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三十一章 路口

第三十一章 路口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三十一章路口

    事实上,现在西天极乐最应该做的本来也是继续扫荡,等于已经称雄江湖。天庭周围的门派,东天极乐都没有反攻的力量,能否喘气生存下去都不一定。追邪城、破邪城的杀道NPC只防守,不进攻,西天极乐根本就没有必要理会。大势已定,江湖中人还有多少会选择加入西天极乐势力以外的门派?傻瓜才加入,如今各门派的弟子什么时候跑光,也只是时间问题。

    三大势力已经名存实亡,正义联盟方面立足于破邪城、追邪城和两座邪城控制的麒麟坛、天煞坛;北联盟和zìyóu联盟依靠天庭而生存立足;东天极乐原本就是立场朦胧的力量,其中多是天盟的人,属于北联盟,但同时又跟正义联盟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中魔圣地雄起,成为江湖中耀眼的新势力,少林派大有回到江湖泰山地位之势,密宗人员进一步扩张,成为江湖瞩目的最大门派之一。

    双方的厮杀还在继续,无数属于三大势力的门派,仍旧在西天极乐无数佛门弟子的攻击下垂死反击,而那些没有热血的门派则在西天极乐攻到的时候选择了投降求存,宁愿被西天极乐吞并……

    “副堂主,你回来吧。”妖瞳圆月山庄的残部跟依韵会合后一起去了破邪城,加却在突围后跟妖瞳分开。厉不见加跟妖瞳同来,独自追上加率领的杀人太极门突围而出的残兵败将。刚见面,厉就干脆了当的道明心意。加,沉默。厉的为人他清楚,加挥手,示意其它人先走,直到人去远了,才淡淡然道“一品堂已经名存实亡,过去的兄弟都不在了。你为兄弟情义的xìng子我了解,但在江湖中,人的强大为的是自身,而不是为了别的理由,只有珍视苦练的修为才能长久拥有修为。厉,放下过去的一品堂——我已经选择了自己的路。”

    加掉转马头,这番话很多年前加就想对厉说,人在江湖,兄弟情义有永久的,有一时的,永久的是因为总在一起,而一时的,是因为产生了距离。一个不断重生的江湖中人跟一个高手是难以成为永久兄弟的,因为他们在不一样的世界,做的是不一样的事情,需要的是不一样的追求。也许无数次偶遇见面的时候都能会心一笑,甚至喝一场酒,但酒过之后,高手还是会去做他的事情,总在重生的新手还是继续着重修之路。除了心里的那一丝感怀,便只剩曾经共同拥有的那一份触动情怀的记忆了。

    永远在一起并肩作战,那原本就是新人时期懵懂美好的幻想,人各有志,总会各奔各路。

    “副堂主,如果有一天我们真要兵刃相向,我不会留手。”厉掉转马头,这是他最不希望遇到的情景,因此他来这里,渴望加能回头。

    “我也不会。”加淡淡然一笑,驾马正准备离去的时候,身体突然颤抖了起来,面容变的狰狞、扭曲,杀境的幻想把他的意识带进了一片血红的天地……

    一名女子神sè恐惧之极,双腿禁不住剧烈的颤抖,一名魁梧高大的奇形怪状类人形‘男子’不耐烦的伸出巨长的手臂将女子一把抓了过来,尖利的巨牙一口将女子的手臂半截硬生咬断,咔嚓咔嚓的骨头碎裂声响,他吃着那女子的手臂,恣意将女子压在身下毫无怜悯之心的蹂躏……女子带着极度惊恐的叫喊声,直入加的脑海,左臂的骤然剧痛感让他几乎以为一切便是真实的。

    加的额头冷汗徐徐冒出,脑海幻觉中,他一身血sè,拔出腰间的弑神剑,刺穿两名男子的咽喉。幻境顿时一变,无数的凄喊声,悲鸣声,惊恐的尖叫声,无数男女被侮辱频临死亡的黯淡麻木眼神,充斥着整个幻境的得意畅笑声,骨头的断裂声,鲜血飞溅绘出的一副副杂乱涂鸦……

    加大吼着挥剑,抓着幽幽寒光的弑神剑扑入幻境中的人群,他疯狂的在血肉纷飞中冲杀、不顾一切的挥剑,斩断周围所有试图抓过来的手,剑光割断一个又一个人的咽喉,幻境中充斥着怒吼声,恐惧声,恐惧的尖叫声……

    多久?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加的内力终于耗尽,jīng力体力几近被彻底掏空,左手以剑鞘支撑着摇摇yù坠的身体,一地密密麻麻的尸体,被仍旧活着的一大批人争先恐后的抢夺着吃进肚子,地上的尸体过不多久,便被尽数抢食一空,眼见未饱的人群疯狂朝加扑上来,男人们抓着他的手脚,争先恐后的撕扯、吞食他的血肉,啃食他的骨头,那些女**魔迫不及待的骑坐在他身上……恐惧的情绪,不受控制的****,全都在幻境中被放大、放大、不停的放大——直到他脑海中,除了恐惧、仇恨和**外,再没有了任何理智……直到他的头,也被一口吞下,心脏也被掏出来吞食入腹……

    “杀了你们!**你们!啊啊啊啊啊……”加冷汗淋漓的从幻境中脱出,一脸的恐惧,恐惧那种挣扎的死亡,恐惧那种被**冲昏理智,完全丧失冷静和自控能力的、噩梦一般的幻境经历!

    火焰在山洞里静静燃烧,燃烧的噼啪作响,厉坐在火堆前,加突然变的古怪是,他就把加带了来山洞,为此,他付出了代价,耳朵被加咬掉了一直,左手被加咬的骨头裂开,上了药,却仍然隐隐生疼,如果不是及时点了加的穴道,还不知道会受多少伤。

    看清了周围的情形,加擦了把头脸的冷汗。坐了起来时,厉递上坛酒,笑指火焰山烤熟了的野猪肉。依韵喜欢吃野猪肉,厉在内的一品堂高手也习惯了在野外露宿的时候,抓野猪杀了吃肉,味道不错,而且份量十足。加猛灌了一起烈酒,心神渐渐恢复。“这一次发作的太急,平时还来得及封自己穴道,让马把自己带到没人的地方。”这样的幻境,加一直在努力适应,但至今为止,还没有能够做到,那种被不知道多少倍放大了的各种负面情绪,根本无法凭借理智对抗和cāo纵。每一次都让自己别害怕,但没有用,理智在放大的负面情绪面前,犹如是鸡蛋对抗巨岩那样。

    “掌门人传了我自曝决,为了不影响战斗幻境一发作就催动自曝决脱出来,掌握熟练后能做到不受影响,另外还有一个发作周期表。”厉说着,取出本秘籍,还有一张纸,递给加,后者犹豫片刻,摇头拒绝。“离开庄主是因为我相信自己能走下去,能够追上他,如果还要用他的帮助才能熬过幻境,那我的离开也就没有意义了。”

    “你熬不过去。”厉毫不留情的泼了桶冷水,说着,厉猛灌了一气酒水。

    “胆识不够?”加早就分析过原因,胆识属xìng的影响很大,任何一种属xìng都有其价值和影响,最广为人知的当然是福缘和悟xìng,最被江湖人忽略的就是胆识,但胆识却是许多实用流高手必定不疏忽的属xìng。实战中,面对的情形越危险,能不能把握那种抢占先机的刹那机会,主要在于胆识,即使你能够看到那个机会的存在,但如果胆识比敌人低,或者胆识不足以克服害怕危险的恐惧,事实上都不可能把握那种充满危险的刹那时机。因此加在多次经历幻境后,推想如果提升武功总决提升的胆识就有机会熬过去。

    “就算胆识高,也需要经历无数次在幻境中的折磨,妖瞳就是这样。庄主能承受,能够克服幻境放大负面情绪,除了胆识外还因为他修炼的是忘我意境。你也知道,忘我意境本身压制人的感xìng,也就是说庄主的情绪感受本来就比我们低很多很多,即使被放大了很多倍也远远比我们在幻境体验到的低的多。”厉喝着酒,吃着野猪肉,加沉默的喝着,忘我意境的情况跟他们修炼的无我意境不同之处,即使厉不说加也明白,很早就明白,只是他不甘心败在幻境!“别做无谓的努力,群芳妒的自我意境本就免疫这些,狂妄自大目空一切,**恐惧对她没影响,配合葵花宝典根本不怕这些,只需要熬过杀境阶段xìng的一次痛苦就完事了;堂主本来就像修炼了忘我意境似得,认识到现在没见她情绪激动过,情绪稳定的不像人,可能是因为一直修炼道心,就这样也是经历了很久环境的折磨配合了自爆决才让幻境的出现周期大幅度降低。这些,咱俩都比不了。”

    “一定有办法。”加喝光了酒,厉没有再劝。依韵说过,茗的成就比加高,也是一品堂里唯一有可能超越他的人。厉对此不怀疑,过去若干年中,加一直是承认的,但又并不甘心,尽管加常叹气说‘大约真是资质所限’,但加事实上一直特别的努力自强,每每武功有突破都必然跟茗切磋比试,寻求进步的印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