不会吧?笑笑基因很好,资质出众照说不太可能会做出那么极端的事情……’

    ‘但愿吧……’

    ……

    治疗间的铁门开启的时候,男孩出来了,异常的沉默……笑仙子想陪着他,但是,机器人把男孩带去了隔离间。

    笑笑隔着窗户,看着里头男孩贴在窗户上的脸,男孩笑着,可是那笑容看起来异常的苦涩。“你笑的时候更好看,如果我死了,你也别因为我改变自己,替我笑,别替我哭,我哭的很多了,不想你再替我哭……”

    “你会好起来的。大家都希望你好起来。”笑仙子忍着,不哭,不表现的沮丧,但是她也笑不出来,因为她很担心,也很难过。只是强忍这些情绪就已经是极限了,他不喜欢哭泣,从来都是,积极前进,始终不放弃的努力才是他的品质。即使……即使病了,他也总是没有在一个人的时候满脸忧愁。

    “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同时做好面对最糟糕结果的心理准备。笑笑,我希望,你也是。”

    “嗯。”

    笑仙子记得,当时她答应的很认真,可是,她没有做到……一次又一次,看着男孩被送进治疗间,看着男孩丧失理智的发疯发狂的要杀人,即使是她扑过去阻拦,结果也是让她满身都是伤痕……隔离间,男孩在隔离间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进去的时间越来越长……过去成长院里面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大家,好像都把他忘记了。从开始的时候还有不少人唏嘘,感叹,到后来,已经很少有人谈论,因为大家都知道,男孩已经没有救了……

    “我习惯了,总是一个人,其实没有过去多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好像一个人在隔离间,在治疗之间来回的徘徊,孤孤单单的徘徊了一万年那么长……不要哭,我也没有哭,习惯了就好,不管结果怎么样,现在我还活着,还好好的,就值得笑了,不是吗?”窗户里的男孩见到笑仙子的时候,总是挂着笑容,微笑的看着她,总是那么坚强……

    “嗯!”笑仙子的眸子里充盈着泪光,可是她努力的挤出勉强而难看的微笑……

    “多活一天就应该多一天对生命的感恩,积极的找寻活着的美好,这样走到终点的时候回头才会觉得自己珍惜了生命的每一刻,哭着悲伤没有用啊,把宝贵的时间都浪费在悲哀上了,走到终点的时候回头一想,一定会发现,那些珍贵的生命过程里,除了在悲伤什么都没有感受到……就像现在,我不是能够看见你吗?这不就是最值得高兴和庆幸的事情吗……笑笑,替我笑着体会生命。唯心论其实不荒唐,因为人的存在有生理的物质需求,也有jīng神上的非物质需求,如果你心里为我构筑了一个房子,让我住在里面,只要你没有忘记我,那么,我其实就一直活着,活在你心里的房子里,那里是阳光灿烂的缤纷多彩,还是乌云密布狂风雷电的yīn冷,取决于你是笑着,还是哭着……”

    笑仙子伏到在桌上,痛苦的抱着头……凉亭里,紫衫奏起的琴曲仍然在继续,没有停止的打断,她看着琴弦,或者看着亭子外明媚的天空,却就是不去看笑仙子。笑仙子看起来很痛苦,很悲伤,但眼前的悲伤最后带来的是解脱的坦然,还是无尽的悲伤,只有她自己能够决定。

    波斯魔幻音,震动的是人的灵魂,唤起的是沉睡的,甚至本以为遗忘了的一切,让人更清楚、更明确清晰的认识自己,了解自己。

    所以,波斯魔幻音从来不是可怕的邪功,如果一个人认为波斯魔幻音太可怕,或者被波斯魔幻音cāo纵了心智,那么,那个人不是败给了波斯魔幻音,而是败给了自己。

    飘渺峰上的风还在吹动,琴声还在叫响。

    一些,许多在周围的灵鹫宫弟子,都在沉默的失神中沉入了漆黑的意识深处,一些遗忘的,放弃的,迷茫的记忆,在琴声中变的清晰……像笑仙子一样,她们都在灵魂的颤动中,找寻到了,遗忘的自己……

    宫主大殿里,莫倾听着波斯魔幻音,静静的喝着茶水。她也在波斯魔幻音中回忆着过去,只是她的反应相较于别人,显得特别的平静。因为她未曾迷失自己,她为什么是自己,为什么做现在的事情,为什么做现在这样的她,莫很清楚,也很明白。所以,她虽然也在回忆,却没有因为回忆而颤动的对自身产生矛盾的疑问。因为那些,就是她,她就是记忆。

    ‘波斯魔幻音破唯恨意境……高明。紫衫不愧是紫衫,总能想到这样的办法,唯恨,唯情,如果恨和爱的对象,其实并不是内心的那个身影,恨和爱,自然也就不存在了……’莫静静的喝着茶,并没有打算阻止外头的情形,因为笑仙子从来就不是灵鹫宫的人,她清楚,喜儿也很清楚,只是没有理由,就不可能否认她的存在。总有一天笑仙子会离开,莫知道。

    ……

    冰冷的山洞,深紫sè的身影……

    寒冷,寒冷……仿佛会被活活冻死的寒冷中,那唯一的温暖,在身边,如此之近……

    ……

    “你会好起来的,会的……你不会离开我的,你知道的,你不在的话,你永远不在的话,我就跟死了差不多……”时间在临近,但男孩的情况却越来越恶劣,三天里,清醒的呆在隔离间的时间不足一个小时。笑仙子恐惧的无法在伪装微笑,可是玻璃里,男孩的脸上仍然挂着笑容。

    “如果是那样,我会活在你心里。如果在乎我,那么在你心里的我一定能够给你温暖,一定能够给你阳光灿烂的明媚,而不会是颓废的、漫长的悲伤……爱,给人的应该是积极的力量,而不是仇恨的愤怒。我相信是这样,笑笑,你也应该相信……”

    ……

    “如果我的存在是一种永恒,伴随我的存在而拥有的实力,也是一种永恒。舍弃唯一真实的永恒而追逐与虚幻的仇恨,追逐于迷失自我的爱的沉迷,那是愚蠢,是放弃……人心是热的,剑是冷的;人心可以创造恨,创造i,创造永恒。心创造了什么,取决于你为自己选择了什么样的结果……”寒冷的山洞里,深紫sè的身影,喃喃自语……

    “你,总是这么孤独……孤独的前进吗?”笑仙子问着,却没有答案,因为那条深紫sè的身影,根本没有清醒的意识,只是在不停的,喃喃自语……

    ……

    “箫音……你还活着,你没有离开……”笑仙子看着空荡荡的隔离间,男孩已经被送走,人道毁灭,因为他已经彻底的疯狂了,他的理智已经完全丧失,不管怎么努力都无法恢复清醒。

    ………………………………………………………………

    PS:我错了,28号到五月七号是月票双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