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九章 和尚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在依韵这类人眼里看来,那些连总坛武器都没有的江湖中人,剑魂强弱根本没有多少价值。剑魂的力量增强,能够提升剑锋杀伤力的距离,增加剑气的凝聚度,还能提升剑气的威力,但这些的影响更大程度受使用者的武功影响,受武器本身的品质影响。非总坛武器在强化总坛武器面前,全力的对撞下,不出十击就会报废,功力差距越大报废的就越快。

    但对于那些人而言,他们手里的武器,就是眼前、甚至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的唯一兵器。他们当然也会想方设法的提升剑魂的威力,未来如果换了兵器,也能喂养新的兵器,尽管转化率不是百分之百。

    “大仙寻到天帝之剑功不可没,依我看,大帝理当赏赐大仙一千万两白银以表彰奔波之苦。”白龙妃的建议麒麟大帝当然是高兴的点头答应,麒麟大帝对钱也没太多概念,妖族出身的他对钱的体会并不深刻,在仙界也没缺过钱。只有在当大帝之前觉得,有钱能买到很多好吃的东西,但没有钱,他也不会饿肚子,草啊什么的也能饱腹。“嗷嗷……好啊好啊,白龙老婆说的对啊!”

    白龙妃很高兴这笔交易没有做错,对于麒麟大帝和依韵而言,真正是各取所需。

    “你怎么……”小杀戮说了三个,没有再说下去,沉默的骑着马。她发现过去对依韵的认识太简单了,原本他们过去的接触也仅限于魔神门跟仙界的那场战斗。依韵还有这样的一面,这是跟她印象中那个沉默,自信,淡然的身影难以吻合的。但她又觉得这或许是理所当然的,就如江湖中人对于她战斗中和非战斗状态存在差别的惊异一样。

    “青松洞。”依韵略微调整赤风马奔驰的方向,领着小杀戮直奔沿途路过的、本属于武当派的练功洞。武当派一直属于北联盟的一员,至今为止还没有新的掌门人。因为是系统老门派的缘故,存在悠久的历史底蕴,系统始终没有通过发布投票选举的方式为武当派重新添加一个掌门人。从可名重生开始,武当派的可消点武功级别就停滞,后来因为身处联盟的关系,得到黑子的帮助,共享着联盟的可消点武功级别,这才让武当派避免了大量的人员流失。

    武当派本来也是一个历史底蕴很厚重的门派,当初武当派经历漫长被江湖各派欺凌,号称最弱的时期。但因为喜欢武当,喜欢太极而加入的人,仍然是江湖之最,人数上连声威最盛的灵鹫宫和华山都无法超越。失去掌门人的武当派,如今的弟子数量虽然不比三界开启前,但每天加入的人,仍然不少,那些人都只是为了,武当这个名字,和心仪的太极。说白了,就是因为——喜欢,愿意。

    但可惜的是,武当派至今还没有出现一个,足够让张三丰认同的弟子。否则,凭借张三丰,完全能够跳过门派复仇任务重新指定掌门人。

    青松洞是武当派的热门练功洞,现在正被五派联盟的人骚扰,最喜欢攻击武当派的是剑王山的人,为的就是在践踏武当剑这种荣誉的过程中获得畅快淋漓的成就感。

    “进去有紫霄剑派的人接应,杀了五派联盟的那几个高手,如果他们兵器值得看,收尸。”依韵立马洞外,没有进去的意思,小杀戮没有什么不情愿的情绪,独自下马,进洞前回头问了句。“你不会自己走了吧?”经历天庭的一节,她对依韵多了猜测的疑虑,担心是趁机甩掉自己。

    “比起甩你一时,我更愿意甩你干脆。”

    “也是,我多心了。”小杀戮微微一笑,握拳飞奔进了练功洞。

    依韵驾马,停在洞外五丈处的小茶店,在一个光头,穿着白布衣裳的和尚桌前坐下。这是个有意思的和尚,因为它是NPC,但依韵却没有见过穿白袍儒装的NPC和尚,如果他不是和尚,为何脖子上又挂着串佛珠?他应该是和尚,因为他口中喃喃有声,依韵知道那是超度亡魂的经文。

    依韵喝了杯茶,和尚也念完经了,喝了杯水。

    “施主杀气浓烈,小僧生平所未见,世间虽悲苦,缘何不求超脱,反而沉沦?”和尚目光平和的注视着依韵,后者见过不少NPC和尚,大多都是求人结个善缘的。但也有一些真正修道的NPC和尚从不言这些,更不会贩卖什么平安符之类的东西,只是把相遇当作是机缘。

    “佛造庙,明知万万人中出不得一个佛,强求渡化,是谓超脱?”依韵轻轻吹了口杯子里的茶杯,他对这个NPC和尚有兴趣,因为这个NPC和尚很不简单。佛法之高,依韵未曾见过,修为内敛,让人无从探测深浅,偏偏行装古怪。这样的和尚本该在西天极乐,却偏偏在凡尘。虽然很多佛门中人在不起眼的地方,却身居惊人修为,但惊人到这种地步的,如果说不是西天极乐的佛,依韵很难相信。

    “无血传说明知无道而寻道,但求寻道能为苍生造福一二,此等精神是谓大慈悲。佛本不求人人皆佛,所以有西天极乐正因为佛知道,世间人人皆佛不过梦幻泡影,是故以西天极乐聚众佛。无血之道感染西天极乐众佛,天下寺庙所求者但求造福苍生一二。”和尚说着,面含微笑。

    “苦海无边回头无岸,何谈造福?苦海之中,东游,西游……面面皆苦,西天极乐又能引人何处去?心有佛者苦海非海,心无佛者,苦海徘徊。”依韵淡淡然说着,并吃不准这和尚说的,是真是假。但他宁愿是假的,如果是假的,西天极乐对江湖的涉足,未必代表了西天极乐众佛的意志,极可能只是譬如摩尼佛在内的,部分主张极端的佛的所为。但如果是真的,那就意味着,西天极乐不会罢休,甚至可能会不亡不休!

    江湖想亡了西天极乐,现在、以及未来漫长的一段时期内来看,这都是痴心妄想。就算麒麟大帝很强,也只是一个NPC,同样办不到灭亡西天极乐这样的事情。

    “西游尽头是极乐,未必无人能够登岸。”NPC和尚不太同意依韵。

    “女人如何?”

    “东天极乐如何?”和尚微笑反问,语气、神态始终平和。

    “西天极乐又要舍弃灵鹫宫招揽东天极乐?只怕灵鹫宫不容易甩脱,东天极乐也不容易招揽。”依韵喝了口茶水,心思飞快转动,琢磨着东天极乐被招揽的可能性。那不是没有的,只是机会渺茫。小剑选择对抗西天极乐的理由,只是因为他很清楚,西天极乐的情况跟过去的仙界不同,过去的仙界,能够先投靠,在缓缓从内部分化,最后甚至取而代之。但西天极乐几乎没有这种可能,一旦江湖败给西天极乐,几乎不存在翻身的机会。被NPC彻底主导江湖,当然不是小剑所能接受的事情。入西天极乐则必修佛法,佛法领域里,西天极乐许多佛的佛法,都是若干年内不存在被江湖中人超越的大山。

    “缘生缘灭,万般皆有因果。”

    缘生缘灭,万般皆有因果。依韵是相信这一点的,因为那跟选择了就必须承载在本质上相同。

    依韵掏出一张银票,按在桌上。“结个善缘。”

    “一切随缘,有缘是缘,无缘是缘。”和尚双掌合一,微微一笑。

    “和尚不吃不喝?”

    “讨杯清水,几滴甘露,何需多求?”

    “山珍海味在眼前,何取清水甘露。”依韵收起银票,他相信还会再遇到这个和尚。如果一个人被和尚盯上,为了机缘,和尚甚至能无休止的缠着一个人。许许多多本没有打算遁入空门的人,最终就是这样遁入空门的。也许今天你把和尚当疯子,把佛学当胡说,也许明天还是,也许十年后还是……但有一天,无法忘记的佛会突然变成你的信仰,那时候,就是证实了机缘的那一刻。

    青松洞固然不小,但以小杀戮的轻功和武功,杀几个天庭武林大会排名前十万的人,也只需要奔走的时间而已。所以她回来的很快,回来的时候脸上还沾了些鲜血,在脸庞上,跟她恬静柔弱的外表形成了特别鲜明的反比。“哪来的臭和尚!”小杀戮对那NPC和尚没有半分好感,灵鹫宫里的不少人本来就不喜欢佛门的人,尤其是小杀戮这种相信杀戮力量的人,对于慈悲为怀之类的佛学,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那NPC和尚伸直了双臂,神情从容,语气平和。“和尚干净,和尚不臭。”但小杀戮却更厌恶,只是她也发现,这个NPC和尚很不简单,否则她已经一抓抓向和尚的咽喉。“臭和尚!”小杀戮随依韵骑上马,懒得再多看那NPC和尚一眼,她受乐儿影响,平时遇到NPC和尚,骂不走,那就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