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二十一章 若爱糊涂,恨则丧失

第二十一章 若爱糊涂,恨则丧失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二十一章若爱糊涂,恨则丧失

    金光的剑划过一道弧线,几乎快跟伤心断肠的旋斩追击的剑相触的时候——金sè的百步飞剑气,气势汹汹的,在刹那绽放的金光中激shè而出!算计,这是剑大早已成功看破伤心断肠追击的算计,疾shè的百步飞剑气足以让伤心断肠被轰个正着,伤心断肠的旋身前冲之势如同是自己朝百步飞剑气撞上去一样!

    必死无疑?

    周围,剑宗的高手的心刹那提起!他们都看出,伤心断肠很危险、很危险……

    剑,刹那脱手,旋飞着,堪堪比过百步飞剑气能量光的边缘,旋动着张向剑大的同时,原本明明看似竭尽全力旋身前冲,几乎是飞撞之势的伤心断肠奇迹般的脚下发劲,人、游鱼般一滑,百步飞剑气从他面前疾shè飞过的时候,照亮了他那张冷酷而严肃的,微胖的脸。

    化险为夷,不可思议的化险为夷,仿佛他早就知道剑大的后招。是的,事实上也是,尽管伤心断肠以为剑大在交手时的百步飞剑气凝聚出手需要大约三招,但在每一次的交手变招时,都留了后路,都做好随时可能面对百步飞剑气的心理准备。看似竭尽全力的前冲旋飞,实则留了后力。

    “好!”周围的剑宗高手禁不住高呼喝彩,对伤心断肠的敬佩之情一时高涨,只觉得伤心断肠简直就是演绎了不需要理xìng修炼独孤九剑的神话!

    伤心断肠躲过一击,长剑在独孤九剑御剑的作用下,闪烁着华光飞旋斩向剑大。剑大的左手一闪,手掌准确无误的弹击在剑身上,飞旋的剑顿时力量倒飞回去,在伤心断肠气劲御使的作用下飞回手中。剑大的剑,同时刺出!伤心断肠看似匆匆忙、无可奈何的横剑硬封!

    ‘当——’

    剑剑交击的碰撞声响中,伤心断肠连退两步,撞上了背后的两个剑宗高手。剑大一击震退伤心断肠,毫不犹豫的一跃而起,接连两脚踏在两个剑宗高手的头顶上,一跃飞远,将伤心断肠甩在了身后。

    “靠!你不是说三招吗?”龙剑飞过人群头顶的时候,伤心断肠一跃而起,丝毫不比龙剑慢的飞快追赶一路踏着剑宗弟子头顶飞逃的剑大。“是三招啊。”伤心断肠脸sè仍旧严肃,眸子里的jīng光森冷如剑,紧紧盯着剑大的背影,掉头的剑宗高手涌动着试图追击,却被人群阻挡,轻功也远不如剑大高明,只能呐喊着,把希望寄托在敬重的掌门人伤心断肠身上。

    “明明才两招!”

    “虚招也算一招,怪你自己来太慢。”伤心断肠脸不红心不跳的用传音入密回复身边的龙剑,同时长剑平举,冲前方的剑宗弟子冷声高喝。“拦住他!本派上下,谁都不能怕死,今天无论如何拦住他!”

    “嗨!”剑宗弟子振奋高喝,每一个人都极尽全力的挥剑,跃起,不畏生死的试图拦阻剑大飞走的身形片刻。他们都被伤心断肠表现出来的,坚定不移的战斗意志所感染……

    茗踏着一个个正义联盟高手的肩膀,化作一道飞快移动在人群头顶上的紫影,过处,天地第一剑随缘的彩光拖出一路的彩sè光尾,尤其惹眼。

    剑大越过人群,飞身跳出悬崖——山顶大殿上那些拼命厮杀,抱着跟敌人同归于尽,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转一个心态的百步飞剑弟子,振奋高呼。“掌门人脱身了!大家伙跟正义联盟的人拼啦!三界剑神独孤求败天下无敌,百步飞剑永垂不朽,今天我们的死是为了将来百步飞剑的再次崛起!”

    剑大一跃跳出悬崖,紧随其后的是伤心断肠和龙剑,然后是金刚,灭神,雪菲,李狂放,黑sè禁地,茗,厉等一大路正义联盟的高手。

    陡峭的悬崖峭壁上,剑大踏着岩石,接着重力下落的帮助步走快如闪电,轻功的差距让背后追击的伤心断肠为首的四剑神跟他之间的距离迅速边远,但是——茗却超过了伤心断肠,渐渐的在拉近跟剑大之间的距离。

    看着茗飞跑到了前面,龙剑不由自主的揉了揉鼻子。“这女人不愧是依韵手底下的悍将,轻功不比依韵逊sè多少啊……”说话间,伤心断肠奔往另一头,金刚也偏离了直线。龙剑晒然一笑,他们轻功是差了茗一点,不过,他们人多,有人紧咬剑大就够了,其他人完全能够封堵。“这都让你跑掉,我们以后不用混了!”

    剑大在飞奔,原本以为跳出悬崖后必定能够甩开追击的人,但是,茗的追击速度之快,让他非常意外!正义联盟的每一个决定高手他都没有小看,因为全都是享誉江湖几百年的真正高手。但是,茗不是速度属xìng极端路线的高手,照理说,轻功即使高明,也不应该比轻功修为本就远超江湖绝大多数水平的剑大更高,然而眼前的事实确实,茗的轻功比剑大更高!她的奔走速度比剑大更快一点。

    ‘她的轻功跟正义传说一样,修炼的跟心法武功一样高?’剑大心中存疑,因为他的轻功级别跟武功、心法很接近。尽管紫霄剑派的心法有加快气劲速度流转的能力,如果不是轻功更高,也不应该能在短时间内能够这么快的一点点拉近距离。

    百步飞剑气的金光在飞走中的剑大的剑上绽放光亮,追击中的茗神情沉静,丝毫不急,她手里的天地第一剑随缘上的彩sè光华尤其耀眼,千绝杀的气劲早已凝聚,如同剑大一样,随时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两个人的距离在渐渐的,一点点的接近。几乎快到百步飞剑气攻击的距离时,剑大的意识中突然捕捉到崖底下的一个灵魂波动。‘灵鹫宫,小杀戮?’剑大微微sè变,意识到这场突围的战斗远远没有预料中容易,小杀戮显然是专门作为拦截他逃脱的重要棋子使用,不管他从哪面突围,山顶上时就有人传递情报,小杀戮就提前在崖底等着、等着剑大在以为快逃脱的时候,却绝望的发现,前面有拦路的人,后面有一群他独自一个人不可能击败的人……

    依韵仍然端坐马上,百步飞剑群山之间的战斗只剩下时间问题,像样的、有点战斗力抵抗力的高手都已经死的差不多了。看起来还在激烈厮杀的交战,实际上根本没有关心的必要。灭一个门派当然不容易,门派的弟子越多,耗费的时间也就越长,连绵几百里的神山里要杀死足够的数量,绝对不是三五天能够办到的。但是,摧毁了抵抗能力之后,大部分高手就没有了继续逗留的必要,因为剩下的是花费时间就能够完成的战斗,高手留下的作用已经不大。

    “剑大交给你们。”

    “他不可能逃脱。”

    依韵要的就是茗确定的回答。“我去一趟中魔圣地。”说话间依韵调转马头,黑子发来消息,中魔圣地派众的动向有些古怪,而他联系不上中魔圣地的指间沙。为防有变,需要一个足够份量的人过去一趟,小剑带领的天盟已经离开中魔圣地,再没有确认情况前掉头回去并不明智,而依韵的轻功能力毫无疑问是最适合确认情况、万一有变也能够做些什么的最佳人选。如果依韵去中魔圣地,花费的时间能够比别人都更少。

    更何况,百步飞剑门派的战斗大局已定,正义联盟的高手本就不需要支援别处的战斗了。

    中魔圣地的弟子,本该在集结点聚集后投入针对灵鹫宫的战斗,但是他们聚集后,却久久没有动作,问,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只说是圣主指间沙的命令。包括跟随指间沙的那些高手,也全都一头雾水,也没有人能够联系到她。中魔圣地的弟子尽出,只有指间沙留在圣主大殿,中魔圣地的人因为得了命令,包括雪舞天下,也都没人违背指间沙的命令赶回去询问究竟。

    圣主大殿里,指间沙披头散发,佛求欢印折磨了她一整天,大殿的门窗封闭,没有NPC敢靠近。她无数次失去理智的时候,又因为邪气本源cāo纵的魔煞之气力量作用而恢复理智,就这样,邪气本源一次,又一次的cāo纵魔煞之气的力量,让指间沙一次又一次的品尝着佛求欢印发作带来的那种,疯狂迷失,完全无法自控的,除了渴望**,还是渴望**的癫狂yù念,从最初的渴望男人,到后来,只要是个雄xìng的就行的念想,让指间沙原本坚持的决心被一点点的蚕食。

    大汗淋漓,湿透了她不整的衣裳已经不知道多少次。是的,她只是品尝了佛求欢发作的jīng神折磨,这种折磨,让她的信心变成了绝望。

    “嘎嘎嘎嘎……制造混乱,你被江湖中人痛恨!但是,拒绝的结果是变成疯狂的**魔,被江湖上数不清的人随意蹂躏,折磨,讥讽嘲笑,摧残**,践踏灵魂和尊严!你的坚持和对抗为的是什么?变成一个**魔的时候,你以为江湖中的人会感动而保护你吗?不,不……人xìng本恶,无数的男人都会把你当成免费的**工具,把你当成笑柄,把你仍都猪狗,仍到野兽面前……把你丢到青楼当赚钱的工具……嘎嘎嘎嘎……你没有对抗的资本,没有选择,因为没有人能够拯救你!除了你自己!”

    ‘是沉沦yù海,还是修炼魔yù经,你定……’

    霸天临死前的话,又一次在指间沙脑海中回响……她已经疲惫不堪,她已经在无数次尝试用意志对抗佛求欢的失败中,不得不绝望的承认那根本不是能够通过意志对抗的力量。很多年,很多年了……指间沙很多年没有流过泪水了,泪水在唇上,在舌头上,滋味,依旧是苦涩的。

    她决定找回自己,做回最初、最想做的那个自己。想过去一样,为值得的门派,值得的人,做值得和想做的事情。凝聚力量,重新寻回高手的名声,威望,重新凝聚许多真心愿意跟随她的女高手,跟她们一起,在江湖中奋斗……为了这些,指间沙必须跟过去划上句号,过去让她曾经选择在黑暗中努力的尝试遗忘,其实,那就是不甘心的,有遗憾和痛苦的过去。

    为此,指间沙答应跟丹仙子合作,不擅长演戏的她在丹仙子的指点下一步步骗霸天落入陷阱,用毫不迟疑的一剑结束了过去。本以为……会是一个崭新的开始,一个找寻到自己,能够重新做自己的崭新开始。但残酷的现实却粉碎了她刚刚燃起的热情,捆绑了她那颗刚刚轻松起来的心。

    为了斩断过去,她陷入了不得已的泥沼。这个泥沼,把她拖进了一个深渊。

    “嘎嘎嘎嘎……快、下令中魔圣地进攻北联盟,当真正的你,当一个真正的中魔圣地魔主!只要你做出正确的选择,我就会消失在你面前,你能够重新控制魔煞之气的力量,能够慢慢的,化解佛求欢印。那时候,你就能zìyóu了,就不必受我的威胁了啊……嘎嘎嘎嘎……”邪气本源笑着,放肆而疯狂。

    这是句谎言,指间沙知道,这是谎言……因为那时候,她已经臭名昭著,已经成了忘恩负义背叛天盟,无信无义,为了野心不择手段,yīn险歹毒的代名词!变成了——另一个霸天那样的中魔圣地的圣主!被江湖唾弃,痛恨,代表邪恶、无耻,卑鄙的魔主。就算那时候解除了佛求欢印,她,还能回头吗?

    这一刻,指间沙突然想起了当年,在沙漠帮助夜灵,霸天他们做任务的时候。那时候,她没有选择的落入了喜儿的设计,没有选择……因为她的xìng格就是那样。而今天,她更没有选择,这种滋味甚至比那时候更难过,更无可奈何……为什么?为什么呢?为什么她总是要——一次又一次的落入这样的不幸!

    到底……是为什么?

    ‘如果我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就不会有今天的我……’

    ………………………………………………………………………………

    今天的第三章,加更加字数章节,补盟主:gulfliu的第九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