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十五章 黄粱一梦

第十五章 黄粱一梦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少在那自作多情!我只是不想被你连累。”指间沙冷着脸,自顾喝茶,霸天晒然失笑。“沙,你真是一点都没变。”

    正说话间,霸天眉目一沉,甩手丢出手里的茶杯——那茶杯附带着粉红色的内劲,闪电般射穿窗户飞射出去……“哼,灵鹫宫的贵客驾到,有什么事啊?”

    丹仙子手握茶杯,一闪,穿过殿门进来。霸天看着她,想起曾经被她欺玩弄的种种、想起当初在她的魅惑下对沙造成的伤害,一肚子的仇恨之火,熊熊燃烧不可抑制!若干年来,霸天最渴望击败的人是依韵,但最恨的人却是丹仙子。很多次,很多次他都想找丹仙子,但最初的时候没有能够战胜丹仙子的把握,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魔欲经是残缺的,阴阳意境的修为比不上丹仙子,去了,极可能是自取其辱。

    得到魔煞力量后,霸天再不把丹仙子放在眼里,但那时候他已经在努力的为了能跟指间沙回到过去而竭尽全力。过去报复丹仙子的种种设想都变的不能实现,再者丹仙子多在灵鹫宫,少有外出,霸天也就把这件事情押后,只等指间沙回到自己身边后再说,他相信指间沙也恨着丹仙子,到时候一举两得,把两个人心里的仇恨都报了,胜过只为他自己报仇。

    “都是五派联盟的人,中魔圣地的圣主就这样接待灵鹫宫的贵客?”丹仙子甩手将手里的茶杯掷出,茶杯滴水不露的飞停在霸天面前的桌上。“我也不想来,只是灵鹫宫刚得到确切消息三大势力要同时进攻百步飞剑、中魔圣地、密宗,凑巧离的近,就充当一回使者,怎么?圣主还为过去的一点小恩怨介怀呢?”

    霸天沉默,小恩怨……那叫小恩怨?毁了他和沙,让他在十八层地狱受了那么多年的罪,在锁魔架上失去自由,在绝望和痛苦中挣扎了那么多年!那——叫一点小恩怨?霸天的拳头,不由自主的紧握,他想出手,但五派联盟几个字,让他不能说全无顾忌。丹仙子是灵鹫宫里声名赫赫的人物,佛求欢一战后更让丹仙子收到极多的拥护,俨然成了魔女之下,莫之下的第一人。杀死这样一个人,很难对灵鹫宫方面交代,灵鹫宫也很难会沉默。

    “好了,消息我送到了,有时间咱们在一起吃个饭,喝个茶。”丹仙子微微一笑,目光落在指间沙脸上,别有深意的、让人一看就知道是讥讽、嘲笑的说了句。“哟,变成圣主夫人了呢?将来啊,可别忘了提携故人,再怎么说,我们两个之间可是有不一般的缘份呢——”

    茶杯,粉碎,杯子里的茶水四射飞溅。指间沙望着霸天,冷冷的、愤怒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打算,就这么,让她走?”

    原本沉默的霸天,动了,毫不犹豫的动了,骤然化成一道黑影!伸手抓向门口的丹仙子的同时,阴阳意境的佛求欢粉红色光雾,刹那自他身体爆散开来,眨眼之间就弥漫了周遭二十丈方圆,堪堪碰上了端坐的指间沙!如果不是因为顾忌沙,霸天的阴阳意境,佛求欢催情光雾的范围还远远不止这么多。

    丹仙子不退反进,双剑在手直取霸天的同时,同样粉红色的阴阳意境催情光雾,刹那,爆放!

    霸天的双手紧紧捏住丹仙子的剑身,两个人的光雾不断吐喷。他们没有打算凭借武功决出生死胜负,彼此之间的功力差距不大,靠武功要战上很多招。阴阳意境佛求欢才是他们一决胜负的根本,迅快而直接。

    “霸天!我说过,我是阴阳门的门主,你的魔欲经是残缺的产物,在我面前用魔欲经你就是自取其辱!”丹仙子冷笑,自信满满的冷笑。

    霸天也在笑,阴沉的,狰狞的笑,浑身上下被黑色的魔煞之气包覆,眼珠子完全变成了漆黑的颜色。“十万亿魔煞之气的辅助力量面前,你——不过是个笑话!”漆黑的能量,混入粉红色的佛求欢意境光雾之中,刹那,漆黑、分红的雾吞噬了丹仙子周身喷发的光雾,刹那覆上了她全身上下!

    双剑,当啷坠地。

    丹仙子神情扭曲的,痛苦的摔倒在地上,挣扎、翻滚着,压抑不住的叫喊着……“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啊啊……”

    霸天冷冷的看着,不屑一顾。“沙,你说要怎么处置她,就怎么处置她。”

    沙放下茶杯,驻足在霸天身边,看着地上因为痛苦而面容扭曲,几乎完全丧失了理智的丹仙子,神情冰冷。“我要在这里看着,看着你的人羞辱她!就像当年她在你沉睡的时候让我看着的时候那样!”

    “哈哈哈……好!好啊!沙,正合我意!这样的贱人,就应该受尽痛苦折磨而死,受尽羞辱!今天晚上只是开始,等我们的恨都消了,就杀了她,送她一个佛求欢印记,让她每天从白天到晚上,一直供本门弟子免费享用,被玩烂了的时候就杀死重生,三百年!让她当三百年的免费泄欲工具,让她受尽折磨痛苦,她喜欢闻名江湖,就让她闻名,江湖录一定会介绍她这个中魔圣地的免费泄欲工具的,她的名字会载入江湖历史,没有人能超越的下贱!”霸天仰天长笑,肆意而疯狂,最恨的人,是的,他最恨的人终于倒在了他面前,即将得到她应得的下场!

    六子带着人,来了,那些人喝的几分醉,乐呵呵的看着地上生不如死,痛不欲生,犹自挣扎抵抗者、试图保持最后一丝清醒理智的丹仙子。“哟,这不是曾经跟正义传说战的难分难解,一剑险些杀死八千年白蛇妖精白菲,拯救了灵鹫宫,佛求欢的克星丹仙子嘛!哈哈……圣主天下无敌,让这个张狂的女人也得乖乖躺在咱们面前了!”

    霸天不以为然的冷冷一笑,微微转身,轻手搭落在指间沙肩头,眸子里,流露出温柔无限,追忆过往的情绪。“沙,都过去了,都过去了,好吗?当年我被丹仙子蒙蔽,被她操纵,是,犯下了大错,伤了你,也毁了自己。错误由她而起,今天也让过去由她而结束吧……沙,我们重新开始,就在今天,从现在。知道吗?我从来没有忘记当初,当初我们一起度过的点点滴滴……我们曾经没有钱,为了帮派我把一切都投入进去,你骄傲,不肯借钱,我也要面子,不愿意让别人知道当时的窘迫……我们躲在家里喝清水,吃一文钱的埋头度过了一整个月,可是我们很开心,很快乐,你从没有抱怨,每天脸上挂的只有欢笑……我总想着,有一天能够站起来,能够保护你,能够把江湖上最好的一切都给你,但那时候,一直没有实现,现在我已经做到了,很快就能彻底实现了!沙,让我们重新开始,我的江湖是为了你,你如果仍然怀疑,仍然担心,我……”

    “霸天——”六子惊恐的瞪大了眼睛,那些原本几分醉意,环绕在丹仙子周围,商量着怎么折磨、羞辱玩弄他的中魔圣地弟子,被寒光照亮了眼睛,驱走了醉意,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看着……

    霸天的声音戛然而止,短剑贯穿了他的心脏,从后背刺入,从身前探出,气劲,让他提不起任何力量,他的手仍然搭在沙的肩膀上,缓缓的,低头,难以置信的看了一眼,身上那把贯穿了心脏,刺出来的、寒光闪闪,滴血不沾的利器。“沙……你,变了……”

    “的确,过去会从今天结束,我的过去,我和你,都会在今天结束。不过方式跟你以为的不太一样——”指间沙神情冷淡,没有一丝的犹豫和挣扎。“把你的鬼话带到白日梦里说吧。你要权力的时候就沉沦在魔欲经,弃真情于不顾;你用魔欲经厌倦了**和女人了,突然心血来潮要挽回,就想一切回到过去?你以为自己是谁,你以为江湖都要为你而活?断了弦再怎么接也不能完美如初,破碎了的镜子再也拼凑不回完整的无痕,这道理原来你至今还不懂!”

    霸天笑了。“熔了,重做。弦还是弦,是你不信。”

    系统公告:中魔圣地圣主霸天传位指间沙,指间沙成为中魔圣地的圣主。

    “霸天!你疯了?”六子手里的刀颤抖着,他无法接受,无法相信……

    “过去在今天融化殆尽,未来会重新开始,今天我死,但我不后悔。葵花宝典让东方不败从追求一统江湖变成看透一切,只求真爱;魔欲经让人在疯狂的**之后,寻求到生命的真谛。沙,我说过,你要中魔圣地,我给你,因为中魔圣地为你而存,你不信,我会让你不得不信。要破佛求欢,只有修炼魔欲经,要破我霸天的佛求欢和魔煞之气,必须得到十万亿魔煞之气的力量!是沉沦欲海,还是修炼魔欲经,你定……”

    一本秘籍,从霸天无力的手上滑落。霸天心脏中剑,但剑还没有拔出,所以他至今还没有气绝,但,已经快了。“我死之后,邪气本源化作魔煞之丹,吃不吃,你定……”

    霸天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血,流了一滩。黑色的,漆黑的邪气本源,魔煞之丹,静静悬浮在指间沙的面前。

    什么时候?

    是什么时候……

    指间沙迅速的回忆,但始终没有找到霸天对她种下佛求欢印的时候……但事实是,她的理智在迅速丧失,佛求欢的**在摧毁她的一切抵抗,她的身体,越来越红,喘息,越来越急促……无从抵抗,无可抵抗,魔煞之气的力量让她的身体痛苦的几欲发狂……是沉沦欲海,还是修炼魔欲经,她定……

    有选择吗?

    六子飞快的前冲,极力伸出的手,抓向指间沙面前的那颗魔煞之丹。得到它,中魔圣地就还有救——六子飞冲的势子,突然减缓,刹那,一头栽倒在地上,摔的头破血流。因为他的武功失去了,没有了力量,当然也跑不快,当然会突然无法控制轻功身法带来的迅快冲势!

    他的魔欲经一直是魔欲经,因为信任霸天,未曾修改。如今指间沙是圣主,随时能够将他踢出门派,剥夺他一身魔欲经的门派武功。

    “你快点啊!指间沙——”丹仙子还在挣扎,但已经快到极限了。

    漆黑的魔煞之丹被指间沙吃了下去,地上的魔欲经秘籍被指间沙拾起,毫不犹豫的立即修炼了一级。十万亿的煞气力量瞬间让她具备抵抗一切负面影响的作用,在十万亿魔煞之气的力量作用下,配合魔欲经,让她的理智迅速恢复。但是,她灵魂里的印记还没有消除,是的……如霸天所说,除非她的魔欲经、阴阳意境修为的综合力量超过他,否则,佛求欢不会被彻底解除,魔煞之气的力量能够保护她,却无法彻底根除佛求欢的祸患。

    把多练苦练的武功全部变成魔欲经的级别?

    这似乎,是唯一的选择……

    丹仙子气喘吁吁的站了起来,拾起了地上的阴阳双剑。随六子来的那些中魔圣地的人,恐惧不安的,下意识的后退,他们不知道该做什么、还能做什么。攻击指间沙是自寻死路,但不攻击,是否意味着就能平安无事?除了恐惧的、惴惴不安的等待,他们没有别的选择……

    “我还以为你要违背约定!”丹仙子望着指间沙,心情十分复杂,这样的结果,始料未及。

    “怪你自己!说好霸天由我杀,副圣主六子留给你。偏偏你想摘取最大的胜利果实,违背约定的出现在这里。”指间沙语气冷淡,她看透了丹仙子,当初所谓的约定,说白了,丹仙子的目的是利用。等待霸天成为江湖公敌,杀死他的人,当然会成为全江湖敬佩的人,霸天在江湖上的声名越响亮,果实就越丰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