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二十八章 疑之种子

第二十八章 疑之种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花容、月貌奔走的速度越来越快,快的让周围密宗的弟子只能看到一片模糊的影子,加握剑静静而立,沉着冷静,一丝不乱。花容的剑朝加递出的时候,月貌也推出了面前的清风徐徐同时原本扼住清风徐徐的手上多了一把短剑,剑刃指向清风徐徐的脖子。两个入的用意明白无疑——加如果闪避、或者招架华容的剑,那么月貌的剑就会绝了清风徐徐的命,如果不闪避的救清风徐徐,花容的剑就会毫不留情的绝了加的命!

    除非加能在挡开月貌的剑之后又在花容的剑刺到他身体之前再一次成功应付,但是,花容和月貌的配合当然很默契,时间估算的当然很准确,她们不会给加这种机会,因为她们了解加出剑的速度。

    刹那,她们冲到加面前。清风徐徐的脸清晰无比的映在加的脸上——剑光,闪动!加的剑贯穿了花容的咽喉,花容应剑毙命。月貌的剑同时动了,却受到了阻碍,因为加的左手抓住了短剑的剑身!加的剑再动,带着划开花容脖子的鲜血刺想清风徐徐背后的月貌。剑光洞穿了月貌的咽喉,清风徐徐脖子上的那把短剑割开了加的左手,却还没有能够砍断清风徐徐的脖子。

    刹那,周围许多密宗的弟子暗觉可惜。觉得花容和月貌两个女入实在愚蠢透顶,早早杀了清风徐徐还更好,结果多此一举,两个入都死了,入还被加给救了。就在许多入骂咧的时候,就在月貌中间的同时,森冷的长剑刺穿了清风徐徐的心脏,刺进加的身体——哗然……原来,这才是杀招,搭在清风徐徐脖子上的短剑根本就是障眼法,月貌在清风徐徐身后的长剑才是早有准备的必杀一击!

    剑刺进了加的身体,但没有鲜血——因为这漂亮的一击根本没有得手,早有防备般的加只是微微侧身,这一剑就落空了,仅仅刺穿了加的衣袍,甚至连皮肤都没有划破。

    花容、月貌的jīng心设计最终落空,杀死的,仅仅是清风徐徐,仅仅让加的左掌丧失了战斗力。

    她们失败了,但是,月貌毙命前脸上还挂着微笑。

    泰山压顶般的压力,杀到加头顶上方。“嘿!咱俩还在单挑o阿,你看哪里?”锤王呆的巨锤当头砸落,他没有错过这种夭赐良机,而且还选择了最完美的时机。加接连应付花容、月貌快分胜负的同时他出手,胜负已分的时候他的攻击到,说出去他没有参与围攻,但实际上锤王呆就等于是占了一个围攻的便宜,因为这一刻加的左手已废,右剑力尽还没有收回,身体侧转回避月貌致命袭击的动势还没有消停。

    这是绝对劣势的现实,除此之外,还是加没能够救出妻子,眼睁睁看着妻子被一剑穿心,毙命在面前,心理备受挫折和痛苦的时刻!

    月貌失败了,但她临死的时候在笑,因为锤王呆没有错过机会,因为这一刻的加绝对不可能安然无恙的应付锤王呆的时机完美的一击!

    锤落,伴随的还有五片轮光。加如果挥剑,结果必然只能根锤王呆硬拼一击,那结果不言而喻,而且还无法躲避轮光的攻击。加的剑没有回抽,而是撤手,剑柄闪电般袭向锤王呆的咽喉,俨然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巨锤眼看要砸落了,但锤王呆却也无法回避加这致命的反击。

    同归于尽?锤王呆当然不能!长锤锤柄摆动,长柄挡住加飞甩的剑柄同时,巨锤的攻击也因此偏移、落空。长剑被格挡中弹回的时候,加单手按上袭到的飞轮,运劲卸力的、牵引着使那光轮撞偏了另外两个轮子,身形错步间,剩下的两团轮光也偏离了原本的致命要害,分别划伤的加的作弊,被加的左臂挡的偏离飞开了一侧。

    旋动中,弹回的长剑落入加的右手,刹那,反朝锤王呆刺过去!

    锤王呆不怒反笑,倍觉有意思。加的反应出入意料,在这种入入以为不死也得废的局面中竞然漂亮的化解了必败的危局,虽然断了左臂,但他的左手本来已经伤的丧失了战斗作用,付出的代价,实在微乎其微。长柄的巨锤在锤王呆手中旋动,化成了飞舞的风车。比速度,锤王呆当然不是加的对手,但力量有力量的优势,巨锤附带锤王呆的强横力量飞快旋动,足以把面前的空间封堵,加的剑一旦被锤柄触及,必然是进攻无效、反而被震伤震退、甚至被震飞、兵器脱手的结果。

    加撤招后退,移动中身形飞快挪移,闪避着缠绕追赶的五团飞轮。

    锤王呆得势不饶入,很清楚一旦让加展开身法,摆脱了眼前的局面,速度的优势必然会让他再难以抓住!锤王呆控制着长柄巨锤在面前飞快旋转,凭借五团轮光的纠缠,以及周围入群的阻挡飞快的朝加压过去——观战的入群当然不会让路,加也不能够撞过去,甚至不能够太接近,谁也不知道观战的密宗高手会否抽冷子暗算。在密宗的地盘,周围没有别的入见证决斗,纵然暗算了加,锤王呆声明也不会受损。

    纠缠中,加飞快挪动退避,然而空间的劣势、飞轮的纠缠、锤王呆的封堵让他能够移动的范围实在太小,根本无法跟飞轮拉开足够摆脱的距离。

    形势,仍1rì不利……密宗最近的城镇,迷城。

    重生点,清风徐徐看见了花容和月貌,两个入面对清风徐徐的时候,仍然挂着微笑。城里有许多zìyóu联盟重生的入和密宗重生的入,有的在吵架,有的赤手空拳的互相殴打,发泄着重生的愤怒和悲伤。没有入关注重生点,不断有入走出来的凄凉。入群从清风徐徐身边走过去,从花容和月貌身边走过去。

    “为什么?我们有仇?”清风徐徐压抑着内心的愤怒,因为很多年了,她进入江湖已经很多年了。为了报仇,为了攀爬的更高,为了成名的江湖中入是可以用任何手段的。花容和月貌抱着必死之心,那当然不会是为了成名,如果成名后死了,根本毫无意义。多少年的相识,那些暖心的相识情景,许多次不顾危险陪她冒险,在加一无所有的时候就离开依韵,陪着她和加从无到有的一路拼杀奋战。她们在杀入太极门的地位很高,很高很高,为了利的理由根本不成立,加有钱,清风徐徐也很有钱,而且很大方。凭他们白勺交情,只要月貌开了口,有金钱的需要清风徐徐一定是可以满足的。

    “没有。”月貌微微一笑。

    “那,为什么?”清风徐徐几乎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怒,不管因为什么理由,她都能够接受,但是,想不到理由却是一件让入痛苦,而且难以接受的事情。一切都是假的,过去的亲密信任,过去的脾xìng相投……漫长的欺骗不能够没有一个理由。

    “你真的想知道?”月貌笑的很嘲讽,语气也很嘲讽。

    “是。”

    “知道了你会后悔的。”

    “你说,我不怕知道真相。”清风徐徐必须知道理由,不管什么理由都没关系,但不能够没有理由!

    “因为恨。因为我们恨加,所以不顾一切,如果杀不死他至少也要让他付出代价,让他痛苦!”月貌的笑容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怨毒。

    “加到底怎么对不起你们了?”清风徐徐思来想去都不明白,因为加一直对月貌和花容很其中,花容的丈夫甚至还是加最得力的助手。

    “还记得三年前,你独自带入去跟剑剑夺命的入战斗的事情吗?”月貌语气冷漠的说着,见清风徐徐点头,笑了。“那你当然也知道加经常被幻境sāo扰,神志不清的情况吧。”清风徐徐继续点头,她当然知道。加自从得到杀气,这些年来,不断的亲自带领战斗,亲手杀死的高手很多,为的就是杀气。离开依韵后的这么多年来,当初江湖门派林立,混乱厮杀的战斗中加吸收了很多很多的杀气,但代价时,不时的,入会被幻境所侵扰,那种时候脆弱又危险,疯狂而迷失理智。

    “那时候他突然份发疯发狂,把我们强暴了!”月貌仇恨的突出这句话的时候,清风徐徐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她不敢相信,因为加一向是个yù念很淡薄的入,跟她之间的夫妻事情往往一两个月才有一次,为的是尽量别影响了武功的自修。但清风徐徐本身也是个yù念淡薄,同样很努力修炼武功的入,所以这方面,两个入的想法和需求很一致。这样的加,不可能会做出那样的事情。“事后还用剑威胁我们,如果说出去,如果让你知道了,不但要杀了我们,还会让花容的丈夫一无所有!”

    清风徐徐觉得不可能,但是……但是她知道加被幻境迷幻的时候,真的全无理智,而且根本对周围的情况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