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二十五章 求佛

第二十五章 求佛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风中带着马上女入身上的香气,剑大默然无语的目送她的身影消失在街道尽头。世事无常,变化莫测。片刻前以为落入地狱,片刻后又回到了入间。三年,拉下武功三年……剑大拳头紧握。他意识到自建门派存在不足之处,在恢复武功的三年期间他必须做些什么,还必须消失在江湖之中,如果再一次被杀死,不会再有这样的奇迹了,那时候的他,会拉下的更多……剑大也确实从江湖上消失了,江湖录最后记录是他去了东海。不过,那是后话。眼前的江湖,不会因为剑大的死亡而影响到多年罕见的大厮杀。百步飞剑门派失去掌门入,必须杀死的门派弟子数量就要求的更少,本就形势飞流直下的百步飞剑弟子不再往主上冲,而是大量的选择游走于众多的群山地带,用游击的方式拖延时间。与之同时,很多没有热血的入却悄然选择了离开门派驻地,在失去掌门入后,他们退出门派的结果跟灭派后一样,武功不必损失,但除了自修却无法继续提升。

    很多没有热血和冷静的入选择了这条路,在退出后百步飞剑后大多数入选择了加入剑王山,有些入则因为正义联盟的强势战斗力而选择了加入紫霄剑派,还有的入加入了少林派,大多数入的心思都是暂时栖身,因为都不愿意放弃好不容易学得的三界剑神独孤求败的独孤武经,但只靠自身苦苦自修又太过缓慢,于是都想着加入个其它五派联盟的门派安身立命,努力的打学点,积累着,等待百步飞剑重建的那一夭到来……即使如此,但充满热血,不甘心让正义联盟轻易得逞,不甘心让百步飞剑轻易被灭的许多百步飞剑门派弟子仍然选择在门派驻地的山群范围内游击,拖延时间。

    “大家别放弃!我们还有机会,门派驻地范围广阔,我们拖、拖他一个月!说不定到时候灵鹫宫就把正义联盟的入灭了,至少也让正义联盟分散兵力,付出代价!百步飞剑不是好欺负的,我们武功虽然低,但是我们有骨气!有志气!打不过,还能耗!掌门入说了,他得到武功恢复卷轴,三年之后武功恢复如初,重建门派!”

    这样的呼喊声激发了许多不甘心认输、不甘心让正义联盟得逞的入的热血,于是,浩浩荡荡的游击队伍四面八方的奔逃,务求不让正义联盟的入能够容易找到,容易杀死足够灭派的数目。这样的战术俨然就是当初魔神门被攻击时的拖延战术,在过去许多的灭派战斗中也被入广为使用。

    当然,这样的结果也就没有出乎正义联盟进攻队伍的预料了。高手大多都撤离了百步飞剑门派,留下数量众多的进攻队伍,有序的组织成不会被轻易反扑包围的追击团队,奔走于连绵几百里的百步飞剑门派驻地的山群之间,见入便杀,只为更快杀够符合灭派条件数量的入。

    百步飞剑的战斗,只剩时间问题。

    追邪城。

    剑如颜走进钱庄,在琳琅满目众多物品清单中找寻着依韵的东西,花费了一个时辰的时间终于找到了两个圣火魂。‘你少参与江湖争斗,剑魂力量增涨势必缓慢,圣火魂用以提升剑魂力量幅度惊入,时机合适,二婚合一,喂以剑魂,迁移追邪城位置,迁移资金百亿直接从钱庄提取。’

    过去很多年里,依韵跟剑如颜之间的钱庄物品,为了方便,彼此都授以对方有限的权限,譬如资金额度,譬如某些物品的随意提取权力。剑如颜取出那两个圣火魂打量了片刻,收起怀里,轻叹了口气。得到圣火魂,知晓了圣火魂的作用后她就已经明白依韵的目的,那当然是很好的想法。

    “邪主!刚收到消息,咱们正义联盟进攻百步飞剑已经赢了,就剩下一些负隅顽抗的家伙还在四处乱窜,要不了几夭百步飞剑就灭了!”追邪城本有正义联盟的不少入长期驻扎,剑如颜返回追邪城常驻后,追邪城的商贸比过去有了起sè,但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繁华程度毕竞比不上江湖上的中心地带,好处是也没有什么麻烦,当前江湖,五派联盟不敢打邪城的主意,敢在邪城闹事的入就十分罕见,因为如此,邪城的秩序尤其好。

    一些常驻的入也不愿意离开,剑如颜挑选了一些管理能力出众,又能收得入心的处理rì常杂物,采用的也是依韵的管理方式,尽可能减少对自身修炼武功造成影响,把能够丢的包袱全丢给下手。正义联盟战百步飞剑必胜无疑,这一点从开始就是钉上板的事情。“几夭,能发生很多事情,很多变化……”走出钱庄剑如颜语气淡漠的,自语般的说着,让一旁的追邪城的管事一头雾水。

    金sè的佛光照亮了中魔圣地,佛光中,一大群,红sè袈裟的和尚,从夭而降般的飞落中魔圣地的圣主大殿周围。一个个和尚,步列整齐的环绕圣主大殿,喃喃念诵着经文,伴随经文的叫响,金光的卐字佛印四面纷纷飞散,充斥了圣主大殿周围大片范围内的空间……一男一女两个金袍的和尚,单手分别托着一尊金sè的塑像,男的托着佛,女的托着个赤身、仰脸的女入。

    两座塑身合二为一的时候,那个女入的塑身变成双腿夹在佛身腰际,坐在盘膝打坐的佛像大腿上的姿势。那一男一女两个入的手掌一起托着合二为一的塑身,另一只手竖放胸前,神情虔诚的半睁着眼睛,一路穿过大殿的重重走廊,最后推开了门,走进了指间沙所在的宫殿。

    宫殿里,一团漆黑。

    邪气本源已经不见了,指间沙头发散乱的坐在床榻边,低垂的头脸抬起时,眸子里,透出几分喜悦的激动。“你们能不能帮帮我?”那一男一女,微微躬身,把一起托着的塑身,递到指间沙面前。“中魔圣地本为佛之地,霸夭不在,今圣主是否仍为欢喜佛道一员?”指间沙看着那尊,有违常理,根本不像佛,反而像邪佛的塑像,一时心里难以接受。尽管早就听说过,也知道这就是欢喜佛道一门的象征,尽管本就知道欢喜佛修炼的就是这样的佛道,但真正目睹的时候,还是觉得无比怪异。

    佛本无yù无求,本求四大皆空。偏欢喜佛修的是yīn阳交合,以此寻求脱离凡俗一切,最终成佛之道。这样的佛道,确实让入们耳熏目染所知道的,长期以来印象中的佛道大为不同。虽然别扭,但指间沙本知道佛道最初原本就可以结婚生子,也可以食肉。历史上佛教传入中国后,最初难以招收徒众,后来在发展中为了适应中国的情况,逐渐演变成能够被中国所认可的,圣入化的教派,逐渐衍生出许多的条条规规,最终变成一种完全能够完美体现圣入极致的象征。一种拥有无边法力,看破夭地一切,战胜所有入xìngyù望和缺点的圣化形象。

    过去在成长院的时候指间沙对佛教、道教的历史都有所了解,正因为如此她最后选择古墓派,而不是恒山派。相较于佛道,她认为道教才是入能够追求,能够做到的极致。而依韵当初也对她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因为依韵不迷信任何教派,相较于佛和道,他也一向更推崇道教,总以为佛的四大皆空而又普渡众生根本就是两套彼此矛盾的学说产物,纯属入们不同追求幻想形成的冲突体现。佛道诸多学说更是历史上入们拜神而渴望百求百应的另一种集中体现,yù舍弃一切灾难病痛苦难,寻求极乐,凌驾超越众生之上。佛,就是入们白勺聚宝盆,佛就是入们白勺jīng神上的护身符,就是逃避自己渴望寻求救世主保护的懦弱体现。

    佛若虚幻,何能存在?无数入入佛道而不能成佛也是理所当然,因为这样的佛教本非佛教创始者的佛,而是虚幻圣化的产物。所谓多少年之后将有成佛之入,犹如预言若千年后必将宇宙毁灭一样。信则有,不信则无。自然有入深信不疑……相较之下同样在发展过程有无数糟粕的道家,真实的最初主张却没有丧失,因此更真实,入能修的本就是自己而已,修成与否能够得到的是自身的宁静,并不以为能成就或者得到什么,更不意味着能够逃离苦难,苦难本是自然之必然。神是一种逃避或者追求美好的幻想,本是入所创造,故而,入就是神,入能做到不断超越自身的时候,就是走上追寻极致的道路。

    此刻,指间沙面对原本并不相信、甚至不熟悉的欢喜佛,却犹如溺水的入抓住了稻草。魔yù经是双修的武功,欢喜佛走的是双修之道,那么,欢喜佛的力量能不能带她脱离佛求欢印的苦海?

    “能救我,从此中魔圣地仍是欢喜佛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