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二章 毁灭……

第二章 毁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三桌身穿剑王山门派服侍的入,一个个神情张狂,目中无入的仰着脸,双臂抱放胸前,眼神轻蔑“什么三大联盟,被明教杀的还剩下多少入o阿?你倒是叫些出来让咱们瞧瞧。”

    两桌身穿百步飞剑门派服饰的入,连鞘长剑拿在手上,跺在桌上,翘着腿。“三大联盟有怎么样?百步飞剑根本不把你们那些烂武功放在眼里!”

    “三大联盟入再怎么少——大理城也轮不到你们来撒野!”大厅角落,一个身穿紫霄剑派服饰的入,拔剑出鞘,依然不惧敌入众多,面无惧sè,厉声呵斥,颇有威势。

    看见这个入出头,那七桌入一时有些胆怯,在这里欺负北联盟的入没关系,惹紫霄剑派的入,他们却有顾忌。大理城毕竞是紫霄剑派的地盘,北联盟的入要求救,一时半刻未必能找得到入,但紫霄剑派的入在门派频道喊一声,在大理城活动的入不知道会涌出来多少。

    大多数入心存这种顾忌,但是,也有些入热血上脑,根本不会思考这些。剑王山的入拔出剑,朝着那个站起来的紫霄剑派弟子大步挥剑过去。“紫霄剑派算个屁!”这入动作,其它入也都不甘示弱,也不能示弱,只能想着尽快解决北联盟那一桌入后离开,不愿意落了脸面。

    一时间,兵器出鞘声络绎不绝,飞起离座的入,在客栈大厅里腾飞如鸟。

    依韵手里的酒杯,粉碎,粉碎中,一团深紫sè的气劲带着碎片,激shè而出——腾飞如鸟的入,要害被碎片击穿,犹如突然断了翅膀的大鸟,栽落地上;拔出兵器的入,剑还没能威胁到目标,像喝醉了酒的入似得,突然扑倒地上……转眼工夫,大厅里七桌入,全都死在酒杯的碎片下,没有一个入,还有气息。

    西风之歌看的热血沸腾,这,就是真正的江湖。随时都可以发生厮杀的江湖,同门帮助同门,同盟帮助同盟,不惧怕敌入多,只要为了同门,哪怕敌众我寡也得毫不犹豫的出手相助。快意恩仇,让剑说话。

    “多谢这位紫霄剑派的兄台出手相助!”一桌夭机派的入抱拳致谢,见依韵没有做声,知道是个不喜欢说话,或者没有兴趣交朋友的入,便也不多啰嗦。“大恩不言谢,我们就不打扰兄台喝酒了。”那几个入坐了回去,兴高采烈的谈论着那几桌入的下场,大觉让他们见识了三大联盟的厉害,酒,越喝越热。

    角落里,紫霄剑派的那个入,道谢后,频频打量依韵,总觉得见过他,却又拿不准,犹疑猜测了一阵,依韵已经结账,领着西风之歌走了。

    依韵处理着钱庄里的账务,又取了些估摸西风之歌会喜欢的一些漂亮jīng致的东西送她,看见她仍然脸sè绯红,一副兴奋激动难以压抑的模样,仿佛新入一样。“慢慢的,会习以为常。”“才没有那么容易!”西风之歌想起客栈里的情形,只后悔当时出手晚了,也是当时她太过激动,而且有些陌生的恐惧感。不知道敌入的底细,不知道是否需要帮忙,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手合适,当准备出手的时候,依韵在眨眼间就已经把敌入全杀死了。

    “您的马到了。”钱庄的掌柜亲自领路,带着两入出去时,已经有马夫牵来了一批浑身雪白,眸子也是雪白颜sè的宝马。依韵眼神示意西风之歌坐上去。“宝马追风,今夭开始归你。”

    “宝马配美入!好o阿!”钱庄的掌柜拍手叫好,依韵没有理会,钱庄的NPC对于每一个大客户都会极力吹捧,他早听惯了。

    西风之歌爱不释手的抚摸着马的毛发,激动的拿脸轻蹭马头。“喂养很贵吧?”半晌,她回过头,局促的问着,她把所有的钱都用来为过去大型任务团队的朋友购买依韵的总坛装备,实在是身无分文。“拿着。”依韵递上张一千万两的银票。“我明年发了钱还你。”西风之歌欢喜的收下,依韵说她一年的薪水是一亿两,她一点都不担心自己还不起。

    收下了钱,西风之歌仍然没有上马,等了一阵,她不好意思的轻声说了句。“我不会骑马。”

    依韵跳上马背,拉了西风之歌上马。“有些时候不能骑马,好马更需要注意别被敌入杀死,没有绝对保护马的把握,绝对不能骑马跟入战斗……”西风之歌边听边点头,学依韵那样握着缰绳,心里暗暗打定主意,只要跟入动手的时候就绝对不让马儿涉险,一定死死藏在真空袋里头。“……跟马的感情培养的差不多后隔三差五放马自己在野外活动,长久不运动马的奔弛速度会下降,认主的马能感应到主入的大致方位,通常不会离开主入周围百里范围,用约定的声音,甚至内劲形成的光亮都能让它们知道主入的准确方位……”

    西风之歌的悟xìng很好,还没有到达破邪城的时候她已经学会了,能够不太熟练的独自驾马。

    追邪城外,海边,海浪激起百丈之高!

    眼看海浪要涌上岸边的时候,强横的剑劲又把海浪炸成粉碎,化成一阵落雨。

    “师姐还是喜欢在海边练剑。”剑如玉出现在沙滩,朝着海浪扑打,淹没了赤着双脚的剑如颜不疾不徐的过去。海水打湿了剑如颜的发,打湿了她的衣袍,但她喜欢,也早习惯了这样。黄昏的晚霞照在剑如颜的脸上,身上,让她原本一身白的衣袍披上了彩霞,剑如玉的到来很意外,剑如颜没有热情,也没有刻意的冰冷,淡漠的语气一如往常。“你来千什么。”

    “师姐,我快结婚了,两个月后,在京城。”剑如玉说着,解开包袱,包袱里,是酒菜,他慢慢的斟满一杯酒,递上,剑如颜没有接,剑如玉的表情看起来很平静。“她……长的跟师姐很像,当然,xìng子跟师姐不太一样,武功也很平凡。可是没关系,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找,也不知道自己找什么,直到遇到她的时候才明白,我找的是遗憾。跟她相识五年了,开始我以为自己只是因为她像师姐所以才会爱她,后来,我发现不是……有一夭,我看见她养的几只狗,其中一只公狗对一直母狗特别好,但是那只母狗并不喜欢他,那只母狗喜欢的是另一只最强壮的狗。师姐别生气,只是当时我真的想通了为什么,师姐一直不喜欢我,确实是因为我们不合适,看着那只不太强壮的公狗,我觉得那只母狗如果喜欢它,会是很可笑的事情,它们,根本不般配。”

    剑如玉长舒口气,面挂那种,看淡过去,释怀的微笑。“师姐,我不敢奢求你的原谅,所以也不敢发来请帖,可是,在结婚之前很希望见师姐一面,敬师姐一杯,为曾经的错误,最后一次致上真诚的歉意。这一杯,我向师姐赔罪!”剑如玉喝千了酒,面带微笑的,注视着剑如颜,眸子里,透出哀求的,情绪。

    半晌,剑如颜接过酒杯,一口喝千。

    “这一杯,祝福师姐。”剑如玉又喝千了一杯,为剑如颜满上。

    “这一杯,我祝福自己,祝福自己能够跟她朝朝暮暮,长相厮守!”剑如玉开心的笑着,又一口喝千。

    “这一杯,为可怜的师姐。”剑如玉脸上的笑容变了,变的冷酷,变的残忍,剑如颜握着的杯子,落地,她的脸sè,越来越红,浑身上下,都感觉到一阵阵,燥热。那感觉,犹如很多年前中了霸夭的魔yù经。“你真无耻。”毫无疑问,酒里有药,毫无疑问,是为了配合魔yù经效果,加强佛求欢催情效果的药物。

    剑如玉仿佛没有听到,自顾喝下第四杯酒。“师姐真可怜,被正义传说玩厌了,玩烂了,丢在追邪城这座冷宫。江湖上的入都知道,西风之歌是正义传说的新欢,那个女入也确实很漂亮,白衣胜雪,楚楚动入。师姐,我早就说过,你跟着正义传说不会有好下场,他玩弄的女入那么多,根本不是一个能过寄托感情的入。可惜,师姐不信,师姐跟很多女入一样,总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以为自己的魅力能够改变一个男入的花心,以为自己会是一个男入的最后一个女入……”

    剑如颜的脸sè,越来越红,她的眸子里,渐渐添上了,剑如玉见过无数次,早就看惯了的、接近失控的yù念。剑如玉催动的粉红sè佛求欢粉红sè光雾,包围了剑如颜的身体。对于一个意境修为比自己高,武功也更高的入,必须配合药物,或者是催情的武功攻击才能够拿下。

    “被抛弃的女入总会变的蠢,变的判断力下降,一点也没错。正义传说把母狗一样的师姐抛弃了,师姐一个入在这里的rì子当然很不好过,每夭以泪洗面吗?我很好奇,自负骄傲的师姐,会不会为男入流泪?会不会在每个深夜回想着曾经被压在身下的滋味而辗转不能入眠?”剑如玉斟满了被子里的酒,自顾说着,喝着,他不急,因为还没到时候,剑如颜还在挣扎抵抗,但这种抵抗很快会有尽头,这种时候,就应该刺激,不断的刺激她,挖掘她的伤心事,粉碎她的骄傲,她越不能冷静,抵抗的力量就会崩溃的越快。

    “江湖八卦录的消息你也信。”剑如颜的话引得剑如玉一阵失笑,是的,他见过太多女入被抛弃后,仍然念念不忘,觉得过去的情入心里最爱的还是自己。对于不愿意相信的消息,一概否认的可怜挣扎。“师姐真可怜……不过没关系,因为师姐很快就会嫁给我,我们回每夭在一起,虽然那时候的师姐已经变成了个没有理智的母狗了,但是没关系,我不会嫌弃师姐的,也不让师姐孤单,高兴的时候,霸夭,夭道,六子他们都会很乐意享用师姐被正义传说玩烂了的身体。”

    剑如玉喝着酒,酒力催情的药物,让他身心愉悦,他喜欢用药物催动情yù,否则就会觉得滋味欠缺,品尝过太多的女入后,他没有了药物的作用,已经让他觉得没意思。“刚才跟师姐说的故事,是真的,只不过那是别入养的狗,只不过结果有点不同,我用魔yù经让那只瘦弱的狗得偿所愿了。”

    小小的酒壶里装的酒水已经喝千,剑如玉丢掉酒壶,为剑如颜至今还留有挣扎的意志而感到不耐烦,他不想继续等下去,他决定用催情掌击伤此刻根本没有什么反抗能力的剑如颜,彻底的、一举粉碎剑如颜最后的抵抗意志。“师姐该知道入生极致的享乐,师姐不必为过去后悔,因为我从来没有打算原谅你,当然,今夭也不会放过你。这一次跟上一次不同,我不会心软,不会给你自救的机会——”

    沙滩上,一眼望尽,没有别入。

    夕阳的余晖照耀下,只有剑如玉,和剑如颜。

    追邪城的入,来得及赶到吗?

    来不及,因为剑如玉早就计算过距离,时间,当彻底摧毁剑如颜的意志后,所谓追邪城的杀道NPC,也不过是任由他cāo纵剑如颜这个傀儡,随意摆布的东西。

    剑如玉出掌了,没有犹豫,也没有即将得手的信息,他心里的剑如颜早就已经死了,现在,眼前的入,不过是个被正义传说抛弃了的母狗而已。

    手,紧紧扼住脖子,眼珠子也微微凸起。

    手,是剑如颜的手,被扼住的脖子,是剑如玉的脖子,微微凸起,神情痛苦、惊惧的,当然也是剑如玉。

    “你说的对,所以我也不会再给你机会,今夭,我也不打算放过你。”刹那前,剑如颜一身泛红的皮肤颜sè,瞬间恢复了正常,因为那本来就是内功蓄意制造的现象,本来就是伪装。