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二十九章 发芽

第二十九章 发芽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二十九章发芽

    “本来这样也就算了,花容也不想说破了影响跟丈夫之间的感情我也不是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的人,忍了、忍了就算了!可是,他那段时间简直就像疯了,一次又一次的、一次又一次的在发狂的时候伤害我们!一年前,一年前他还当着花容丈夫的面,甚至打伤了花容的丈夫,险些把他杀死!”

    月貌的声音不由自主般的,越来越愤怒。一直沉默的花容,声音冰冷。“我们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但是他欺人太甚!发疯就总伤害我们吗?他恢复清醒的时候呢?没有一句道歉的话,反而说什么——我们可以走,但是,谁敢跟你说,就送黑山。清风徐徐,我们不怕告诉你,我丈夫忍他一年,不是屈服,是早就等着机会,等着让加覆灭!现在杀人太极门的很多人会在他的带领下离开战斗,会有更多人为了送死而战斗!就算加能打过锤王呆,杀人太极门今天不全军覆没也得元气大伤一蹶不振!江湖录会披露加的兽行,他会从此被杀人太极门的弟子唾弃,这就是我们隐忍至今的报复!”

    月貌长舒了口气,颇有些不忍、又或者是几分内疚的神sè,微微侧过脸。“我们跟你没有仇恨,说真的,刚开始忍着就是因为跟你的姐妹情谊,你是无辜的,我们当时不想让加身败名裂,不想报仇……但是,人的忍耐是有极限的,我们没办法再忍了,我们也打不过他,也不想当了受害者,因为冲动的反抗而遭受更凄惨的结局!至少,至少也得来个鱼死网破——”

    清风徐徐默然无语,她不相信加是这样的人,但加修炼杀气的幻境影响的情形又历历在目,那样的加,会做出什么事情?她真的不知道,因为那时候的加,身体会颤抖,会说许多本来不会说的,莫名其妙疯狂话,为了避免出什么问题,加总会要求清风徐徐点他的穴道……

    “最近一次,出发之前的那天晚上……那时候你已经领人先走了,我本来也想早点走,因为派里的事情耽搁了,结果又被加侵犯了一次。清风姐姐,要怪,只能怪yīn差阳错吧,我们当不成姐妹大概也说不上来是谁的错,我本来不想说为什么,因为你那么爱他,你现在后悔知道理由了吗?”月貌的眸子里滑落了两行泪水,花容拽了她一把。“走吧,如果加不死,让他找到我们一定会把我们送到黑山,快到约定的地方地方等元吧。”

    “清风姐姐,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了吧,再见了。”月貌跟着花容挤进了人群。

    原本晴朗的天空,仿佛突然乌云密布,清风徐徐想着月貌的话,希望那是假的……可是,她痛苦的抱着头,她无法确定,不能确定。如果那是假的,月貌为什么这么做?花容为什么这么做?

    门派里,有人在愤怒的吼叫,指责花容的丈夫指挥不当,害大家白白牺牲,指责他不该发动什么突围冲锋,以致白白死伤了很多高手……

    如果是假的,花容的丈夫又为什么?他位高权重,更没有道理背叛加。清风徐徐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在钱庄又取出匹宝马,骑上,飞奔赶回杀人太极门……月貌说,出发前还曾经有一次。

    清风徐徐检查着寝殿,然后,她找到了不属于她的头发,还有被衣裙的碎片,有些头发和碎片上还有血……临行前,她记得收拾的很整齐的地方,都变的有些乱。看着那一切,清风徐徐的心里,犹如刀割般痛苦难受……哭泣了许久,清风徐徐终于决定传音入密花容的丈夫——银元。银元是不是出道很久的老江湖,是新锐,江湖中崛起的新秀,几乎就是加一手带起来的。

    “银元,花容和月貌说的……是真的吗?”

    “……是。夫人既然知道了,我也不想多说什么。那天,我是亲眼看到的。掌门人欺人太甚,欺人太甚了!”

    清风徐徐无话可说的沉默,痛苦的抱着头,抽泣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呢?过去一切都好好的,他们都好好的……自从修炼了杀气,自从加修炼了杀气,一切都变了,变成今天这样,都是因为杀气、杀气!

    迷城外,花容和月貌,传音入密花开花落,汇报着任务的结果。“嗯,加是死是活还不知道,不过清风徐徐一定会相信。加自己都无法解释,因为那时候他的确处于发狂的阶段……师姐放心,银元不会察觉破绽,那时候杀人太极门没有人知道加在哪,也没人见过他,谁也无法证明当时有另一个加在别处……哪里,还是师姐计划周详,又能得到无心无面这样的神功相助,就是苦了九十九师姐修炼无心无面……嗯,我们会照计划跟银元汇合,师姐放心。”

    “金轮法王大弟子和达尔巴率人来了!”

    杀人太极门,妖瞳的圆月山庄,全都叫响了惊呼声……对密宗的战斗原本对峙的局面被打破了,因为杀人太极门副掌门人错误的指挥,让杀人太极门率领的zìyóu联盟近半的人伤亡惨重,而且许多人如今还陷入被分割,彼此不能救应回合的局面。这本来已经很危险,偏偏在这种时候西天极乐的金轮法王的大弟子准佛和二弟子达尔巴亲自率领了人马,杀到……

    密宗门派驻地外,密密麻麻的,一眼望不尽的全是身穿深红sè袈裟的密宗佛门弟子,犹如包饺子般把进攻密宗的zìyóu联盟包围了起来……

    妖瞳看着漫山遍野的西天极乐密宗弟子距离主山越来越近的时候,已经知道,大势已去……

    剑魔飞剑气、一束束的从天而降!shè穿加挪移的脚下,shè过加耳畔,shè过他身旁……纠缠不休的飞轮割伤了他的身体,一道道的血线抛飞一片……“灵鹫宫!”加抽身后退,一跃而起,踏着一个个密宗高手的头顶、肩膀,一路冲杀突围,跃出悬崖,带着身上浑身上下二十多处飞轮划割的伤势,以及断了的左臂。

    锤王呆没有追。

    因为他周围,飘落了四个人,分别是容儿,零儿,铭儿和乐儿。但事实上,他知道,还不止这四个人,还有使用剑魔飞剑气的残忍温柔身处他意识不足以捕捉到的地方。灵鹫宫的魔女突然来了这里,不该是帮zìyóu联盟的,但也同样不像是帮他的。“嘿!灵鹫宫的几位仙子大驾光临,是我们密宗的荣幸啊!”锤王呆咧嘴一笑,收回五个圆轮,那是金轮法王传承给他的兵器,西天武典诞生后金轮法王才传授给他的绝技。因为修炼的时间太短,暂时还不能作为主兵器使用。

    “听说龙象般若功有了些变化,想向锤王呆掌门人借一本学习。”容儿在锤王呆面前,而且是唯一面对他的人,她的声音不大,似乎有意不让太多人听见。

    威胁,这是赤luo裸的威胁。这就是抢,一点都没错。锤王呆脸上的青筋跳动,捏着锤子的手掌不由自主的越来越用力。

    “呆掌门人不会不舍得吧?交换秘籍,切磋武功心得可不是第一次。”容儿说着,从怀里取出一本秘籍。“新降龙十八掌秘笈是我给呆掌门人的礼物。”

    片刻的沉默,锤王呆咧嘴笑了。“哈哈……容儿仙女真会开玩笑。咱们的交情哪里还需要你的礼物?拿去——”

    “一本?”容儿诧异的反问。

    “容儿仙女不可能对五轮的功法感兴趣吧……”锤王呆的笑容变的有些冷,如果容儿还要学五**法,他绝对不会答应。欺人太甚,那就只能鱼死网破。龙象般若功的武功秘笈泄露,影响还不算太大,锤王呆咬咬牙,只当是多了几个不停命令的门派弟子,也就罢了。但五轮的秘籍他根本不打算传授给别人,绝不会撒手。

    “有武经,没武典,多可惜。再说,我给呆掌门人的礼物可是十八掌的掌典。”容儿亮了亮秘籍的封面,上面写的是‘降龙十八掌神典’字样,锤王呆微微一愣,本来以为容儿拿的只不过是为了让他在门派弟子面前好下台的,随便一本无用秘籍,却没想到竟然真是十八掌掌法的武典级别神功秘笈。

    龙象般若功的武典固然重要,但在将来,毕竟也是会传授给门派弟子的武功,泄露虽然又不利的影响,但比起眼前必死无疑的包围,尚且属于能够隐忍愤怒屈辱,被迫低头的条件。如果真是交换,锤王呆不但没有了什么不高兴的心情,相反,还觉得很高兴!这样的秘籍,本来是他完全没想到会获得的宝物。

    “哈哈哈……容儿仙子如此大礼,我锤王呆岂能拒绝?”锤王呆高兴的笑纳收起,得到武典的容儿收起秘籍,微微一笑,离开。由始至终,只有容儿一个人说话,其它几魔女都只是静静的围着锤王呆,背对不语。直到她们离开,锤王呆脸上仍然挂着笑脸。但他心里,却只有愤怒。‘好个灵鹫宫魔女,欺负人敢欺负到我锤王呆头上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