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五章 疯狂的感恩

第五章 疯狂的感恩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黎姿离开了,依韵在传音入密中听着紫衫谈论在新地狱的收获,黎姿的库存,以及多年来私自贩卖总坛装备武器积累的财宝非常多,黎姿身边的亲卫队足有千人数目,原本都装备了总坛装备兵器。多年来,黎姿在新地狱,凭借魔神依韵座下第一人的威望,建立的势力非常广大,占有了许多丰富的资源。但是,值得庆幸的是黎姿还没有疯狂到敢侵略漆黑大魔王和蚩尤部族的地步,大约也是因为新地狱的人口比当初减少太多,资源土地本就有太多闲置的等待开发,还不到需要发动战争的地步。

    新地狱没有更多的麻烦,黎姿是财迷心窍,但没有傻到做更疯狂的事情。玉面财神就是个傻蛋,姹紫嫣红放任玉面财神,是愚蠢,还是阴谋的一环?依韵暗暗推敲的同时,命令茗安排人手盯梢相关的人。“告诉剑如颜,她给黑色禁地的令牌必须收回,怎么处置黑色禁地她看,她定。”

    花语的人,无孔不入。上一次依韵诈死期间,交待过茗观察一些通过筛查的那些可疑人物动向,其中包括十数位正义联盟高手身边的男人、女人。但是,收获十分有限。也让依韵意识到跟笑仙子同谋的那些人,手法虽然有些单调乏味,但非常慎密,准备之充分远远超乎想像,至今没有办法确定,这样的人到底有多少,到底潜伏在了多少人在正义联盟……

    “我们是第一次单独喝酒。”依韵斟满酒杯,没有为小剑斟酒,因为小剑不会喝他带来的酒。

    山风阵阵,吹拂在他们身上,一阵阵惬意的微凉,有种引人想睡着过去的力量。孤崖之后,有这样的微风,很难得。小剑不是一个人来的,不存仍然陪同在他身边,不存没有坐,而是在一丈外的崖边,独斟独饮,吹着山风,眺望着远处的景色。很多年,她没有见过依韵,但见面的时候却一点都不觉得陌生,因为依韵没有变,还是很多年前的模样,很多年前的性情。让人陌生的,一直都是变化的人心,如果心是不变的,那么,不过过去多少年,一如初见。

    变化是一种成长?不存不以为然,变化也可以是一种倒退。如果有所谓的道,那么就存在所谓的极致,极致当然是不需要变化的,变化的极致脱离了道,绝不可能是进步,而是一种倒退。

    “因为你一直拒绝。”小剑语气冷漠的喝干了被子里的酒。是的,他欣赏真正的高手,每一个真正的高手小剑都由衷欣赏,也很乐意跟真正的高手交流,即使道不同,也能有类似、相同的语言。但若干年来,依韵一直没有拒绝跟他喝酒。小剑很清楚理由,所以也没有强求。

    “过去我们不是盟友。两个敌人坐在一起喝酒,还不如拔剑来的更痛快。”依韵面无表情的说着,自顾斟满了酒。小剑无动于衷的抬头,注视着依韵。“花语早已不是我的影子,我跟她的承诺很简单,她永远不会做直接危害天盟的事情,我也一样。”

    依韵觉得很无趣,这才是他一直不跟小剑喝酒的原因。他今天当然是为了花语的问题而来,但还没有开场,小剑已经推测出他的目的,直接干脆的拒绝了,这样,当然让刚才的一杯酒白喝了,因为得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那就告诉她,一个月内,她不住手我会杀死包括她在内的所有相关人员。”

    “花语不会中你的打草惊蛇之计,因为她知道,如果你已经查到了所有相关人员的资料根本不会说这句话。”

    依韵收起酒杯,收起酒壶,跟小剑喝酒太无趣,跳下悬崖之前,依韵丢下最后一句话。“江湖剑录的事情让茗跟你说,跟你喝酒太无趣。”

    于是,崖上少了个人。不存忍俊不禁的轻声失笑,小剑没有笑,一丝不苟的茗也没有笑,而是把第一期江湖剑录准备的问题,一本正经的问出口。“请不败传说详细评说当今江湖各门各派的剑法剑道……”

    黑色禁地非常热情的接待了远道而来的剑如颜,剑如颜是他的恩人,也是他始终敬重的人。每一次剑如颜来,黑色禁地都会用最盛大热情的方式迎接。他消瘦的身影奔走于厨房和饭厅之间,乐呵呵的挂着笑容,一点不介意亲自当杂役做的传菜活计,每一道菜端上桌,他都会用技能师制作的,探测酒菜是否有毒的合金针扎一下。

    黑色禁地落座的时候,偌大的桌子上,只有他们两个坐着,原本黑色禁地要让妻妾以及门派里的副掌门、长老等人陪同,但在剑如颜的要求下,那些人都退下去了。黑色禁地估摸是机密重要的事情,于是,很小心谨慎的驱散周围的人,千米之内,不允许任何人接近。

    “副盟主有什么事情吩咐说一声就行了,何必大老远的赶过来。这杯酒敬副盟主一杯,为副盟主接风洗尘。”黑色禁地端起酒杯仰头就喝,习惯性的用袖子擦拭嘴边的酒水,很多年了,在让剑做主帮派里的时候,大家都风餐露宿,难以进入城镇吃饭,虽然富有,却一直没有养成那些讲究的习惯,一直到现在黑色禁地仍然如此,根本不太注意姿态是否雅观。

    剑如颜没有端酒,而是目光淡漠的注视着桌子另一头的黑色禁地,看着黑色禁地那张始终瘦弱的脸,不由想起最初黑色禁地加入让剑做主时怯弱的模样。多年前开始,黑色禁地就变的不再懦弱,每一次战斗都勇敢的冲在最前面,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个新人,因为感激依韵和剑如颜给予了他改变命运的机会,他不希望辜负这种寄托,于是用加倍的努力和勇气前进,一点点的积累出今时今日的威望,收服了许多人的心。直至今日,黑色禁地的武功仍然不是正义联盟里第一线的人物,但凭借天月神剑的力量,以及威望,他能够成为联盟八大山之一,能够成为表现出超越极限的实力。

    “副盟主怎么了?”黑色禁地发现剑如颜没有端杯,意识到情况有些古怪。

    “你跟黎姿勾结私制总坛装备贩卖牟利,有这样的事情吗?”剑如颜决定单刀直入,这杯酒喝不喝,如何处置黑色禁地,她决定,取决于黑色禁地给出的答案和结果而定。黑色禁地是她的人,所以依韵把对黑色禁地的处置,完全交给她处理。

    黑色禁地愣了愣,却没有吃惊的表情,也没有意外的震惊,相反,异常的平静。“是真的。”

    “为什么?”剑如颜端起酒杯,喝干了被子里的酒,至少黑色禁地的这个答案,眼前的表现,没有让她失望透顶。

    “心寒。”黑色禁地端起酒杯。“这一杯还是为副盟主接风洗尘。”

    一饮而尽。

    “心寒?”剑如颜端着酒杯,猜测、推敲着。诚然,依韵对黑色禁地一直不够器重,这是事实,很多人都知道,黑色禁地是剑如颜一手提携起来的,否则早在若干年前就会失去让剑做主帮派里的总堂主位置,被厉取代。“我一直相信你是个知道感恩的人,不相信你会因为依韵对你不够重用而背叛。”

    “我为副盟主心寒。”黑色禁地的脸上,多了浓浓的哀伤。“副盟主对盟主的情意,别人不懂,我懂。这么多年了,盟主从来没有回应……”

    “你不该详细江湖八卦录……”

    “我从来没有相信江湖八卦录。”黑色禁地打断了剑如颜的话,口气异常的认真,自信。“副盟主把盟主早就看的比自己的修为更重要,这一点我看的很清楚。”

    “你想多了。”剑如颜喝下第二杯酒。

    “太多的佐证我不想谈,副盟主过去大约也没有发现,现在副盟主为什么去了追邪城,副盟主自己很清楚。”黑色禁地举起杯子。“这一杯,还是为副盟主接风洗尘。”过去,他都会连敬三杯,从来不用内功逼酒,也不在乎为剑如颜喝醉。黑色禁地放下酒杯自顾斟满,看着剑如颜无动于衷的神情,他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剑如颜沉默的喝下第三杯酒,斟酌片刻,决定不再为这个问题谈论下去。“跟你私自贩卖总坛装备有什么关系?”

    “我听说,波斯魔幻音配合情人箭能够知道一个人,心里到底爱的是谁,不管是谁都无法在波斯魔幻音和情人箭的双重威力作用下欺骗自己。”黑色禁地说着,仿佛无关的话题。

    “你知道花语的人的事情?”剑如颜颇觉意外,原本她以为黑色禁地是被蒙蔽,又或者是因为长期慷慨解囊,对联盟的其它人太仗义而缺钱。但显然,事实不是如此,黑色禁地清楚,而且知道的,似乎比剑如颜预料的还更多。

    “如果不知道,我就不会跟他们合作了,私售总坛装备的钱我没有拿过,都归他们。约定的条件是,她们用一条命实现对盟主使用波斯魔幻音和情人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