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三十六章 祸患未止(第三章 求月票)

第三十六章 祸患未止(第三章 求月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三十六章祸患未止(第三章求月票)

    “曾经江湖路永久,岁月催尽热血泪。如今散淡悠闲过,还是只为红颜故。”蓝太阳哈哈长笑,想起曾经江湖中的岁月,没有唏嘘感怀的不舍,反倒有一种能够放下的轻松和写意。“小琳想下个月到破邪城玩,我修的是万法全通不能去,你多照应。”“我去找她。”破邪城的杀道NPC不会容忍修炼万法全通的人进入,即使依韵是邪主对此也莫可奈何。

    “我在城外打几天材料。她带了个人去找你,还记得上次在京城吃饭的时候,小琳那个朋友吗?穿金sè裙子的。”蓝太阳见依韵摇头,不禁晒然失笑。“不像个男人!漂亮的女人都能忘记,她求小琳无数次了,就想再见见你。”“蓝大哥以后跟小琳分开,多传音入密报报行踪。”

    蓝太阳点点头,大约也猜到依韵提醒的潜藏意思,江湖上的事情他明白,有时候仅仅因为跟某个人来往的密切就可能成为某些人眼里的仇敌,不得不防的时候,就不得不防。“对了,昨天碰到喜疯子……”“哪个方向?”依韵已经有很久没有见过喜儿了,神秘兮兮的喜儿如今在做些什么,他根本不知道。“西。”蓝太阳说着站了起来,笑着挥手道别。

    依韵骑上赤风马直奔西去,原本,他也要西行……

    飘零的桃花,纷纷扬扬的,落在地上,铺垫了一地的粉红。

    后院的琴声,突然中断,却没有停下多久,就又继续奏响。

    花语穿着一袭白裙,沉浸在琴声触动的回忆之中。

    琴声,带着一种,震动人灵魂的力量……依韵踩着桃花走到凉亭的路上,不由自主的想起,很多年前,在紫霄山顶上的那个身影,轻,淡,柔,美。如盛开的鲜花般微笑的眼眸里,总透着让人心跳加速的力量,总让人一望之下,就不舍得移开目光。那条身影,当年在紫霄剑派的山顶上站了很久,很久……

    而那一切,都是波斯魔幻音的力量。

    曾经的小昭,花语,都用波斯魔幻音让依韵变的,特别脆弱,也因此而变的更强。

    很多年后,再一次听到附带波斯魔幻音的琴声,依韵没想到自己的思绪仍然会被带着飘飞到遥远的曾经,那些过去的情景之中……

    琴声,止住。

    依韵的思绪被拉回现实,花语双手放在琴弦上,神情、目光,一如过往。清澈,柔美,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吸引人观赏的美态。“你似乎没变多少。”

    “当然,既然被你找到了,我又怎么可能逃得掉?只有正义传说摆脱别人的追击,哪来的人能摆脱正义传说的追击。”花语捧着茶杯,悠然吹了口气,品了口。“这些年……”她抬头,一眨不眨的,认真的凝视着身旁立着的依韵。“……曾经,有没有刹那,想起过我?”

    “在你的人sāo扰我的时候。”

    花语笑了,无声的轻笑。“那总算,还是有的,也不枉她们一群丫头努力了这么久。”

    “如果我今天不杀你,这群扰人的苍蝇能离我远些吗?”依韵捏着一直挣扎着,努力拍打翅膀的苍蝇,但无论如何挣扎,苍蝇都飞不动,只能在依韵指间无休止的徒劳挣扎。

    “这里竟然有苍蝇……”花语一副吃惊又意外的模样,却又很快淡然。“如果有一个高手,胜了你,他说不废你的武功,让你从此放弃江湖路,你会不会答应?”

    “这种无休止的把戏太没意思,你该很清楚,当年情人眼的眼波,我看到的不是你。不管你怎么努力也根本没有杀死我的可能,你指挥的一群苍蝇增添的麻烦也不过如此,甚至无法让我为之一怒。”依韵松手,那只苍蝇扑腾着翅膀飞走了,但还没有飞走多远,一束深紫sè的剑魔飞剑气从依韵指头上飞shè而出,眨眼便把那只苍蝇吞没的不剩丝毫遗体。

    “我死,有那么多的人陪葬,值得了。”花语取了个杯子,添上热茶,目光轻柔的注视着依韵。“不如坐下,喝杯茶,难得还有一位贵客,你也认识。”

    花语不说依韵也知道这里还有一个人,来的比他更早。

    “茶要喝,是我跟她喝。”北落紫霄剑,缓缓离鞘,依韵面无表情的望着花语。杀花语,解一时的烦扰,但江湖上的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就如同苍蝇蚊子老鼠蟑螂让很多人厌烦,恨不得它们永远在天地之间消失,但是,它们总是存在,杀了,还有,杀了,还有……人的强大,却无法对这些看似弱小彻底灭绝。是不够强大,还是因为,强大本是有限的?

    “你不好奇她为什么来吗?”花语对流动着深紫sè幽光的北落紫霄视如不见,自顾轻轻的,小口喝着热茶,便自语气轻柔的说着话。“你娶我,从此我替你做事。你杀我,她会得到心杀术。白sè阻碍我的事情,那么,我就另外选择一个能够帮忙的人。我的心杀术杀不死你,她的呢?又如何。”

    “你的记xìng不太好,只有我提条件你答应,没有你提条件让我选择的余地。”北落紫霄已经出鞘,杀气,通过剑魂的力量在散溢,依韵望着的是花语,但注意力却集中在这里的,另一个人身上。

    “我记得,因为你是依韵嘛。很可惜,过度狂傲的人总是会付出不必要的代价,承受许多本不必要的伤害,我真,替你心疼……”花语笑着,缓缓趴在桌上,鲜血顺着石桌边缘流下去……她死了,因为北落紫霄割断了她的咽喉。

    一袭红影,突然出现在凉亭。喜儿坐在花语身旁的石凳上,端起花语刚倒的第二杯热茶,慢慢的喝着。“呵呵呵呵……依韵,你总是,这么狂的。”

    “你可以试试心杀术杀不杀得死我。”依韵夺过喜儿手里的茶杯,一口喝干,摔碎。“呵呵呵呵……依韵,你生气了。”

    “你所守护的灵鹫宫背叛了你,不管你曾经为灵鹫宫付出了多少,在需要的时候仍然她们仍然毫不留情的把你抛弃!曾经的故人还有多少在灵鹫宫?我不在乎你为灵鹫宫付出一切努力,因为你本来就是这样的人。但是,现在你奔波江湖,为抛弃你的灵鹫宫做着长远谋划,有意思吗?”依韵走出凉亭,踩上了桃花。

    “呵呵呵呵……依韵,你想灭了灵鹫宫吗?”

    “如果有用的话。”

    “呵呵呵呵……依韵,你不会因为我,而保护灵鹫宫的。你一直在流浪,因为,你不知道家是什么。”

    “我不需要知道。我不是你,永远不会为了成全别人的梦想而挑起本不愿意挑起的负担。”

    一片片的桃花在风中飞扬,飘起一片天空,飘进了凉亭,飘落在喜儿的掌心上……

    重生点,正义联盟的人,穿着布衣,愤怒的注视着乐儿和残忍温柔。他们本是来抓人的,但结果是,他们被杀死了,还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要抓的人,被容儿拉上马背。花语望着那几个重生了的正义联盟的人,微微一笑。“辛苦你们了,我很抱歉。”马,飞驰而去,乐儿一顿拳脚,把那几个正义联盟的人打的浑身上下骨头处处粉碎、却没有裂开刺伤内伤,剧痛的惨叫声中,那几个人倒下,碎裂的骨头这才破开,刺破他们的肌肉,刺伤他们的内脏……

    “哼!给我记住——别以为重生了我乐儿就拿你们没办法!下一次,乖乖的低下你们恶心的脸!我乐儿有的是办法惩治你们这些杂碎!”长发飞甩,乐儿骑上马时,残忍温柔一跃落在马背上,两人一骑,追容儿和花语离开的方向疾奔而去……

    追邪城、破邪城,一些正义联盟的高手,有些是过去的一派之主,有些是过去各门各派里声望过人的高手。正义联盟的势力虽然衰败了,许许多多的门派都灭亡了。但是,他们并不太沮丧,每天在破邪城,追邪城里喝酒吃肉,一群群的人聚集在一起,激愤的痛骂西天极乐,痛骂五派联盟。

    “西天极乐全都是假和尚!什么佛啊,佛个屁!什么四大皆空,还不是想着一统江湖,想着取代天庭!”

    “五派联盟也是渣子!少林派多少人在逛青楼,什么清规戒律,都是狗屁!”

    “哼!说他们那些杂碎干什么?杂碎就是杂碎!不管多久都是杂碎!那些垃圾以为靠了西天极乐就能厉害了?屁——他们永远都爬不起来。没骨气,没志气的垃圾别指望能成为真正的高手,看他们也练不成佛法!”

    “冲着厉害武功去的人能有什么出息?都是一群没脑子没智商的蠢货!武典有那么容易学吗?得佛法,修很久很久的佛法,还得级别要求高的武经!等他们能学西天武典的时候,我们他**的早就学上盟主门自创的武典了!哈哈哈……”

    “是啊是啊!王兄弟说的对,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这句话真***一点都没错——让那些傻瓜傻吧!等他们学到西天武典的时候啊,会发现我们早不知道多少级了!到时候想怎么杀他们就怎么杀,跟踩死蚂蚁一样简单容易,完了咱们还得给他们上上课,让他们知道自己多蠢!诸位兄弟说是不是啊?”

    “一点都没错!来,干杯……”

    “干,**西天极乐和五派联盟的傻货!”

    交错,碰撞的酒杯,四shè飞溅的酒水。一张张愤慨的脸,一把把醉意朦胧的声音。酒桌上有男人,也有女人,女人大多不会这么破口大骂,但是,每次有人骂西天极乐和五派联盟的时候,女人们总会积极的附和响应。因为她们也恨西天极乐,更恨五派联盟。过去的一切,门派的一切,师兄弟,师姐妹们,都是因为西天极乐而重生,都是因为五派联盟而分别。

    却有一些女人,看似醉了,眸子里的光亮却显示出别样的清醒。她们听着,看着,附和着,有的人甚至还骂的比男人声音更响亮,更激愤,更难听!

    一把短刀、短剑,从这些女人袖子里滑出来。就在这时,酒桌后面突然有人,一剑刺穿了这些女人的身体——那些女人的兵器,递出去了,却还差一点才能刺上目标。

    酒桌上的人,愤怒的站了起来,拔出剑。对杀死同桌女人的人,怒目而视——“疯了吗?杀自己人!现在什么时候,同为正义联盟的人不同舟共济,再大的私人恩怨也不能动手的禁令你们都忘了!”

    下手的人,神情冷漠的取出一品堂的令牌。“奉盟主命令,清楚五派联盟潜伏在联盟多年的jiān细。”

    “放屁……”几分醉意的人怒骂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同桌,本来坐在被杀女人身旁的人打断。“真的啊!刚才她的剑是要刺我!”

    一桌人,迷茫的迷茫,疑惑的疑惑……不敢相信,又,不能不信。

    一条条身影,在私人的房间里,缠绵着,女人的欢笑声,伴随着男人愉悦的回应声。

    “老公,正义联盟都这样了,咱们还留着干嘛呀?干脆带上大伙一起离开嘛。”

    “呵呵,五派联盟没那么好,西天极乐都是和尚。你想让我去当和尚?”男人笑着,不忍直接拒绝自己相伴多年的妻子,也不想就这么一口答应,他恨五派联盟和西天极乐,不想做那种没有骨气的事情。而且,他受不了女人的多变,不久之前女人还信誓旦旦的说,绝对不能当软骨头,如今却突然又说,应该投靠西天极乐。

    “……我也知道让你这么做不好。可是、可是正义联盟的人太欺负人了!”女人愤怒的叫着,紧接着,是莺莺的哭泣。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我天王剑的女人谁敢欺负——天王剑派虽然灭了,但我们天王剑派还有的是人!”男人愤怒的叫喊着,催促着女人说出实情。

    “伤心断肠!那个死胖子,死sè鬼。前天把我骗到副盟主大殿,要挟说我如果不陪他睡,就让你滚出破邪城出去让西天极乐的人杀了!”

    …………………………………………………………………………………

    今天第三章,加更加字数章节,补盟主:最爱依韵的第二章。

    PS:帅哥美女们,本月还几天了,咱至今为止还是天天稳定更新一万字呀,可是,可是这月票还差一百张才够五百呢。给俺点支持,让票票快点超过五百张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